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王妃回府
    其实这种药,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让胚胎停止发育。连用了几天以后,再服用另外一种药物,就可以,让死掉的胚胎从母体流出了。

    但是,也许是为了引人耳目,或许也是为了瞒过她。这药方稍作改变,就会如同女子正常的月事一般。

    但是代价,就是破坏了女子正常的生育功能。所以,这药一定不是上官晴给林梦舞服用的。

    没有哪一个母亲,会这么活生生的毁掉自己女儿的一辈子。所以,此人是谁,昭然若揭。

    “她的情人是谁?这种事情,还是要告诉父亲知道。不然的话,林家会因为她,而声誉扫地的。”

    尽管,林南笙的心里,并不把林梦舞当做自己的妹妹。但是好歹,她也是林家的女儿,这种事情,他当然是想要为林梦舞做主的。

    林家的女儿,自然是不能被人轻易的欺侮了去。

    “我也不知道,不过,一定不是什么显赫之人。怕是现在,早就已经被上官晴他们处理掉了吧。哥,这件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声张,暗中调查的好。”

    林梦雅太清楚上官晴跟林梦舞这对母女了,如果,林梦舞的情人是哪家的公子的话。上官晴一定会顺水推舟,把女儿嫁出去。

    如今,既然这么悄无声息。那么,就说明,林梦舞肚子里的孩子,可不是什么王公贵族的。

    既然是这样,那上官晴,又怎么可能,会留下那个,能毁了她女儿一辈子的男人呢。

    “我知道了。”

    林南笙还是有些介意,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还是极为不光彩的。

    东西已经都收拾好了,林南笙亲自把她送到了大门外。

    有些舍不得,可林南笙还是目送着妹妹乘坐的马车离去了。

    叹了一口气,他,终究还是没有习惯。自己心尖尖上的妹子,就这么嫁做了别人的妻子。

    不由得,越发的是讨厌起上官晴跟林梦舞来。如果当初,不是她们在暗中捣鬼的话,妹妹也不会就这么匆促的嫁了出去。

    不过,他最恨的,还是自己。

    母亲过世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看好妹妹。

    一丝苦笑,从他的嘴角蔓延开来。但愿,他现在尽力挽回,还不算晚。

    车上有些沉闷,白芷跟田妈妈,都以为林梦雅是因为舍不得离开家里。但是,她却想的是上官晴母女之间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眼看着气氛沉闷得有些尴尬了,白芷转了转眼珠儿,开始跟田妈妈介绍起王府里的人来。

    随着白芷的声音,林梦雅也渐渐的从自己的深思中醒了过来。

    眼看着她们,都偷偷的用眼睛瞄着自己。林梦雅有些抱歉,看来,是被她们俩个人误会了。

    “妈妈,我记得田宁哥,好像是跟我哥哥同岁吧?我哥哥就常说,田宁哥的头脑聪明,在读书写字这方面,可比他强多了呢。”

    提起自己的儿子,田妈妈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当年,她好不容易,才把儿子从阎王爷的手中抢回来。虽然,儿子的身体不好,但是却从小就聪明懂事。

    尤其是在夫人还健在的那几年,更是跟着少爷一起读书认字。而且,先生还特别的夸过他聪明。

    只是一想到,儿子的身体...又不禁悲从中来,她一个人拉扯孩子并不容易。不求他大富大贵,只要平安健康就行了。

    可没想到,却还是奢望。

    “别担心,王府里有最好的大夫。若是他们不行,我就去求王爷,给田宁哥找太医。他一定会好的,相信我。”

    拍着田妈妈的手,林梦雅柔声却坚定的说道。

    那些害人的药,幸好她发现的及时。再加上田宁哥的身体,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孱弱。

    只要好好调养,一定能康复的。

    看到田妈妈尚且如此的伤心难过,那些因为这些害人的东西,而永远的失去了自己孩子的母亲,该是何等的绝望心碎。

    顿时,林梦雅那对那个邪恶又神秘的组织,更加的痛恨跟厌恶了。

    清狐...那张熟悉的,总是带着不正经笑意的脸,突然从她的脑海里闪了过去。

    那个死家伙,到底跑去哪里了!

