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一团乱麻
    外面,天色已经方亮。整个四方镇已经活络了起来,摆摊的摆摊,行商的行商。

    可她们身后,盛满了罪恶的回春坊,却再一次沉睡了下来。

    今天这一个晚上,可算是百转千回。就连林梦雅现在,还是没有回过味来。

    特别是回春坊坊主,跟她说,是为了还一个人的人情。

    更加让她觉得,世事远没有她以为的那么简单。

    小小的一个四方镇里,她的身份,都似乎在回春坊坊主的眼里,成为了一个公开的秘密。

    她再也不能肆意而为,不然的话,连累的,也只能是她身边的人。

    至于红玉,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帮助过自己。

    所以,林梦雅不想追究,同时,也不想在跟她有任何的联系了。

    “好...多谢你了,素梅,咱们走吧。”

    红玉跟素梅,已经换上了平常女儿家的衣裳。

    这么多年在风尘里浮沉,她也是攒了不少的金银细软。

    素梅已经缓过了神来,一双水灵大眼,怯生生的看着红玉,也看着另外的三个人。

    “不,我不会跟你走的!公子,小姐,素梅是个好人家的女儿。求你们,让我跟在你们身边吧,好不好?”

    林梦雅跟红玉都没有想到,素梅竟然会突然跪在他们的面前,哭哭啼啼的恳求。

    红玉一下子就白了一张俏脸,尽管,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颜面再见父母亲人了。

    但是,素梅的那一句好人家,还是刺痛了她的心。

    “素梅,她是你亲姐姐。”

    林梦雅心情不佳,现在,她急于回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捋一捋脑中纷乱的思绪。

    没想到,素梅却像是认定了她们一样,跪在地上,哭得悲悲切切。

    “这...清歌...我...”

    红玉左右为难,强烈的自卑感,让她不敢却碰素梅。

    林梦雅的心情实在是差到了极点,冷冷的瞥了素梅一眼后,大步的离去。

    “愿意跟,你们就跟着吧。”

    林梦雅甩下这句话后,人就再也没有回头。

    也罢,既然是救人,那就只能救到底了。

    客栈内,郭爷他们正在吃早饭,赵飞一见到龙天昱一行人,就咧着笑,不好意思的迎了上来。

    “那个...大袁兄弟,真是对不住啊。我昨晚也是喝多了,回来了,我才想起来,你还在回春坊里。真是,对不住。”

    搓着手,赵飞的脸上也带着羞愧的神色。

    回春坊那是什么地方,简直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若不是他喝多了,断然是不会领人去那里的。

    所以,回来以后,他就被郭爷骂了一顿。

    还好他好端端的回来了,但是看到袁林跟一个清秀可爱的小姑娘以后,赵飞却是挠了挠脑袋。

    乖乖,怪不得袁枚跑到回春坊里就不见了。敢情,这兄弟俩个,居然都好这一口。

    “没关系,以后你们不要再去了就好。郭爷,对不起了,耽误了大家的时间。我这就去收拾一下,咱们尽快启程。”

    林梦雅不想再耽误时间了,冲着郭爷颔首行礼后,就带着阿秀,想要回到二楼的房间。

    “不急,你表哥还没回来。”

    郭爷抽着烟袋,可是一双精明的眼睛,却落在了阿秀的身上。

    虽然阿秀不常露面,但是郭爷还是见过她几次的。

    所以,第一眼,就认出了东方旭,最为疼爱的小侄女。

    唉,这么个烫手的山芋,终于还是被自己的商队,给接手了。

    “小哥哥,你先去收拾东西,我来跟郭老前辈谈一谈。”

    心思巧慧的阿秀,笑意盈盈的看着郭爷。

    虽然俩个人并不相识,可她好像是也不怕似的,就这么跟郭爷坐在一张桌子旁,一老一小,大眼瞪小眼。

    “嗯,不许无礼。”

    林梦雅有些疲惫,虽说是有惊无险的折腾了一个晚上。但是,她却觉得,这个四方镇里,危机四伏。

    从墨琴的话里,她知道自己才刚进镇子,就已经被回春坊的人盯上了。

    而回春坊,跟白龙黑虎他们,又有所勾连。

    听坊主跟红玉的意思,还有不少人,想要抓自己。

    也许,她的行程路线,早就已经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目标。若是如此的话,只怕接下来的路,会艰险万分了。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只被困在蜘蛛网上的小虫子。

    总是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袭来。

    可那种压迫感的来源是哪里,她却又说不清道不明。只是心头,有些淡淡的不安。

    不过,只要求得药回去。皇上的龙体康健了,那她跟龙天昱,也就算是有了一张护身符。

    “我的小祖宗,您总算是回来了。”

