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又遇紫云
    看着龙天昱眉头紧蹙,林梦雅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没有认出来她。

    又窝心又气愤,揉了揉后脑,林梦雅还是选择,大度的不跟一个醉鬼来计较。

    “好了,傻瓜。看看我是谁,我就是你的王妃。”

    拍着龙天昱的脸,让他努力的辨认清楚,自己是谁。

    跟龙天昱四目相接,那双早就已经失去了聚焦的眼睛,却在看到自己后,瞬间爆发出了几分喜悦。

    只可惜,酒精让他失去对身体的掌控权。只会用大手,握着她的手臂。嘴里还念叨着,别走之类的。

    “乖,我还要办正事。你在这里睡一觉,等你酒醒一点了,我就带你走。”

    抓着她的手,不肯放开的龙天昱,就像是一个小孩子。

    这样依赖着她,又把他深沉的感情,会说出口的龙天昱,简直让林梦雅喜欢得不行。

    可惜手头没有相机,不然的话,她一定会把这段珍贵的场面,给记录下来。

    不过,她有神农系统啊!

    林梦雅赶紧打开了录像的功能,哄着龙天昱说了几句话后。脸笑得,跟偷吃了鱼的小猫似的得意。

    虽然,这些东西,只有她自己才能看得到。但是,这可是她最最珍贵的回忆呢。

    在林梦雅轻声的诱哄下,龙天昱渐渐的合上了双眼。

    这样坦白又可爱的龙天昱,怕是只有在喝醉了以后,才能见到吧。

    把他的鞋子脱下来,外衣也脱了下来。盖好了被子,确保他睡得香甜。

    林梦雅又拧了一把湿毛巾,细细的替他擦了擦脸。

    “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轻轻的,在龙天昱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林梦雅俏脸微红,这截然不同的状态,还真事让她有些不习惯呢。

    重新对着镜子,整理好衣服跟头发后,蒙上了面巾,林梦雅趁着没人,偷偷的溜出了房间。

    热闹的大厅里,拍卖已经火热上演了。

    林梦雅站在二楼,向下望去。

    小舞台上,献舞的花娘们已经退下了。

    可音乐却是没停,不过此刻,净是一些靡靡之音,让人觉得心神摇动。

    一个穿着花红衣衫,脸上抹着厚厚的脂粉的老鸨,正在跟恩客们插科打诨。

    听红玉姐说,这些都是老的妓*女。能活下来,到了这把年纪,要么,就是孤独凄惨的死去。要么,就是*新人,然后自己会成为老鸨子。

    但是,她听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墨琴说。每年,都会有人,来这里挑选那些半老徐娘。

    曾经当红的那些老人们,都不知道被送往何处了。但是听老鸨无意中说道,被挑走的,都是去干大事去了。

    至于什么大事,无人知道。

    看来,回春坊背后的主人,肯定不一般。而且,也不会是只有这么单单一家回春坊而已。

    林梦雅趁着别人不注意,低着头,走向了后院。

    这个后院,可不是她混进来的那一个。

    之所以她会扮成墨琴的样子,在舞台上充当舞姬,是因为她跟红玉发现,今天拍卖的那俩个女孩子,根本就不是她们要找的人!

    脑海中,回忆起刚刚发生过的事情。

    当时,她偷偷摸摸的跟着红玉摸出了房间。

    虽然回春坊里的外人不少,但是这些花娘们,个个都是眼尖得很。

    即便是有红玉的掩护,也差点被人认出来。

    看守女孩子的房间,就在二楼的某处。林梦雅跟红玉,只能一个接着一个的寻找。

    不过好在,红玉说了,看守的地方,一定会有护院的。

    这个标识倒是好认,林梦雅点了点头,俩个人继续装作打情骂俏的一对儿,却没想到,他们的行踪,竟然又落在了那个叫紫云的花头中。

    “呦,这不是那个小公子么?怎么?在房间玩的不够刺激是不是?”

    迎面,紫云跟她的那些丫环,和讨好她的花娘们,一步步的逼近。

    林梦雅跟红玉又紧张了起来,这回春坊的花头,可是极其难缠的。若是被她看出什么破绽来,那她跟红玉的努力,可就功亏一篑了。

    “这不是你说的么?让我出来看看热闹,可惜,这红玉姑娘,太秀色可餐了。我这没喝酒呢,就醉了。”

    林梦雅倒是临危不乱,大喇喇的揽住了红玉的香肩。还十分轻浮的,在红玉的脸上亲了那么一口。

    幸好她本身的个子就不矮,在加上特意加厚的鞋底,除了龙天昱那种变态以外,没人会觉得她矮。

    “呵呵,还真是恩爱呢。不过小公子,今天啊,可是别的姐妹的喜日。我这个当姐姐的,自然是不能抢别人的风头。不如,不过来陪我玩玩。”

