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火辣舞姬
    回春坊内,处处都是莺声燕语。

    可龙天昱却觉得莫名的烦躁,推开了想要贴到他身上的女人。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香味,刺鼻得很。

    怎么到处都是在吵吵嚷嚷?龙天昱只觉得心头,有股子怒火想要发作,却总是发作不出来。

    烈酒不知道何时,换成了绵软的女儿红。

    一杯杯的下肚,龙天昱却觉得这酒,就像是水一样,没有半点意思。

    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龙天昱,嘟囔着想要从这喧闹的地方离开。

    可头却晕晕乎乎的,刚起身,就跌坐了下来。

    好难受,这里的人,怎么都这么多嘴?

    龙天昱这里百般难受,可跟他坐在一个桌子上的赵飞,倒是看得有滋有味。

    回春坊他也不是常来,只不过是偶尔放松一下。

    这大袁兄弟可太没有酒量了,才几壶烈酒而已。居然醉成了这个德行,递了一碗苦茶给他,兴致盎然的说道:

    “我说大袁兄弟,这回春坊可是个好地方。一会儿,你若是看中了哪个姑娘,就别矜持了。春风一度,所有的烦恼,就都尽消了。”

    赵飞这话也是在打趣,妓院这种地方,郭爷再三的告诫,来了也绝对不能上瘾。

    若不是他今天看袁枚实在是郁闷,也不会趁着酒兴,到这里来。

    这回春坊的女人,各个都水灵得紧。要是这大袁兄弟真的能看中个把个的,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姑娘?龙天昱的脑海里,迅速的浮现出一张女子的脸来。

    那张巧笑倩兮的小脸,却是让他心情如此烦躁的根源。

    唉,明明是个小女子,却为何,总是能乱了他的心。

    一杯茶下肚,龙天昱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视线,毫无意义的在这个喧闹的地方来回的扫视,却是不经意间,被舞台上,正在跳舞的一个女子,吸引住了视线。

    体态窈窕,妩媚多姿。一身艳红色的纱衣,显得女子肤白如雪。

    跟之前的舞娘不同,这女子脸上蒙着面纱。可一双雪白的玉足,却是裸露着。圆润的脚踝上,还带着俩个铜色的铃铛。

    纤细的腰身,伴随着充满了异域风情的鼓点,如同水蛇一般,在台上舞动。

    可面纱下面的那张脸,却是若隐若现的,让人看不清楚。

    在场所有男子的目光,都集中到这个女人的身上。那渐渐粗重起来的呼吸,唤醒了大多数男人最深沉的**。

    可偏偏,这热舞的女子,目光清冷如水。

    越是想要得到她的目光,就越是得不到她的青睐。女子勾了勾手,瞬间就调走了一大部分人的视线。

    原本,有好多人都是奔着,今天新来的俩个女子的。

    没想到,这拍卖前的一场舞蹈,却是轻松的抢了今天的风头。

    鼓点越来越密集,尽管,没有任何的音乐做伴奏,却让人,禁不住心神都跟着她一起旋转了起来。

    龙天昱,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那道身影。

    明明,只露出了一双细细装饰着的眼睛,可他却总是觉得,那双妩媚的眼睛,像极了林梦雅。

    情不自禁的往前走了几步,可隔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只能站在原地,看着舞台上的那个女子。

    不,不可能是她的。龙天昱有些懊恼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可视线,却还是离不开那道妖娆的身影。

    赵飞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正正经经的大袁兄弟,竟然会对一个舞姬,这么的执着。

    嘿嘿一笑,搭着袁枚的肩膀,低声说道:

    “大袁兄弟,是不是,对这个娘们,对上眼了?”

    挪揄的看着袁枚,同样身为男人,谁不喜欢长相漂亮的女人。

    龙天昱并没有回应他,只是坐在那里,视线,一直定格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喜欢就去,这里的女人各个可都是火辣的性子。能不能收服她,就看你自己了。”

    用力的把袁枚推到了大厅正中央的位置,已经有人按捺不住,蠢蠢欲动了。

    回春坊可不同于普通的妓院,像是刚刚陪着龙天昱他们喝酒的,都是这个园子里,最低级的花娘。但即便是这样,陪酒的花娘,也不是谁都能睡得起的。

    但是能站在舞台上,也都算是回春坊里有头有脸的花娘了。

    虽然比不上回春坊里的几个花头,但是素质也算是上乘的了。

    大袁兄弟能瞧得上,眼光倒是不俗的了。

    只是这回春坊里的花娘,可不仅仅是银子能买到的女人了。

    龙天昱愣愣的站在那里,目光,跟那个舞台上的女人,不期然的相遇了。

    四目交汇,龙天昱就这么傻呆呆的看着那双眼睛。

    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因为,这双眼睛实在是太像林梦雅了。

    龙天昱竟然着了魔般的,一步步的,向着舞台上的舞姬走去。

    想必是因为龙天昱本就俊朗的外形,跟不俗的气质,让他不像是一般的恩客,那样的猥琐好色。

    虽然是这样说,可花娘还哪里不懂男人的意思呢。

    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冲着男人勾了勾,那其中的意味,只要是男人,都不禁会

    心神摇动,彻底拜倒在那女子的脚下。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个舞姬今晚选中的恩客,就是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所有的男人,都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幸运儿,有些艳羡。

