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老实交代
    可郭爷却是摇了摇头,抓住了他的手,压低了声音说道:

    “咱们在外面跑江湖的,戾气不可以这么盛。听我的,这件事还是用钱来摆平吧。”

    郭爷始终还是觉得,出来做生意的,还是要以和为贵。

    这小家伙的手段委实不错,但是,却还是年轻气盛,杀心太重了。

    若是这样下去的话,早晚,会吃大亏的。

    “可是——”

    林梦雅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郭爷摆了摆手,堵在了嘴里。

    这些无赖,她是最了解不过的。第一次勒索成功了,很快就会有第二次的。

    她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继续做她的昱亲王妃。但是商队的这些人,却会受到牵连的。

    郭爷却阻止了她,毕竟,郭爷才是这个商队的领队,林梦雅,也只好按捺住自己的想法,静观其变。

    领头的肉丸子,显然是一副吃定了她的表情。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好似是野兽在打量着自己的猎物。

    林梦雅心里觉得恶心,可表面上,却只能装出一副冷淡的样子。郭爷都开口了,她不能让人家难做不是。

    “怎么样啊?你们商量的结果如何?”

    肉丸子显然是已经不把郭爷放在眼中了,毕竟,从外表上看起来,郭爷不过是个老头而已。

    但是,那隐藏在沟壑丛生的苍老面孔之下的,可是经历了风雨之后,如同岩石一般的硬实的实力。

    这才是属于道上的老规矩,跟他们这种地痞无赖,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这位小兄弟,打伤你的兄弟,我们也实在是抱歉。这样如何,我们留下银两,请最好的大夫,为你的兄弟医治。此事,就权当是给给郭某一个面子。”

    郭爷如此的好言好语相劝,已经给了那肉丸子十足的脸面。

    可惜,有人天生就是给脸不要脸。

    那肉丸子觉得郭爷的一再容忍,是一位畏惧他的势力跟手段。

    瞬间,也撕去了那虚伪的客气,露出了他不知羞耻的嘴脸来。

    “哼,郭老头。我提出三千两银子,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怎么?你这种老江湖,如今也是老眼昏花,不识抬举了!”

    肉丸子的话,让郭爷的眼神一冷。

    出城在即,郭爷原本也不是为了惹是生非。

    可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竟然一点规矩都不讲。

    一直都在和蔼笑着的脸,如今渐渐的变得严肃了起来。

    郭爷可不是个软柿子,任由这些人揉捏的。

    而肉丸子又仗着自己人多,丝毫不把郭爷他们放在眼中。

    情势一触即发,就在林梦雅已经把毒药,都准备好的时候,一道月白色的身影,则像是幽灵一般,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前几日,才能下地走路的钱串子啊。怎么?钱爷,您是憋坏了,所以想要来活动活动筋骨是么?不如这样,我陪你练练,如何?”

    钱串子?林梦雅古怪的看向了肉丸子。

    开什么玩笑,他叫牛粪秋还差不多,哪里能像是钱串子,那么苗条的生物?

    月白色的身影,完完全全的,把她挡在了身后。

    越看背影越觉得熟悉,直到,跟自己脑海中的形象,完全重合在一起的时候,林梦雅才失声惊觉,怎么会是他呢?

    “咕嘟”名叫钱串子的肉丸子,大大的咽了一口口水。

    眼神里带着几分忌惮,可脸上,却早就已经笑开了花儿。

    “哪敢啊,原来是您啊。我只是带着兄弟们出来讨个公道而已,不知道,您这是有何贵干呢?”

    不过,那人并没有理钱串子。反而是转过身来,冲着林梦雅灿然一笑。

    “他啊,是我表弟。我姨妈不放心,所以派我来看着他。怎么?我表弟可曾给你惹了什么麻烦了么?”

    看着邱羽的笑脸,林梦雅的心情是懵逼的。

    心中五味陈杂,这家伙不是应该在宫里,照顾皇上的么?

    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给她解围?还有,他之前跟钱串子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

    林梦雅刚想要质问他,却被这家伙,笑眯眯的给推到了马车面前。

    连拉带拽的,把林梦雅给弄到了马车里。随后冲着她眨了眨眼睛,又转身去跟那只钱串子周旋去了。

    一听说,这只要到嘴的肥肉,居然是面前男子的表弟。

    钱串子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崩溃的表情。

    不过,这还不算完,邱羽笑眯眯的走到了钱串子的面前,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

    “我表弟这个家伙,倒是没什么缺点,就是人调皮了一点。钱串子,我表弟不管惹了什么祸,我这个当哥哥,都会为他负责。你说吧,我弟弟究竟怎么了?”

