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贴心唠叨
    跟田宁共享了自己最深的秘密后,俩个人的关系,也似乎更近了一步。

    更让她觉得有些惊讶的是,田宁这个人,不管是国家大事,还是家长里短,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怪不得当初,田宁哥跟哥哥一起读书的时候,夫子总是夸赞田宁哥是个栋梁之才。

    只是,自从田妈妈被赶出府去开始,田宁哥也被迫中断了教育。这一点,倒是有些可惜。

    “如今朝廷因为权势之争而动荡不安,若是在这样下去,大晋的安宁也早晚会被战乱所取代。到时候,民不聊生,若是再有外国对大晋虎视眈眈。只怕是,生灵涂炭。即便是林将军智勇双全,可林家孤木难支。怕到时候,也是救不了天下的。”

    田宁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忧国忧民的落寞。

    但凡是这天下的大好男儿,谁不想做出一番事业来。

    可是,碍于身份,田宁也只能默默的,当一个旁观者而已。

    这一切,都落在了林梦雅的眼中。

    “田宁哥,你有这样的宏图大志,为何,不考虑入仕呢?”

    试探性的问道,却看到了田宁眼中,那勉强压抑的痛苦。

    她这才记起来,田妈妈当年入府,是签了死契的。所以,田宁在身份上,就是林家的奴才。

    大晋律法规定,农商奴之后,皆不得参加科举。

    所以,朝廷中不管是老臣还是后起之秀,大部分,都是有着自己身后的家族势力的。

    就像是百里无尘那样的才学,也不得不先充当龙天昱的家臣。即便是投靠了太子,也只不过是在禁军里,领了一份差事而已。

    文人,自然是想要成为舌战群雄的文臣的,这一点上,百里无尘跟田宁,倒是有差不多的苦恼。

    “你是觉得,你的身份不可以是么?这有何难,别忘了,我哥哥和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弱鸡角色了。倒时候,我叫哥哥把你跟妈妈的死契拿出来,去官府备报一声就是了。”

    林梦雅随口说道,改变身份这种事情,对她来说,现在也只是小菜一碟。

    田宁却有些愣神的看向了她,因为家奴每隔三年,都要作为家庭财产,跟朝廷报备的。

    若是想要重新获得平民的身份,可不仅仅是把契约拿出来那么的简单了。

    在下一次盘查个人财产之前,先要由主家提出申请,并且书写书面证明,然后再寻找到家奴的祖籍,落下户籍。在依次,由祖籍所在的郡县,一层层的向上报批。

    这样下来,他才能拿到可以报考科举的身份。

    也是因此如此,许多家奴,大多只是一跑了之。却终身,不能获得自己的身份了。

    “还是...算了吧。是实在是太麻烦了,老爷跟少爷,对我们母子有大恩。我们也是应该,给老爷跟少爷一辈子尽心的。你能有这份心,我已经很开心了。这事若是让母亲知道了,她一定会觉得我忘恩负义的。况且,我也只是个山野莽夫而已,朝廷的事情,哪里会轮得到我来插嘴呢。”

    田宁自嘲的暗叹道,语气倒是十分的坚定,也不像是林梦雅常见的那种口是心非。

    在心头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在这种以出身论高低的古代,不知道有多少像是田宁哥这样的人才,始终都得不到施展才华的机会。

    若是真的能废除这些封建旧俗,阶级偏见的话,也许,这个世界,就会有很大的不同了吧!

    “对了,我听说你这次要去临天国。你可都准备好了,这路上可不比在京城,随时,都有发生意外的。”

    林梦雅要去临天国的事情,也就是她身边的这几个人知道。

    田宁虽然对她颇有信心,却不免也有些担忧。毕竟山高水远,这路上的情形,谁也不能提前预料到。

    只是,以现在林梦雅的聪慧,怕是她一定早就有所准备了吧。

    “当然,我会跟着商队一起去的。而且,这里面有我父亲的旧部。他会在路上照顾我的,所以,你们不用担心。”

    林梦雅对田妈妈,也是这个借口。

    反正,爹爹的旧部遍布天下,个把个当了商人,也是没什么可值得怀疑的。

    但是实际上,这一队商人,其实大部分都是三绝堂的精锐。

    当然,他们之中,没有人知道,这个与他们同行的女子,就是传说中,手眼通天,又神秘莫测的堂主。

    在副堂主云竹的口中,她不过是个出来游历的富商之女。因为家里担心安全,才掏了大笔的银子,由他们三绝堂在暗中照顾的。

    以云竹的办事能力,必定会挑选一些精干之人。而且,云竹也交代过,不一定要对她毕恭毕敬,但是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

    有云竹这个副堂主的命令,谁,又敢不从呢?