    不过,舞姬再美,也不是今晚的主角。以后也都是有机会的,但是,如果错过了拍卖雏妓的好机会,那可就是再也没有过的了。

    一想想,自己能成为美人的第一位恩客,顿时,心头就燃起了熊熊的浴火。

    龙天昱一步步的走到惹火的舞姬面前,伸出手,想要撩开她的面纱。

    可舞姬却是水蛇一般,从他的手臂,就钻到了龙天昱的怀中。

    雪白圆润的小腿,立刻勾在了男人的腰上。那些没有机会再揽美人入坏的男人们,立刻瞪大了眼睛,心头满是后悔。

    这么热情而大胆的女人,即便是整个回春坊,也是不多见的。

    龙天昱下意识的接住了女人的身体,在所有人的口哨中,起哄声中,抱起了那舞姬。

    好浓重的香味,龙天昱皱起了眉头。

    尽管抱住了女人温香暖玉的身子,可他却更想放下来。

    只是没想到,那女人的身体,好像是蛇一般,把他紧紧的缠绕住了。

    心头愈发的烦闷,但是看在别人的眼中,却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位爷,楼上请。”

    鬼奴立刻一脸笑意的跑上前来,引着这位恩客,走上了回春坊的二楼。

    直到,走到了一间挂着名牌为墨琴的房间内,才把俩个人往里面一推,就悄悄的关上了门。

    房间里,只剩下了龙天昱跟那个舞姬。女人麻利的滑下了龙天昱的怀抱,娇滴滴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双小手,轻轻的划过了他坚挺的下巴,突出的喉结,最后,落在了龙天昱结实的前胸。

    “这位爷,你觉得我,好看么?”

    酒劲开始翻腾了上来,龙天昱晕乎乎的跌倒在了床上。他现在已经全然的失去了意识,唯一记得的,就是不应该在这里睡。

    眸子倏然间变冷,舞姬把面纱撩开。林梦雅冷冷的看着瘫倒在床上的男人,好一个好色的昱亲王。

    幸好之前出了点意外,让她不得不扮成即将出场跳舞的墨琴。不然的话,还见识不到,这个男人最让她愤怒的一面。

    “龙天昱,你给我起来!好啊你,没看出来,你还是欢场猛将啊!”

    林梦雅双手拽住龙天昱胸口的衣服,气不打一处来。

    这才成亲一年不到,这家伙就敢给她出来寻花问柳。一点诱惑都不能抵挡,哼,还怎么能信任!

    忽然想起,她原本就是想要龙天昱来出丑的。

    想了想,如果要是把他的衣服都扒光了,然后推出门去。还跟人家说,他是个不行的男人,这样会不会很过瘾?

    顿时,心里的小恶魔就蠢蠢欲动。咬着牙,刚想要把他的衣服脱下来,就听到龙天昱的嘴里,嘟嘟囔囔说着什么。

    林梦雅好奇的贴近了,才勉强的听清楚,龙天昱的话。

    “滚...滚开...我...我有王妃了...梦雅...雅...我要回去...”

    听清楚的林梦雅,顿时,就呆立在半空中。

    难以置信的眨巴眨巴眼睛,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龙天昱又无意识的嘟嘟囔囔,但是内容,跟刚才差不多。

    心头的怨气,一点点的消解了不说。心底里,突然涌现出的那一点点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手,忽然把林梦雅推开。

    “铛”的一声,林梦雅的后脑磕在了床柱上。

    “死家伙,你发什么疯!”

    揉着脑袋,林梦雅疼的眼泪都差点飙出来了。

    瞪着面前的龙天昱,真是踹死他的心都有了。

    “滚!别碰我!”

    拼着最后的一点气力,龙天昱毁开了那个想要解他衣服的男人。

    脑海里,却都是那个丫头的影子。

    除了她,他不想要任何的女人。这一个念头,却是在他浑浑噩噩的脑海里,分外的清醒。

    林梦雅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好。

    这个傻瓜,自己就在他的面前,竟然还这么用力推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