    白芍刚开了门,就立刻把林梦雅拉了进来。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深怕林梦雅少了一块肉似的。

    看着自己的丫头,脸上带着浓重的黑眼圈。林梦雅就知道,昨晚,白芍肯定又是一夜没睡。

    比起墨琴跟红玉来,家里的几个丫头,倒是让她的心,暖意融融的。

    “我没事,对不起,白芍。”

    突然伸出手,抱着白芍,林梦雅声音低低的道歉。

    如果,不是昨晚,她身处险境之时。她也不会体会到,这一路行来,她究竟是有多么的自私。

    “这话是怎么说的呢,主子,我承受不起。再说了,您也没做错什么啊。您有您的事情,而我是个丫头,我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只能在这里等着您回来。”

    白芍轻轻的拍着林梦雅的后背,温柔的说道。

    她只恨自己是个无能之人,不然的话,也就不会让主子,世事都要自己去奔波了。

    林梦雅闭着眼睛,只觉得很累很累。

    回想一下从前,如果不是龙天昱,清狐,和她身边的那群朋友保驾护航。她

    又能闯过几关呢?

    “好了,主子,快洗把脸。看看你,一脸的倦容,这一晚上,去跑去哪里了?”

    哪怕是被林梦雅一个人扔在了客栈了,可白芍心里明白,这是主子为了保护她。

    她虽然担心,但是却从未有过怨意。

    只是今天的主子,似乎,有一点奇怪呢。

    洗了脸,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可林梦雅的心头,却总是有挥之不去的阴云。

    那张总是带着笑意的小脸蛋上,此刻,却是阴云密布。就连白芍看了,都有些不习惯。

    “表弟,表弟,你回来了么?”

    刚把东西都收拾完毕,林梦雅正坐在桌子前面,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邱羽就匆匆的,从门外冲了进来。

    林梦雅只是挑起眼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什么都没说,继续低头喝茶。

    倒是邱羽有些意外,没想到林梦雅的反应,竟然会是这么冷淡。

    “你家主子,这是怎么了?”

    邱羽跟了林梦雅一个晚上,眼看着她进了回春坊。一整个晚上都没出来,担心不已。

    可没想到,他竟然趴在别人的屋顶睡着了。

    没滚落下来摔死他,倒也算是他命大。

    可一大早上,等到他终于逮到机会,可以偷偷溜进回春坊的时候。却发现,回春坊上上下下的,竟然完全没有林梦雅的影子。

    这才急急忙忙的赶回来,想来确认一下,林梦雅到底回没回来。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嘘,别问了。邱大人还是回去收拾收拾东西,郭爷来人说了,咱们即刻就要启程了。”

    最懂林梦雅心思的,还是白芍。

    推了邱羽出去,把安静的空间,留给主子一个人。

    思考良久,即便是林梦雅有一颗聪明的大脑,还有最新高科技的神弄系统的帮助。

    可她,还是没有想明白,她到底是被谁给暗算的。

    皇后跟太子么?不,现在皇上的身体才刚刚有了好转,再说,皇宫总共就这么大,密不通风是不可能的。

    前段时间,朝中大臣的势力,让太子折损了不少的人手。他应付京都里的那点事还应付不过来,怎么可能,手伸得这么长,竟然能在边关小镇里,也安插他的人呢?

    在加上回春坊跟白龙黑虎的事情,除非是太子在作死,不然的话,这种发财的路,太子是绝对不会做的。

    而且,如果他有那个狠心跟手段的话,龙天昱又怎么可能,会仅仅只跟他打一个平手呢?

    如果,不是太子跟皇后的命令的话。那她,到底还得罪过谁呢?

    不过看起来,回春坊也只是想要把她抓起来而已。甚至于坊主,会看在一个人情的面子上,就把她给放了。

    这又说明,对方,也许不是想要置她于死地。

    眉头越皱越紧,第一次,她聪明的大脑,也变成了一团浆糊。完全,理不出任何的头绪了。

    该死!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龙天昱站在门口,迟疑的看着屋子里,正在垂头丧气的林梦雅。

    从赵飞的口中,他得知了自己,昨天竟然直接去找了个舞女的豪迈行径。

    天知道,他从小就对那些欢场女子不感兴趣的。可没想到,几杯烈酒下肚,他竟然就失了分寸。

    虽然,小时候,他就习惯了父皇的三宫六院。但是,在林梦雅的面前,他却觉得,有些阵阵的心虚。

    很想去跟林梦雅解释什么,又怕她像是昨天一样,不相信自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