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驼背男子
    刚刚提着灯笼上楼的驼背老者,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

    但是那张畸形的脸,却在火光中,显得不那么可怕了。

    “东方前辈呢?他已经休息了么?”

    林梦雅自然是无暇顾忌其他,先打听了结果。

    驼背老者却把灯笼放在了桌子上,顺手拿起了烧得焦黑一根红薯,麻利的敲掉了皮,塞在了她的手中。

    “他出去了,大概得晚一点才回来。吃吧,还热着呢。”

    林梦雅点了点头,也许是谈判的结果不理想,所以东方旭只想像是个没头苍蝇一样的,在外面寻找罢了。

    手中温热的红薯正合适吃,林梦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却是实实在在的咬了一大口。

    顿时,那温暖香甜的味道,从舌尖,一件温暖到了心里。

    今天夜里的一根烤红薯,却比她吃过的山珍海味,还要能熨帖她的心。看着她这样不亦乐乎的吃着,驼背老者,却是笑了笑。

    拿着火钳,慢慢的从火里,夹出一粒粒的栗子来。用粗布巾擦干净了,才慢慢的摆在林梦雅面前的木盘子里。

    “够了够了,真的不用麻烦了。对了老伯,我吃了您的东西,还没问您的名字呢。”

    虽然驼背老伯长得吓人,但是心思却是很细腻。

    林梦雅无意中看到了驼背老伯的那双手,跟他脸上吓人的褶皱完全相反。

    那是双骨节分明,细腻修长的手。

    即便是放在现在,也绝对能够打动某些手控的心。林梦雅心头泛起了几分疑惑,这位老伯,怎么会有这么一双漂亮的手呢?

    “我的名字...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说起来,我也就比你大几岁而已吧。公子,既然东方老板不在,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才比她大几岁?林梦雅又细细的端详了一下那个驼背的男子,却发现,他的肤质,的确不像是老人那么的松弛。

    可声音,却是嘶哑低沉。看来,这个人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驼背男子用火钳拨弄着火盆,眼神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也许是因为,这个小兄弟不回避自己的目光,没有嘲弄讽刺的态度,才让他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得到了些许的安慰吧。

    “有个出身世家的男子,他曾经才貌双全,名扬京都。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些没用的虚名,对他来说,则是致命的毒药。”

    林梦雅咬着焦香的红薯,却明白这也许,就是驼背男子的故事。

    “男子到了要成婚的年纪,本来父母给他订好了一户好人家。但是男子心高气傲,他一心要找这世间最好的女子来相伴。于是,不顾父母的反对,强行退了婚。后来,他真的找到了这世间最美的女子。当真是美啊,一颦一笑,都能艳惊寰宇。男子很喜欢她,费尽了千般气力,终于得到了她的芳心。可没想到,新婚之夜,男子却发现新婚妻子,与他的好友苟合。男子气不过,想要结束这对狗男女。没想到,那女子当真是狠毒,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男子变成了一个残废的废物。再后来,男子觉得实在是没有脸面再见家人了,就想自生自灭。以后的事,不提也罢。”

    驼背男子苦笑着讲完了自己的过去,摇了摇头。没想到,这些想要封存的过去。却在这一夜里,尽数倾斜而出。

    旁边,已经没有了动静。

    驼背男子以为,那小公子已经猜到了。也许,会鄙夷当初以貌取人的自己吧。

    偏过头,刚想要接受再一次的教训。可没想到,眼前的小公子,竟然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自己。

    那眼神里,却分明闪烁着的,是疑惑和——惊喜?

    “你是萧家的哥哥,对不对?”

    握着红薯,林梦雅却是激动不已。

    把男子的手紧紧的握住,急切的求证道。

    目光一闪,驼背男子却是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时过境迁了,那个他已经配不上的名字,他也不想再玷污了。

    “公子,你认错人了。这故事,是我听来往的客商说的,你不要误会。”

    林梦雅却又捉住了男子的说,这一次,却带着无比笃定了。

    “没错,你就是萧家的哥哥,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傻丫头啊,我哥哥是林南笙,你最好的朋友!奕?哥,我就是林家的傻丫头啊,你不记得我了么?”

