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又遇争端
    碍于今天上午的遭遇,林梦雅跟白芍,决定在房里就餐。

    马车依次停靠在客栈的门口,自有口齿伶俐的店小二,机灵的上前相迎。

    待到林梦雅跟白芍,下了车门后,才发现,那店里已经坐满了人。

    不过,这小镇里都是商人。这一点上,倒也没什么奇怪的。

    林梦雅轻轻的点了点脑袋,也许,是她太过敏感了吧。

    “客官,您里面请。”

    穿着灰色粗布衣裳的小二哥,早就在前面引路了。

    这客栈倒是简单的很,大厅有几排桌子,此刻已经是座无虚席了。

    各色的饭食菜肴的香味,充斥着整个客栈大厅。

    中午吃的那些馒头就咸菜,早就让林梦雅跟白芍,感觉到美食的美好了。

    互相咬着耳朵,探讨着一会儿要吃什么好菜。

    看在别人的眼里,倒蛮有恩爱小夫妻的意思。

    “我的房间就在隔壁,你有什么事情,叫我就是。”

    二楼是客房,林梦雅跟邱羽各占一间。

    这一次,邱羽倒是没有死皮赖脸的,跟她挤在同一个房间。

    目送着邱羽进屋关了门,林梦雅的心头,浮上了几分疑惑。

    自从早上出了驿站以后,这家伙都是闷闷不乐的。一整天下来,也没说上几句话。

    难道,是生气了么?可邱羽,也不像是那种小气的人呢。

    林梦雅最终也只是摇了摇头,随后,跟着小二,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郭爷早就有准备,想必也是带着几分弥补的心思。把最好的一间上房,让给了林梦雅。

    房间倒是很雅静,里外是套间。窗子就临街上,往下看,就能看到整个小镇的景色。

    木桌板凳一样都不缺,还应景的摆了几个花瓶。

    虽然比不得如意楼的精致,好在也是十分的干净舒适。

    点过了菜,林梦雅把门一关。和白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

    还好,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出门在外,少不得要小心些。

    “主子,您说,邱大人,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坐在桌子边上,白芍给林梦雅倒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问道。

    够怪她嘴欠,可邱大人喜怒言也太小了点吧。不过就是埋怨他一句话而已,至于生了一天的气么?

    林梦雅却笑着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没有生你的气,我想,他是做出样子,来给别人看的。”

    一路上,邱羽跟林梦雅,都做出了一副吵架之后的样子。

    因为一路上,林梦雅都觉察到了商队的后面,跟着几个尾巴。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冲着她来的。但是中午的时候,他们在路边稍事休息之时,邱羽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

    林梦雅的嗅觉相当的灵敏,自从邱羽回来以后,就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萦绕不去。

    她猜测,邱羽一定是去摆平那些尾巴了。

    以邱羽的性子,他一定是没有杀人灭口。反而,从对方的口中,逼问出不少有用的信息来。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跟她挑明罢了。

    白芍反应能力很快,当下就明白了林梦雅的言下之意。

    可进府的这大半年来,多少危机,她都跟着主子闯过去了。自然,也就镇定了许多。

    点了点头,却也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

    “客官,您的饭食到了,现在可以方便给您送进去么?”

    门外,小二哥轻轻的敲了敲门,随后扬着嗓门说道。

    林梦雅整理了一下衣衫,确定看不出任何破绽后,才开口答应。

    几样色香味俱全的小菜,摆在了桌子上。这种地方,一些新鲜蔬菜自然是没有的。

    不过,好在厨师的精湛手艺,让简单的白菜豆腐,也有了更加可口的口感。

    在配上热气腾腾的米饭,也是让人食指大动。

    林梦雅跟白芍抓紧时间吃饭,门口,也不断的有人路过。

    瞧着外面的热闹劲儿,恐怕是有好几个商队,同时都住宿在这家客栈里了。

    林梦雅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人越多越混乱。那几个尾巴,她想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看来,晚上想要出去逛逛的计划,只能暂时搁置了。

    吃完了饭,郭爷差人来请她下去坐坐。

    叮嘱了白芍,要把门插好,没有她亲自俩叫门,不得开门之后。

    换了一身衣裳的林梦雅,优雅的从二楼拾级而下。

    吃饱喝足后的林梦雅,也就着房间里的干净水盆,洗干净了脸跟手。

    比起下面,那些常年在商路上讨生活的人而言。面如冠玉,五官精致的这位袁公子,可就像是其中的异类了。

    大厅里,坐着的不仅仅是郭爷的这一家商队。

    林梦雅瞧着,甚至,还有穿着异族服侍的商队。

    不过,他们不管是男女,都把面容藏在一袭面纱后面。只露出了一双双深邃的眼睛,此刻,都聚焦到了自己的身上。

    从容不迫的笑了笑,林梦雅自然是知道,自己的样子,到底是有几分与众不同的。

    不过,她也不打算就此,藏在屋子里,只当个缩头乌龟罢了。

    拾级而下,林梦雅手中拿着一把竹骨的折扇。她的身边,各色的男子都有,又都是一顶一的佼佼者。

    风流潇洒么?简单的很。

    “郭爷,俩位大哥。”

