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夜宿杏林
    邱羽轻松惬意的神色里,有些隐藏的担忧。

    想要抄近道,就必须要有所冒险。

    若是放在平时的话,他们还有点信心。虽然路难走,但是小心一些就无妨。

    但是,现在已经有人盯上了他们。

    如果,对方是不想让林梦雅他们求药成功的话。这里,必定会有一场恶战。

    “不如,一会儿我去跟郭爷说,我们提前走吧。我不想牵连商队,如果他们的目标只是我的话,只要我不再商队里了。他们应该,也不会节外生枝。”

    时至黄昏,路过杏花林,就会看到那处艰险的山路。最窄的地方,只能容一辆车通过。

    而且下面,就是万丈悬崖。但是,更加危险的是,山涧中,不时有猛烈的罡风吹上来。

    别说是人了,就连马也会东倒西歪。

    这才是为什么,这处天险,一般人都不会选择的原因。

    若是商队经过,因为有马车跟锁链的帮助,才能有惊无险的通过这一处天险。

    如果只有他们三个人三匹马的话,应该是有些危险。

    “嗯,我去说。我想,郭爷应该会明白的。”

    邱羽也点了点头,毕竟,商队都只是一些行商的平民。没必要把无辜的人,都牵扯进来。

    看着邱羽的背影,林梦雅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紧张么?我会保护好你的。”

    龙天昱温柔却坚定的,握住了林梦雅的小手。眸光里,带着让林梦雅有些小小心动的安全感。

    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会相信,龙天昱一定会说到做到。

    已经跟郭爷打过商量的邱羽,很快就折返了。

    郭爷那可是人精中的人精,当然知道,这几个人身份不凡。所以,惹到的麻烦也就不同凡响了。

    “郭爷同意了,但是他说,晚上的话,罡风会更大。所以,他会带着商队在杏花林里多休整一天。让我们第二天,再过去。”

    这是郭爷,能为他们做到的最大的让步了。

    林梦雅看着郭爷的方向,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商队一路前行,不久就到了邱羽所说的杏花林。

    还没等走进,一阵子清幽的味道,就窜入了鼻息中。

    比起不食人间烟火的梅花清冷的香气,这普普通通的杏花,却更像是林家小妹,只让人觉得可爱可亲。

    恐怕,连国手都没办法,用浓墨重彩,描绘面前景色的十分之一。

    大片大片的粉红雪白,毫无缝隙的衔接在一起。如同是杏花堆砌的山丘,连绵不绝。

    若不是这漫山遍野的杏花,谁有能想到,后面有道能够要人命的天堑呢?

    “所有人,在前面的杏花林里休整!”

    温石粗犷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应和了一声。

    趁着天还没有黑下来,纷纷去前面的杏花林里,找合适的地方搭锅垒灶。

    林梦雅骑着马,跟龙天昱一起去前面探查。

    路途并不难行,但是亲眼看到,那道如同非洲大裂谷般的险地,林梦雅还是咽了一口口水。

    “怪不得,临天国国力虽然不如别国强盛,但是这么多年来,却也没有别国来犯。”

    亲眼看到了,林梦雅只能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那是当然的了,临天国三面环海,唯有一面跟大陆相接。但是,这道裂谷,却只留了俩处进出的通道。”

    哪怕是压抑着,可邱羽的语气里,无不得意。

    林梦雅懒得逼问他,如果到了现在,她都猜不出邱羽是临天国人的话,那她的脑袋,可以当球踢了。

    不过,临天国人也好,晋国人也罢。至少他们,是会互相扶持的朋友,就没问题了。

    “虽然是易守难攻,但是一旦奇兵拿下俩个进出的通道,临天国人,岂不是退无可退?”

    龙天昱就是看不惯邱羽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这若是在京都的话,他肯定会把这家伙,当做细作抓起来审问一番的。

    可邱羽却并不生气,摇着脑袋,说道:

    “你以为,为什么这里,本属临天地界,却并未有人家来生存?就是因为,临天国三面环水,家家户户有船,各个都是水中好手。若是这俩处地方被占领了,那临天国的子民们,早就上了床跑得远远的了。你们再厉害,难道,还能旱地行船么?”

