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尽早离开
    “有事?”

    林梦雅转头,忽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龙天昱。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直到站在了她的面前,龙天昱才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办法开口。

    要怎么说?才会让林梦雅相信,其实昨天晚上,他真的是喝醉了。

    至于在回春坊里的事情,他则是完全没有了印象。

    龙天昱手心有些微微的出汗,这种紧张感,哪怕是他十五岁,初次上阵杀敌,都没有过的感觉。

    “其实,昨天——”

    想了片刻后,龙天昱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开口。

    但是话刚开了头,外面,就有人打断了他。

    “俩位袁兄弟,郭爷请您二位下去议事。”

    温石沉稳的身影,出现在俩个人视线内。

    对视了一眼后,林梦雅跟龙天昱同时点了点头,回道:

    “知道了,我们这就下去了,有劳温大哥了。”

    现在,还不是颓废的时候。

    即便是知道,她在这种对战中处于下风。可既然别人都冲着自己来了,若是束手就擒的话,也实在是不是她林梦雅的风格。

    即便是心头有千般的疑问,林梦雅还是压了下来。现在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走回头显然是已经来不及了。

    既然如此,她不如去闯一闯!

    楼下,活泼单纯的东方秀,俨然已经跟大家打成一团了。

    此刻,更是笑眯眯的给郭爷捶背捏肩,一副和乐融融的景象。

    周围的人开着她的玩笑,深一句浅一句的,她也不生气。脆生生的笑声,让整个商队的人,都对她有了不小的好感。

    这一点上,林梦雅倒是跟大家的想法一样。

    阿秀就像是小太阳一样,总会暖意融融的,照耀着每一个人。

    “小袁哥哥,你来了!”

    看到林梦雅,机灵的阿秀,当然不会当场戳穿她的伪装。

    幸好林梦雅跳舞的时候,是带着面纱的。不然的话,这男子的身份,肯定是用不得了。

    蹦蹦跳跳的,扑到了林梦雅的怀中。扬起笑脸,甜甜的冲着她笑着,一边,还报告着现在的情况。

    “郭爷已经同意带着我一起走了,而且,那个笑起来特别吓人的赵飞哥哥,也去通知我们烈云的商队了。小袁哥哥,这几天,我就要跟着你们啦。”

    说完,还冲着林梦雅她们眨巴眨巴眼睛。

    可爱的样子,倒是让林梦雅,化解了不少的阴郁。

    “这就好,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哥哥袁枚。还有这位是温石大哥,等一会儿咱们上马车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夫人,还有我的表哥。”

    阿秀立刻猛点头,虽然这一商队的人都很喜欢她,但是她最喜欢的,还是这个装成哥哥的姐姐。

    虽然她跟林梦雅动作十分的亲密,但是这商队里,反而没有人会用那种看待男女之情的眼神看着他们。

    反而是觉得,都是俩个小家伙,大概是天生投缘,玩得好而已吧。

    郭爷也没说什么,跟阿秀聊天,他也能看出来。

    虽然东方家的小丫头聪明灵秀,但是还是个不懂世事的小孩儿呢。即便是跟袁家兄弟混在一起,也不会出什么事的。

    况且,整个商队,唯有袁林的媳妇看起来,跟阿秀差不多年纪。

    放在他们家照顾,也是对东方那老东西有个交代。

    别的不说,这个人情,让袁家兄弟得到了,算是福报一件吧。

    “袁...袁小公子,你们,要走了么?”

    刚走到门口,红玉略有些怯懦的声音,叫住了林梦雅。

    即便是洗去了浓妆,换上了寻找女人家的衣裳。可眼角眉梢间,那多年养成的媚意,还是挥之不去的。

    也许,看在男人的眼里,可是解读为风情。

    但是,看在林梦雅的眼中,她却只为红玉,感觉到了无奈俩个字。

    从良哪有那么容易的,也许,她跟妹妹,必须要找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才能重新开始一段人生了。

    “嗯,以后你也多保重吧。”

    林梦雅微微点了点头,语气和缓而温和。

    对于红玉跟墨琴,她丝毫已经没有任何的怨恨了。

    也许,她不是什么圣母玛丽苏。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换在红玉跟墨琴的位置来看。

    其实对她,她们俩个,也没有任何的不对跟亏欠。

    同样,她不怨,已经是最大的容忍了。

    “好,以后多多珍重吧。我也带着妹妹,这就告辞了。”

    红玉笑了笑,没有了在回春坊里,那故作的妩媚风骚。只是单纯的,发自内心的,对着她连真实的姓名,也不知道的女子笑了笑。

    也许,从今天开始,便是永别了吧。

    她积攒的那些金银细软,虽然不能让妹妹大富大贵。但是至少,给她找一个好人家,补贴妹妹家做些小生意,却是已经足够了的。

    林梦雅也笑了笑,带着阿秀,准备上马车赶路。

    “不要!我不要跟这个女人走!她是个坏女人!公子,求你,求你带我走吧!”

