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街头老道
    当然,四方镇里人那么多,他们当然不会轻举妄动。

    林梦雅倒是不觉得,他们会对自己出手。

    反而是回到客栈里,拉了白芍出来,一起逛逛街,买些东西。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那么些个势力,都盯在她的身上。至少,现在也能有个牵制的作用。

    “主...公子,我还是担心白苏。”

    白芍刚想叫主子,就被林梦雅瞪了一眼。

    相公俩个字,这未出阁的丫头,实在是叫不出口。

    只好勉勉强强的,叫个公子了事。

    “好了,若是咱们之间的缘分还没尽,早晚会有相聚的那一天。你跟着我出来也是辛苦了,这街上不管你看中什么了,我都送给你当礼物。”

    其实白苏三番俩次的,可以在皇上的药里动手脚,但是她都没有做。

    从这一点上,倒也不是不可以原谅的。

    只是,还不到时候。

    白芍心事重重的,也没看上什么东西。倒是林梦雅,倒是兴致勃勃,没一会儿的功夫,就买了一堆。

    还雇了个人,专门送到客栈里去了。

    “前尘往事,姻缘祸福,铁口神断,济世救人。”

    在一起不起眼的小角落里,林梦雅忽然看到了一个衣着破烂的老道。

    明明他这算卦摊子,连个看八字的人都没有了,可老道,还是这么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

    如果不是有真本事,那就是个资深的江湖骗子。

    可老道却是对来往的行人嗤之以鼻,林梦雅才看了几眼,那老道就冲着她笑了笑,还招了招手。

    林梦雅指了指自己,老道的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这倒是奇了,大街上人来人往,为何老道,却只盯着她一个人看呢?

    左右没别的要紧事,不如,去看看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道长有礼了。”

    林梦雅拱手作揖,倒是白芍带着几分疑惑,看向了自家主子。

    别说是这乡下的糊涂道士了,就算是京都里,有名的高僧。自家主子,也都是爱答不理的。

    如今,却怎么如此的礼貌?

    “贵人临贱地,请恕小道不方便起身迎接。”

    那道士虽然语气客气,可却是翘着二郎腿,这嚣张的行为,可是跟他恭敬的语气,极为的不符合。

    “无妨,既然道长是出家之人,自然是不用拘束我这俗家的礼仪。不知道道长叫住在下,到底是有何高见?”

    胡子拉碴的道长,突然嘿嘿嘿的笑了三声,随后不紧不慢的说道:

    “施主,不是小道叫住了你,而是你自己叫住了你自己。怎么样,小道号称是铁齿神算。若是施主心中有何疑惑,不如让小道,帮您解除疑惑如何?”

    说来说去,还是推销起自己的生意来了。

    白芍倒是对这个脏兮兮的老道士不感冒,可林梦雅却不置可否。

    只是抬起一双皓腕,在道士面前的宣纸上,写了一个‘我’字。

    可林梦雅却没有写繁体字,所以,比寻常看到的字,少了一个草字头而已。

    “有劳道长了。”

    老道看着她的字,脸上的表情,却是渐渐的凝固住了。

    半晌后,才幽幽的吐出一口气来,却是露出了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字——老夫是解不出来的。只是贵人虽为异乡人,却和这里,有斩不断的缘分。倒是,让老夫想起了二十年前,也是在这里,遇到的一位故人。”

    老道士的话,让白芍肯定了他是个老骗子。

    一双大眼睛里,满是不满的神色。

    糊弄人就说糊弄人的话,还拿出什么故人之类的东西来骗主子。若是放在京都的话,她肯定是要拉着这老道士去见官的。

    可不知道为何,主子今天却是极好的性子,还笑着跟人家谈笑。

    “哦?是何故人?”

    其实,林梦雅心里,跟白芍的感受差不多的。

    但是不知道为何,这个老道却总是给她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老道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物,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林梦雅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一枚铜印。只不过上面,却是有一朵梅花形状的装饰。

    “这是那位故人留下的,既然老夫已经送到,那,咱们就就此别过了。”

    还不等林梦雅反应过来,刚刚还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老道,就夹着自己的东西,撒丫子跑了!

    “道长,你的东西!”

    林梦雅拿着那铜印喊了一声,可老道单薄的身影,却跑得更快了。

    没一会儿,就消失在她们俩个人的面前。

    留下林梦雅一头的黑线,这尼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站住!别跑!”

