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红梅印记
    “不了,我已经睡醒了。”

    林梦雅打了一个呵欠,揉了揉眼睛,立刻趴在了窗子边上,看向了自己的主屋。

    昨晚她睡的很香,所以,外面的动静,她是一点都没有听到。

    锁头都还完好的锁在门上,难道说,那呆子,居然敢不跟她道别,就一个人走了么?

    哼,竟然真的把她一个人丢在府里了。

    这下子,她才不会原谅他呢!

    撅着小嘴生着闷气,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龙天昱的不辞而别。还是因为,自己被他关在院子里,不许出门了。

    总之,她昱王妃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就是了。

    田妈妈早就拿来了熏好了的又香又暖的春衣,藕荷色的裙衫,里面是加了一层薄薄的精棉的。

    以前,她总觉得,夫人的衣柜,已经算是华丽大气的了。

    没想到,小姐的衣服,居然多到必须要腾出一个独立的屋子里来盛放了。

    不过,在吃穿上,小姐还是一贯的好脾气。只要吃得饱穿得暖,小姐倒是一点要求都没有。

    梳妆打扮好了,林梦雅偷偷的跑到了流心院的门口。

    昨晚,她可是被严加看管的目标。小脑袋悄悄的探了出去,奇怪,为什么早上开始,就半个人都没有了呢?

    提着裙摆,林梦雅小心翼翼的跑出门去。

    难道是因为王府里的人,都跑去偷懒了么?带着这个疑问,林梦雅一路小跑,到了王府大门。

    可刚想踏出一步,立刻,就有八个侍卫,严严实实的,挡在了她的面前。

    “王妃,请您回府!”

    震耳欲聋的声音,把林梦雅吓了一机灵。

    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那八张黝黑的面孔。哈!这一尊尊的黑煞神,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闪开,我要出门!”

    林梦雅目光里带着几分喷火的怒意,一副大意凛然的样子,大有一副神挡杀神的架势。

    可这八个侍卫,都是龙天昱精挑细选,而且提前做过岗位培训的英才。

    只见这八个人,颇有默契的,把林梦雅围在了中间。

    她往前,他们就跟着往前。她后退,他们就跟着后退。

    进退有度,配合默契而自然。

    林梦雅很快就放弃了突围而出的打算,气鼓鼓的看着那八个丝毫不会动摇的人体铁柱。

    好吧好吧,她投降了还不成么?

    等到她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回头去看,那八个侍卫,早就已经不知道何时消失了。

    但是估计她下一次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们一定会神出鬼没的跑出来。

    龙天昱,算你狠!

    邱羽有些奇怪的,看着那个热衷于处理各种草药的搭档。

    只是,她一边眼冒金光,一边振振有词,还用力用铡刀切那些药材的模样。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可怕。

    拉了拉一直跟在他们身边,为他们打下手的白芨。努了努嘴,想要问问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嘘,别惹我家主子。这不,被王爷下了禁令不许出门了。”

    白芨悄悄的跟邱羽咬耳朵,想必是也把林梦雅今天,三次闯关都失败的经历。说给了邱羽听,屋子里,除了正在处理药材的刀切声音,又多了俩道,故意压抑下来的笑声。

    “你们在笑什么呢?那么开心?”

    俩只凑到一起的脑袋,立刻分开。俩个人立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低头处理自己的事情,

    可林梦雅却带直几分可怕的假笑,举着锃亮雪白,用来处理草药根部的菜刀,步步向她们逼近。

    “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笑。主子,那个我去看看田妈妈那里,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白芨急中生智,脚底抹油就开溜了。

    被独自剩在屋子里的邱羽,心里暗自叫苦的同时,也不得不满脸堆上了讨好的笑容。

    “那里敢笑您呢不是,对了,昨天,我已经给皇上服药了。效果还是不错的,皇上排出了不少的毒素,但是像是预料到的那样。皇上的毒虽然有了好转,但是身体却越发的虚弱了。如果没有龙行草的话,怕以后身子,也不会康健了。”

    雪白的锋利的菜刀,就摆在了自己的眼前,邱羽哪里敢惹林梦雅!

    好说歹说的,扯到了正事上面,他才堪堪的,捡回了自己的一条小命来。

    “放心吧,不会耽误的。三日后,我就上路。京都有一个商队,要去临天国国都做生意。我想扮成商人,混到那里去。”

    林梦雅把菜刀仍在一边,又恢复了平常淡定的样子。

    虽说龙天昱给她下了禁足令,但是还不到一天,她就已经摸透了那些的人的脾性。制定好了最佳的逃跑路线,想要堵住她,做梦去吧!

