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小孩脾性
    这房子有多大,恐怕是墨琴跟红玉也是说不清的。

    因为她们三个,算是坊主认定过的人,比起那些抓来的姑娘们来说,更有一定的自由。

    林梦雅明白,现在,还不算是最糟的情况。起码,墨琴跟红玉,也算是跟她们的坊主撒了谎的。

    以后会怎么样,这谁都说不准。至少现在,她们算是跟自己一个战壕的人。

    亲近谈不上,至少,关系不会闹得太僵就是了。

    这一处秘密的居所,看起来有许多不同的娱乐项目。

    有的房间里,会传出**的曲调,里面更夹杂着男男女女的调笑声。

    也有的房间,没什么动静,可门前却站着门神似的俩个护院。

    即便是她们三个,也不能轻易的进去。只能是在外面,看个大概而已。

    “唉,进来是进来了,可咱们去哪里找人呢?刚刚忙着骗坊主了,我连这等要紧的事情,都给忘了。”

    红玉偷偷的叹息了一声,地声说道。

    林梦雅没吭声,但是她的听觉跟嗅觉,比一般人都要灵敏。而现在,她们三个的武力值,明显是处于下风的。

    可偏偏,她身上就带着那么一包*。这也是为的以后,能派上大用场的。

    “肯定会找到的,别担心。坊中的规矩,下来一次,就要住上三天的。这三天内,我们一定能打探到消息的。”

    墨琴拉了拉红玉,她知道红玉并没有埋怨清歌的意思。但是,毕竟是她们算计人在先。

    现在,清歌都已经大人不记小人过了。她们也不能再乱说些什么,免得关系,进一步的恶化。

    “人不在这俩层内,墨琴,你可知道这里,还有阁楼,或者是什么地下室么?”

    只要不强行去进去,某个被人看守的屋子。她们三个的行动,倒是没人打扰。

    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索,不管是雷达还是嗅觉跟听觉,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阿秀身上的毒物,她的系统内已经有过记载了。所以,只要一靠近,就肯定会有反应的。

    再者说,阿秀不过是傍晚的时候,才被带过来的。算一算时间,也不过才过了四五个小时而已。

    就算是过来,就被人泡到了水里,用各种除毒的药物中和。但是,一个从毒物中泡大的孩子,又怎么可能,会一点点毒素都没有了呢?

    所以,思考了片刻后,她才如此问道。

    “没有了,虽然这一处算是有钱人的安乐窝。但是,我听楼里的姐妹提起过。这回春坊,算是坊主麾下,最小的一座了。若不是五天前,坊主突然回来的话。红玉跟我,也是见不到坊主的。”

    就这规模,还是最小的一座?

    林梦雅的内心,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这金堆玉砌的,竟然还是最小的一座。不过想来也是,四方镇不过是个边陲上的小镇子。若不是有来往的客商,相比,也是没有什么客源,能够消受得起的。

    但是,这种秘密的游乐场所,即便是大晋,想必也是不多的吧。

    仅凭那个看起来和善,但是实际上却是有些高深莫测的年轻人,就能做到这种程度么?

    说出去,估计傻子都不会信的。

    但是现在,她却是切切实实的,被困在了这里。

    “我想,我们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

    林梦雅思索了片刻,说道。

    墨琴跟红玉对视了一眼,有些不太明白,她说的话。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一心觉得,坊主肯定会找一个最秘密的地方,把那些姑娘监禁起来的。但是其实,这些姑娘,并不是第一批,也不是最特别的一批。对于坊主而言,她们不过就是货物而已。如果,是我们来存放一批最为平常的货物,你会费尽力气造个密室,然后,把她们关起来么?”

    墨琴跟红玉,也是突然间茅塞顿开。

    没错,因为她们混进来并不难,所以,肯定会觉得,坊主会把那些女孩子,藏在一个她们都接触不到的地方。

    但是实际上,如果是坊中能进来的花娘,都是有把柄或者是卖身契,握在坊主手上的。

    也就是说,她们是属于自己人。

    但是那些小姑娘们,只要拿过绳子一帮。任意关在屋子里面,别说是逃了,即便是能逃脱绳子,也打不过那些,看起来就武力彪悍的护院们的。

    “是啊,我们怎么没有想到!”

