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啥是大白
    邱羽有些坐立不安,因为马车外面,始终有一道目光,不紧不慢的,盯着他。

    虽然隔着马车的车厢,可龙天昱,却还像是要用视线杀死他一样。

    但是,更让他叫苦不迭的,是眼前的这位主儿。

    说什么都不让他下马车去骑马,所以,他只能仗着胆子,故意的忽视,外面的死亡射线。

    “前面原地休息半个时辰!”

    外面,突然传来了赵飞的粗狂的声音。

    从小镇里出来,已经堪堪的走了半日了。

    行商之路,其实并未如同她想象的那般轻松,也并不是那么刺激的事情。

    这样单调而乏味的路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着。

    不管是什么样的前路,为了自己的目的,都要一步步的走过去。

    袁三找了个地方,把马车停在了路边。

    才刚刚停稳,邱羽借着尿遁,一溜烟的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林梦雅看着邱羽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也是,这世界上,也没几个人,能逃脱掉龙天昱的死亡视线。

    可惜,偏偏她就是不怕的那一个。

    “主子,要不要,给王爷送些吃食啊?”

    白芍在她的耳边,小小声的问道。

    自从林梦雅早上摆过王爷一道后,商队里虽然不一定都是嫉恶如仇之人。

    可跟伦理道德扯上关系,在英雄的男子,也终究得矮了几分。

    况且,白芍从龙天昱出现的那一刻起,就总是瑟瑟发抖,楚楚可怜的样子,倒真的是十分惧怕龙天昱。

    可惜,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人家的家务事。

    没办法,郭爷和俩个助手大哥,都只能当做看不见。

    林梦雅一边吃着的干巴巴的馍馍,可心里却是美得不要不要的。

    “大哥,过来吃些东西吧!”

    玩也玩了,总不好真的把龙天昱饿坏了。

    林梦雅背地里偷笑,可脸上却还是做出了一副,十分不忍的表情。

    看着龙天昱慢慢的走近,林梦雅从面前的馒头堆里,捡了一只递给他。

    “大哥,我这还有些肉菜,咱们,好好的说说话吧。”

    大哥大哥叫得是一点也不尴尬,龙天昱的心里,却是无奈不已。

    本以为能扳回一城的,没想到,还是让这个小丫头给算计了。

    这一路上,就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好在他已经习惯了沉默,可那些人的目光实在是太怪异了。

    在加上邱羽那个家伙,居然敢躲在马车里不出来。这一上午,可是憋坏了他。

    接过了馒头,龙天昱也不看,就咬了一口。

    光是看着那张,明显带着得意的笑脸,他狠不下心来,责备她。

    唉,微微皱起眉头,看着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咽着馒头。她在府里锦衣玉食惯了,这里的东西,定然是吃不惯的。

    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马旁边,从马褡裢里,拿出了一包用油纸包的东西。

    “喏,给你。”

    用力的咽着馒头的林梦雅,傻傻的看着那只大手,递给自己面前的油纸包。

    香甜的味道,让她咽了咽口水。

    立刻接了过来,三下五除二的打开。

    果然,里面是如意楼的糕点!

    “你是怎么带来的?”

    还没来得及吃,林梦雅狐疑的问道。

    龙天昱明明是出了京都的,而且是在她之前。

    若是那时候买的,不就早就坏掉了?

    而且,他要是返回京都的话,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快速的追上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你找人跟踪我!”

    瞪大了眼睛,林梦雅看着面前的男人。

    难道说,其实她从离开京都开始,就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控下?

    撅起了嘴,林梦雅本想把点心给扔掉的。

    可想了想,又觉得不舍得。反正这东西也不便宜,如意楼虽然是她的产业了,但是,也不能亏不是!

    “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他们只会在暗中保护你,不会在你面前现身的。”

    要是放在别人身上,龙天昱一定不会如此耐心解释的。

    可对林梦雅,他就是不同。

    把这些让他都有些纠结糊涂的问题,抛在脑后,转而,跟林梦雅达成和解条件来。

    “好好好,我承认在客栈里,是我的不对。你说了也说了,就别怪我了,好不好?

    ”

    “咳咳咳...”

    林梦雅差点噎到,用力的拍着自己的前胸,粉脸也涨的通红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他他,竟然会主动道歉?龙天昱,昱亲王耶!

    居然会对她主动道歉,天啊,今天的太阳,是蓝色的吧?

