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惊世骇俗
    龙天昱本想藏身在黑暗中,看一下那个暗中监视林梦雅的人,到底是谁。

    其实,从林梦雅出京的消息传到他那里后,他就不惜一路狂奔,到了这里。

    到那个客栈的时候,他也是风尘仆仆的刚到。

    但是,跟在林梦雅身边的俩个暗卫,都是一顶一的厉害角色。

    可竟然一点端倪也没有发现,也许,那个人的目的,不仅仅是监视林梦雅那么简单。

    邱羽那个白痴,医道倒是精通。但是这种事情,却是俩眼一抹黑。

    所以,跟在林梦雅的身边,寸步不离的保护着她,才是最佳选择。

    本想要阻止龙天昱同行的林梦雅,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也只能暂时屈服。

    可她又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只好跟龙天昱先套好话。

    “王爷,你来,我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商量。”

    林梦雅带着几分温柔的笑意,招了招手。

    俩个人闪到了一边的小巷子里,龙天昱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俊脸上满是疑问。

    “咳咳...那个...”

    林梦雅假咳了一声后,视线看在地上。难得得羞涩了一回,却没看到龙天昱,眼神里的防备。

    “您在商队里,我们当然是蓬荜生辉。但是呢,如果你想加入商队,还不引人怀疑的话。我想,您是需要一个身份的,对不对?”

    林梦雅先是猛夸了一阵子龙天昱,随后,露出了自己认为最为真诚的眼神,外加一枚甜笑。

    龙天昱眉头不由得一跳,这家伙只要是露出这种甜兮兮的笑容之时,都没有什么好事。

    可他还是聪明的沉默相对,看看这丫头,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因为白芍已经是女孩子了,我要是再恢复女子身份的话,恐怕是多有不便。而且,邱羽已经假装成我的表兄了,如果王爷不嫌弃的话。您就假充是他,或者是我的朋友。咱们是碰巧遇到的,所以,才一路相携去临天国的。您看,这样可以么?”

    龙天昱别的倒是没有听到,反正,邱羽是她表哥的事情,倒是听了个十成十。

    当下,拉下了一张俊脸,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小丫头。

    “我是你夫君。”

    “我知道,可是现在不是事出有因么?”

    “我是你夫君。”

    “王爷,咱们都是为了在路上方便不是么?”

    “我是你夫君。”

    “...”

    林梦雅觉得自己的忍耐限度,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

    可还是假装陪着笑,耐心的劝慰道。

    “这些都是假装的,再说了,您大人有大量不是么?”

    龙天昱貌似思考了一阵子,看看天,又看看地,最后,定定的看着林梦雅。

    “我要当你的亲哥哥,我是你夫君,必须要比邱羽还要亲近才行!”

    听着他这样斩钉截铁的回答,林梦雅明白,龙天昱的倔劲儿又上来了,非得要当她的亲哥哥不可。

    林梦雅额头冒出了三条黑线,她的天妈老爷啊!她伪造的身份里,可是独生子。

    她这般跟龙天昱解释来解释去的,可那家伙就是不肯屈服。

    林梦雅真是哭笑不得,他真的是龙天昱么?难道不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幼稚鬼假冒的么?

    “王爷,你不要任性了好不好?况且,表哥跟朋友,也是没差嘛!”

    眼看着天色渐渐的放亮,林梦雅只能陪着笑,然后耐心劝慰着。

    龙天昱一双眼睛斜视了她一样后,那张俊脸上,却带着十足的,本大爷不爽的表情。这种不做声的抗议,把林梦雅气得咬牙切齿。

    “好,我不管你了。但是,如果你敢暴露我的身份,你就立刻给我回京都!打包滚!”

    林梦雅实在是拗不过他,甩手欲走。

    可龙天昱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然后用十分认真的态度,看向了她。

    “我是你夫君,所以——”

    最后一根理性的弦,在龙天昱幼稚鬼般的行为中,消失殆尽。

    林梦雅不耐烦的盯着面前的人,冷冷的低吼道:

    “够了!我们还没有洞房,不算是夫妻!”

    一夜未睡,也让她的心情,急转直下。

    等到她明白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话的时候,龙天昱盯着她的眼神里,已经掺杂上了一些,陌生的情绪。

    “抱歉,我——我只是累了。”

    有些无力的说道,林梦雅知道,自己的这句话,究竟有多么伤人。

    但是没想到,龙天昱却一下子捏住了她的下巴,大手揽住了她的纤腰。

    “我们现在就洞房。”

    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起,随后,她就觉得自己娇嫩的唇上,印上了另外的一片温凉。

    不同于以往蜻蜓点水般的触碰,跟温凉的温度相反的,则是他炙热的态度。

    辗转吮吻,林梦雅只觉得自己,似乎失去了反抗了力量。

    但是,大脑还是在消化着,他刚刚的话。

    现在就洞房,意思是——野战?

