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驿站过夜
    驿站都是设在官道的俩边,简单的几间房子,前面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只有最最重要的水源跟粮食。

    好在这些驿站的补给,都是由朝廷提供的。而投机倒把这种事情,现在还没有那么的普遍。所以,一般的正经商人,都会选择在驿站里补充给养。

    驿站虽然条件简陋,但是胜在地方够大。

    郭爷他们显然都是这里的熟客,没有普通客栈的店小二,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驿长。

    等到林梦雅他们几个进来的时候,驿站的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

    不过,好在赵飞跟温石,已经独占了一张桌子,看到林梦雅,也露出了憨厚的笑容,让他们过来坐。

    温石虽然不爱说话,但是为人却十分的机敏。听邱羽说,若是到了不熟悉的地界,多是这位大哥去打探周边环境的。可以说是粗中有细,为人也十分的低调。

    赵飞大大咧咧的爱说爱笑,是跟在郭爷的身边,帮着打理商队,以免有人落后。

    林梦雅的小马车,被他刻意的安排在了中间,相比,也是有想要保护她的意思。

    对于这些人情,她还是知道领的。

    邱羽跟他们俩个人也是旧交情,所以并未有什么生疏的感觉。

    白芍特意取了,早就准备好的酱牛肉卤鸭卤鸡什么的,袁三在一边殷勤的伺候着,说说笑笑,倒也化解了在路上的郁闷。

    “小袁兄弟,没想到,你小小年纪,手段竟然如此的凌厉。我赵飞,真是佩服得紧。”

    林梦雅本就是女儿身,所以扮起男子来,自然是有些男生女相。

    这些个商人大多是粗人,有些人,对她也抱着嘲弄的心态。

    但是,处置人渣的那一幕铁血手段,却让她的形象,自然是高大了不少。

    估计这一路上,不会有人,胆敢来找她的晦气了。

    “张大哥见笑了,身为男子,如果别人冒犯了我的夫人,我还是忍气吞声的话,那我不就是那绿壳的王八了么?”

    出门在外,他们大多是不会喝酒的。

    即便是喝酒,也只是尝尝味道而已。如今,有肉无酒,也只能拿着笑话佐料了。

    林梦雅说话风趣,除了赵飞哈哈大笑以外,温石也难得的露出了笑容来。

    话题越来越热络,他们这一桌,俨然成了大厅中的焦点。

    驿站里,不只是他们一家商队。

    虽然郭爷在京都也是有了一定的威名,但是京都藏龙卧虎,比郭爷厉害的人,也大有人在。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商队的领队,都有郭爷这样的心胸。

    在林梦雅他们这一桌热络的谈论着的时候,却有一双阴鸷的眼睛,落在了他们那一桌上。

    坐在角落里的一桌,是另一个商队的三个男人。

    敏感的林梦雅,已经发现了那不怀好意的目光。给邱羽使了个眼色,让大家的声量,也都放低了许多。

    “张大哥,那边的几位,是什么来头?”

    出门再外,林梦雅本想低调一些的。

    但是他们刚刚实在是聊的开心,也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可只有那一桌的眼神里,却带着几分,让她有些不安的阴冷。

    赵飞不用回头看,也知道小袁兄弟说的是谁,眼神里虽然有不屑的神色,可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是往烈云帝国方向去的商队,为首的叫乌鸦,哼,小人而已。”

    虽然赵飞没说什么具体的内容,但是林梦雅,却已经能感觉出几分来。

    乌鸦,这个称呼,可不是仅仅是说那人皮肤黑而已。

    目光不经意的扫过那一桌,林梦雅总觉得,那一桌的三个人,给她一种怪怪的感觉。

    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不过,烈云帝国跟临天国,应该不是在一处的。突然,脑海里闪现了一张小脸。小玉一去就没有了任何的消息,她也托了许多人去找。可始终,却没有任何的回音。

    但愿,那小子只是一时忙忘了吧。

    用过晚饭后,大部分的商队,都是在驿站里休息。

    房间不多,也没什么装饰。不过就是寻常的大通铺而已。有的,更是选择在外面,跟自己的货物一通搭帐篷的。

    只有头领和富商,才能有一间,还看得过去的房间。

    而邱羽因为是名义上,‘袁林’的表哥,也就顺其自然的,跟他们挤同一个屋子了。

    油腻腻乌色方桌周围,如今坐着三个人,正在大眼瞪小眼儿。

    林梦雅面色不善的死盯着邱羽,眼神里的不爽,绝对能够杀死某人了。

    “那个...你们俩个睡在屋子里,我在外面打地铺就可以了。”

    邱羽自知理亏,只能低声委曲求全的说道。

    可林梦雅还是不打算放过他,别人就算了,但是邱羽明明知道,自己跟白芍都是女孩子。

    一个大老爷们,还愣是往女孩的屋子里凑合,摆明是个不安好心!

