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暗起波澜
    田妈妈到底是林府老人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王府内的婆子丫头们,她也能了解个七七八八了。

    跟白芍和白芨不同,田妈妈几乎是一眼,就能看出这人的深浅来。

    等到了晚饭时候,她已经差不多能记得,今天下午,看到的那些人的名字长相了。

    林梦雅的院子里,向来是没规矩惯了的。除了婆子们,丫头都是可以上桌的。

    有时候,已经长的有些吓人的小白跟小虎,也会可怜兮兮的,在林梦雅的身边卖个萌,然后也留有一席之地。

    只是今天,田妈妈却是皱着眉头,看着流心院里的人,吃了这一餐饭。

    “妈妈,我看你好像是不高兴的样子,怎么了?”

    别看林梦雅平时惯会用身份来压人的,但是其实,她心里最是没有什么阶级之分的了。

    在她的影响下,家里的几个丫头,也都是不拘小节的。

    “小姐,我知道,你是心里疼这几个丫头。以前,夫人也是如此待我们的。但是,您是王爷的正妃,即便是以后太子登基了,您也是亲王的王妃。若是被人知道了,不但是对你,对她们几个,也不是什么好事。”

    林梦雅知道,田妈妈都是为了她好。

    她本就是个心思灵透的人,田氏的话一点,她就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玄机。

    现在,龙天昱的身份,不说是众矢之的,却也是颇为引人注目的。

    她这个王妃,名声又不好,三天俩头的,不闹出点惊世骇俗的事情,都好像是不习惯一般。

    但是白芍她们三个却是不同了,一旦传出去了,只会被人诟病不懂规矩。

    以后,对她们的名声总是不好的。若是想要找个夫家嫁了,在考察品行的时候,一定会被认为骄纵任性。

    也是她想得不周到,她自己的名声坏了就坏了,却不能连累白芨她们三个就是了。

    “好,这件事,我是跟她们说的。妈妈有心了,这些事,我们这些小辈,是万万想不到的。”

    田氏的眉头,也纾解了开来。

    还好,小姐的性子跟夫人倒是一脉相承的。对她好的话,她都能听得进去。

    田氏一见到那俩个姑娘,就打心眼里看着喜欢。

    再加上对小姐也是千般好,她的心里,自然是也把白芨跟白芍,看成了自己人。

    “还有,我今天去膳房的时候。看到了给府里准备的菜肴,小姐,恕妈妈我冒昧了。您可曾是有了身孕,还是府里的哪一位夫人,有了身孕了?”

    “噗——”

    林梦雅把嘴里的茶都喷了出来,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看向了田氏。眼神里,都是难以置信。

    “不...不可能啊!是不是府里的佣人,谁有了身孕啊?”

    这怎么可能!

    她跟龙天昱虽然成婚快要一年了,但是彼此都是清清白白的。

    别说是某种**上的交流了,就连牵牵小手,亲亲小嘴,那都是极为罕见的情况。

    再说了,府里的丫头们,还算是洁身自爱。

    龙天昱又不是个好色之徒,德妃的老公还在皇宫内昏迷。怎么看,都不像是有怀孕的人吧?

    “不像是,虽然,王府跟咱们府里不同。但是,主子们的例菜也不难猜。如果是府里的下人的话,至少,也应该跟你这个主母知会一声的。而且我也看过了,这府里面,虽然不至于处处都畏惧于你。但是,你这个当家的主母,还算是恭敬有加。况且,怀孕这种事情,对府里来说,也算是喜事。一般,如果禀告了主母,少不得会得一些赏赐的。我看那菜色,倒像是给主子们吃的。”

    当初林夫人怀孕的时候,全程都是由田妈妈照顾的。

    所以,她对这些也算是懂得不少。

    如果是田妈妈肯定的话,那就是假不了的了。

    这王府里,能称得上是正经主子的,也就是林梦雅龙天昱,跟住在雅轩的德妃了。

    这三个人,最可能怀孕的,恐怕只有龙天昱的可能性最大了吧!

    林梦雅倒是不敢怠慢,但有不好打草惊蛇。

    天色已晚,若是她现在查问,反而会显得异常。

    “此事我记下了,这几天,王爷就要巡视春耕了。所以,我们还是不要给他添麻烦了。”

    但愿,此事只是虚惊一场而已。

    不然的话,可她却敏感的,察觉出了阴谋,那独有的味道。

    无心睡眠的林梦雅,靠在窗口查看着青筝谱。

    越是翻看下去,她就越觉得这本书,极为的珍贵和详细。

    有时候,只是寥寥几句,就能有种点拨的云开雾散的感觉。许多疑难杂症,都能在这上面找到解决的办法。

    更让人惊喜的是,这上面有不少前人留下来的注解。

    这些注解,其实跟青筝谱一样的珍贵。

    林梦雅仔仔细细的看着,希望,能看到母亲,在这上面的痕迹。

    正在她聚精会神的查看的时候,一股子清香的味道,猛然间窜入了鼻间。

    淡淡清冷的感觉,从自己的脸颊上传了过来。

    林梦雅一转头,看到的就是一捧刚刚才盛开的迎春花。

    那嫩黄色的花瓣,丝毫不因为初春清冷的温度,而有一丝丝的惧怕。也不像是寒梅一般,在严冬中,也有铮铮的傲骨。

    迎春,更像是一位小家碧玉。静悄悄的开放,让给已经渐渐回暖的春天,增添第一抹春色。

    “这是——送给我的么?”

