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二十三章 被人放走
    好歹是已经探听到了关押阿秀她们的地方,林梦雅也不想再耽搁下去,免得,引起的朱炎跟坊主的注意。

    嘱咐了阿秀几句,千万不要露馅,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她们是认识的。

    三个人里,最沮丧的应该是墨琴了。不过,她倒是没露出过多的情绪。想必是因为,她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吧。

    刚出门,林梦雅就愣在了那里。

    一道温和平静的身影,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红玉跟墨琴,身体僵硬在了当场。她们俩个也没有想到,坊主,竟然会在这里,等着她们。

    “她,就是你要找的人么?”

    坊主清平的声音,不带有任何的情绪。

    可那双平和的眼睛里,却射出了洞察一切的眼神,却像是已经看透了一切。

    林梦雅有些心惊,看着坊主那丝毫没有任何波澜的样子,她知道,自己的意图,已经暴露了。

    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

    “是,她是我的朋友。我就是专程为了她来的,我知道这个请求可能是有些过分,但是,还请坊主高抬贵手,放过我的朋友。”

    红玉心一横,也跟林梦雅一样,承担起了责任。

    “坊主,是我带清歌妹子来的。我也是为了找回自己的妹妹,还请您,不要怪罪她。”

    林梦雅没想到,红玉,竟然也会承认。

    墨琴刚有了一丝的犹豫,她跟红玉,都冲着她摇了摇头。

    这件事,有她们承担就够了,墨琴,实在是不适合再搀和进来。

    眼中有些不忍,可墨琴,还是站在那里,跟她们俩个,默默的划清了界限。

    “你们,是想要从这里,把你们的朋友,妹妹,带走么?”

    哪怕是被自己的手下人背叛,坊主依旧不慌不忙,不紧不慢。

    语气平和,就像是普普通通的询问。

    林梦雅跟红玉心里没底,只能跟着坊主的意思,点了点头。

    “好,你们可以把她们带走。”

    什么?

    林梦雅跟红玉,惊讶的看向了彼此。

    坊主刚才答应什么了?竟然是让她们,把人带走?

    这——这是真的么?

    “朱炎,去把那俩个人给放了。然后,带着她们一起出去吧。墨琴,你留下来。”

    面色一样苍白,以为被发现了的朱炎,乖乖听话。

    不过,在看向林梦雅跟红玉的时候,脸色,却是有些怪异。

    以前,可从未有过人,欺骗了坊主后,还能全身而退。

    “是。”

    墨琴的身体有些颤抖,但是,就像是清歌说的那样,她还要找自己的亲人。所以,无论如何,她还要重新取得坊主的信任。

    所以,视线再看向清歌跟红玉的时候,已经是冰冷的,毫无感情。

    但愿,坊主会相信她吧。

    阿秀跟红玉的妹妹素梅被放了出来,比起素梅的瑟瑟发抖,阿秀却是怒目,等着坊主跟朱炎。

    虽然她没吃什么皮肉之苦,可这几天的折腾,也是让这个丫头,受尽委屈。

    若不是林梦雅拉着,阿秀都想上去咬他们一口了。

    “多谢坊主成全,那我们,即刻就告辞了。”

    林梦雅拉住阿秀,红玉也哭着抱着素梅。四个人,都想要尽早的离开。

    “慢着,林小姐,有句话,我想要跟你说。”

    林梦雅心里一惊,回春坊的坊主,怎么会知道,她的真实姓名?

    “坊主请讲。”

    防备的看着坊主,林梦雅心里的警钟大作。也许,一直以来,她都把回春坊想简单了。

    “放你走,是因为我欠一个人的人情。但是下一次,你就不要再落到我的手里了。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被他说动,进而放了你的。我希望你,好好珍惜。”

    语气,带着几分阴冷。

    回春坊的坊主的眼睛里,突然涌上了几分的恨意。

    林梦雅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她从未惹过这号人。可听他的意思,似乎是有他认识的人,用人情换了她的自由安康。

    那个人,会是谁呢?

    “是我的朋友,只要是真心对我,我自然是不会辜负他的。这一点,请坊主放心。”

    挺直了身子,哪怕是现在陷入了别人的手中,她也不是那种,可以被人搓扁揉圆的软柿子。

    “那就好,朱炎,带她们走吧。”

    片刻过久,坊主又变成了那副清淡如水,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动容的样子。

    林梦雅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后,也只能跟在朱炎的身后,走了出去。

    奇怪,她认识的人里,哪一个,会跟这里的人,有交情呢?

