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故意找茬
    但是,摘去了珠花宝玉,换下了绫罗绸缎。纵然是男子简单的衣裳,却更显得她面如冠玉。

    若是故意隐去女儿家的媚态,倒真是跟林南笙,有五成相似呢。

    “这倒是没错,你也是提醒了我。”

    以前哥哥在军队的时候,她倒是没想到还能冒充哥哥。

    不然的话,她这个昱亲王妃的身份,用起来虽然是方便,但是还是拘束的时候多。

    况且,就算是她冒充了哥哥,以后哥哥知道了,也一定不会怪罪她的。

    刚刚才有些轻松的心情,又在下一刻沮丧了起来。

    关键是面前的危局,她到底如何才能安然度过。

    一夜辗转反侧,心事重重的林梦雅,哪里还能安心睡眠。

    白芍也因为受到了白天的惊吓,所以,俩个人依偎在床上,说了一夜的悄悄话。

    天微亮,俩个人也刚刚有了困意。可驿站里,却已经热闹了起来。

    这里距离下一个镇子不近,必须要抓紧赶路,才能在天黑以前,到达镇上。

    赵飞早就挨个屋子里喊人去了,被吵醒的林梦雅跟白芍,一副萎靡的样子。却还是乖乖的穿了衣服,到了大堂里。

    乌漆麻黑的桌子上,摆着几样简单的饮食。

    不过是些稀饭馍馍,林梦雅倒是没所谓,坐下就开始吃饭。可别的桌,却有人大声嚷嚷了起来。

    “娘的!老子走南闯北,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为的就是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到这里,竟然给老子吃猪食!我看,你这个驿长,怕是瞎了狗眼了吧!”

    林梦雅继续埋头吃饭,可余光,却瞥了那边一眼。

    那人好像是昨天,乌鸦身边的手下。林梦雅警觉的竖起了耳朵,抓住了正想要看向那边的白芍,低声说道:

    “吃饭,吃完饭好上路。”

    驿长算是朝廷最低级的公务员,其实倒是也没什么油水可捞。

    每月卖供给所赚的银钱,都是要上交的。到这里来的,无非是图这里的工作稳定,旱涝保收而已。

    当然,能来这里的,肯定是品德都过关的人。换句话说,能来这里当驿长的,都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老实人。

    商队,一般是对驿长尊敬有加的。像是郭爷他们,每次回来,都会给驿长带些土特产权当礼物了。

    可也有借故找茬的,反正,这里一般就是驿长一家,也没有别人跟驻军。善恶,都在人一念之间罢了。

    “这位兄弟,咱们驿站,就只有这些粗茶淡饭而已。照顾不周,还望兄弟海涵。”

    这里的驿长倒是个有经验,能吃得开的。

    毕竟是从京都里出来的第一个驿站,人也圆滑世故一些。看到那汉子闹事后,还是堆着笑脸,迎了上去。

    “是么?哼,不是你这狗*娘养的,故意来搪塞你大爷我吧!”

    那汉子咧开嘴,无所顾忌的笑了出来。

    这句话也是够侮辱人的,驿长登时变了脸色,可大抵,是不想撕破脸。

    “这位兄弟,这里是驿站。不是客栈,若是你想喝酒吃肉,不妨去镇上,那里有好酒好肉招待。”

    汉子阴森的看了驿长一眼后,竟然又骂骂咧咧的坐了回去。

    眼看着一场要见血找茬争吵,又这样怪异的平息了。

    林梦雅却风卷残云般,吃完了自己桌子上的早饭。擦了擦嘴,然后拉着懵懵懂懂的白芍的手,自顾自的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袁三早就准备好了,虽然在马车里睡了一夜,可人看起来却是比林梦雅都要神清气爽些。

    看到自家主子后,连忙迎了上去。却看到自家主子的脸色,有些阴沉。这,又是谁惹到她了?

    “一会儿,你就守在马车的外面,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不管有任何人来过来找茬,你都搪塞过去的好。我跟夫人,就在马车里面,不会出来的。”

    林梦雅匆匆的交代这一句后,就带着白芍,钻进了车厢里。

    剩下了袁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在看到那随后跟来的身影后,也明白了个大概。

    看来,又是有人,想要为难自家的主人了。

    尾随而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跟驿长起冲突的汉子。

    那人一副没吃饱的暴怒样子,嘴里还嘟囔着一些,骂人的荤话。

    眼看是装作,不经意的从这边过来,可是那双眼睛,却是落在了院子里的,那架小马车上。

    袁三眼珠转了转,计上心头。

    就势坐在车夫的位置上,权当自己看不到。

    “呸!狗*娘养的,居然给老子吃这种猪食。连个肉都没有,还能叫人吃的饭!”

