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今非昔比
    “想要打我的人,妹妹,你恐怕是发作的有些早吧。”

    一直冰凉的小手,瞬间就抓住了林梦舞的手腕。

    白芷丝毫不惧怕曾经虐待过她的二小姐,那曾经总是水汪汪的双眼,此刻,却是一脸镇定的看着林梦舞。态度不卑不亢,先是弯了弯腰,给林梦舞赔礼道歉。

    “是奴婢逾矩了,还请二小姐责罚。”

    林梦舞却根本不能挣脱开林梦雅的手,比起她的这双,连针线嫌重的手,林梦雅每天为了诊脉跟下针,而刻意锻炼出来的手,简直就像是钳子一般,牢牢的,钳制住林梦舞。

    “放开我!”

    林梦舞脸上的神色,又惊又怒。可是,林梦雅的脸上,那云淡风轻的神情,丝毫没有任何改变。

    “我的丫头,尚且还知道以下犯上是不对的事情。妹妹是如此标致的大家闺秀,为何,连这点子道理,都不懂呢?”

    林梦雅看准了时机,突然松开了手。

    瞬间,刚刚还想要用力挣脱的林梦舞,瞬间就失去了重心,向后面摔去。

    而此时,林南笙也十分‘刚好’的后退了一步。不久前还一副高人一等姿态的林梦舞,瞬间,就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

    这下子,保证林梦舞的玉*臀,会受到一次跟地面亲吻的好机会。

    林梦雅无视了林梦舞眼眶里,即将要泛滥而出的眼泪。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舞儿,不得无礼。你看你成什么样子,对自己的兄长和长姐尚且如此,以后,你如何能讨得夫家的欢心!”

    上官晴的脸都要紫了,可偏偏,这屋子里,从主子到丫头,一个俩个的,都伶俐得让她的牙都要咬碎了。

    她的眼界,可不像是舞儿那么的浅薄。

    区区一些个无关紧要的珠宝,她还没放在眼中。

    “娘——”

    上官晴一个眼神,就让林梦舞住了嘴。

    落胎的事情,本已经让林梦舞伤了元气。若不是有皇后秘密送过来的神药,恐怕现在,她还只能卧床不起。

    但是,林梦舞却因此,不得不听她娘的话,至少,在这段时间,一定不能跟任何人起冲突。

    免得,露出什么马脚来。

    “妹妹,摔疼了吧。来,姐姐扶你起来。”

    林梦雅立刻装出了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伸出手来,用力的扶起了林梦舞。

    林梦舞虽然不想要给她这个面子,但是在自己母亲的瞪视她,她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林梦雅,暂时握手言和。

    “这才对,你们终归是亲姐妹。以后若是我老爷跟我都不在了,你们可要互相扶持才行。亲姐妹之间,哪有什么隔夜的仇呢?对了,我听说,你要带田妈妈去王府么?你这孩子,还真是懂得报恩。但是,田氏的年纪大了,再加上,她的儿子有痨病。若是跟你过去了,反倒会落人的话柄。说我这个做母亲的,苛待女儿。不如,你在府里挑几个精明能干的,也算是咱们府里给你的陪嫁。上次,你只带了如月一个人,我瞧着,也实在是不像话。至于田氏,你放心,我会让他们留在府里,好好的调养身体的。”

    上官晴一副真心诚意的样子,可林梦雅,即便是智商在下降一半,都知道这女人,肯定是不安什么好心的。

    若是放在以前的话,林梦雅想要带走田氏,还真得通过上官晴的同意。

    可现在不同了,既然哥哥回来了,那府里的事情,就必须要由哥哥这个成年的长子做主了。

    所以,还不等她开口。林南笙就带着几分宠溺的笑容,看着自己的亲生妹妹。

    “田妈妈算是我跟雅儿的乳娘,以前就是她照顾我们的,也没见她力不从心。这些事情,就不用麻烦母亲费心了。”

    上官晴最恨的,就是那个贱人留下的这一对儿女。

    好不容易,那个小的疯了,眼看着就要死了。却没想到,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活了过来。

    现在,还变得这般厉害。

    而林南笙,则是阻挡她跟自己的女儿,获得一切的一根刺。

    偏偏,老爷不与她亲近。所以总共,也只有舞儿这么一个女儿而已。若是以后出嫁,也只得是一份丰厚的嫁妆。

    如果,如果这个世上没有林南笙的话,她就可以利用自己的手段,把林家的一切,都占为己有。

    可现在,就连林南笙,都开始跟她作对了。

    早晚,这一切,她都要讨还回来!