    歇斯底里的哭闹,瞬间吸引了整个商队的人。

    已经站在马车上的林梦雅回首望去,那个刚刚一直躲在红玉身后的身影,竟然扑到了龙天昱的脚下。

    一双纤细而白嫩的小手,紧紧的拽着龙天昱衣服的下摆。

    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更是我见犹怜。

    林梦雅眉头微微皱起,这个素梅,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妹妹,别拦着袁公子他们了。咱们走吧,我真的是你的亲生姐姐啊!”

    红玉脸色有些苍白,她明明已经跟素梅解释清楚,她真的是爹娘,在十几年前丢失的孩子。

    可素梅却总是用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并且对自己恶语相像。

    本来以为,过一段时间,素梅就会接受自己的。

    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一步。

    “放手。”

    薄唇溢出简短的俩个字,除了林梦雅,龙天昱不喜欢任何女子的靠近。

    不为所动的站在那里,俊脸已经是冷若冰霜了。

    他最讨厌死缠烂打的女子,尤其是这种,扑到自己脚下,不停嚎哭的女子,更是让他觉得,烦不胜烦。

    “公子,我真的是好人家的清白女子。求你,救救我,好不好。”

    素梅悲悲切切的低声哀求着,一双小手,更是死死的抓住这位公子的下摆。

    那个女人是个妓*女,母亲说过,凡是那种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她无论怎么说,都不会跟一个妓*女走的。

    “素梅!你放开袁大公子!别耽误她们的时间了,听话,放手。”

    红玉是何等的机灵,从这位袁枚公子的眼中,她早就已经读出,让她心颤的冰冷。

    那是,丝毫不会有怜悯俩个字的人,才会拥有的眼神。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暂且叫袁林的姑娘,恐怕,他会毫不留情的,把素梅一脚踢开的。

    “不!你放开我!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袁公子,我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求你,带我走好不好?不管是为奴为婢,我都能报答您!”

    林梦雅冷眼看着这一切的闹剧,红玉虽然沦落了风尘,可她却是一个明事理,为了救自己的妹妹,不顾一切的坚强女子。

    可素梅实在是太让红玉寒心了,也许,这就是封建教育下,对女子的不公平吧。

    “放开。”

    龙天昱的耐性,早就已经在素梅的纠缠中消磨殆尽了。

    哪怕是在京城里,也不敢有任何的女子,敢对他如此的无礼。

    周围,商队里的人,已经开始有了闲言碎语传出来了。

    若是他把素梅一脚踢开的话,恐怕,这些人的话,会更加刺耳吧。

    而且,他从来不对女人动手。

    俩下一僵持,龙天昱就被素梅缠在了那里,脱不开身来。

    “对不起,袁大公子。我妹妹她不懂事,您千万不要生气。”

    红玉面色惨白,跪在地上,哀求着袁枚。

    手心变得冰冷,如果不是因为她跟袁林有些关系的话,现在,素梅说不定,已经成了一具躺尸了。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林梦雅不想被围观,成为动物园里动物。

    “袁林,你来一下。”

    一直旁观的郭爷踱步过来,眼神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梦雅立刻下车去,跟郭爷站在一边,俩个人低声说道:

    “我看,不如你们就带着这姐妹俩个走吧。”

    林梦雅没想到,郭爷竟然会给红玉姐妹俩个求情。

    刚想张口,郭爷就制止住了她,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我们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再不走的话,恐怕是要耽误大事的。难道,你要眼看着整个商队,都因为这件小事,蒙受损失么?”

    郭爷的眼神,在倏然间变得锐利了许多。

    凝视着林梦雅,让她没办法,说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视线不经意的环顾四周,林梦雅敏锐的感觉到了几道,带着些查探的不善目光。

    她怎么会忘了,白龙跟黑虎的人,可就在这个镇子上。

    虽然回春坊坊主放了她们,但是不代表,白龙跟黑虎的人,不会再次冲她们下手的。

    “我明白了郭爷,您稍等片刻,咱们即刻启程。”

    冲着郭爷有些抱歉的说道,即便是她再不想,今天,也得带红玉她们姐妹俩个上路了。

    林梦雅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到了龙天昱的身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