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逃之夭夭
    足足的准备了俩天,跟着商队出发的时间,也终于到了。

    刚吃过了晚饭,林梦雅就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早早的睡下了。

    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一切如常。林梦雅一大早的时候,还去门口闯了关,跟侍卫们斗智斗勇了一番。

    现场状况,她是气得不轻。所以,这种故意闹脾气的行为,也就更加的合情合理了。

    这几天,侍卫们也清楚了她的套路。

    一大早起来,必是要出来闹一番的。让他们有些无奈的是,显然,这位被迫深居简出的王妃,好像是把这种让他们十分为难的差事,当成了消遣。

    据说,每次王妃逃跑失败以后,早餐都能多吃俩碗饭。

    顿时,被选来做这种坑爹任务的侍卫心里,想必也是狂奔过不少草泥马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林梦雅设计好的,而那些侍卫的心理,她掌握得恰到好处。

    天上,原本饱满圆润的月亮,也只剩下了一点可怜的细牙。

    没有了月光的世界,黑色,似乎变得更加的浓稠。

    万事万物,都到了该沉入梦乡的时刻了。整个昱王府里,也陷入了安静祥和之中。

    “嘎——”的一声,不知道是风还是别的什么,流心院后面,已经许久未曾使用过的小门,忽然间开了一个小缝。

    锈迹跟灰尘,簌簌的落在了地上。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一颗蒙在黑布中的小脑袋,小心翼翼的探了出来。

    黑布蒙住了大部分的脸,只露出一双晶亮的眼睛。上下左右的,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直到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的身影,小脑袋又缩了回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俩道纤细的身影,就从小门钻了出来。

    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后,有猫着腰,顺着墙角的阴影,缓慢又坚定的,移动到了王府的后门。

    “主子,这后门,不是有人守着么?”

    原来,这俩个当贼般的身影,正是林梦雅跟她的小跟班白芍。

    “嘘,别说话,我自有妙计。”

    林梦雅带着白芍,找了一个小角落蹲了下来。

    现在,离天亮至少还有俩个时辰。往常的时候,自然是等到天亮了,才会有人来开门的。

    但是今天,却是不同。

    就在她们隐藏起来不久,一个披着衣服,打着呵欠的身影,提着一点橘黄色的小灯,出现在后门。

    那人手脚利落的,取出了后门的钥匙。那一连串钥匙碰撞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分外的清晰。

    “陈伯,你还真是准时啊。”

    开门的人不情愿的站在一边,略有些刻薄的抱怨到。

    门外,一辆堆满了新鲜蔬菜的小马车,也是刚刚到后院的门口。

    “辛苦了辛苦了,这是咱们家里特产的甜瓜,不值什么钱的,给大兄弟带来,尝尝鲜的。”

    现在还是春天,地里的种子也才刚播散下去,当然不会有新鲜的蔬果长出来的。

    但是为了迎合京都里面的贵族,有不少聪明的农民们,依据天时地利,有的引了温泉水,借助地气。或者是彻夜用火炉加热,才得了少数的反季节蔬菜。

    当然,这样的蔬果价格高得离谱。即便是在京都里,也只有少数人才吃得起。

    财大气粗的昱王府就是其中之一,这些珍贵的蔬菜,每隔七天,就会送来一小马车的。

    到时候,后门的看守就不会那么的严格了。毕竟,来回盘查也实在是浪费时间,何况,她这个王妃,一向是有早睡晚起的好习惯的。

    谁也不会预料到,为了逃出升天,她居然还舍得起早。

    趁着送菜的陈伯进门的空隙,林梦雅小手一挥,就带着白芍悄悄的溜出门去。

    浓重的黑夜,成为了她们天然的保护色。

    压抑着逃逸的得意,林梦雅跟白芍,带着自己的小包袱,一路狂奔而去。

    可她却没想到,就在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的时候,几道熟悉的黑影,却从她刚刚路过的小巷子里,突然现身了。

    “你们几个,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好王妃,不能出任何的差池。”

    邓管家低沉的命令道,周围的黑影,也瞬间四散开来。渐渐的,隐匿在黑暗当中了。

    看着远处,已经坐上了一辆小马车狂奔的王妃,邓管家不由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王爷又何尝不知道,以王妃的性子,始终是拦不住她的。

