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人形垃圾
    早饭很简单,不过是些水煮的红薯土豆,外加几碗杂粮稀饭而已。在配上几碟酱瓜咸菜,就是他们这些商人,在路上经常吃的吃食。

    看到林梦雅以后,郭爷只是抬眼看了看她。随后,继续吃着他的稀饭。

    气氛,有些小小的尴尬。白芍甚至暗中拽了拽自己主子的衣襟,生怕她觉得下不来台。

    可林梦雅非但没有觉得尴尬,反而径自的做在了桌子上,也跟着他们一起,大口大口的,吃着别人眼中的猪食。

    白芍惊讶的看着自家主子,平常在府里,这些东西,她们可是半点都不碰的。

    如今,为何主子,竟然吃的如此的香甜。那吃相,要是让田妈妈看到了,一定会哭晕过去的。

    不过,郭爷跟他的俩个副手,眼睛里,却是露出了一抹赞赏。

    林梦雅也没客气,跟着三个大男人,把桌子上但凡是能看到的食物,都扫了一个空。

    显然,这三个壮汉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年人,竟然会吃这么多。

    看着他大大咧咧的,用袖子抹了抹嘴,那三张黝黑的脸上,更是露出了几分笑纹。

    坐在当中的郭爷,年纪应该是在五十上下。

    作为曾经的总镖头,在常年的风沙的历练下,人并未有半点垂老的疲态。

    反而处处,都透着一股子杀伐决断的老成。

    黝黑的脸上,一双略有些松弛的眸子,却闪着看透人心般的光芒。

    下巴上,花白的胡子,也为曾有过什么细心的整理,如同他这个人一样,肆意的生长着。

    如果是长年在商道上讨生活的人,谁也不会轻易的招惹面前的这个男人。他就像是一把历经千帆的宝刀,即便是光芒不再,却也不掩他让人心颤的锋芒。

    但是,同时那些人也知道,这样的人,也是最为豪爽仗义的。

    跟他成为朋友,就能体会到,何为快意恩仇,何为俩肋插刀了。

    不过,显然现在,郭爷对林梦雅的印象分,还是不错的。

    郭爷在桌子上,把自己的烟杆拿了起来。熟悉的姿势,显然是个老烟枪了。

    林梦雅却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了她刚刚顺手别在腰间的的烟杆子,双手奉上。

    “这是——”

    郭爷挑起眼皮看了一下,故意的问道。

    “这是晚辈给郭爷的小礼物,咱们初次见面,自然是要请郭爷关照的了。”

    她手中的烟杆,是白玉做的嘴,鎏金的材料。珍贵得不得了,可林梦雅却当时寻常的小物件一般,脸上既没有得意洋洋,也没有故作的谦卑。

    不卑不亢,但是对长辈,还是带着她该有的尊敬。

    郭爷瞧了她一眼,又把自己的烟袋杆子在桌子上敲了三下。才把林梦雅的礼物,拿了过来。

    旧的被他别在了腰间,拿过新的,他也没有多看一眼。

    而是倒上了自己的烟丝,用火石点燃了,淡淡的抽了一口,才开口说道:

    “好,老头子先谢谢你了。坐吧,一会儿咱们商队的人,就要都来了。”

    气氛,终于缓和了下来。

    坐在郭爷身边的俩个黑脸汉子,也开始露出了粗犷的笑容,跟林梦雅攀谈了起来。

    白芍倒是没明白,为何刚刚主子会诸多忍耐。

    可一旁的袁三,却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刚刚,是他忘了给新主子提一下这里的规矩了,却没想到,新主子做的,比他想象的,还要优秀。

    怪不得出发前,副堂主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保护好面前的新主子。

    看来,她不仅仅,只是一个三绝堂下属药店的幕后老板而已了。

    “小兄弟,刚才多有得罪,还望你不要见怪。”

    这俩个黑脸汉子,左边穿黑色衣裳,长得凶神恶煞的,名字叫做赵飞。虽然样子是凶了点,但是一开口,却是十分的礼貌温和。

    另外一个长着一圈络腮胡子的,名字叫做温石,倒是个沉默是金,不愿意说话的主儿。

    郭爷坐在那里抽烟,不断的有人过来攀谈,坐在他身边的赵飞就开口,跟林梦雅聊了起来。

    “赵大哥哪里的话,江湖儿女,又怎么会在意这些小事。况且,一路上若是没有郭爷跟俩位大哥的照拂,只怕我中途,就得喂了狼了。”

    林梦雅笑着说道,她本就是个豪爽的性子,如今扮起男人来,倒是少了几分拘束。

    反而更加的洒脱豪放,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赢得了赵飞跟温石的好感。

    三个人称兄道弟了起来,倒是看得白芍有些暗暗担心。生怕自家主子,从此以后,就变得粗鲁不堪了。

    人马很快就到齐了,这些人都是经常走南闯北的,虽然大部分都是三绝堂的部下,但是比起之间,并不熟悉。

    当然,表面上看起来,他们都是真正的商人。

    就连林梦雅,如果不是有云竹的那份名单,她也根本辨认不出。

    心中,暗叫了一声好。看来,她请云竹出山始终是个正确的决定。如果是这些人,帮他们一起开疆辟土的话,早晚,三绝堂的势力,能遍布全天下!