    看着林梦雅怪异的眼神,龙天昱也只能轻咳一声。

    这丫头,似乎是有些得寸进尺了呢。

    “好,既然你都主动认错了,那本少爷,就原谅你了。但是,我可是有条件的!”

    林梦雅果然就把得寸进尺,演绎了个十成十。

    阴森森的笑了笑,然后眯起眼睛,享受着糕点香甜的味道。

    “第一,我们四个人,在这条路上,所有的花费,你必须要一个人承担!”

    还好还好,龙天昱在心头松了一口气。

    知道她会生气,龙天昱就把几乎是自己一小半的家底,都带在身上了。

    别说是临天国,就算是花到下辈子,下下辈子,也是绰绰有余了。

    “第二嘛,你在路上,要鞍前马后的伺候我。我花钱的时候,你当我的银号。我伤心的时候,你要当我的大白。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要当我的保镖。我郁闷的时候,你要当我的沙袋。我叫你去做什么,你就得去作什么,总之,你必须要对我有求必应。如果你做不到的话,你就是小狗,回到京都以后,你必须当着府里所有人的面,学狗狗叫!”

    林梦雅一口气说完,立刻拿起了一边的水来喝。

    以龙天昱的骄傲,必定是不会这么委屈自己的。

    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龙天昱给赶回京都了。

    虽然她承认,有龙天昱在的话,也许会榜上她不少的忙。

    但是,这一次她有些预感。也许,会知道一些关于她娘亲的事情。

    更加让她不想让龙天昱留下来的理由是,这商队里,有很多三绝堂的人。

    必要的时候,她必须留下来保护这些人。可龙天昱太聪明了,若是他留在这里,许多事情,自己都有些绑手绑脚的感觉。

    果然,龙天昱脸上的表情凝固住了。然后,眉头紧紧的蹙起。

    生气吧!快点生气!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

    林梦雅在心里祈祷,就连接下来的台词,她都已经准备好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龙天昱那货,竟然像是在认真的思考她的条件!

    天啊!这么丧权辱国的条件,如果,龙天昱都能接受的话。那他,一定是别人伪装的!

    龙天昱皱了皱眉头,然后若有所思的开口。

    “那个——”

    林梦雅的心头提了起来,只等着他生气了。

    “大白——是什么?”

    翻了白眼,林梦雅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家伙。注意的点,根本就不对好么?

    她以为龙天昱至少会生气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在注意大白是什么?

    王爷的脑回路,果然是跟正常人不一样的好么!

    “是机器人啦!”

    “机器人是什么?”

    “机器人就是——唉,算了算了,就是可以动的铁皮傀儡。对了,我的条件,你到底答不答应嘛?”

    林梦雅真是服了这个大哥,明明那些,听起来就十分不公平的条件才是重点好不好!

    得到了她的解答,龙天昱终于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然后,又想了想,才慎重的开了口。

    “这些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铁皮傀儡的话,我现在找人帮你做还来不来得及?其实傀儡没有人好用的,要是你非得要求,那我就去前面的城镇,找一套铁卫甲回来,你看可以么?”

    林梦雅突然觉得,自己的下巴可能是摔在了的地上。

    他他他——真的是龙天昱么?

    伸出手,在他的脸上用力的摸了摸。嗯,肤质柔韧有弹性,又温热细腻,一个痘痘都没有。

    没错,这是一张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帅脸。

    可她为什么,就是有想要把他的这身皮拔下来,然后看看他内里,是不是换人在演的冲动。

    苍天啊!这家伙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了。竟然全然,换了一副样子般?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么?”

    她的小手在自己脸上摸来摸去,虽然他不讨厌,可还是惯性的以为,林梦雅这样突然的行为,是因为自己脸上,可能是沾了什么东西。

    没想到,刚才还兴致勃勃,挑着眉跟他讲条件的丫头,此刻却有气无力的坐回了马车的位置。

    随后还拿了一块,混合在酱牛肉中的生姜块。

    一口又一口的啃着,可是,她在王府里的时候,好像是从来不吃生姜的?

    难道说,是因为自己答应的不够爽快,所以生气了?

    摸了摸她的头发,他从来都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若是轻易的答应了她,却没有办到,岂不是会更加让她失望么?

    所以,他才会搞清楚,这叫大白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难不成,林梦雅特别喜欢这种,叫大白的铁皮傀儡,所以,她才会如此的失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