    “你干嘛非要跟我们住在一起?难道,你起了什么坏心思!”

    邱羽差点翻白眼吓死过去,起坏心思?

    在看到了她整治那些对手的招数后,他还敢起坏心思?

    天啊,他又不是不想活了。

    立刻做出了一副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其忠心的样子,捶胸顿足的保证着。

    “我真的只是担心你们的安全,要知道,这里鱼龙混杂。刚刚那个什么乌鸦,还盯着你们看。要是让你们自己睡着里,我能放心么?”

    林梦雅将信将疑的看着面前的家伙,这理由找的,倒是冠冕堂皇。

    跟白芍一样,上上下下的看了他好几眼后。知道邱羽那纯真善良的眼神,都开始抽筋了。

    林梦雅跟白芍,才算是勉强的相信了他。

    “好,我们暂时可以相信你。但是,你的活动范围,只能是在外屋。你要是敢不经我的同意,私自到我们的屋子里,小心——”

    林梦雅做出了一个双指插眼的动作,狠狠的瞪了一眼邱羽后,才跟白芍一起回房间里休息。

    看着那破旧的门板,轰然的在自己的面前关闭。邱羽脸上的苦笑,却慢慢的转变成了凝重。

    倒了一杯桌子上的冷茶,喝在嘴里,除了渣滓外,只有难喝的苦涩味道。

    可邱羽却把整整一杯,都灌入了喉咙里,大口大口的咽下。

    林梦雅猜的没错,他之所以跟来,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

    但是这事,却不是林梦雅想象的,那么龌龊就是了。

    一想起她刚刚进去以前,那赤果果的威胁眼神,邱羽,就不由得苦笑。

    这丫头,还真是跟那个人,很像很像呢。

    夜已深,好在邱羽想得很周到,给她们准备了一大桶热水。

    主仆俩个人互相搓着背,外带也交流些悄悄话。

    “主子,我总觉得,这个邱太医,实在是太奇怪了。您说过,这世上,不可能有如此巧合之事的。您说,他是不是对咱们,有所图谋呢?”

    白芍有些担心的说道,她本以为,路上已经算是艰难奔波了。却未曾想到,一旦落了脚,也总是叫人难以安生。

    现在的她,更加的心疼自家主子。主子如此金贵的身子,怎么能扛得住这奔波之苦?

    林梦雅摇了摇头,热水早就洗去了一天的疲惫。脑筋,也在夜里,活跃了起来。

    “他不会对我们做出什么事情来的,我相信他不会伤害我们。再说,求药的事情,也许他还可以帮上我们的忙。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咱们在出城前发生的那件事,会不会暴露我们的行踪。”

    纤细的食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她从后院跑出来,可能是打了那些探子们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京都,必定不比别处。能认出她的人,实在是太多。

    万一让太子他们发现了,那自己的安全,可就岌岌可危了。

    起身,穿戴好了简单的衣衫,林梦雅透过窗子,看向了下面,那些看护着自己的货物,篝火露营的人们。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亲人。

    太子那群人的手段,她可是最清楚不过了。到时候一旦杀将起来,怕是绝对不会顾及到任何人的。

    他们奔波劳累,也都是为了能给家里的人,带去相对宽松的生活。

    风餐露宿的,本就是十分不易的事情。

    她的心里,开始有了一些,想要自己孤身前往的冲动。

    唉,大概是从到这里开始,她才发现,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柯南招祸体质呢。

    “应该不会吧,即便是有人看到了,一时半刻的,也是认不出主子您的。别说,您这扮相啊,还像是咱们林府的大少爷呢!”

    白芍用一块布擦干头发,随口说道。

    林梦雅却是心思一动,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她。

    “你说,我像我哥哥?”

    白芍立刻点了点头,回道:

    “可不是么?虽然,大少爷比主子年长了几岁,但是,你们毕竟是同一母所出。那眉眼之间,倒真是像极了。”

    林梦雅立刻站在了铜镜前面,就这昏黄的铜镜,她倒是勉强能看清楚镜子中的女子。

    林南笙五官清俊,常年习武,也让他的眉宇间,带着男儿独有的阳刚坚强。在加上一身轻铠,总是显得器宇不凡。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