    红玉睁大了眼睛,惊喜的说道。

    但是即便是想通了这一层,想要混进去,可还是件难事。

    刚才那些守门的,她可是见识到了。

    只要靠近一点点,就立刻拿着一双牛眼睛瞪人。想要偷溜进去,好像更难吧。

    三个人刚刚才轻松了一点的气氛,瞬间,又冷凝了下来。

    无奈之下,三个人只好先回到房间里去,想一想对策。

    “吃饭了。”

    外面,朱炎的声音突然传来。三个人立刻装作和气融融的样子,红玉也带着笑容,去开了门。

    不过,这一次进来的朱炎,好像是有些气鼓鼓的。比起把她们领过来的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倒是多了几分不忿。

    林梦雅倒是觉得有几分诧异,回春坊里,谁敢给这位小爷气受?

    “这是你们的食盒,吃完了放在外面就行了!”

    朱炎语气像是吃了*一样的生硬,把食盒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林梦雅她们三个是什么人,那可是人精中的人精。三双眼睛随便那么一交汇,就明白了比起的意思。

    三个人里,看起来最面善的红玉,立刻柔和的笑了笑,说道:

    “呦,朱炎大人这是怎么了?可是坊里,哪里不长眼的家伙,惹了您么?咱们这一没什么外人,您只管说。要是有人这么不开眼,咱们墨琴姐姐的**鞭,可不饶她!”

    朱炎虽然看不起这些,靠出卖身体赚钱的花娘们。

    但是,他终究是小孩子的脾性。受了委屈,既然有人问了,还说要给他出气,自然是要说跟大人告状的。

    “还不是那个新来的臭丫头!我好心去给她们送吃的,可她非但不吃,还砸了我一身。哼,要不是坊主说了,她是云烈那边的上等货。我非叫人,把她吊起来,饿她三天三夜!”

    朱炎愤愤的说道,可林梦雅的心里却是一跳。

    这——一定是阿秀!错不了!

    按捺住心头的狂喜,林梦雅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当下,就装作了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耐心劝导。

    “朱炎大人快消消气,这丫头既然不识抬举,自然是不能让她好好过的了。这要是放在楼里,咱们墨琴姐姐,可是有千百种方法,折磨得那丫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而且啊,外面还看不出一点破绽来。”

    林梦雅故意说得十分惋惜,墨琴也立刻配合,毕竟,她可是楼里,处罚那些不听话的花娘的权威。

    小孩子都是记仇的,尤其是朱炎这种,极为骄傲的。

    若是连他看不起的人,都敢欺负到他头上。他自然,是不能用咽下这口气的。

    只不过,林梦雅却口口声声说可惜。这就等于,把他最喜欢东西,放在他的面前,却不允许他碰,是一个道理的。

    一个半大孩子而已,朱炎哪里忍得住。

    表面上维持一副高冷的样子,但是心里,已经被这叫做清歌的花娘,说的起了兴趣。

    “你们,果真有办法,好好的整治那个臭丫头么?”

    斜着眼,朱炎尽量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可哪里,又能瞒得过三个成年人的眼睛。

    眼看着鱼儿上钩,林梦雅却是再一次,放长了鱼线。

    “办法嘛,但是有不少。只可惜,她又不是咱们坊里的花娘。墨琴姐姐即便是想要替您出气,也是有心无力不是?”

    朱炎的眼睛转了转,这家伙倒是也有几分小聪明的。

    以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说道:

    “那你教给我不就行了么?到时候,我亲自去整治那个丫头!”

    墨琴哪里肯,不过,她也是各种高手。装出了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直到朱炎不耐烦了,虎了她几声,才扭扭捏捏的说道:

    “不是我不教您,只是,这手艺啊,可是从上一辈那里传过来的。这女儿家的身体,哪里能碰,哪里不能碰。哪里使几分力道,既不让她破了相,又能让她疼得死去活来的,可都是手艺活。我现在告诉您了,您怎么说,也得练个十天八天的吧。要是您心急了,给那丫头落了相。坊主哪里,您可是不好交代的。我的爷,我可不能害您呢!”

    墨琴把自己的为难说了出来,朱炎撅高了嘴巴,小心思,也在转悠。

    “哼,你们这些臭女人,只会故弄玄虚,我才不会相信你们呢!好货算什么,我现在就去求坊主,让他发落那个臭丫头!”

    说完,朱炎就气呼呼的跑了出去。

    红玉跟墨琴刚想要拦住朱炎,却被林梦雅阻止了。

    眼看着朱炎跑了出去,林梦雅却十分悠闲的,坐在桌边,打开了食盒。

    “这回春坊里的伙食不错,你们俩个不如坐下来,把肚子喂得饱饱的,才能去救人不是。”

    救人?可她们蛊惑朱炎,不是都已经失败了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