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借酒浇愁
    “够了!你们俩个要是再给我幼稚下去,就给我滚回去!打包滚!”

    林梦雅瞪了眼睛,带着几乎要把他们俩个都洞穿的怒火。神色不善的,盯着那俩个幼稚鬼。

    看林梦雅真的动了怒,俩个家伙终于消停了下去。

    虽然偶尔还是互相瞪视,却已经不敢再大打出手了。

    “你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要是不给我个合理的理由,你们俩个就死定了!”

    咬牙切齿的说道,龙天昱跟邱羽,都明白林梦雅口中,那死定了的含义。

    不由得同时缩了缩脖子,林梦雅那层出不尽的花花电子,

    被点到名字的邱羽,立刻忙不迭,做成一副狗腿子相,委委屈屈的说道:

    “我什么都没做,是这个疯子,回来就打我!我看,他是脑子不清楚了!”

    邱羽倒是一肚子的委屈,没地方倾诉。

    如今看到了林梦雅,自然是要诉诉苦的了。

    “轮到你说了,为什么要攻击邱羽?”

    林梦雅瞥了一眼邱羽后,视线又转向了龙天昱。

    可龙天昱却还是一脸杀气的,瞪视着邱羽,似乎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把他碎尸万段一样。

    “龙天昱,我在问你话呢!”

    林梦雅也是一时气得狠了,那俏脸含怒的模样,倒是让龙天昱心里一凛。

    不过,被林梦雅一瞪以后,也只能据实交代。

    “那个人,是他派来的!意图对你不轨!这种祸害,我迟早要杀了他!”

    “你血口喷人,我怎么可能谋害梦雅!一定是你无能,没有抓到那贼子,才胡乱拿我出气的!”

    邱羽也不甘示弱,立刻还击了回去。

    “你说谁无能!来啊!试试看,到底是我的拳头硬,还是你的嘴巴硬!”

    龙天昱冰冷的看着邱羽,一双眼睛里,已经布满了杀机。

    “来就来,谁怕你!”

    邱羽这辈子,是最最受不得冤枉的了。

    如今,龙天昱敢这样羞辱他,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登时,也捏着拳头,想要上去跟他拼命了。

    “够了!你们再打一次试试看!”

    ‘哗啦’一声,桌子上的茶杯,被林梦雅给扫在了地上。

    给这俩个幼稚鬼一人一个眼刀,这架,也总算是没有打起来。

    “我相信邱羽,他绝不会害我的。”

    邱羽可能隐藏着他自己的秘密,但是,到底他们是经历过少事情。

    是真是假,林梦雅完全分辨的出来。

    可没想到,林梦雅的话刚出口,龙天昱的心里,就觉得很不是滋味。

    明明这一路上,都是他在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保护着林梦雅,可没想到,她居然相信一个外人,而不相信自己。

    心头,有了些微的疼痛。

    “你信他,不信我?”

    一字一句的说完后,那双眼睛里,也突然暗淡了下来。

    “我不是不信你,而是我觉得,最起码,邱羽会是个正人君子。这种事情,我相信只是一个误会。”

    林梦雅就事论事,邱羽的脸上,也露出了沉冤得雪般的表情。

    就差没有抱住林梦雅的腿,大喊‘青天大老爷’了。

    可龙天昱却默默的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既然林梦雅不相信,那他,就找出证据来,让林梦雅相信,那个邱羽,真的没安什么好心。

    “龙天昱,你回来!”

    林梦雅没想到,那个倔种居然一声不吭的走掉了。

    真是,这家伙,怎么就不懂她的心思呢?

    “王爷他——真的不要紧么?”

    白芍有些担心的说道,在府里的时候,王爷的喜怒无常,可是让整府的下人,都心惊胆战的。

    虽然王妃不怕他,但是,现在这个样子,很明显,王爷是生气了。

    “走吧走吧,都走了才好!每次,都只会听半句!”

    林梦雅也有些生气了,本来她就有一肚子的疑问。

    如今,一个都还没有得到答案。这俩个人,又打得热火朝天的。

    其实,她本来是想先还邱羽一个清白,然后,再让俩个人心平气和的,把这件事情的疑点,全部都找出来。

    这样就能知道敌人的目的了,可龙天昱却一点都不明白。只是武断的觉得,自己不相信他。

    这个傻瓜!如果她真的不相信他,又何需费心调解这事,就不如让他们打得俩百俱伤的好。

    唉,林梦雅在心头微微的叹气。

    从前那个冷静睿智的龙天昱,到底去了哪里?