    虽然龙天昱不在府中,但是早就吩咐好了邓管家,一定要把林梦雅,安安稳稳的接回王府。

    才刚一下车,早就已经焦急等待的白芨跟白芍,立刻迎了上来。

    看到那俩个丫头水汪汪的眼睛,林梦雅就有些庆幸。还好,她出事的事情,还没有传到俩个丫头的耳朵里。

    不然的话,这越发大胆的她们,肯定会天天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使劲的念的。

    “主子,您可回来了。”

    白芨眼圈有些红红的,虽然极力掩饰,但是看起来,却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

    林梦雅心思巧慧,瞬间就知道,定然是府里又起了什么波澜。不然的话,以白芍的性子,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好姐妹,受什么委屈呢?

    “这是我的乳娘田氏,还有她的儿子田宁哥。以后,你们就随我,一起叫她田妈妈吧。妈妈是我们府里的老人了,一些旧例也懂得多。但凡有什么不懂的,尽管去请教她,都知道了么?”

    林梦雅这话,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俩个丫头听的。

    更是对全府的人说的,不管怎么说,田妈妈以后,都是她院子里的人了。所以,这府里,但凡是把她放在眼里的,必定会尊敬田妈妈。

    而如果,还想要挑战她的人,必然也会从田妈妈下手。

    可惜,田妈妈可是深谙大院里那些弯弯绕的人瑞了。有些手段跟心计,可不是白芨喝白芍,这些丫头们能想到的。

    “奴婢只是一个下人而已,以后,还请各位,能多多关照。”

    田妈妈已经换上了一件洗衣服,但是,她却拒绝了林梦雅特意为她准备的绸缎衣裳。

    一身深蓝底色白花的粗布衣裳,虽然是簇新的,却依旧质朴丝毫不抢眼。

    花白的头发,已经一丝不苟的梳成了发髻。上面,只有以前夫人赏赐的银簪作为装饰。

    全身上下,最为值钱的,就是她耳朵上的红宝石耳坠。不过,那宝石也是普通的货色。比起府里那些穿金戴银,甚至比一般的府里的主子奶奶都要气派的婆子们来说,田妈妈这一身,似乎有些过于寒酸了。

    但是,却也比她们显得有规矩得多了。

    而且,田氏虽然是王妃的奶娘,但是态度却是十分谦和,一看就是个谨慎的人。主仆几人,才刚刚回到流心院,关于田妈妈的事情,已经传的众人皆知了。

    “田宁哥,我已经关照过邓管家了。以后,他就在前院住。我托他找个人来照顾田宁哥。这是我的院子,虽然不大,但是里面,却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林梦雅十分随意的,介绍着自己的流心院。这里的一处处,都暗含着清狐跟林中玉的心思。

    现在,龙天昱又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又着意让人添置了不少。

    这下子,流心院可算是处处都精致无比了。听说,外面有不少人,都称她的园子,为京都十大名园之一。

    对于这个称呼,林梦雅倒是不在乎。若不是因为,这里的东西,都是那三个土豪的心意。

    她还觉得,这些东西实在是占地方呢。

    “真是...真是...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雅致的园子。”

    田妈妈一边看一边赞赏,心头,却是涌上了淡淡的喜悦。

    她总是担心,像是王爷那种高不可攀的人物,总是会带着居高临下的冷傲。至少,也不会对小姐,像是老爷对待夫人那样宠爱万分。

    可今天,见到了这院子,才知道,小姐当真是王爷心尖尖上的人。

    不然的话,这院子里,任何一样,都价值千金的宝贝,也不会让小姐,当成寻常物件一样的赏玩了。

    “我平时都是在正屋里,以后,您跟那三个丫头一样,都住在厢房里。对了,府里的事情千头万绪的,这些日子,我也多亏了三个丫头了。白芷您是知道的,剩下的白芨跟白芍,都是一等一多好姑娘。对我,也都是尽心尽力的照顾。妈妈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拜托她们了。”

    白芨跟白芍都是好姑娘,模样俊俏不说,人又伶俐。性子都是有情有义的,尤其是对林梦雅,更是没话说。

    一听说田氏是自己主子的奶妈,就立刻对这个看起来十分低调,却谨慎精明的妈妈,多了不少好感。

    当下,就一个占据了一边,一声声甜甜的‘妈妈’叫着,更是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俩个姑娘客气了,我家小姐,从小身子就弱。若不是你们细心照料着,难能有今日的好颜色。妈妈我只是一个下人,也没有什么。这俩个镯子,就算是我给你们的见面礼吧。”

    田妈妈笑着从自己的手腕上,退下了俩个银镯子来。

    林梦雅这才知道,为何在街上的时候,田妈妈放着那些金银首饰不要,只要了这俩个精致,又适合年轻女子的银镯子。

    敢情,是为了给她这俩个丫头做见面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