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互不相让
    如果,林梦雅发现了龙天昱此时的内心小剧场,一定会笑得乐不可支。

    可现在,她却是被龙天昱的豪爽,给打击到了。

    在她的记忆里,龙天昱一直都是一个,自傲自大,不喜欢被人挑衅他的人。

    近来,她却觉得,这家伙看起来冷冰冰的,做起事来,倒是几分暖男的妥帖。

    心思有些烦乱,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面前如意楼的糕点。

    却发现这香甜的糕点,似乎更甜了一些。

    也罢,在路上有龙天昱的保护,整个商队也能更安全。

    免费的保镖,不用白不用!

    此刻已是春季,沿路的枝头,也都渐渐的褪去了干枯的褐色,渐渐的唤醒了嫩绿的生命力。

    车队已经算是走了三天了,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前进,五天以后,就会到达俩国接壤的市场。

    这是离临天国最近的路,因为如果从这条路走的话,会经过一处天险。但是如果绕路走的话,至少得多走上半个月才行。

    看着前路,林梦雅有些担忧。

    三绝堂发展的势头虽然一片大好,但是却也引起了不少同类帮派的注意力。

    听云竹说,上个月开始,就隐约有不少人来试探。

    而且,大家都是情报贩子,这一行商队,想要去临天国扎根,必然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大家都在默默的酝酿着,谁也不肯最先出手。

    但是三绝堂的发展,必定会触动某些人的利益。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临天国一行,就会触动某些人的神经。

    所以,这也是她为什么,坚持要跟着商队,一起去临天国的原因。

    在俩国的官道上,沿途都会有驻扎在那里,保护来往客商安全的驻军。

    唯有那一段路上,他们是孤立无援的。

    如果那些人真的想要动手的话,那处天堑,则是最好的动手地点。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说,即便是杀了人了,只要往悬崖下面一扔,就尸骨无存。

    如果是她的话,她也会选择在这里,葬送自己的敌手。

    眸子一转,林梦雅看向正在休息的商人们,也许这里面,就有别的势力,混进来的奸细。

    但是她相信,以郭爷的能力,必定早就有所防范了。起码,绝对不会让人,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的。

    如今再加上龙天昱的保护,又是如虎添翼。

    她身上又是带着精心准备的毒药,到时候,那些想要动手,不直到天高地厚的家伙们,就会知道,什么,叫做地狱了。

    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了几丝冷笑。

    坐在她不远处的袁三,看到她的笑容后,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这新主子虽然长得美,可这笑容,也未免太吓人了。

    休息够了,商队重新上路。

    已经宣告和解的袁氏兄弟们,终于不再是商队的焦点了。

    而可怜的邱羽,也终于得了昱王妃的首肯,可以轻轻松松的出来骑马了。

    跟龙天昱俩个人一左一右的护卫再前,倒像是哼哈二将一般。

    林梦雅笑意盈盈的坐在马车里,跟白芍好奇的看着马车外的一切。

    说实话,这还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有这种郊游一般的心情。

    “吃些醉红果吧,这可是白大娘亲手做的,最是能生津止渴的了。”

    白芍变戏法一样,从马车的包裹里,拿出一样又一样的新鲜玩意。

    此刻,她手中的雪白瓷碗里,一枚枚水润欲滴的小色小果实,正散发出醉人的风味。

    这东西类似于现代的海棠果,但是却更加酸涩一些。非得用大晋特制的蜜酒拌匀了,密封放置上四十天左右,就能食用了。

    味道是酸甜适中,而且有能生津止渴,最是适合燥郁的春日里食用了。

    林梦雅一看,就知道是白芨那丫头给自己准备的。

    到底是自己的丫头,就是贴心。

    冰凉凉的小红果,放在舌尖,那酸甜绵软的味道,让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脸上的五官,全部都挤在了一起,皱巴巴的,却透着几分可爱。

    龙天昱跟邱羽的眼神,不由得都落在了她的小脸上。被她的小模样所逗乐,可在发现对方,都是这样欣赏着她娇憨的姿态的时候。

    龙天昱沉下了脸色,心头,有些微微的不舒服。

    似乎是自己最珍视的宝贝,被别人给窥探了一般。

    虽然说,邱羽跟林梦雅是朋友。但是,他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对自己的妻子,起任何的歪心思。

    “我劝你,还是要安守本分。不要妄想,你该妄想的东西。”