    林梦雅忽然笑了,那笑容能堪比百花齐放。惊喜的眸子,让她的清澈的眸子,好像是盛满了星子一般,熠熠生辉。

    接过了龙天昱手中的迎春花,林梦雅立刻找了个瓶子,倒满了清水,放了进去。

    她的屋子里很多都是什么古玩珍宝,倒是这种小清新的感觉倒是很少见。

    好不容易有盆兰花,还是用了白玉做的花盆。比起这迎春花来,倒是多了几分做作,反而不像是植物该有的清新素雅。

    看着她兴冲冲的摆弄着迎春,龙天昱的脸上,也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

    林梦雅对于他来说,更多的,都是他从未有过的新奇。

    明明口口声声的说,她最喜欢的是珍宝银钱。给她钱吧,也做出了一副小财迷的样子。

    但是,现在竟然对着一把根本不值钱的花儿,笑得这么开心。难不成,这花儿在她的眼中,竟是比珍珠玉翠的,还要更加珍贵么?

    “你看,这样好不好看?”

    林梦雅献宝一样的,把自己的捣鼓了一会儿的花瓶,拿到了龙天昱的面前。

    刚刚盛放的迎春,多了几分乡野的气息。那股子幽香的味道,倒是有些清静宜人。

    “嗯,很好看。”

    像是个孩子一样,得到了龙天昱的夸奖。林梦雅的笑容越发的甜美,想了想,把迎春放在了自己的床头。乐不可支的,摆弄着。

    “我——明天就要走了。”

    抚摸着花儿的细嫩小手,忽然间停滞了几秒。随后,林梦雅一贯轻松的声音响起。

    “哦,一路上多多小心。东西都带齐了么?这一路,怕是山高水远,要多带些衣物。我吩咐白芨给你准备了几套常服,你让林魁明天过来,都带上吧。还有,我知道你身边肯定是有太医的,但是,家里还是有点常用药的。你在外面,要小心身体,不要着凉。吃的水一定要烧开了,也一定要干净,免得闹肚子,还有——”

    絮絮叨叨的话,突然间被打断了。

    毫无防备的,一双大手扳住了她的香肩。用力的被人翻转过去,瞬间,就撞入了那个坚实的胸膛。

    紧紧的,被他抱在怀中。林梦雅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故作的轻松,也在他突然的靠近里,土崩瓦解了。

    “这些我都知道,你还有什么话,要嘱咐我的么?”

    低沉的声音,带着让林梦雅游戏酥麻的缠绵。

    不舍的情绪,绝对不是林梦雅一个人的独角戏。

    成亲快要一年了,原本,龙天昱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独来独往。却在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个精灵古怪的她后,才了解到,他原本的生活,竟然叫做孤独。

    好像把她带在自己的身边,不管是到哪里,都能看到她的小脸上,那生动不已的表情。

    手臂,下意识的收紧。她总是会做出一些,让他头疼,却依旧觉得新鲜有趣的事情来。

    有时候,龙天昱甚至觉得,如果当初,他娶的人不是林梦雅。那这样的人生,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感受到。

    所以即便是,百里无尘觉得他变了,变得不再无坚不摧,变得林梦雅已经成为了他的软肋。

    可他还是愿意,就这么把林梦雅带在身边。不想让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还有——还有路边的野花,你最好是不要采!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

    通红的小脸上,林梦雅故意的做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小手,象征性的拧了拧龙天昱的耳朵。大有一副,你敢爬墙采花,她就灭他全家的架势。

    龙天昱非但没觉得她放肆,反而露出了颇有意味的一笑。不过随后,脸就苦了下来,有些遗憾的说道:

    “可是,万一要是各地的官员,想要孝敬我,我该怎么办呢?”

    “孝敬也不行!谁敢孝敬你,我就给谁立牌位!”

    某王妃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夜里分外的清晰。

    “但是——”

    某王爷故意做出一副迟疑的样子,接下来的,就是某王妃的河东狮绝技。

    “没有但是!”

    “如果——”

    “也不许有如果!”

    “好吧好吧,听你的。”

    某王爷偷笑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