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故意找茬
    “你们,为什么不吃呢?”

    忙活到最后,才坐下来的林梦雅,看了看家里的几口人,问道。

    “那个...当然是要等你一起来吃了。表弟啊,不如你先尝尝?毕竟,你也是辛苦了嘛。”

    邱羽笑眯眯的奉承道,可就是不肯先自己去盛粥喝。

    他们可是看到了林梦雅的黑暗料理过程,不仅仅放了桃花,还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什么黑乎乎的东西,一起丢在了里面。

    所以,这个粥的滋味,怕是没人敢去享用。

    “懂什么啊!暴殄天物,夫人拿勺子来,本公子先尝尝。”

    其实林梦雅是怕桃花有苦味,灵机一动,所以从马车里,翻出白芍给她带的蜜饯来。

    蜜*汁杏子,在加上白糖杨梅,这粥的味道,一定是酸酸甜甜的。

    白芍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主子,生怕主子吃出什么意外来。

    锅盖掀开,粉白的杏花,在白色的米粥里,倒是十分的应景。

    只可惜,未经过任何处理的黑黝黝的蜜饯,看起来倒是蛮吓人的。

    林梦雅舀了一大碗,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

    “怎么样?我还没死,吃不死人的啦,矫情。”

    白了那些个有眼无珠的家伙一眼,林梦雅继续向着酸酸甜甜的杏花粥使劲。

    “吃,大家都吃吧,都尝尝。”

    确定粥真的能吃了以后,邱羽才乐呵呵的招呼着大家。

    尽管,林梦雅的作品卖相真的是不太好,龙天昱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的,就把自己的碗递给了林梦雅。

    “真乖,还是我大哥有眼光。”

    林梦雅笑眯眯给龙天昱盛了粥,可刚想递过去,就跟一只手,撞在了一起。

    “哎呀!”

    痛呼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温热的白粥洒在了一只纤细的手上,但是大部分的,却都是扣在了地上。

    林梦雅惋惜的看着那只碗,那里面,她可是给龙天昱挑了一颗最大的蜜饯。现在,全部都浪费了。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我没看到你...”

    又是这种惊慌失措的语气,看着素梅一副惊恐的样子,林梦雅反倒好像是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太过了,吓到了她一样。

    “没事,你没烫到吧。”

    素梅拼命的摇头,但是那一双水灵的眼睛,还是沁出了泪珠儿来。

    红玉到底是心疼自己的妹妹,立刻拉过了妹妹的手,小心翼翼的擦拭。看着红玉嘘寒问暖,素梅又是极力的忍耐。

    林梦雅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小声的吩咐白芍,去把自己带来的烫伤药拿出来。

    “明明是她自己不长眼睛,再说了,这粥也没有多热,真是娇气。”

    阿秀从上车,就看素梅不顺眼。

    别人刚刚忙着吃饭没有看到,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哪里是不下心,分明,就是素梅故意伸手,撞到了林梦雅碗上。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安得什么心,竟然这样对待袁姐姐,还真是让她看不顺眼。

    “你够了么?阿秀,我不知道我妹妹哪里得罪了你,从上车开始,你就对她出言不逊。现在,明明是我妹妹被烫伤了,你何苦又来挖苦她。如果是她哪里做的让你不满意了,我替她向你道歉。以后,你可以对我妹妹客气一点了么?”

    红玉终于忍不住了,冲着阿秀毫不客气的说道。

    在她的眼中,素梅胆小又乖巧。哪怕是不认她,也是因为她自身的原因。

    但是,这个阿秀动不动就对妹妹冷嘲热讽的。她之前没有说,是因为不想给人家惹麻烦。

    可现在,阿秀的话,真是太过分了!

    “我这还算是客气的呢,红玉,你眼睛瞎,我可不瞎。”

    阿秀毫不相让,她就看不上素梅那副装可怜的样子。

    俩个人眼看就要吵起来了,无奈的林梦雅,只好把阿秀拉到了一边,这才算是让大家勉强的能吃完这顿饭。

    “你啊你,怎么就针对素梅呢?我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怎么得罪你了?”