    “这些事情,南笙你就不要费心了吧。后宅之事,你一个粗枝大叶的男子,又怎么能够想得井井有条呢?我看,还是——”

    林南笙丝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上官晴的话,也许以前,他为了各方的感受,还能委曲求全。

    但是现在,他必须要让上官晴知道,在这个家里,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掌事人。

    “父亲在我回来以前,特地交代过我。以后家里的事情,还是要我来掌管。若是母亲觉得孩儿年幼不经事的话,可以写信去询问一下父亲。毕竟,镇南侯府,还是父亲的府邸。”

    林南笙的话,彻底的堵住了上官晴最后的退路。

    在这个家里,只要搬出父亲,上官晴便不得不退让。

    以前,她可以仗着自己的身份,封锁林家兄妹,跟他们父亲的书信交流。这才让她,在林夫人的这个位置上,作威作福了这么多年。

    可现在,这一个俩个的,比她都要厉害。

    所以现在,上官晴,也只能僵硬的笑着,咽下了这个最终的结果。

    “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舞儿,我们走。”

    气势汹汹的带着自己的女儿走出了林梦雅的闺房,可林梦舞,却还是在惦记着,那屋子里,即将要被林梦雅带走的珠宝衣裙。

    那华美的珍宝,面料精美的衣裙。虽然有些旧了,但是,却是现在的京都里,极为难得上等好货。

    如果,她能有这么多的珠宝,镶嵌在衣服上的话,下一次,出席宴会的时候,她一定能够大方光彩的。

    “娘,您为什么,任由他们拿走咱们的东西。虽然,那些东西都是她那个死鬼娘亲留下的,可确实都是咱们府里的。凭什么,都要让她一个人拿走了!”

    拉着自己娘亲的袖子,林梦舞撒着娇。

    尽管,自己的女儿已经犯下了滔天大错,可上官晴,却是不舍得责备她。

    叹了口气,才说道:

    “舞儿,你放心,母亲会给你比这个更好的东西。别担心,只要你按照你姨母给你的方子调理身体,母亲相信,你一定会再次成为,整个京都,不,整个大晋最耀眼的贵族女子。到时候,母亲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的。”

    得到了自己的母亲的保证,林梦舞终于,不再惦记着林梦雅的那些东西。

    甜甜的笑着,依偎在自己母亲的身边。

    皇后姨妈亲自派人给她传了口讯,说是以前觉得她年纪尚幼。所以,才不让母亲,到处带着她出席各种宴会场合的。

    这次,只要她身体一好,皇后姨妈,就会安排她出席京都里面,所有的宴会。

    到时候,比起林梦雅这个黄脸婆来说,她,才更是一朵娇花。

    一想到自己,可以吸引所有贵族男子的目光。就连臀上的疼痛,也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

    闺房里,看着上官晴跟林梦舞走了出去。林梦雅跟林南笙,兄妹二人,也颇为默契的相视一笑。

    但是,林梦雅的心里,却更觉得林梦舞跟上官晴,真是愚蠢得可以。

    “田妈妈,白芷,有劳你们再收拾一遍了。我跟哥哥出去走走,一会儿你们弄完了,直接抬到车上就好了。”

    白芷跟田妈妈立刻应声开始动手,林南笙自然是知道,妹妹有话要对他说。

    俩个人一起走到了院子的小凉亭,比起以前,到处都是探听消息的耳朵而言,现在的林府,的确是清静了许多。

    “林梦舞曾经未婚怀孕,这件事,你可曾知道么?”

    没想到,林梦雅刚一开口,就蹦出了这么个爆炸性的消息。

    从小规矩礼教极为严格的林南笙,更是瞪大了一双眼,双拳紧握。也许,对林梦雅这个现代人来说,可能并不算的什么爆炸性的消息。

    但是在这里,这样的事情发生,足可以让林家,名声扫地了。

    “她想要做什么?难道,难道要把整个林家赔上,才算是完么?她们即便是不喜欢我们,可到底也是林家的一员吧!竟然,做出这种有辱门风的事情,简直,简直是该死!”

    林梦雅不赞同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有心想要给他上一堂自由恋爱无罪的课。但是现在,却不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现在已经落了胎了。而且,她吃了一种,可以让她看起来,跟寻常无意的补药。但是这种补药,对身体的伤害很大。我刚刚不经意间,搭过了她的脉。现在看着是没什么俩样,但是以后,却是不能再有子嗣了。”

    林梦雅虽然不知道,这种药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一定不是上官晴给她吃的。而且,她也找到了自己,为何没有在她的身上,嗅到血腥味的原因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