    汉子一边骂着,一边慢慢的接近林梦雅的小马车。

    等看到了那个正在打盹的车夫后,汉子立刻扯出了一个看似真诚的笑容,大手不轻不重的,推了车夫一下。

    “赶车的,你家的当家的,可是在马车里么?”

    袁三有些惶恐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又立刻使劲的摇了摇头。

    心里却想着,明明是这人看着主子上的车,如今,却又装出好像没看到一样。

    这戏,太假。

    可这些故作的演技,落在汉子的眼里,却像是猜中了一般。

    笑容裂的更大,非常自来熟的,把手臂搭在了袁三的肩上。

    “我说小兄弟,看你家当家的,也是个挑嘴的主儿。那酱肉跟卤鸡,我可知道,是京都里最有名酒楼,如意楼的东西。看你家那位小少爷,也是个细皮嫩肉,没受过什么苦的。这粗劣的猪食,他吃了必定不消化。这样,你把他叫出来,我知道这附近的林子里,有一种珍珠鸡,尤其美味。我领他去吃,很快就会回来的,怎么样?”

    看着大汉挤眉弄眼的样子,袁三却有些着急的,摆了摆手。

    随后,把手放在耳朵下面,歪着头,躺在了手上。最后,又指了指自己,摆了摆手。

    大汉这才明白,车夫是在告诉他,他家的小公子,正在马车里睡觉。而且,车夫还是个哑巴。

    睡觉?

    想到那个跟在小公子后面,水灵可人的小娘子,大汉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随即,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哎,少睡一会儿不碍事的。这样,我去叫你家当家的。要是你家当家的怪罪下来,我替你承担就是。”

    说完,大手就要去开车厢的门。

    可袁三却是目光一闪,身子跟泥鳅一般,从大汉的手中闪了出来。正正好好的,挡在了大汉的面前。

    但是,却是双手合十,不停的给大汉作揖,好像是十分惧怕一般。

    被人挡住了行动,大汉当然是不死心的。脸沉了下来,顺势就想要把这碍事的死哑巴给拉开。

    却被一道声音,叫住了身形。

    “这位兄弟,既然人家有事,我看,你就不要强人所难了吧。”

    大汉犹有些不死心的缩回了手,但是下一刻,他却讪笑着,离开了马车。

    “郭爷说的哪里的话,我这不也是因为,看到是郭爷的人么。这条路上讨生活的,谁能不给郭爷面子呢?嗨,我这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好那么一口吃的。原本,以为这小兄弟,也是同道中人,所以,这才好意相邀。哪里有为难的意思,没有,没有!”

    郭爷依旧拿着他的那柄旧烟袋,一口一口的抽着。

    在京都里的时候,郭爷可以隐忍几个不懂事的流氓。

    但是在这条路上,凡是懂规矩的,都应该知道,郭爷,可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大汉搔了搔头,眼神里带着些不甘心。可是却不敢,再次造次。

    路过郭爷身边的时候,还带着几分小心。但是脸上,却是堆满了难看的笑容。

    郭爷目视前方,轻轻的敲了敲烟袋锅子,已有所指的说道:

    “他是我的一个侄子,你们的那些手段,就不要用在他身上了。”

    大汉立刻乖乖点头,然后兔子一般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赵飞跟温石只是看了看他后,脸上一样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这种不入流的人,也想动袁公子。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郭爷并没有得胜的喜悦,反而是淡淡的叹了一口气。把烟袋锅子,别在了自己的腰间。

    这条路上,懂事的商队,可是越来越少了。

    走到马车旁边,刚刚袁林和袁三的事情,他都已经看在眼里了。

    此刻,袁林正好撩起了窗帘,跟郭爷点头致意。

    “自己小心些,过了钦州就好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心里有数。

    从京城里出来,大大小小的商队,都会在这一小段路上同行。

    所以,必定会有不少不守规矩的,想要在这条路上捞偏门。

    但是过了钦州,就都是往临天国那个方向去的。有郭爷他们这些个老前辈坐镇,自然,就安宁了不少。

    “主子啊,咱们为什么,要躲在马车里呢?”

    白芍揉着不消化,而严重胀气的肚子。小小声的抱怨着,刚刚主子为了早点吃完饭,甚至都把稀饭粒,沾到下巴上了。

    甚至都来不及擦,俩个人就躲在马车里。然后主子就神经兮兮的,拿着匕首,躲在车门的后面。

    “因为——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对了,咱们不是带了消食的药了么?好白芍,也给我拿两粒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