    后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喝,吓了一跳的林梦雅回头一看,却是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男人,手中挥舞着一把杀猪刀怒号。

    男子一身的血腥味,一看就知道是个屠夫。不过,在路过林梦雅身边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这位小兄弟,刚才那个妖道是不是又骗你了!没关系,你不管被他骗走多少银两,哥哥我今天都能给你追回来。刚刚,他跑到哪里去了?”

    这壮汉虽然一脸的杀意,但是对林梦雅她们还算是温和。

    林梦雅指向了跟老道士完全不同的另外一条路,然后杀猪的叫她先去报官,随后就叫喊着追了过去。

    林梦雅跟白芍倒是面面相觑,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我就说吧,这道士一定是个骗子。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被那个杀猪的大哥追杀。”

    林梦雅呆呆的看了几秒钟后,才缓过神来。

    白芍说的是没错啦,但是,她手中那枚梅花铜印。如果没看错的话,那铜印上面的梅花,和她腰间,还有在湖底发现的那块布上的,应该是同样的。

    只不过,这老道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竟然能拿出跟她有关联的东西。

    这一次又一次,意料之外的情况,彻底的,让林梦雅迷糊了。

    俩个人也没有了什么逛街的兴致,买了些吃食后,就又回到了客栈。

    刚到门口,就看到赵飞焦急的在门口走来走去的。看到她后,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扑了过来。

    “你可回来了,我的小袁兄弟,快去看看吧,你大哥跟你表哥,已经要打出人命来了!”

    哈?林梦雅又吃了一枚重磅*,这个人没病吧?

    敌人还没抓到,他们倒是窝里斗了。

    林梦雅赶紧的跑到客栈里面,果然,那原本干净整洁的大厅,已经成了狼藉一片。

    而龙天昱跟邱羽,则是在中间打得不可开交。

    更让她郁闷的是,俩个人已经放弃了用武器来互相攻击,竟然,发展成了近身肉搏战!

    “都给我住手!”

    林梦雅心情实在是糟透了,上午被个不知名的淫贼占尽了便宜。

    下午又遇到了突然失踪的阿秀,刚刚还在街上,被个神经兮兮的老道士,搞得她心里七上八下的。

    好不容易的回到客栈了,却看到这俩个家伙,居然打得那么磕碜!

    手掐嘴咬都用上了,太丢人了!

    林梦雅的话果然管用,刚刚大家怎么也劝不住的表兄弟俩个人,迅速的分开。

    不过,一个鼻青脸肿,一个也是狼狈不堪。

    哪里还有半点,那翩翩佳公子的样子?

    “要打,给我滚出去打!我现在心情很不好,谁在惹我,给我自动滚回家!”

    林梦雅十分霸气的骂道,然后,就带着白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让众人拍案叫奇的是,这俩个互相搏命斗狠的男子,竟然都乖乖的听话。

    虽然还是互相看不对眼,却都是一前一后的,跟在那位小公子的身后,去了他的房间。

    “嘿,这小袁公子果真是霸气啊!”

    赵飞看着消失在二楼的身影,咧嘴笑道。

    不过,肚子上,那无辜的挨的一下子,倒还是在隐隐作痛呢。

    “袁家果然是教子有方,我想,他们都是真心疼爱袁林这个弟弟吧。”

    习惯于沉默的温石,也破天荒的总结了那么一句。

    不过,他跟赵飞一样,也在劝架的时候,无辜挨了那么一下子。

    俩个人对视一眼,却只能无辜的苦笑。

    唉,看来不管是什么方法,都比不上小袁公子的一声怒吼啊!

    坐在椅子上,林梦雅没好气的看着面前的俩个家伙。

    她也不知道龙天昱这是犯得哪门子病,近来,对邱羽的态度,每况愈下。

    这一天天的破烂事,已经够她烦恼的了,现在可好,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大打出手。

    一双水眸,冷冷的看着面前,还在互相瞪眼睛的俩只。

    小手‘砰’的一下子,狠狠的砸向了桌面。清了清嗓子,说道:

    “说吧。”

    龙天昱跟邱羽互相看不顺眼,冷哼一声后,各自把头扭了过去。

    “是他先挑衅的!”

    邱羽恼火的说道,这家伙的手段可是够硬的。他都觉得,自己的肋骨,好像是要断了一样。

    “你再说一遍!”

    没抢到先机的龙天昱,勃然大怒,语气阴冷的,跟邱羽叫板。

    “就是你先挑衅的,你拿着剑,打我一个赤手空拳的大夫!你是不是男人啊!”

    回应邱羽的,龙天昱的一记冷冽的眼刀。随后,就是一直饱含着怒气的大拳头。

    邱羽自然是不肯吃亏,一个干净利落的闪身后,一记扫堂腿,也毫不留情的踢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