    细嫩的五指,又冲着林梦雅勾啊勾的,。

    一张魅惑至极的脸,泛着发了春般的勾引。看得周围的男人们,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林梦雅也是如此,但她可不是对紫云起了什么心思,她是紧张的。

    怎么办?如果不过去的话,那就太刻意了。

    紫云按照男人的标准来说,绝对是绝代尤物。

    但是,如果没有了红玉的掩护,她又能撑到多久。

    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万一这个紫云要是狠下心来,也把她关起来,那可就毁了。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是她的脚步,还是一步步的,向着紫云迈过去了。

    若不是有红玉作势死死的抓住她,恐怕她连这一关,都是过不了的。

    “瞧瞧,这样清秀的小公子,都知道我们紫云姐姐,比那个什么红玉的更好。我说你这个狐狸精,就放开小公子的手吧。”

    紫云身边帮腔的女人,立刻带着几分得意的笑,赶了上来。

    一个拉着林梦雅,一个拉着红玉,眼看就要把俩个人给分开了。她们身边的门,却是突然间被打开。

    里面,传出一道略带着几分慵懒,却有些怪异口音的女声传出来。

    “都吵什么?不知道我在睡觉么?”

    红玉跟紫云,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不过红玉是带着几分轻松,紫云则是彻底的黑下了脸。

    那俩个拉着林梦雅跟红玉的花娘,也立刻像是小猫儿一般,逃回了紫云的身边。

    “原来是墨琴妹子,姐姐我唐突了。只是这个红玉,实在是不懂事。连我的客人都要抢,还真是脸皮厚呢。”

    好一出颠倒黑白,林梦雅跟红玉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出了对紫云严重的鄙视。

    能这么不脸红的瞎掰,这紫云还真是一号人才来的。

    “抢客人就抢呗,回春坊的规矩,就是谁有能耐,谁就能拉客人。我看看,这么俊秀的小公子,你紫云这么刁钻的胃口,也能吃得下?”

    一道大红色的身影,从房间里步出。

    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雪白的粉脸,再加上比林梦雅都高出一点的身高。如此异域风情的女子,在回春坊里,也算是独树一帜。

    不过,女子腰上,却挂着一根缠着金线的马鞭。

    从她出来开始,紫云身边的那些女人们,就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个异域的美人。

    “墨琴姐,这事,确实是红玉不对。我们可都是好姐妹啊,她一个外来的,怎么能跟咱们比呢?”

    紫云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这话,还是她身边的一个姑娘说的。

    可墨琴却慵懒的看了看她们,又看了看林梦雅跟红玉,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

    “这件事我说了可不算,小公子,你说,这俩个女人,你喜欢谁呢?”

    林梦雅又有些紧张了起来,虽然说,这个墨琴可能不是向着紫云的。但是,从这些人的眼神里,她看到了一种畏惧感。

    再加上她火爆的穿着跟腰间的皮鞭,墨琴此人,可能不单单只是一个花娘那么简单的了。

    “这个嘛——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只不过,我是个念旧的人。实不相瞒,我算是红玉的老相好了。紫云姑娘固然是貌若天仙,但是,我这个人,有些特殊的癖好,只有红玉才能明白。”

    说完,林梦雅轻轻的在红玉的臀上拍了一把。红玉立刻娇嗔了一声,俏脸红红的,却好像是并不讨厌。

    紫云跟墨琴,又怎么不会明白她的暗示。

    一想到某些吓人的癖好,紫云也不想跟红玉争了。

    不过,回春坊里,什么的客人都有。自然,也会有做这种特殊生意的花娘。

    “原来是这样,那是我误会了。墨琴妹子,红玉姐姐,我还有事,就不赔你们多聊了。”

    看着紫云,带着自己的人,浩浩荡荡的往那边去了。

    林梦雅跟红玉,同时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她们就意识到,身边,可是有个更加危险的墨琴呢。

    “那个,墨琴美女。我就不耽误你了,走吧红玉,咱们回屋办事。”

    林梦雅故意把态度说得很轻浮,红玉也赶紧配合。但是墨琴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好像是已经看穿了她们一般。

    “看来,这位小哥已经是迫不及待了。不如,我的房间,让给二位如何?”

    墨琴靠在门上,手中有意无意的,把玩着自己手中的马鞭。

    那鞭子上,布满了倒刺。暗红色的印记显示着,这东西,可不是仅仅用来装饰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