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戏王争霸
    林梦雅气势汹汹的叫了门,可就在等待白芍开门的这会儿功夫,楼下龙天昱胡诌的那些话,却全部都落在了她的耳朵里。

    这个人!简直是厚颜无耻!

    林梦雅忍了又忍,才没有当场下去,撕开他的那张嘴。

    已经担惊受怕了一夜的白芍,揉了揉眼睛,看着面前的主子。

    “主子,您这是怎么了?”

    眼前的一张俏脸上,含怒带煞,倒是跟平常的和善温柔不同。

    楼梯上,又传来了让她有些耳熟的声音。伸头一看,却差点吓得腿软。

    “他他他他...王...他怎么会来?”

    白芍不像是林梦雅那般镇定,当初王爷是如何囚禁了王妃了,她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

    瞪大了双眼,白芍有些惊恐的看着下面。

    天啊,为什么王爷会来这里?

    难道他是追王妃回去的么?那自己这个奴婢怎么办?会不会被王爷给打死啊?

    一连串乱七八糟的想法,让白芍差一点就哭了出来。

    不过,看在别人的眼里,却更加印证了袁家大公子的话。

    看着那些或是谴责,或是看好戏的视线,林梦雅真是有口难辩。

    领着白芍,就把自己房间的门关上了。‘砰’的一声,隔绝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真是欲哭无泪,这几天好不容易才塑造出来的形象,就这么被那个王八蛋给毁了!

    她不甘心!现在,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白芍已经从最初的惊吓中,渐渐的恢复了过来。还是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家的主子。

    王爷既然能赶来,摆明了是来追回王妃的。只是不知道,王爷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若是她被受罚的话,倒是也无妨。只是不知道王爷,到底会如何处置自家主子了。

    “混蛋!王八蛋!老天爷啊,你为什么不把这个祸害给收了!”

    林梦雅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恨恨的嘀咕着。

    原本以为龙天昱是个黑脸怪,除了每天严肃脸以外,人还是比较忠厚老实的。

    现在看起来,全部都是假象!是装出来的!

    外面的情况,她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得出结果来。

    从今以后,商队里的人,必定都把她当做小孩子来看待的。

    呜呜呜,她英明伟岸的形象,就这么给毁了啦!

    欲哭无泪的林梦雅,只得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龙天昱,竟然还有这等能耐呢?

    失误,真是太失误了!

    白芍也猜不透王妃这是怎么了,可王妃一没有叫她跑,二没有严肃的警告她。

    也许,事情还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严重。

    心稍稍的安定了下来,白芍忙把布巾在清水里揉了揉,双手递给了林梦雅。

    “主子,擦把脸吧。刚刚郭爷差人来说,一会儿吃过早饭,咱们就要启程了。”

    林梦雅抓过布巾,用力的在脸上擦洗。

    虽然形象是毁了,可好歹在路上也多了一个壮劳力不是?

    脸上带着阴测测的笑容,林梦雅忽然想到了一个,如何整治龙天昱的好办法。

    不是相当她大哥么?那她,就好好的使唤使唤这个大哥!

    反正任性的形象已经固定了,那她,就只好任性到底了。

    她倒是想要看看,龙天昱这个向来被人伺候惯了的大爷,到底,能忍她到几时!

    一边跟郭爷他们攀谈,龙天昱的眼神,又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二楼的某个房门上。

    从刚刚她进去的样子看,想必是已经气坏了呢。

    不知带为何,一想到那丫头抓狂的样子,他的心情,就好得有些奇怪。

    “袁枚小哥,听说你是做粮食生意的。这年月,粮食的买卖,可是不太好做。”

    赵飞笑着说道,他跟温石,因为都对袁林的印象不错。

    如今他这大哥,也是器宇轩昂,仪表堂堂。再加上谈吐又不凡,跟袁林那个小家伙,又是一脉相承的不拘小节,所以对这个袁枚,也还是亲近了些。

    “还好,云州那一带,盛产稻米谷物。再加上我大伯是云州的大户,做生意又十分的讲信用。所以,云州那一带的农户,都跟我大伯关系不错。只可惜他过世的太早,不然的话,我也能学到更多了。”

    龙天昱露出了一副惋惜的样子,如果不是林梦雅清楚,这家伙是在演戏的话,也许,还真能被他所蒙骗。

    一步一挪的,从楼上蹭了下来。林梦雅实在是不想给龙天昱什么好脸色看,可偏偏,这家伙又殷勤的迎了上来。

    一脸的欲言又止,那无奈的眼神,跟那有些小心翼翼的姿态,简直是演活了他自编自导的身份设定。

    林梦雅真是觉得,他不去演戏,简直是白瞎了这一身的演技了。

    “小林,你...还好么?”