    气冲冲的甩手就走的龙天昱,下了楼梯,到了门口。

    见识过他超野蛮的武力值众人,没有人敢去他的面前找晦气。

    甚至于他的视线扫向的地方,人都是战战兢兢的,只能给他陪着笑。

    可他都走到门口了,就差一步迈出去了。那楼上,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一赌气,龙天昱从客栈里走了出来。左右看了看,却又发现,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视线,装作不经意的扫向了二楼的某个地方。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龙天昱一时生气,就坐在了客栈外面的一个吃小馄饨的摊子上。

    “客官,您要吃点什么?”

    摆摊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

    虽然这顾客面向挺吓人的,但开门做生意,哪有不做买卖的呢。鼓着胆子,就上来问道。

    “酒。”

    老板立刻如蒙大赦的去拿酒,这贵客虽然看起来厉害,倒不像是个缺钱的主儿。

    立刻拿了一瓶烧酒,摆在了贵客的面前。

    一杯辛辣入喉,龙天昱只觉得一股火气,从丹田之处窜起。

    民间的烧酒,虽然口感比不得宫里陈年佳酿。但是,那刺激而直接的口感,却更应和他此刻的心情。

    几杯下肚,他此刻已经有了些朦胧的醉意。

    自打他成年起,就从来不是一个贪杯之人。也是因为他的心境,很少有这种剧烈波动的时候。

    心的位置,跳动得越发厉害。

    委屈,不甘,不被人信任的痛苦,让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百感交集的滋味。

    就连父皇也说,他的心,像是石头做的。

    为什么,他不是从来都不会在乎,这些无聊事情的得失的么?可当听到林梦雅说,她相信邱羽,而不是选择相信他的时候,为什么,他的心,会疼得这般剧烈。

    有些失魂落魄的,喝下了烈酒,却没有发现,他的面前,刚刚坐下了一个人。

    “大袁兄弟,还在生气么?嗳,要我说,你跟邱羽兄弟到底是表兄弟。犯不着因为一些小事,而伤了俩家和气,对吧?”

    龙天昱抬头,看到的赵飞粗犷的笑脸。

    那个死太医,才不是她的表兄弟呢!龙天昱刚想反驳,却想到林梦雅的吩咐,硬生生的把话,咽了下去。

    真是的!早知道,他就跟林梦雅俩个人来好了。

    要是没有邱羽,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赵飞显然是误会了龙天昱的意思,虽然这俩个表兄弟性子不同,但是放在人群里,可都是一等一的青年才俊。

    不过,他也是好奇。明明袁林才是年纪最少的那一个。比起男人来说,更像是一个孩子。

    却不知道为何,他却是最早成亲的那一个。

    同样是身为男子,他对袁林也是羡慕不已。那样温柔漂亮夫人,可不是谁都有那个好运,能娶得到的。

    也许——看了看闷头喝酒的袁枚,他可是记得袁林说过,袁枚对自己的弟妹,可是曾有过小心思的。

    是不是因为看到弟弟跟弟妹甜甜蜜蜜,所以才受了刺激呢?

    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那辛辣的味道,直接让他眯起了眼睛,砸吧着嘴说道:

    “咱们大丈夫志在四方,何患无妻不是?大袁兄弟,这我就得说你俩句了。甭管怎么说,她已经是你弟弟的妻子。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若是心头窝火,一会儿,我带你去热闹热闹。其他的,你就不要再想了吧。”

    赵飞哪里知道,龙天昱是有口难言。

    妻子,林梦雅心里,可曾有过半点,她已是自己妻子的觉悟。

    可这些话,龙天昱又不好说。只能,闷头喝酒。不知不觉中,桌子上,已经满满当当的,都是空瓶了。

    “嗝——老板,这是给你的酒钱。走,大袁兄弟,老哥带去看看热闹。”

    赵飞虽然酒量不错,但是这酒实在是太够劲儿了。

    眼看着天色已经擦黑,一时兴起,就拉着龙天昱去看热闹。

    “走...去看热闹...”

    从未喝醉过的龙天昱,依然是彻底的酒精给灌得失去了理智。跟赵飞俩个勾肩搭背的,就往镇里走去。

    可没想到,这俩个醉汉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林梦雅的眼里。

    这家伙,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竟然跟赵飞喝了一傍晚的酒。

    龙天昱从来都不是一个贪杯的人,而且,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自己的分寸。

    今天却不知道是怎么了,不仅仅跟邱羽大打出手,还像是个酒鬼一样,灌了不少的烈酒。

    气归气,可林梦雅却还是担心,这家伙会不会喝坏了身子。

    “主子啊,要不,您下去去请王爷上来吧。连我都看出来了,王爷啊,这是吃醋了。”

    白芍站在林梦雅的身边,一边偷笑,一边小声的劝慰道。

    她都看出来了,主子的心里,放不下王爷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