    林梦雅轻轻的点了点阿秀的额头,嗔怪的说道。

    不怪红玉发火。自从四方镇出来,阿秀在马车上,动不动就给阿秀话听,给她脸子看。

    气呼呼的阿秀,一双杏眼冷冷的瞪了素梅一眼后,才悄声说道:

    “你以为她是什么好人,我们一起被抓的时候,本来我是有机会跑的。结果,却被她给我举报了。还有,我当初刚刚被抓以后,身上是有不少毒药的。刚开始我以为她是好人,就悄悄的告诉她。没想到,她竟然都给那些人说了,我这才没了办法。”

    怪不得,了解了前因后果的林梦雅,倒是没有想到,看起来可怜无辜的阿秀,竟然是这种人。

    但是,人在困境中,暂时低头也是可以理解的。

    “还有,你看她口口声声都是什么她是清白人家的姑娘,怕她姐姐连累她之类的。当初,可是她先找她姐姐相认的!我们刚开始就送到了她姐姐所在的青楼,没想到,就在她被卖掉的那天晚上,她愣是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姐姐。然后,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希望她姐姐救她。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哼,真是个俩面三刀的家伙!”

    原来,竟然是这样。

    林梦雅看向了自己的那伙人,所在的地方。

    如果像是阿秀所说的这样,素梅应该是很想要离开回春坊那种地方的。

    但是,她为什么又非得扒着他们,跟他们走呢?

    “你说,素梅会不会,另有目的?”

    其实林梦雅也觉得,素梅的言行,确实是有些可疑。

    但是她想了又想,还是想不出素梅,会有什么别的目的。

    “我看啊,她是相中了你家大哥了。你没看到么?刚刚还手疼呢,现在,就对你家大哥,笑得甜兮兮的了。”

    阿秀气呼呼的说道,她被关起来的时候,可是被那个素梅给坑惨了。

    现在看着她在这里装模作样,以阿秀的脾气,自然是不会容她的。

    林梦雅看了素梅一眼后,细想一想,却是摇了摇头。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回春坊的事情,可是让她长了个记性。

    凡是,都不能只看表面。尤其刚刚,她也瞧出了一丝端倪来。

    素梅并非看起来那么的简单,本来把粥碰洒了其实是一件小事,她肯定也不会怪罪素梅。

    但是,素梅却极力的装出了一副很痛却不敢说的表情。

    到好像是,故意要惹阿秀发火一样。

    “这种人,就应该早就赶出去,不然的话,这么缠着袁家大哥,我看着都倒胃口!”

    总是缠着龙天昱么?林梦雅心头有几分好奇。

    别的不说,龙天昱虽然长得还算是俊俏,但是他对待外人的态度尤其的冷淡。

    如果素梅是想要找个靠山,甚至于找个归宿的话。如果她是素梅的话,至少也是要找邱羽这样的,才好下手。

    见到龙天昱那副冷冰冰的态度,还能不放弃的,难道说,真的有什么一见钟情么?

    心下有了些想法,可林梦雅现在却是一点证据都没有。既然如此的话,那不妨,陪着这个素梅,演一场戏罢了。

    “阿秀,你帮我一件事。”

    跟阿秀悄悄的耳语几句后,阿秀立刻眉开眼笑的点了点头。

    “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好的。这种事情,包在我的身上!”

    说完,阿秀就蹦蹦跳跳的往大家的位置去了,林梦雅看着阿秀的背影,嘴角上浮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这一次,素梅可有的罪受了。

    在野外过夜,其实也并没有什么诗情画意。

    在临时搭起来的帐篷中,白芍阿秀跟林梦雅并排躺在了厚厚的被子里,倒是也不觉得冷。

    脚下是烧得暖融融的火堆,男人们在外面轮流站岗。有龙天昱跟邱羽在,林梦雅这个假男人,自然是可以睡上一整夜。

    林梦雅却有些睡不着,透着帐篷的门口,看着外面黑夜中的月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主子,您是在想家里人么?”

    白芍悄悄的问道,这一路出来,虽然她总是在等待着主子,但是她却能感觉得到,主子做的,都是惊险万分的事情。

    也幸亏是带了她出来,要是白芨跟白芷俩个的话,一定会大呼小叫,哭鼻子不停的。

    “嗯,算是吧。”

    其实,林梦雅的心里,确实是有些乱糟糟的。

    这一次出门,让她见识了许多,在京都中未曾见识过的一面。

    她的心境,也在悄然间,改变了许多。

    有时候,她倒是羡慕阿秀的直来直去,懂得越多了,她考虑的也就越多了。

    “白芍,你的梦想是什么?”

    林梦雅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竟然像是某半壁一样,开始打探起别人的梦想来了。

    但是,她现在的生活,确实是有些迷茫。

    以前是为了拼命的早日离开昱王府做准备,但是现在呢?她不喜欢欺骗自己,如果让她现在就离开龙天昱的话,也许自己,早就做不到当初那样的干脆了。

    “梦想?梦想是什么?”

    白芍带着几分疑问,看向了自家主子。从小到大,可从来没有人,问过她这个问题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