    林梦雅无视了所有的目光的审视,在郭爷的那一桌站定。随后抱拳略微行礼,声音轻缓而低沉。

    登时,就有几道略微羞涩,却悄然间燃起了炙热的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林梦雅的心头,不由得升起了几分得意。

    瞧瞧,她在女孩子里,也是能吃得开的呢!

    回想起自家哥哥,就连跟岳婷姐定情,还都是双方父母给做得主,她回去以后,真是应该给哥哥上一课。

    郭爷还是抽着他的烟袋锅子,但是比起昨天来,却是满脸的笑容,和善了不少。

    温石跟赵飞也是如此,看来,这俩天的接触下来,他们倒是十分的喜欢,林梦雅这幅不拘小节的样子。

    “来,坐吧。这几位,都是咱们商道上有名的领队。以后在路上,免不了会碰面的。袁林,你来拜会一下吧。”

    郭爷对外,都是把她称作自己故交的儿子。表示亲近之外,还有要保护她的意思。

    还有,现在把她引荐给几位领队,也是混个脸熟。

    以后碰上了,大家也能给她一个面子。

    林梦雅立刻起身行礼,谦卑有礼。也让周围几个桌的领队们,都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各自介绍起身边的青年人来。

    客栈的大厅虽然宽敞,但是靠近中心的位置,只坐了四桌人。

    郭爷是坐在东面,坐在西面的,是一队往东夏国的商队,领队是一位长相跟郭爷差不多的精壮的老头。

    虽然,没有郭爷结实。但是眼中却透着精明,在他身边坐着的,是一位看起来十分温和儒雅的男子。

    只是带着银白色的面具,叫人看不出他的表情来。一身精白的衣袍,在青灰色粗布衣衫里,却是十分的扎眼。

    想必,在林梦雅没有出来之前,他也是众人的焦点。

    “这位是往东夏国去的马六爷,说起在商道上讨生活的日子,这老家伙,可比我要年头长得多了。老家伙,你身体怎么样?什么时候,去找阎王报道去?”

    林梦雅赶紧行礼,怪不得会坐在郭爷的身边。听这口气,俩个人就肯定是至交好友。

    马六爷性子也随和,嘿嘿一笑后,也损起了郭爷来。

    “你这老家伙还活着,阎王怎么敢收我。这后生倒是不错,就是身体单薄了些。以后,跟着郭老头子习武练功,也能强壮些。咱们商道虽比不得镖队精贵,却也是风险不少。稍不小心,可就会着了某些不入流的道了。”

    马六爷若有所指,刚说完,他对面的一个家伙,就压不住火气了。

    “砰”的一声,大掌就落在了桌子上。

    一个长得比温石赵飞还要粗壮的黑脸大汉,却是怒目以对。

    “你这匹糟瘟的马,再敢胡咧咧,小心我黑虎撕烂你的嘴!”

    马六爷也不恼,眼神十分轻蔑的看着他,仿佛丝毫不把这个虎背熊腰的黑虎放在眼里。

    “大哥,你何必动气呢?马六爷是出了名的快言快语,再说了,他也没指名道姓的说,你何必自讨没趣呢。”

    说话的,是坐在黑虎身边的一个白脸青年。

    林梦雅瞧明白了,这黑虎不过是个打手。真正管事的,是那个看起来,比她还要柔弱几分的青年。

    青年一身黛青色的绫罗绸缎,虽然做的是一副公子的样貌。但是阴柔之中,却带着几分算计的味道。

    林梦雅只是跟他对视过一眼后,就知道这人,定是个难缠的角色。

    但是,既然都是讨生活的,为何马六爷,会如此针对他呢?

    “六爷这句话,倒是也不算愿望。白龙,你卖了别家的人,我管不着。但是,我们烈云的人,可不是任由你宰割的。识相的,就把你抓的那几个人给我放了。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讲规矩了!”

    阴测测的声音,忽然从那一桌异邦人的口中飘出。

    虽说小玉跟白苏都是烈云国的人,但是林梦雅看到烈叔他们,也都是穿着大晋的服侍。

    好奇的视线,落在了那一桌烈云国的人身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