    冷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警告。

    可邱羽,却并没有退缩。

    一反常态的,毫不退缩的跟龙天昱针锋相对。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上,却带着几分认真。

    “我跟她之间,不是你能说得清楚的。”

    语气低沉,不疾不徐。龙天昱的眼神里,露出了危险的精光。

    他早就知道,其实这个表面上起来怂包的太医邱羽,远不是大家所认为的那么简单。

    如今,也许是因为渐渐的远离了京都,而他们又不得不隐藏身份。所以,本性也渐渐的暴露了出来。

    “你可以试试看。”

    龙天昱语气里带着一贯的自信,他自知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他,对林梦雅的了解。

    自从出嫁以来,林梦雅日日夜夜,都是跟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

    如果说,她之前的人生是浑浑噩噩不知所措。那么,从她在花轿里踏出的那一刻起,这个聪明又机灵的女子,以后的岁月,就是只属于他龙天昱的。

    谁,都不可以剥夺一时一刻!

    邱羽并没有回话,只是冷笑着,摇了摇头。

    也许,龙天昱是这天地间少有的英伟男子。但是,越是这样优秀的男子,就越会忽视他们之间,那显而易见的不同。

    现在,龙天昱还是看不见,也察觉不到,但是以后呢?

    以他对林梦雅的了解,那是一个极为聪明,却又太过细致敏感的女子。

    想要把她彻底的留在身边,龙天昱要做的,现在看来,还是不够的!

    视线,不由自主的飘到了某个,正在享受红果美味的女子的脸上。

    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的话,也许这一次,林梦雅就会有重新选择的权利了。

    但愿到时候,龙天昱不要后悔!

    商队不断的前行,晚上又是落脚在驿站之内。

    除了最先开始的新鲜劲,这千篇一律的重复,也让林梦雅渐渐的,觉得有几分枯燥与乏味。

    好在白芍不知道带了多少好吃的,她的视觉虽然疲劳了,但是味觉却依旧灵敏。

    要不是有青筝谱为她解闷,怕是这一路,也是闷死了她。

    商队已经又走了四天,再过一天,就能到边境了。

    而已经连续好几天,都住在驿站中的林梦雅,终于到达了他们此行的第二个城镇——四方镇。

    比起前一个来,这座建在边境城市中的城镇,更加的繁荣富庶。大街上来往的,都是一些穿着外族服饰的商人。

    在这里,不管穿什么,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因为这里是多个国家的大杂烩,不仅仅是临天国或者是大晋国的商人。就连东夏国,还有周围的几个小国,部落,也都会在这个镇子上,互相换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已经在路上,连续看了不少天乏味景色的林梦雅,终于看到了各种精巧的建筑。

    来往的人群,穿着各式各样的民族服装,建筑也是颇有各族的特色。

    就连叫卖的语言,都是体现着各国的特点。

    她从马车上,看着这和谐的场面,心思却是一动。

    所谓真正的天下大同,也许,就是这个镇子里的样子吧。

    只可惜,这样的和谐,只有在极少数的边境城市,才能看到的。

    “郭爷说了,大家伙都在前面不远处的地方客栈落脚。今天好好的休整一天,明天,咱们就要到达临天国了。”

    这四天来,龙天昱算是对林梦雅尽心尽力的侍奉。

    商队里的不少人,都对他改观了不少。

    再加上那个叫袁林的小兄弟,个性也实在是活泼跳脱。大家,也权当是当初是兄弟俩个开的玩笑而已。

    如今,那兄弟俩个都毫无间隙了,他们这些外人,也当然不会多事。

    对待化名为袁枚的龙天昱,也多了几分笑颜。

    那天的交锋后,邱羽又变回了那副怂样。动不动就被林梦雅治得大呼小叫,泪眼汪汪的。

    可龙天昱却并没有半刻的放松,因为,邱羽对林梦雅的态度,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有求必应,极为的疼宠。

    也许别人会觉得无所谓,但是他却知道,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无缘无故的,疼爱一个女子。

    尤其,那女子还是别人的妻子。

    也许该是时候,叫叫邱羽避嫌俩个字该怎么写了。

    “那我们先回客栈洗澡,然后换一身衣服,出来逛逛街怎么样?”

    一听到洗澡跟逛街,白芍的眼睛都冒光了。

    这四天在路上奔波,那群大男人倒是没事,可苦了她跟主子了。

    一行人到了客栈,俩个人就拉着手,匆匆的跑到了楼上。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俩个人一起泡在了热水里,不由得舒服的叹了一口气。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