    邱羽的话,愣是噎住了龙天昱,俩个人又是互相不服气。

    从军事地理,一直争执到国计民生。

    林梦雅看着那俩个斗鸡一样的人,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

    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就跟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

    眯着眼睛,看向了对岸。

    虽然这是她第一次到临天国,但是,不知为何,却对对岸升起了几分憧憬。

    从怀中,摸出那枚梅花铜印来。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东西,一定跟娘亲的身世有关系。

    邱羽也说过,临天国的贵族,大多会以梅花为家族符号。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里,应该是她母亲的故国。

    不管怎么说,她的身体里,也是流淌着二分之一,临天国的血脉。

    所以,尽管是第一次来,却全然没有任何的陌生感,反而倒是有种,深藏于血深处的雀跃感。

    心头盘旋不去的忧虑,也仿佛在这一刻,消失殆尽了一般。

    真不知道,这一次临天国一行,到底,会给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想到此刻,她竟然,还有些期待了。

    “走吧,起风了,小心着凉。”

    结束了一局战斗,龙天昱的眼底,深藏着战胜后的小得意。

    任由龙天昱牵着缰绳,一起回到了杏花林。而暂时处于下风的邱羽,则是在背后,小小声的嘟囔着。

    那张垂眉丧眼的俊脸上,明显的写着‘本少爷不爽’五个大字。

    “你们真是的,都是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不做这种幼稚的事情呢?”

    林梦雅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以前在京都里面的时候,他们俩个人还好好的。

    为何,一出了京都,就智商倒退,成了俩个幼稚鬼。

    “是他先挑起来的,我当然可以大度能容,但是,此事事关国威。我身为大晋三皇子,昱亲王,自然是不能退让丝毫的!”

    龙天昱俊脸严肃,十分正经的鬼扯。

    切!林梦雅在心头啐了龙天昱一口。

    明明就是幼稚鬼,非得给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商队里人多力量大,没一会儿的功夫,饭菜的香味,就飘荡在整个杏林之中。

    人间烟火,在加上这难得的奇景,即便是林梦雅,也难得的风雅了一回。

    下了马,找一处花瓣堆积之处,好生的打了一个滚。

    蹭了满身的杏花香味,却不知道她这小孩子一般的行径,却让整个商队的人,笑弯了眼睛。

    “袁小兄弟,你都是娶亲的人了,怎么,倒像个孩子似的?”

    几天下来,大家也都知道,这小子有时候虽然手段凌厉。但是对于自己人,却是个好脾气的主儿。

    又因为他年纪小,所以总会有些个性子活泼的,喜欢开他的玩笑。

    他倒也不生气,和和气气的笑一笑,也就过去了。

    此时,从杏花堆上滚起来的林梦雅调皮的笑了笑,然后,劈手就夺了那人手上的酒壶过来。

    “怎么?生气了,所以想要倒我的酒?这可不成,我可就剩这点子酒了,哎哎哎,小祖宗,你这是做什么呢?”

    那人追着林梦雅讨要,可没想到,她却伸手抓了一把树枝上的杏花,塞进了酒壶里。

    看到那人急了,就用力的摇晃了一下,然后,笑嘻嘻的送在了那人的嘴边上。

    “尝尝!”

    那人倒是也不矫情,拿了酒壶就喝了一口。

    没想到,本来是火辣苦涩的烈酒,因为有了杏花的调剂,竟然味道觉得清冽了许多。

    高粱的味道,再加上杏花的清香,倒是别具一格。

    “嗯!这酒不错!袁小兄弟,谢了!”

    那人心满意足的找人去炫耀去了,留下林梦雅,还是不停的,采摘着杏花。

    “你摘这些东西做什么?”

    龙天昱不知道她到底又在打什么注意,反而是被林梦雅拉着,用一副的下摆,兜着她掠下来的花瓣。

    眼看着快要装不下了,林梦雅才带着一头雾水的龙天昱,到做饭的灶边。

    亲自淘了米下锅,然后,用水把杏花洗净,也跟着一起下锅了。

    “我说袁小兄弟,这米,可是咱们一点点背过来的。你这样,不是有些浪费了么?”

    温石不懂袁林究竟要做什么,所以皱着眉头来阻止。

    可林梦雅却是一边拿着大勺搅动着锅里的粥,一边解释道:

    “这杏花啊,也是一种药材。有补中益气,祛风通络的作用。尤其对皮肤好,我啊,是给我们家的女眷准备的。你们这些大男人,去一边去!”

    除了邱羽以外,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看似没什么用的杏花,竟然还能入药。

    所以,也只好站在一旁,干看着了。

    日头西沉,大家做的简易饭菜,都出了锅。

    大家都席地而坐,拜这杏花林子所赐,甭管是白米饭还会炒青菜,亦或是咸菜里,都会随风掉落几瓣杏花。

    倒是平添了几分诗意,虽然商队里大部分都是粗人,可也觉得新奇不已。

    林梦雅一伙人也占了一个位置,当然,摆在最显眼位置的,就是林梦雅倾情熬制的杏花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