    至于王爷要禁足王妃,不过是演给外面人看的一场戏。

    以王妃的性子,全京都的人都知道,那不是个会安静在家里绣花看鸟的主儿。

    这样做,也可以减少王妃不在京都的嫌疑。

    只是不知道,王爷的这一片苦心,王妃,究竟能理解多少。

    唉,但愿王妃,一切平安无事吧。

    静谧的夜里,载着已经逃出生天的林梦雅和白芍,一阵撒开蹄子的狂奔。

    车夫是云竹早就准备好了的,也会跟着她们一起上路。

    而且,让林梦雅有些惊讶的是,这人正是当初,在白老爹那里,看到的精明年轻人。

    怪不得云竹说,一路上会有人妥帖的照顾她们了。这人从第一眼看到,林梦雅就觉得透着那么股子沉稳聪明。

    这一路上,也许真得仰仗他了。

    跟白芍在马车里,把黑漆漆的夜行衣换下。里面,则是一身普通的衣裳。

    林梦雅扮作男装,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蛋,倒是跟林南笙有几分相似。

    好在,她本就没有寻常女孩的娇羞怕生。视线不管是看向哪里,都是坦坦荡荡的。整理好衣冠以后,倒像是一枚攻气十足的撩妹高手。

    “我说小娘子,你看为夫的扮相,是不是也帅得突破天际了!”

    林梦雅故作做出一副浪荡子的样子,手中的折扇,轻佻的抬起了白芍的下巴。

    故意飞出的媚眼,却是让白芍笑得花枝乱颤。

    白芍倒是一副新妇的装扮,妩媚艳丽中,却也不失端庄大方。

    她们俩个扮作小夫妻一起上路,除了商队中的少数人之外,其他人却是并不知道的。

    出门在外,俩个姑娘肯定是多有不便的。

    而且白芍的样子太媚,扮起男人来,更是一点都不像。还是有妇之夫的这个角色,更加适合她,也免得在路上,会有不长眼的,来调戏她。

    当然,极个别口味特殊的人渣除外。

    俩个人在马车里整理好了行装,除了衣服鞋袜外。林梦雅带了不少的银票,所谓穷家富路。商队虽然有自己固定的路线,但是难免会有她们单独行动到时候。

    为了不出现电视剧里那种,自己跟人群走散,并且身无分文流落街头的惨剧发生。林梦雅特意在身上,带了不少不起眼的首饰。

    这一副财迷的样子,倒是让白芍笑了个眉眼弯弯。直夸主子,果真是聪明过人。

    “少爷,咱们马上就要到客栈了。您还要下来,买些什么东西么?”

    外面,突然传进来的声音,让林梦雅愣了愣。

    商队是在京都的一家客栈里集合,然后一同走的。

    她掀开了的轿帘,趴在那里,跟马夫小声的交换情况。

    “按照您的吩咐,您的身份是云州富商的独子。姓袁名林,才成家不到半年。这一次,是为了巡查一下,自己在临天国的产业。我是您的马夫,我叫袁三,少夫人为袁马氏,单名一个慧字。”

    也不知道这个人的原名是什么,林梦雅只好暂时喊这个年轻人为袁三。

    接过了自己的通关文牒,上面,不管是她还是白芍,还有袁三的事情,都写得清清楚楚的。

    她翻来覆去的看,跟白芍一起,把自己的基本信息都背熟。

    幸好有神农系统的帮助,这一字一句的,她全部都牢牢记住了。

    “少爷,客栈到了。”

    袁三在外面恭敬的说道,林梦雅正了正神色。这里,将是她旅程的起点。不知道这一次,临天国之行,又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奇遇了。

    小手掀开了车帘,林梦雅像是男子一样,扶着白芍,下了马车。

    虽然还是清晨,但是客栈早就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了。

    不管是从外地来的商贩,还是即将要出京的商贩,都在这个云来客栈里,做短暂的停留。

    虽然朝廷重农轻商,但是,商人们的地位,却是在财富的积累下,不断的攀升。

    好在,云来客栈里,哪国的人都有,他们这一行人,并未引起太多的注意。

    袁三引着林梦雅她们二人,找到了这次商队的领头人。

    这是一位人称郭爷的老手了,云竹说他未曾加入三绝堂之前,曾经是一家大型镖局的总镖头。

    至于为何会沦落到,给三绝堂一个商队的领头人,云竹也并不清楚。

    只是郭爷为人仗义,经验又丰富。之前,许多次的任务,也完成得十分的出色。所以,这一次三绝堂在临天国扎根的任务,才交给了他。

    当然,表面上,只是作为商贸交流为掩饰罢了。

    “郭爷好,晚辈早就听闻郭爷的威名了,今日一见,果真是名副其实。这是晚辈,给您准备的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

    郭爷还有他手下的俩个副手,正坐在大厅的里吃早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