    朱炎只把她们四个送到了密道门口,随后,红玉带着素梅,林梦雅带着阿秀,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里。

    此时,外面已经是天光放亮了。龙天昱还在床上沉沉的睡着,林梦雅匆匆的换好了男装,也终于有了片刻的时机,能跟阿秀,谈一谈这几天的近况。

    “姐姐,这个男子还真是俊,他是你的夫君么?”

    阿秀好奇的,看着那个在床上沉睡的男子,有些好奇的问道。

    林梦雅迟疑了片刻后,默默的点了点头。伸出小手,把一粒醒酒药塞在了龙天昱的嘴里。

    “姐姐真是好运,竟然能找到这么位英俊的姐夫。对了,姐姐可曾看到我叔叔他们了?”

    虽然有些好奇,但是得知床上的男子,竟然是救命恩人的夫君。阿秀便不再看一眼,反而是笑嘻嘻的拉着林梦雅的手臂,小声问着。

    “没有,我也是昨天刚到的。没想到,就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不如,一会儿我先带你回我们的商队,让郭爷找个人,去你们的商队送信。然后,让你叔叔派人过来接你,可好?”

    她跟龙天昱一夜未归,别人倒是还好。可白芍肯定是急疯了,阿秀虽然泼辣,但是到底是个单纯的小姑娘。

    若是把她一个人放在四方镇里,说不定,又会被坏人拐走的。

    阿秀很喜欢林梦雅这个救命恩人,当下,笑眯眯的猛点头。无论她怎么安排,阿秀都愿意似的。

    “你这丫头,才刚刚死里逃生,你不怕么?”

    被她灿烂的笑容所感染,林梦雅心头,那郁结的情绪,也缓解了许多。

    这丫头真奇怪,明明被拐卖了,却是能一心想着如何去找瞎眼婆婆的儿子。

    好不容易从魔窟里逃出来,不说哭哭啼啼的,竟然还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笑得纯真又可爱。

    “既然都已经逃出来,那我为什么还要哭哭啼啼的呢?再说了,即使是被抓了,我又哭又闹的又有什么用?还不如把体力给节省下来,留着找机会,就开溜呢。”

    没想到,她竟然是这么想的。

    这阿秀,还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

    “嗯——”

    床上的龙天昱,突然有了动静。

    林梦雅赶紧转过身去,那睡了一夜的大少爷,终于是悠悠醒转。

    大手,抚上了自己有些疼痛的太阳穴。嘴里还泛着苦涩的滋味,睁开酸涩的眼睛,龙天昱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

    他,这是在哪里?

    “你醒了,喝点水吧。”

    看了龙天昱昨晚的样子,林梦雅再也做不到无动于衷。

    这家伙,别看没说什么甜言蜜语。但是,酒后吐真言嘛。林梦雅虽然不是那种矫情的人,却知道,有些话,清醒的龙天昱,是永远都不会说的。

    乖乖的接过了林梦雅手中的杯子,龙天昱却是有些呆滞的,看着林梦雅。

    昨天晚上,真是喝了太多的酒了,就连发生了什么,他都忘得一干二净的。

    环顾四周,这里,好像不是客栈吧?

    “这里是——”

    “这里是妓院,你昨天喝多了,来这里寻欢来的。”

    林梦雅丝毫不在乎的说道,可龙天昱却是心里暗暗一惊。

    怎么可能?下意识的,就往自己的身下看去。不过,看到还是昨天穿的那身衣服后,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好啦,你昨晚只是在这里睡觉而已。废话不多说了,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我怕晚了,就走不了了。”

    林梦雅白了龙天昱一眼,这个玩笑,算是对他的小小惩罚。

    虽然他是拒绝了别的女人,但是,主动来这里的人,可是他吧。要不是看在他表现良好的情况下,她早就想办法收拾他了。

    点了点头,龙天昱就是龙天昱。哪怕是从睡梦中刚刚醒过来,也能立刻就恢复了状态。

    活动了片刻后,才注意到,这屋子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小丫头。

    此刻,正坐在椅子上,一双晶亮的眼睛,滴溜溜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呢。

    “你好,我叫东方秀,你可以叫我阿秀。姐夫,你看起来身体真是不错,姐姐,你真有福气。”

    正在喝水的林梦雅,差点被一口水给噎死。

    这丫头...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清晨的回春坊里,热闹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口的大厅里,那些吃剩下的酒菜,此刻还无人收拾。

    仿佛是因为坊主的命令,她们几个人从二楼下来,到门口,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出了门,红玉跟林梦雅回头看着回春坊,却是百感交集。

    也许以后,跟墨琴,会再也不想见了吧?

    “红玉姑娘,咱们就此别过吧。”

    合作已经结束了,所以,她也不想再跟红玉有任何的关联。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