    别看邱羽一副好商量的样子,但是,显然是让钱串子想起了某些,极度不愉快的回忆。

    看着邱羽一点点的逼近,他竟然脸蛋发白,双手也有些乱颤了起来。

    终于,等到邱羽在离他很近的位置站定后,那钱串子,居然发出了哀嚎。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头也不回的撒丫子开跑了。

    “大哥!大哥!”

    剩下的几个壮汉,已然是被钱串子的行为,给弄的完全不会玩了。

    在原地看了一眼后,还是咬咬牙,跟着钱串子的身后,瞬间没了踪影。

    邱羽十分满意的看了看钱串子,然后拍了拍手,又跟熟人一样,和郭爷打了招呼。

    最后,钻进了林梦雅的小马车里。

    笑眯眯的坐在最外面,选择性的忽视了马车里,那一双带着惊疑的眼睛。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梦雅不满的噘着嘴,问道。

    邱羽则是选择了最直接的回答,微笑不语。

    “不是说好,你在宫里照顾陛下,我出去找药么?现在怎么办,陛下的安危谁来负责?”

    邱羽则是不断的这瞅瞅那看看,死活就是不接茬。

    林梦雅实在是气不过,他这幅气定神闲的样子。一招猛虎扑食,一双小手,就如同钳子般的,拧在了邱羽的身上。

    顿时,原本还十分淡定的邱羽,眼泪都差点飙出来。

    他还不好意思大喊大叫,只能干忍着。

    等到林梦雅觉得满意了以后,邱羽则像是一个,被人占了便宜的小媳妇。委委屈屈的看着她,眼里,还含着泪。

    “说,还是不说?”

    严刑逼供这种事情,林梦雅向来是玩得擅长。

    白芍则是乖巧的看向了窗外,大有一副,她什么都没看到的悠闲。

    邱羽哭丧着脸,以防林梦雅进行下一论的刑罚,只能垂头丧气的,交代自己的犯案,不,是隐瞒经历。

    “皇上已经醒转了,但是还是需要卧床休息。但是好歹,身边的人,都能调动了。我已经留下了药,皇上那边,他自己会照顾自己的。”

    好,答案还算是满意。

    林梦雅点了点头,顺手,又掐了一把,试图蒙混过关的邱羽一把。

    “呜嗷——”邱羽疼得颤抖了一下,又接着交代。

    “那个钱串子,年前也曾经欺侮过别的良家妇女,我恰好看到了,然后,就出手整治了他一下子。”

    说完,邱羽露出了一张无辜的笑脸,然后乖巧的坐在那里,充当乖乖宝宝。

    可林梦雅哪里是个能轻易被糊弄的人,冷笑着看面前的家伙,阴森森的问道:

    “是么?那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个商队里。还有,我看你跟郭爷,是熟人呢。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邱羽的笑容,有些僵硬。

    他就知道,林梦雅从来都是一个刨根问底的人。想要蒙住她,简直比登天还难。

    干咳了几声后,小小声的交代说道:

    “其实,我并不知道你在哪个商队的。但是郭爷是我的熟人,我前几天来找他的时候,听他说起,有一对小夫妻要临天国游历。所以,我就——”

    林梦雅瞪了他一眼,算是暂时的放过他了。

    邱羽是个聪明人,自然是能猜到,这小夫妻,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是乔装改变过的她。

    至于,为什么会在这时赶到,还为她解围。倒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不过,一路上有了邱羽,也算是互相有个照应。

    经过了这个小插曲,商队已经浩浩荡荡的到了京都外面。

    回首,看着巍峨的城墙。林梦雅的心情,却是有些雀跃的。

    身为王妃,她每次出城,都是偷偷摸摸的。这么光明正大的出门,还是第二次。

    第一次的时候,则是龙天昱带着她,去探望军营里的哥哥。

    也不知道,龙天昱如果知道,她偷偷摸摸的跑了出来,会不会气疯了。

    反正,她才不怕呢!

    商队的行进速度不算快,毕竟人多货多,经过了一个上午,大家也都熟悉了起来。

    大晋的境内,虽然朝廷并不鼓励的经商,但是因为国家的发展,商业也繁荣了起来。国家的税收,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起来。

    况且,商业这只金绵羊,所带来的税收收入,足以供养大晋的军队。所以,朝廷也半推半就的,推出了不少的便宜商人的政策。

    比如说,这官道上,每隔一段距离,就设立的驿站,就是可以提供,商人们在路上休息,补充食物跟水源的停靠站。

    商队整整走了一天,在傍晚的时候,才到了离京都最近的一个驿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