    语气里,带着几分小心,深怕惹恼了面前的弟弟。

    但是,越看着他这幅委屈的模样,林梦雅就越是生气。

    瞧瞧,堂堂威震京都的昱亲王,居然做出了一副小媳妇的样子。还真是,能屈能伸!

    “你来都来了,何必做出这幅假样子。郭爷,俩位大哥,我先出去了,你们慢聊。”

    没好气的出门,她可不想留在这里,跟龙天昱一起演猴戏。

    可没想到的是,龙天昱居然亦步亦趋的跟着他。那低眉顺眼的表情,当场,就让赵飞看不过去眼去了。

    “我说小袁兄弟啊,当哥哥的可得说你两句了。你跟大袁兄弟,始终是亲兄弟。俗话说的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这哥哥,我看倒也是个豪爽豁达之人。你啊,也就不要再跟他怄气了。”

    什么?林梦雅当场脸色就变了。

    龙天昱竟然是这种人,一个早晨的时间,就把赵飞大哥给收买了!

    现在是什么意思?批判大会么?

    本来她以为,她不理他,任由龙天昱去折腾算了。

    可没想到,龙天昱居然敢在她背后,如此的编排瞎话!

    好啊,那就比比看,谁的演技,更加出众吧!

    林梦雅突然垮下了脸,一双水亮的大眼睛,含着几分眼泪,却是倔强的不掉落下来。

    “小林,你这是——”

    龙天昱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小丫头,他只是开玩笑而已。却没想到,竟然会惹哭她。

    “事到如今了,你还想要怎样!”

    林梦雅声嘶力竭的喊道,眼睛也用力的挤出眼泪来。

    但若是细看的话,就能发现,这家伙绝对是雷声大雨点小。

    龙天昱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是因为他的玩笑,真的惹恼了这个小丫头了。

    林梦雅忽然咬着下唇,冷冷的看着他,一副竭力忍耐着愤怒的样子。

    “哥,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为何,为何你就是不肯放弃她!我已经为了家里,躲了出来,你何苦要苦苦相逼。难道,非得要闹的鸡犬不宁,你才肯罢休么?”

    好,很好!

    林梦雅满意的看着大堂里的人,全部都傻傻的看着这惊天的逆转。

    小样的,想要跟她飙演技,龙天昱还嫩了一些。

    她可是经过现代雷剧密集轰炸的,不管是什么狗血的桥段,那都是手到擒来。

    趁着大家都愣神的功夫,林梦雅拉着什么都不懂的白芍离开。

    哈哈,这下子,龙天昱的名声,可就臭得不能再臭了。

    坐在马车上,已经反击成功的林梦雅,可算是通体舒畅了。

    想跟她斗,简直就是开玩笑!

    “主子啊,为什么王爷的脸色,那么难看呢?”

    虽然吃着喷香的烧鸡,白芍有些担心的问道。

    “他啊,想要夺取自己弟弟的妻子,简直就是枉顾人伦。所以,当然不会有好脸色了。”

    林梦雅十分悠闲的看着周围的风景,现在,商队已经离开了小镇,正在往下一个目的地赶去。

    说起来,姗姗来迟的邱羽,也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龙天昱,吓了一大跳。

    不过,在故事中身为表兄弟的他,还是在晕乎乎的状态下,接受了所有人的注目礼。

    直到坐在马车里,林梦雅向他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

    但是,跟胆战心惊的白芍比起来,邱羽倒是觉得,林梦雅的手段,实在是犀利得很。

    反而是有些庆幸,自己没有惹到这尊小煞神。

    “毕竟他是王爷,你真的不怕,他恼羞成怒么?”

    话是这么说,邱羽的脸上,明显带着一些幸灾乐祸。

    林梦雅不在乎的瞥了一眼,窗外那个黑着脸骑马的男人。

    谁叫他要先惹自己的,现在?哼,活该!

    “那也只能怪他自己,好好的王爷不当,偏偏要当我的亲哥哥。对了,你也要跟我套好词,咱们这一路,黑死他!”

    惊天逆转的林梦雅现在已经是玩性大发了,要不然,这一路无聊透顶,不找点事情,怎么打发?

    “我?算了吧,我只是个小太医,哪里能经得起你们这样折腾。我们就这么走了,阿秀的事情,你真的不管了么?”

    终于说道了正事,林梦雅的神色,也变得正经了许多。

    有一口没一口的咬着手中的大鸡腿,其实,她也放心不下阿秀。

    但是,既然阿秀能坚持为了,那个瞎眼的老婆婆以身犯险。

    那她就更加不能忘记自己的责任,但是她有种预感,与阿秀的缘分,也许,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散掉。

    有缘,也许就会再次相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