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命中注定
    田氏立刻把衣服披在了自家小姐的身上,心疼的唠叨着,不知道小姐这是发得哪门子的疯。

    “真的有,而且,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林梦雅倒是没有听进去,只是轻声的念叨着。

    她之前都没有注意到,若不是白芷心细,怕是她也是难以发现的。

    “妈妈,我出生之时,母亲就难产而死了。那我这后腰上的红梅印记,是什么时候印上去的?”

    林梦雅抓住了田妈妈的手,语气有些急切的问道。

    田妈妈顿时愣了愣,努力的回想起以前的事情。

    “这——好像是夫人亲手给你印上去的。我记得那一年,你出生的时候,夫人因为身体虚弱,所以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就撒手西去了。在夫人弥留之际,心心念念的,就是给你印上这红梅的印记。”

    提起以前的事情,田氏的眼眶默默的红了起来。

    夫人离世的时候,全府的上下,都沉浸在悲伤之中。

    也是因此,才疏于对小姐的照顾,让这孩子,从小就体弱多病的。

    “原来是这样,田妈妈,那我娘,有没有对这个印记,留下什么话呢?是关于,我外公家的消息?”

    如果,在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情况下,还要坚持给女儿印上这个红梅印记。

    只能说明,母亲肯定知道,这印记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而且,在大晋,母亲除了医术名动天下以外。其他的,并未听说有过什么娘家的势力。再加上她在府里,找到的母亲的那些遗物。

    更加说明,母亲出身不凡。

    假如母亲坚持要给她印上这个印记,只能说明,母亲觉得,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个印记,可以帮上她女儿的大忙!

    “这倒是没有,不过夫人在世的时候,虽然从未提起过她的娘家。但是,每到红梅盛开的时候,夫人总是会看着院子里的梅树发呆。后来,晴夫人嫁入府中,以梅树阻碍风水为名,就把所有的梅树,都给砍光了。”

    府中的旧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是在田氏的脑海中,却是分外的清晰。

    林梦雅默默的点了点头,看来,邱羽说的没错。这梅花的印记,有可能是母亲娘家的印记。

    如果,母亲真的是临天国贵族出身的话,那这一次,她去求药。也许,会有什么意外收获也是说不定的。

    当下,对去往临天国的旅程,充满了期待。

    悄悄的收拾着行装,这一次上路,林梦雅准备只带着白芍一个人去。

    白芨跟白芷可是哭闹了一天一夜,最后,在林梦雅举手保证,一定会平安归来的前提下,总算是说服了这俩个丫头,让她们暂时留在府中。

    出乎林梦雅的预料,田妈妈对于她的这次冒险,居然没有强烈的反对。

    最后,就连身体已经渐渐好转的田宁,也加入到了帮助林梦雅劝说白芨跟白芷的队伍当中了。

    三言两语,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再加上一些为国为民的大道理扣了下来。

    愣是把白芨跟白芷,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只好眼泪汪汪的,帮林梦雅一起整理东西。

    月色如洗,三个丫头在屋子里收拾着东西。林梦雅见到自己,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只好一个人,坐在门口赏月。

    时间过的好快,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快要在昱亲王府生活满一年了。

    这一年的时间内,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就连她现在回想起来,也总是觉得,别样的动魄惊心。

    如果,她还生活在现代的话,也许现在,可能还是个默默无名的医科研究生吧。

    然后,被分配到某一个医院中,当一个外科大夫。每天除了忙碌的生活,就是为家庭的细碎事情担忧。

    最后,找一个可靠老实的男人嫁了,生一个孩子,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

    却永远都不会知道,在另外一个时空中,这些或是可爱,或是可敬的人,他们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在想什么?”

