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我的特长
    听声音,朱炎倒像是个少年。可语气,却是极为傲慢。

    墨琴伸出手推了门,却是给了后面的林梦雅,一个警告的眼神。

    正主儿就在里面!林梦雅也谨慎了起来,这个幕后的坊主,可不像是墨琴跟红玉这么的好对付了。

    门刚开,就略过一阵清风。略微湿润的空气,让林梦雅头脑一阵清明。

    外面的那些香料跟烟雾,在空气中的水汽的作用下,都已经淡然无味了。虽然不知道,这坊主是怎么做到的,但确实是个聪明的好办法。

    房间不大,却处处摆放得极为精致。

    与其说是回春坊的坊主,倒不如,像是某家公子的书斋。

    三个人走到了房间的最里面,一张堆满了各色书籍的桌案,摆在了她们的面前。

    案后,坐着一个穿着精白衣衫的男子。只是被书挡住了五官,看不出他的模样来。

    “这是哪里来的傻女人?怎么这般的不懂规矩,我家公子,也是你能随便看的么!”

    旁边,突然有这么一道刻薄的声音传来,林梦雅不看也知道,此人,就是之前被称作朱炎大人的小屁孩。

    果真是个孩子,圆圆稚嫩的小脸蛋,外加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身青灰色的衣衫,配上他发间的俩个圆包包发髻,还真是挺可爱的。

    只可惜,态度忒差,一点教养都没有。

    这要是放在外面,她还真的不介意,教一教这个小家伙,如何重新做人。

    不过现在,忍一时是一时。

    “请朱炎大人恕罪,是我不好。”

    林梦雅立刻装出了一副惶恐的样子,红玉跟墨琴,都捏了一把汗,生怕她会跟那个朱炎起冲突。

    看到林梦雅如此,俩个人,也放心了不少。

    “哼,知道就好了。看你们态度不错,我就不怪罪你了。坊主,你说是吧?”

    朱炎一扭头,却乖乖巧巧的,站在了被他称为坊主的男子身边。

    “好了,别闹了。”

    温醇悦耳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淡淡的宠溺。

    林梦雅虽然好奇坊主的样子,却并没敢抬起头,大胆的去看。

    坊主问了墨琴红玉几句后,好像是相信了她的身份,可林梦雅却觉得,事情,好像是没有这么简单。

    “抬起头来。”

    声音转向了她,林梦雅心头有些紧张。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头来。

    此时,那本挡住坊主真容的书,已经被他放在了书桌上。一张俊秀而温和的脸,让林梦雅有些意外。

    如果,不是在这里遇到的话,她一定不会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温润如玉的男子,竟然是回春坊的幕后老板。

    果然,人是不可貌相的。

    看到了她的脸,坊主的眼神里,倒是跳动了一瞬。不过,表面上却是看不出来,只是淡淡的问道:

    “你是云州哪里人?”

    幸好之前,林梦雅都有准备过,当下,就不慌不忙的回答了起男子的问题来。

    “我本身并非是云州人,听院子里的鸨母说,我家里是京都的。不过后来,家道中落,这才被鸨母买回。”

    虽然她的伪造身份是云州的,但是云州的方言,她可是一点都不会。

    而这里,跟商队不同,稍有不慎,她就有可能露馅。

    所以,只能真假掺杂着回答了。

    “哦?既然是在云州长大,为何,你却是说的一口正宗的官话呢?我这坊里,也有从云州来的姑娘,跟你,可是不太相同呢。”

    坊主的话中有质疑,但是态度依旧是委婉。

    林梦雅一时也摸不准,这坊主倒是个什么脾性的,只好,小心对待。

    “这青楼也不是只接待当地人吧,况且,我待的那院子,也跟回春坊差不多,都是接待来往的客商。若是连官话都不会说的话,那如何做生意呢?”

    林梦雅笑着说道,睁着眼胡说的能力,倒是十分的厉害。

    而且,她的态度还偏偏这么理直气壮,让人,不得不行。

    “哦?原来是这样。”

    坊主不说相信,也不说不信。只是笑了笑,接着问道。

    “既然是如此的话,那你自然,是有自己的绝活的了。我坊里的姑娘,吹拉弹唱,诗词歌赋,至少都是要粗通一二的。既然是能被墨琴跟红玉选中的人,自然,也是手段不凡。不如展示一下,让我见识见识。”

    原来,是想要考自己。

    林梦雅不傻,坊主当然是更是不傻。

    刚才她瞎掰的这些,其实都没什么大的破绽。但是,像红玉跟墨琴这样从小培养的,鸨母们都会花大钱来请师傅*。

    林梦雅脑袋里,迅速的搜集了一些自己的特长。然而,瞬间发现,她除了会医术意外,竟然,还真是没什么特长了。

    呃...看来,这年头,当一个风尘女子,她都不够格呢。

    不过,好在她反应的快。妩媚的笑了笑,还抛了个媚眼给坊主,娇滴滴的说道:

    “我们那里是小地方,鸨母自然是不会请师傅来教我们的了。但是,比起这俩位姐姐来,我最大的长处,就是知道,该如何取悦男人。再说了,开妓院不过是为了做生意,又不是选女状元。会的那么多,不嫌累么?”