    “你还真是——但是,如果你想要去临天国的话,一定要有出入文牒。而且你可是王妃,如何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呢?还有,如果没有龙天昱的支持,你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拿到龙行草的。”

    邱羽脸上带着几分高深莫测的微笑,似乎觉得,这些事情,凭着林梦雅一个王妃的身份,似乎,也不能完成解决。

    可他却不知道,除了晋国的昱亲王妃以外。她还有个身份,那就是三绝堂的堂主。

    早在创立之初,她就让借着小玉的帮忙,给自己伪造了另外一个身份。

    只要用那个身份的话,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

    至于弄到龙行草的办法,车到山前必有路,总比在这里干着急的强。

    “你还记得,上次你用来包草药的那块布么?”

    邱羽的眸子中,掠过了几分谨慎。

    不过林梦雅正在盘算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发现。

    听得他的问题,也只是点了点头。拿东西能放在木盒中,十几年都不腐,也算是件奇物了。

    “我家虽然世代行医,但是也曾经游历天下。你那天包药用的布,似乎不是凡品。我记得,那块布的右下角,似乎有朵梅花的样子。我当时只是看了一眼,印象并不是特别的深。不过,那梅花似乎跟咱们大晋的样子不同。我听说临天国国人,大多喜欢梅花。有些氏族,更是会以梅花为号。你不如好好的研究研究,万一是你母亲的旧相识,你拿着这东西去找,会不会,有些帮助呢?”

    梅花?

    林梦雅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那块布的细节,似乎在角落里,有一朵梅花的样子。

    狐疑的看了看邱羽,只是一块布而已,何以他就能猜测,是跟临天国有关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以邱羽的见识,可不仅仅,像是个太医那么的简单了。

    感受到林梦雅对自己的怀疑,邱羽聪明的闭上了嘴巴。

    不能解释,若是解释,以林梦雅的脑袋,就越是会误会什么。

    不如就把自己知道的抛出来,让她自己去寻找答案的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会对我有所帮助。你等一下,我去取来。”

    林梦雅只是颇有深意的看了邱羽一眼,转身就出了药房。

    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邱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并没有刨根问底。但是,以她的聪慧,肯定会嗅出什么端倪来的。

    嘴角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但愿,他的猜测,这一次没有落空。

    屋子里只有白芷一个人在收拾,林梦雅从自己的床头,取出了那块包裹着东西的布料。

    这料子,摸起来细腻而柔软,不像是棉的,也不像是皮的。但是柔韧性却是十分的好,她也是前所未见。

    前后翻看了几次后,才终于在右下角,发现了一朵绣着的梅花。

    因为时间的推移,花的颜色已经看不太清楚了,灰突突的,辨认不出来。

    其实样子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她总是觉得,有些眼熟。

    “主子,您在看什么呢?”

    白芷好奇的进来轻问到,视线恰好落在主子手中的布料上。

    “咦?这也是夫人的遗物么?这梅花,跟主子腰间的好像呢!”

    白芷的话,让林梦雅愣了愣。

    她腰间,何时有梅花的印记了?

    白芷从林梦雅的手中,接过了那块布料,仔细的看了看后,肯定的说道:

    “没错了,这就是小姐腰间的梅花印记。我记得清清楚楚的,这梅花左边有一瓣比其他的都要长一些。不仔细看,是分不出来的。我记得小时候,咱们俩总在一处睡。我记得清清楚楚的,就是这个样子没错。”

    林梦雅努力的搜寻了一下记忆,好像是在十分遥远的记忆里,才记起有这么一档子事。

    吩咐白芷关了门窗,林梦雅利落的脱下了自己的衣衫。

    站在镜子前面,第一次仔仔细细的,审视自己的身体。

    雪色的肌肤白如凝脂,渐渐的已经脱离了当初,少女一般的青涩。

    林梦雅转过身去,在一人多高的镜子中,她努力的看到了自己纤细的后腰上,那一朵血红色的梅花。

    她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又看了看布料上的图案。

    奇了,还真是同一个!

    “白芷,小姐在不在——天啊,这么冷的天,你也不怕着凉了。”

    田妈妈刚进屋,就看到了几乎是半裸的自家小姐,正在那出神发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