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采花大盗
    “唉,终于能洗上澡了。”

    俩个人不由自主的同时叹息道,相视一笑,一些话尽在不言中。

    行商果然不适合女子,沿途的奔波不说。但凡女子,大多是爱干净的。

    可在路上,大多数的驿站,都只是可以提供饮用水,洗澡,简直就是个奢侈品。

    一想起十天半个月都不能洗澡,林梦雅跟白芍,都觉得如同噩梦一般。

    但是,郭爷也说了,这一行,也是有女子的。

    而且,能在这一行混出头来的女子,各个都是狠角色。

    这一点上,林梦雅倒是十二万分的赞同。

    只可惜,她自认成不了那么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强人。

    这一趟若是能平安求得药,她也再不想走这么远的路了。

    “还要在马车上待上好几天呢,主子,一会儿咱们出来,多买点好吃的东西吧。”

    白芍快手快脚的洗完了澡,却发现主子,已经睡着了。

    靠在浴桶边上,红扑扑的小脸蛋上,带着几分疲惫的倦意。

    在商队里,虽然什么事,都有王爷跟邱太医代劳。可主子的身子骨,终究是太柔弱了一些。

    悄悄的退了出去,反正水还热着,主子再睡一会儿,也不会感冒的。

    一会儿主子醒来,肯定会觉得肚子饿。她不如多去准备一些,省得主子,会吃的不顺口。

    想着,就关上了林梦雅房间的门。

    硕大的浴桶里,林梦雅正香甜的睡着。

    一双水眸轻轻的闭紧,雪白的藕臂,枕在耳侧,安安静静的,只能听到她的呼吸声。

    突然间,原本关上的窗户,却从外面,慢慢的开启。

    随后,一双包裹在黑色手套中的手,从窗户外面,慢慢的攀上了窗台。

    黑色的身影,轻轻巧巧的落地。

    那在黑色布巾掩盖下的脸上,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看到浴桶中的女子,那双眼睛里,突然间露出了几分意外,随后反而是带着几分为难,不过,在踌躇片刻后,黑影,还是渐渐的靠近了浴桶。

    此刻,林梦雅睡得正熟,完全不知道,自己面临的,将是何种的危机。

    黑影迅疾如风,点了她的睡穴。又一把把她从桶中捞了出来,顺便,用一条被子,裹了她全身。

    然后把她抱在怀中,想要从原路返回。

    但是不知道为何,却停住了脚步。

    抱着昏睡着的林梦雅,黑影刚想离去。可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却又似乎是回旋在脑海中。

    想了又想,黑影把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并且,颤抖着双手,撩开了被子。

    趴在床上的林梦雅,顿时,春光大泄。

    细腻雪白的背,让黑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就在他刚刚想要继续撩开被子之时,大门,却猛地被人踹开了。

    “受死吧!”

    龙天昱暴怒的声音里,带着阴沉的杀气。

    手中的佩剑早就已经出鞘,可黑影却快速的躲开了他的攻击。

    这一闪,那春光外泄的场景,立刻就被龙天昱看了个满眼。

    咬紧了牙,龙天昱的怒火,一下子冲到了头顶上。

    如果不是刚刚白芍跟他说,林梦雅想要休息一会儿,他也不会出去,想要去看看这四方镇,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吃食。

    可没想到,才刚到了林梦雅的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窗子开合的声音。

    以为是她醒过来,却又莫名的听到了撩水的声音。

    一下子,龙天昱就听出了其中的蹊跷。立刻踹门进来,结果,果然看到了,让他怒发冲冠的一幕。

    好个淫贼,竟然把注意动到了他的女人头上!

    今天若是不把他当场诛杀,他龙天昱的名字,就得冠上窝囊废三个字了!

    提着剑就杀了过去,可对方的身法极为诡异。

    不管他的杀招有多厉害,竟然都是在即将要刺中他的那一刻,诡异的被他所躲开。

    “你是杀不了我的!”

    黑影突然说话了,那声音竟然像是乌鸦一样,嘶哑难听。

    龙天昱并不搭茬,只是挥舞着剑,向他刺去。

    但是黑影,也并非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轻松。

    龙天昱的武功,实在是高他太多了。

    眼看着不敌,黑影有些着急了。再用了自己诡异的身法,躲开了龙天昱的剑以后,夺门而去!

    而外面,已经被他们的打斗声,惊动了不少的人。

    就住在隔壁的邱羽,立刻赶来。却看到了从门口,踏出的龙天昱。

    “守住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现在,林梦雅还在昏睡中,龙天昱正是俩难的时候。

    一看到邱羽,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吩咐他看好林梦雅后,就提剑追了出去。

    瞬间,俩个人都跑得无影无踪了。只剩下傻站在原地的邱羽,跟闻声赶来的白芍。

    “这是——怎么回事?”