    况且,三绝堂里的人,也不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了。因为林梦雅定下来的,不论出身,只论能力的选拔制度。竟然,还吸引了一些,江湖中隐居之士。

    现在,三绝堂里,人才迭出。就连三绝公子这个称呼,都已经渐渐的小有名气。听云竹说,最近的这几个月里,更是一个月更新一次。

    如果按照这样发展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三绝堂就会成为江湖上,响当当的情报势力了。

    当然,她肯定会遇到不小的阻力。但是现在,努力发展还是最重要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就放心了。怪不得,我还怎么劝我娘,她就一口答应了下来。你何时要动身?那位王爷,可是对你上心的很。想要出去,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连田宁这个老实人,都开始取笑自己了。

    林梦雅顿时差点把自己的银牙给咬碎了,哼,只是凭着几个肌肉比脑袋还要发达的壮汉,就能挡住她,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我早就有对策了,这几天,只不过是在麻痹他们而已。后天吧,最迟我也是要三天后动身了。这一来一回的,少说也得一个多月。我尽量赶在龙天昱回来之前回来,我走以后,妈妈他们几个,可就要拜托给你了。”

    屋子里,已经传来了白芷叫自己的声音。

    林梦雅起身拍了拍屁股,脸上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愁容。反而是扬起了自信的浅笑,眼睛晶亮晶亮的,比天上的星子还要闪耀。

    “嗯,你安心便是了。这院子里的人,我定然会拼死护她们周全。”

    又是这样上纲上线的态度,让林梦雅有些忍俊不禁。

    小手拍了拍田宁的后背,故作老成的说道:

    “年轻人,做事情不要那么死板嘛。守着一院子如花似玉的姑娘,你的春天,也该到了!”

    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林梦雅随后兔子一般,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屋子里。

    只剩下了田宁,傻傻的愣在了那里。

    刚刚,林梦雅这是什么意思?

    屋子里,俩个丫头并着田妈妈一起,都在跟白芍交代着林梦雅在生活上的习惯。看着白芍苦着一张脸,却不得发作的样子,林梦雅倒是有几分庆幸。

    幸好,这一切都由白芍帮她分担,不然的话,她一定会被这三个管家婆给唠叨死的!

    “这是主子平时要用的补药,你一定要贴身放好。记住,片刻不能离身。还有主子的贴身衣物,在穿之前,一定要查看清楚,是否被人动过。”

    白芨细细的叮嘱说道,之前,她们曾经在这种事情上,吃过几次亏。

    若不是主子机警的话,说不定就会着了那有心人的道了。

    这次在路上,遇到的人,虽不说都会像是她们之前遇到的那般狠毒。但是人心难防,说不定会遇上什么样的人呢。

    “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放心。这些事情呢,虽然以前都是你来做,但是我又不是没有看过。保证会让主子,平平安安,完完整整的回来。”

    白芍现在当然是举双手保证,主子之所以会选择她跟着,并不是因为主子偏心她。而是因为白芨跟白芷,平常都是在府里面做事。

    虽然信息细腻,但是毕竟环境单纯。不如她这个从小,就在市井中打滚的。外面的事情,她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跟在主子的身边,随时,也能提个醒什么的。

    可没想到,却是因此,成为了大家集中对付的目标了。

    唉,她还真是差事难做啊。

    求助的看向了自家主子,哪知道,却看到自家主子,那幸灾乐祸的表情。

    心头暗叫了一声苦,谁让她有这么个,没良心的主子呢。

    “好了,你们都不要为难白芍了。这些事情,她自然会知道的。我们虽然在外面,但是日子好歹也能随心。田妈妈,这俩个丫头和这个院子,我就交给你了。若是有人蓄意为难你们,先忍一忍,等我回来以后,再一并发作。”

    林梦雅指的,就是雅轩里的那位主。

    如今府里,龙天昱跟她都不在,雅轩里的那一位,自然肯定不会这么老老实实的待着。

    偏偏如今她被盯得紧,俩个丫头为了不给她添麻烦,死活不肯去白老爹那里暂避风头。

    不过,府里迟早会发现她失踪的事情,到时候,邓管家自然会照拂她院子里的人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