    天!

    被这个惊爆下限的信息的惊呆了林梦雅,‘腾’的一下,从脸蛋红到了脚底板。

    这这这...这人真的是龙天昱么?

    不对,肯定不是龙天昱,这一定是别人假冒的!

    得意的吻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傻傻的表情,龙天昱的心情,迅速变得阳光明媚了起来。

    不过细想一想,林梦雅好歹也进门快要一年了。

    他这个做夫君的,到底还是没有行使夫君的责任。

    瞧瞧,他到底是个多么迟钝的男人,居然让自己的妻子心心念念,最后还不顾羞涩的主动提了出来。

    看来,他真是要抓紧了呢。

    不过,看了看这破旧的小巷子,他可不想委屈了自己的妻子。

    大手悄悄的溜进了她的脖颈里,轻轻的触摸着她如同婴儿般滑腻的皮肤。

    陌生的情潮,驱散了清晨的寒冷。

    满意的看着这丫头一脸惊愕的表情,被他按在自己的胸口。

    属于雄性特有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过了不知道多久,林梦雅才从炸裂的情绪里,缓过劲来。

    又看到自己乖巧的趴在他的怀中,立刻,有了几分恼怒。

    小手用力的在他的腰肌拧了一把,如愿的听到了他的吃痛的声音。实在是拿这个流氓没办法的她,只好率先,跑回了客栈里。

    杀千刀的龙天昱,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也敢跟她提出来!

    跟在林梦雅的身后,龙天昱一脸吃了蜜般的柔和笑意。

    那正在洒扫的小二哥,也是看的一愣神。

    这样俊美的男子,简直就是如同天神一般。完美的,让同样身为男人的他,都自愧不如。

    回过神来,立刻殷勤的前去待客。却看到这天神一般的男子,正朝着客栈里的老客,郭爷走去。

    立刻懂事的继续干着自己的活计,可目光中倒是惊疑不已。

    他在这客栈里,已经做了不知多少年的活计了。却唯有这几天,先是入住了一对璧人似的小夫妻,如今又来了这英俊伟岸的男子。

    怕是这世间,再也没有一顶一的奇骏男子了吧!

    郭爷看着袁林从外面一阵风似的冲回来,倒是也心头有数。

    他知道这小子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是却有一副热心肠。

    东方老东西家的事情,他必定不会弃之不理的。

    果然,昨晚摸着黑出门去了。

    对袁林的欣赏,又多加深了一层。

    但是没想到,这小子今天回来,却是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回到了他的屋子。

    难道说,事情没有办成么?

    习惯性的,把自己的烟杆子握在手中。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白龙跟黑虎那群人的实力了。

    不过这样也好,让这小家伙长点见识,也算是一项难得的经验了。

    “这位一定是郭爷了,再下袁枚,见过郭爷。”

    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恭敬的声音。

    郭爷转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衣劲装的英俊男子,正抱拳向着自己行礼。

    袁枚?听起来倒像是跟袁林是一家的,眉头微微的蹙起。

    跟那单纯的小子不一样,眼前的男子,一着眼,就知道是个历经风霜的。

    眼中,有他似曾相识的坚毅与冷酷。黑色的幽泉,让人看不到他的底。

    好一个清俊又有城府的男子,当下,他也不敢托大,只是按照江湖人的规矩,拱手还了礼,问道:

    “不敢当,请问阁下是——”

    龙天昱微微一笑,眉头间,却略带着几分无奈,视线轻轻的瞥向了二楼的某个方向。

    “实不相瞒,袁林正是我的亲生弟弟。只是,我大伯无儿无女。所以,才被大伯过继了去。可谁知道,大伯突然离世,父亲母亲不放心我,这才让我搬回来住。唉,可惜我跟弟弟自小就是不养在一处的,再加上他又年幼任性。觉得是父亲母亲偏向于我,这才偷偷的跑出了家门。”

    龙天昱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周围的人,却能听得个清清楚楚。

    在加上他一副唱作俱佳的表演,更是让人信了几分。

    而且,这袁林小公子虽然号称成家立业了。但是也年纪,也实在是看着小些。

    眼前的袁大公子,面目虽不相像,却是一副成熟的样子。顿时,在他们的心中,这位原本就长得粉雕玉琢的袁林小公子,就成了一个任性乱跑的小孩子家。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