    田宁的声音,突然从她的背后响起。

    林梦雅转头,看到的就是田宁青色的长衫。

    才来到王府没几天,田宁的情况,就照以前好了不少。

    多亏了青筝谱上,有母亲遗留下来的方子。再加上邱羽跟她的鼎力联合,田宁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

    那原本苍白近乎青灰色的脸,如今,也缓和了许多。长发束在脑后,比起小时候那憨厚质朴的少年来说,现在的田宁更像是一个儒雅的读书人。

    只是不变的,是他孝顺善良的本质。

    “没事,只是觉得今天的月亮,又大又圆。”

    林梦雅和缓的露出了一个笑容,看在田宁的眼中,不由得有些微微的惊艳。

    明明是从小到大,那么熟悉的人儿,可现在,却是如同月下的精灵。美得灵动不可方物,田宁摇了摇头,才从她的惊鸿一笑中,回过神来。

    垂下了眸子,轻轻的咳嗽了一下,低声说道:

    “你不是她。”

    林梦雅的心,像是漏掉了一拍。

    心里不由自主的生出了几分心虚的感觉,一双小手,有些紧张的握着自己的前摆。却是鸵鸟一般,不敢接田宁的话。

    “别紧张,我知道,你现在就是她。我只是说,你不是小时候的那个她。谢谢你,继续延续了她的生命。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跟娘,可能真的就失去了她了。”

    田宁也坐在林梦雅的身边,说着一些,只有他们俩个人才懂的话。

    林梦雅表面上,依旧是坦然自若。可内心,却是绷紧了一根弦,生怕田宁,再说出类似的话来。

    “她——是怎么死的,你能告诉我么?”

    田宁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痛苦与悔恨。语气轻轻的,并不像是试探林梦雅的感觉。

    林梦雅想了想,既然占了人家的人生,那有些事情,她还是要做个诚实的人。

    “是被林梦舞毒死的,不过,我接受了她所有的一切。包括记忆跟情感,你放心,我跟她,其实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田宁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你别害怕,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跟她已经融为一体了。只是——只是我有些不甘心罢了。晴夫人她们母女,终究是没有容下她。可她们恰恰不知道,这是她们在自取灭亡。”

    田宁的语气里,悲伤渐渐的消散。取而代之的,却是如同刀锋一般的冷冽。

    林梦雅有些奇怪,为何田宁,竟然知晓这种事情。难不成,他有什么超能力不成么?

    “你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对么?”

    扭过头,给了林梦雅一个温暖的浅笑。田宁的视线,却好像是透过这具身体,直达她的灵魂深处。

    “她三岁的时候,我跟南笙少爷,带着她一起出去玩。在街上,我们碰到了一个老道士。南笙少爷当时去给她买糕点吃了,所以那个道士说的一切。只有我跟她听到了,那老道士说,她是天生的凤命,命格奇特。若是平安长大出嫁,也能安康到老。到若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她必须在地狱之火里浴火重生,凤鸣九天!”

    田宁又把头转了过去,看着月亮,喃喃自语。

    “我一直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直到,我那天遇到了你。虽然,你的一举一动,都跟她几乎一模一样。就连对我跟母亲的记忆,也都是跟从前不同。但是你的眼神,跟她的却是不一样的。她是清澈纯善。而你,则是聪慧沉稳。从那一刻我就知道,她回不来了。而从此以后,你就是她了,天地之间,唯一的林梦雅。”

    田宁的话,却让林梦雅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照这么说的话,她变成林梦雅,难道,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么?

    怪不得,她跟林梦雅的身体,居然会那么的契合。就连她的记忆跟情感,她都会全然的接受,就连一点点反感的感觉也没有。

    原来是因为,这些事情,其实早就是注定了的!

    其实细想想,如果那天林梦雅没有上花轿,也没有吃林梦舞的毒枣。但是,终究她会成为上官晴母女的绊脚石。

    到那时,她不也一样会被人害死么?

    心里,情绪有些复杂。原本心里的不安和心虚,也因为田宁的话,也渐渐消散了开来。

    “所以我知道,你是为了天下而生的。今天,我之所以先是说服了母亲,又帮你说服白芨跟白芷,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田宁的目光恢复了澄澈,过去的追忆,他会永远的放在心的最深处。

    对于母亲来说,她最重视的孩子还在,这就够了。

    现在的林梦雅,还是母亲跟他,唯一的主子与恩人。

    而他之所以会跟林梦雅说这些话,完全是因为,想要跟过去的那个可爱的小妹妹,做一个正式的道别而已。

    那个天真善良而命运多舛的姑娘,至少要有一个人,要记住她在这世上的一切吧。

    “谢谢你,田宁哥。”

    林梦雅比田宁想象中的更加的聪明,俩个人路出了只有彼此才明白的笑容。看着天上的明月,用这种最为隐秘的方式,同样祭奠着一个年轻生命的远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