    所有人都过来给郭爷打了招呼,自然也看到了,跟郭爷的俩个手下,聊得火热的她。

    不过,并没有人多事。只是跟她客气的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毕竟,能坐在郭爷身边的人,一定是得了他的青睐的。在路上,一切还要仰仗于郭爷,自然,是不能得罪他的朋友的。

    林梦雅也知道,郭爷的用心。所以每一个人,她都尽量保持温和友善的笑容。

    都是一个商队里的人,和善一些,总是没错的。

    不过,到底是鸟大了,什么林子都飞。

    就在林梦雅刚刚感叹商队里都是精英的时候,一团人形的垃圾,就带着色眯眯的眼神,猛地盯着白芍看。

    商队的大部分人,都用敢怒而不敢言的眼神,看着那一团垃圾。

    却也是同时,为了那位看起来十分和善的小公子,捏了一把汗。

    “啊——”

    一直安静的待在那里的白芍,突然惊恐的大叫了一声。而后,一双几乎能杀人的双眼,愤怒的瞪着,洋洋得意的人渣。

    林梦雅顺着声音望去,只看到了白芍通红的俏脸,跟一个正在猥琐的嗅着自己左手的家伙。

    “好香啊,这位小娘子,是不是专程,来等大爷我的呢?”

    人性垃圾就是垃圾,油头粉面的,偏偏还觉得自己生了一副好皮相。

    只是,在林梦雅的眼中,那张还算是清秀的脸,早就因为他人渣的作为,而成了丑陋不堪。

    周围的人,都指指点点的,甚至有些还露出了看好戏的神情。

    显然是觉得,一大早就有这种调戏美女的香艳戏码,大大的能娱乐人心。

    白芍哪里是个肯吃亏的,刚从被人吃了豆腐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当头就是给了那男人一个响亮的大嘴巴。

    周围的人,更是觉得她打得好,一时间,嗤笑的,议论的,热闹了一大片。

    “哎呦,小娘子还挺烈性。怎么,准备跟大爷我玩玩去么?”

    那垃圾更加的嚣张,似乎还觉得自己很来了不起的样子。

    一双猥琐至极的眼睛,还紧紧的盯着白芍的胸前。露出了一副垂涎欲滴的表情,可下一秒,白芍却被一道穿着青灰色衣裳的人影挡住了。

    “没事吧?”

    林梦雅轻声的问道,白芍委屈的摇了摇头,可一双大眼睛,却已经盛满了雾气。

    在王府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谁敢这么无赖的,对待过她。自然,第一次受到这种羞辱的白芍,羞愤欲死。

    可却拿那个无赖,一点办法也没有。

    “小三子,你带少夫人去马车上休息,这里的事情,我来解决。”

    袁三却有些担心,但是他也知道,白芍受到了这么大的委屈,定然是惊魂未定的了。

    人形垃圾上上下下打量着面前的少年,跟自己不同,一副上好的皮相,就是城里那些卖笑的小倌,也没有他半分的风采。

    摸着下巴,男女通吃的他,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

    “你刚刚是哪只手,碰到了我家娘子?”

    压抑着怒火,林梦雅露出了一抹冷笑来。

    虽然,她身量纤纤,明显不如面前的人渣魁梧。但是她却丝毫不畏惧,冷冷的瞪着面前的人渣。

    “呦,这小相公真是好生的标致啊。跟你家娘子一样,水灵得能掐出水来,怎么,是觉得寂寞了,想要跟你家娘子一样,一同服侍大爷我,是怎么着啊!”

    人渣又笑得十分的猥琐,林梦雅却勾了勾手指,故意给了人渣一个媚笑。

    “你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围观的人,都以为这小少爷是怕了人渣,所以想要曲意逢迎呢。

    可鄙夷的眼神,还未曾酝酿出来,情势,就骤然变化了。

    只见,那人渣刚想要抓住小少爷的肩膀,却被他突然闪过。而后,这小少爷一个干净利落的扫堂腿,就打了那个人渣一个措手不及。

    在人渣刚想要挣扎的前一刻,她的一双小手,却又十分准备的,按住了人渣的脖颈。

    “砰”的一声,那人渣的脑袋,就被他牢牢的,按在了桌子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