    萧奕?听到林南笙三个字,立刻如同触电一般。

    身体僵直,可手,却是不停的再颤抖。

    僵硬的转身,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男装打扮的丫头。他仔仔细细的瞧了又瞧,没错,那五官,那眉眼,的确是跟自己的好友,有几分相似的。

    可是——

    林梦雅还以为对方不信,身手,把自己用银钗梳起来的长发,拨乱在肩头。

    黑发如墨,翻飞间更显得那张脸,莹白如玉。

    水汪汪的一双水眸潋滟,收敛了故作的老成稳重,倒是恢复了几分女儿家的妩媚活泼。

    虽然穿着男子的衣服,却确确实实的,是个女子。

    “怎么会是你——”

    萧奕?只觉得眼前一晃,过去的时光中,那个总是痴痴傻傻的小丫头,却难以跟面前,这个钟灵毓秀的人儿重叠起来。

    可是,那一模一样的五官,如今,确实在记忆里,渐渐的清晰。

    “因为我——”

    林梦雅刚想要解释,客栈的门,却在此时,被人猛地开启。

    俩个人同时看向了门口,一道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门口的黑色身影,此刻,正面带煞气的看着相认的俩个人。

    “因为,她嫁给了我,成了我的妻子。”

    英俊的五官,紧紧的拧在了一起。

    不过,在看到自己出现后,林梦雅就露出了惊慌的表情,随后,放开了抓着别人的手,三步俩步的,就跑到了自己的面前。

    眉心,也稍稍缓解了那么一点点。

    “龙天昱,你不是去公干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乌黑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只有自己。

    大手趁她不注意的时候,顺势把她揽在了自己的怀中。

    几天没见,好像这丫头又清瘦了一些。

    她还真是喂不胖,才折腾这么几天,就把这半年吃的东西,都折腾没了。

    林梦雅却还是不依不饶,非得要他说实话才行。

    旁边,萧奕?的目光,却已经呆滞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傻傻的小丫头,居然会出落成这个模样。

    居然,还嫁给了这世间,一顶一的优秀男子。

    心头溢出了几分苦涩,仿佛,是在嘲弄他当初的,不知珍惜。

    不管林梦雅怎么问,龙天昱就是不说。

    好在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审问的最佳时机。给了龙天昱一个白眼后,还是拖着他,到了萧奕?的面前。

    “奕?哥哥,他,你应该认识吧。哼,当初在京都里的时候,我奕?哥哥的名头,可是比某人强多了。”

    林梦雅皱了皱鼻子,随手拿起了一个栗子剥开。

    龙天昱却看到她的小手实在是笨拙,只能默默的抢过来,然后一把捏碎,把栗子仁喂给林梦雅吃。

    俩个人只是不经意间的细微小东西,可落在萧奕?的眼中,却是勾出了他淡淡的艳羡。

    当初,如果不是他所托非人的话,也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

    昱亲王的名头,他自然是听说过的。刚想要行礼,却被龙天昱稳稳的托住了。

    龙天昱看了看林梦雅,那眼神分明是告诉他,这都是因为林梦雅的关系。

    “坐吧,都是旧相识,这些俗礼还是免了吧。”

    龙天昱率先落座,萧奕?也只得跟在他的身后落座。

    俩个人之间,倒是有些淡淡的尴尬。可林梦雅却已经捧了个熟透的土豆,吃的香甜。

    “奕?哥哥,你说,你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才变成今天这幅样子的。但是我看你也不像是受到了外力的伤害。若是方便的话,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么?”

    龙天昱瞥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吃没吃相,一个土豆而已,至于吃得嘴角都是么?

    他对别人的事情,一概都无感。

    可没想到,林梦雅下一个动作,就是极为自然的,用他的袖子擦了嘴。

    龙天昱顿时一脑门的黑线,这丫头,怎么总是这么粗鲁。

    不过,他却没有阻止,任由林梦雅,用他的衣摆,擦着手中的灰烬。

    萧奕?苦笑一声,说道:

    “有什么不方便的,当时我发现他们以后,气怒攻心。结果,那女人就给我念了一段咒语。我就觉得腹中一阵剧痛,后来更是被疼晕了过去。醒来以后,就变成这幅样子了。”

    念咒就能肚子疼?这倒是头一次听说。

    身外医生的好奇心,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林梦雅擦干净了手,扬起了温和的笑脸,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个...我后来学了一点医术。如果你能信得过我的话,能让我,给你把把脉么?”

    看着她这样诚恳的请求,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温暖的萧奕?,只觉得心头一暖。

    大方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放在林梦雅的面前。

    “多谢。”

    林梦雅立刻乐呵呵的搭脉,却没发现,龙天昱的眼神,从她的手,触碰到萧奕?的肌肤的那一刻起,就变得别扭了起来。

    可偏偏,她是大夫,看病诊脉,最是正常不过的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