    邱羽问白芍,可对方也是跟他一样,丝毫不知道实情。

    “对了!我家主子还在洗澡!主子!”

    白芍立刻推门进去,果然看到了自家主子,正**赤条条的趴在床上。

    下意识跟着她一起进来的邱羽,在看到床上女子的情况后,立刻转身,随后出了房门。

    怪不得,龙天昱叫他守在这里,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呢。

    “这是怎么了?邱兄弟,小袁兄弟,这是怎么了?”

    闻声赶来的赵飞跟温石,想要推门进去。

    却被邱羽挡在了外面,面有愠色的说道:

    “不知是哪个不要命的,竟然想要偷我小表弟的银两。我大表弟已经追出去了,只是我小表弟受了点惊吓,俩位大哥,依我看,还先是不要打扰我小表弟,你们说呢?”

    赵飞跟温石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

    虽然袁林小兄弟故意选了粗布衣裳来穿,可他细皮嫩肉的,又哪里像是一般家世的孩子。

    只不过,既然是他们商队里的人,那些捞偏门的,少说也要给些面子的。

    竟然在这样明目张胆的偷东西,也是忒不懂规矩了。

    “邱兄弟你放心,这些人敢偷小袁兄弟的东西,也是不给我们兄弟面子。我们这就出去,问问本地的地头蛇,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敢打我们商队的主意!”

    说完,俩个人就气势汹汹的走了出去。

    大概等了一刻钟后,白芍,才从屋子里,皱着眉头走出来。

    “怎么样?她——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这种事情,总是难以启齿的。

    白芍红着脸,摇了摇头,说道:

    “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主子一直昏睡不醒。我得想办法,给她寻个大夫来。”

    刚说完,白芍就想起,面前的不就是个医术精湛的太医么?

    立刻拉着邱羽到了屋子里,此刻,她已经给林梦雅,换上了干净的衣物。

    长发也已经擦干了,只是脸蛋红润,却还是在呼呼大睡着。

    拧着眉头,林梦雅是一个比他还要机警的人。都闹成这般天翻地覆了,她又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伸出手,探查她的脉象。却惊恐的发现,这丫头的脉象,竟然似有似无。

    这这——这乃是病入膏肓之相。

    立刻又探查了她的鼻息跟颈部,却又是一切如常。再摸向她的手腕诊脉的时候,却已经恢复如常了。

    奇怪,刚刚明明,不是这样的?

    难道是,他出现幻觉了么?

    “邱太医,我家主子,没事吧?”

    白芍站在一边,看着邱羽的神色瞬息万变,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

    还以为是主子,真的生了什么大病。

    可邱羽却只是疑惑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

    “无碍,只是被人给点了睡穴而已。一会儿我帮她解穴,自然是会无恙的。对了,你家主子,素日里,可曾有过什么顽疾?”

    邱羽顺嘴问道,一边把林梦雅翻了过来,力道适中的,击中了她后背的几处穴位。

    白芍想了想,说道:

    “顽疾倒是没有什么,主子身体一向很健康的。哦,我想起来了,还是去年,岳家小姐去世,主子伤心过度,伤了心脉。如今我们都小心的叫她养着,可主子却不停。王爷请了许多名义来诊治,都说主子无恙,这才罢休的。”

    伤了心脉么?邱羽却不觉得。

    又细细的给林梦雅把了脉,这丫头,别说是伤了心肺了,就算是个成年男子,都没有她的身体脉象平稳。

    也许,真是他出现幻觉了吧。

    毕竟,这每个人的脉象,都会有不同的地方。也许是因为林梦雅的体质特殊,所以才会被他误诊的吧。

    解开了睡穴以后,林梦雅的呼吸也渐渐的加快。随后,那双长睫微微的颤抖着,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嘶——白芍,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全身像是被人打过一样?”

    林梦雅一睁眼,却看到了坐在她床前的邱羽。

    立刻摸到了被子,盖住了自己。

    她记得,刚刚她可是在洗澡的,难道说这家伙——

    “别误会,我可不是那个登徒子。你刚刚被人点了睡穴,是我帮你解穴的。”

    邱羽尽量温柔的说道,女子被轻薄,这对她们来说,本就是一件极为难堪的事情。

    何况林梦雅又是聪明刚烈的女子,说不定,会一时想不开的。

    “什么?有人竟然敢想要轻薄我!md,不想活了是么!在哪呢!老娘今天非得要把的眼珠子挖下来,再没收作案工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