    林梦雅说完,俩只手还故意的戳在了桌子上。暗示性的眨了眨眼睛,做出了一副极为轻浮的样子。

    再加上,她今天穿的这身舞衣,也是别样的惹火。在加上她故意的搔首弄姿,只要是个男人,至少,也会有点冲动。

    不过,坊主可能是看过太多的美女了。所以,只是不冷不热的看了她一眼后,眉头微微的皱起。

    “好了,你退下吧。朱炎,你带着她们下去吧。”

    如果林梦雅没有看错的话,她刚刚第一次卖弄风骚,居然被人被鄙视了。

    哈?好歹她也算是一代美人吧,虽然没到绝色佳人的程度,至少也是有几分紫色来的吧。

    穿着低胸装,还在一个男人面前扭来扭去的,对方,不应该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她扑倒。然后,她再轻轻松松的一伸手,对方就任由她搓扁揉圆么?

    可现在,那坊主的视线中,赤果果的,就是对她的厌恶!

    天!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她身为女性的尊严。

    就在她想要学着电影里面,女主角趴在桌子上的魅惑姿态的时候。墨琴跟红玉,却是联手拉住了她。

    行了礼后,就拉着这个扭得跟大肉*虫子一样的丫头,冲出了坊主的房间里。

    “你们放开我,我今天跟他拼了!”

    朱炎得意痒洋洋的在前面走着,听到了林梦雅在后面的低吼后,笑得更加开始了。

    墨琴跟红玉也没想到,这丫头胆子居然这么大。

    怕被朱炎听到,只能在她的耳旁,悄悄的说道:

    “你不要再想用什么歪脑筋了,我来这坊里十多年了,从未见过坊主,宠爱过哪一个花娘。而且,你别以为坊主没发火,他就是好说话的。这坊里,有多少姑娘,想要通过讨好坊主脱离苦海的。最后,还不是死的死,疯得疯。”

    死的死?疯的疯?林梦雅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应该啊,这坊主看起来,倒不像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不过细想一想,这回春坊对于女子来说,不吝于人间炼狱。

    难道说,这家伙,还是个俩面派么?

    刚想再问下去,却突然想起来,那个叫做朱炎小狗腿子,还在她们前面呢。

    若是被他听到了,可就够她们受的了。

    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跟那个坊主怎么回事,这么臭屁又骄傲的孩子,一点都不招人喜欢。

    难道说,这朱炎,是坊主的私生子?

    当然,这些八卦,林梦雅也没打算继续打听下去。三个人跟在朱炎的后面,下了楼梯,到了一排,像是客房的地方。

    随意的推开了一间后,就鼻孔朝天的说道: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先住在这里。记住,你们虽然是坊里的花娘,但是这里,不可以随意走动。若是惊扰了贵客,你们三个,可是不够赔的。”

    墨琴跟红玉立刻答应,林梦雅虽然没像是她们俩个一样的恭敬,却也是做出了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现在,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她可不想再惹出什么是非来了。

    朱炎满意的掉头走了,墨琴立刻把门关上,此时,一张小脸上,满是庆幸。

    “幸好今天坊主的心情不错,不然的话,哪里会有这么好说话。”

    朱炎一走,三个人的气氛,就有了那么点尴尬。

    毕竟,红玉跟墨琴,都是曾经欺骗过林梦雅的。刚才共同对抗别人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只剩下她们三个了,倒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相处好了。

    “我想出去看看,你们谁想跟我一起去。”

    林梦雅思考了片刻后,还是决定主动的,缓和了现在的气氛。

    虽然,她也气愤被人欺骗。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是怨她自己不小心。

    既然到了这里,那再追究是谁的错,就有些不太现实了。

    即便是红玉跟墨琴认了错,又能如何?来救阿秀,可是她自己的主意。

    “我去!”

    墨琴跟红玉同时说道,俩个人彼此看了看以后,却还是推让了起来。

    看来,她们也知道,此时跟林梦雅出去,是获得她原谅的最好机会。

    “你们跟我一起去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