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温柔将军
    田妈妈虽然才刚回到府里,可她毕竟是个劳作习惯了的人。

    以前的老规矩,倒是不至于忘记。

    所以一大早,就去厨房,去了小姐少爷们爱吃的早饭,顺便,跟自己之前的旧相识们打了招呼。

    大家都听说,大小姐要把田妈妈带到王府里,对她更是多了许多的奉承。

    只是田氏的心头,还有些犹豫。她一直是个谨慎而低调的人,进王府对她来说,更多的,是继续看护着小姐,不让她受到一点委屈。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她跟哥哥都爱吃的早点,好在,林梦雅发现,自打自己穿越过来以后,好歹也有了吃不胖这个优秀而突出的特点。

    所以,现在的她,终于可以尽情的享受美食了。

    “那你觉得,这几个人,又是做了什么事情,才被处理掉的呢?”

    上一次林南笙跟父亲一起回来的匆忙,光是看到妹妹完好如初的站在那里,就已经感激得热泪盈眶了。

    但是,回去以后,他却觉得,现在的妹妹,实在是有点——聪明的过分了!

    虽然说,作为林家的儿女,勇敢跟智慧,都已经是深入骨髓的遗传。但是小妹,从一个不谙世事的闺中女子,转眼间,就成了决胜千里的谋士。似乎,有些不太合常理。

    但是,他又万分的肯定,这个奇女子,的确就是自己的小妹没错。所以,林南笙的心里,虽然还是有几分纠结。可对于自家小妹,他当然是报以百分之百的信任。

    不过语气里,却又增添了几分试探。心头,不免有几分,想要看林梦雅的极限,是在哪里的意思。

    冰雪聪明的是林梦雅,又怎么不会了解林南笙的考验。

    她这个现成的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好胜心太强。

    表面上,对她这个妹妹倒是言听计从的。可心里啊,肯定早就存了想要跟她互相比试一番的心思。

    说实话,若是论武功跟兵法,她当然不是哥哥的对手了。

    但是,比起探测人心的这种弯弯绕,性格耿直的哥哥,可不是她这个手段阴险的小女子的对手呢。

    “做了什么事,我当然是不知道的。反正我马上就要回到昱王府了,这镇南侯府的事情,还是要请哥哥你多费心了。对了,后院的景观湖里,可是有个大麻烦,哥哥你没事,千万不要靠近,免得出了什么意外才是。”

    不动声色的,给哥哥挖好了陷阱。林梦雅太清楚林南笙的脾气了,越是不要让他去做的,他肯定越是要去做的。

    谁让他跟龙天昱串通起来,说什么,也不肯告诉她,哥哥之所以会回来的理由。既然大家都有秘密,那就看,谁能把这个秘密,保留到最后了。

    “景观湖?小雅,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哥哥?”

    果然不出林梦雅所料,她只是抛出了这个秘密,哥哥就一定会心急难耐。可她下午就要回到王府去了,哥哥又不能跟着她一起去。

    不由得在暗地里偷笑,不就是秘密么,她随时都能制造那么一个俩的。

    龙龟虽然厉害,但是林南笙的身手又不差。再加上林梦雅的提醒,林南笙一定不会在意的。

    而且,不能破坏景观湖,这可是他们亲娘的遗愿。

    哥哥那么孝顺的人,一定不会违背母亲的遗愿的。所以——林梦雅惬意的喝了一口饭后的香茶。

    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看到哥哥手忙脚乱的慌张样子呢。

    吃过了早饭,林南笙帮着林梦雅,一起整理母亲的遗物。

    那些医书,林梦雅想来想去,还是留在了父亲的书房里。上官晴胆子再大,也不敢对那些,父亲每次回来,都会摩挲许久的医书动手的。

    至于,她手上整理出来的,母亲的旧物。除了给哥哥留了几样东西,当做念想以外,其他的,都装入了一只大箱子。

    “小妹,你不能再在家里,住几天了么?”

    有些舍不得,林南笙总是觉得记忆中的那个,总是喜欢跟在自己身后,哥哥、哥哥,甜叫个不停的傻妞妞,现在,就像是一下子就出落成了端庄稳重的贵族少女。

    林南笙的心里,总是觉得一阵阵的失落。

    “哥,这里永远是我的家。以后,你要是想我了,随时可以来王府看我的。”

    其实,对于承载了这具身体,之前回忆的镇南侯府,林梦雅倒是有种熟悉的陌生感。

    内心深处,她更加喜欢,那个在她新生以后,完全接纳了她的流心院。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属于那个可怜少女林梦雅的。唯有流心院的一切,才真是属于她的。

    “嗯,我知道了。你在王府,一切自己小心。昱王爷他虽然不至于给你气受,但是凡事,你都要自己长个心眼。”

    林南笙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这一番话,倒是让林梦雅有些哭笑不得了。自从到了这里,她才充分的领略到,什么叫做铁汉柔情。

    要是让父亲跟哥哥,在战场的敌人跟战友们知道,这俩个以骁勇善战为名的猛将,竟然在她的身边,就像是小绵羊一样的温顺的话。

    一定会惊讶得,下巴都掉在地上摔成俩半。

    “大小姐,夫人跟二小姐来了。”

    刚才还温情脉脉的兄妹俩个,听得这句话后,瞬间切换成高冷状态。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故意,露出了衣服的一角,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能在这时候来,看来,这母女俩个,还真是不识趣。

    田氏带着那二人进了林梦雅的闺房,不知道,是不是连番的失利,所以让上官晴和林梦舞,都有了挫败感。

    如今,到了林梦雅的面前,竟然连那种虚伪的笑脸,都仿佛懒得装出来了。

    “母亲,妹妹。”

    林梦雅一贯的礼数周全,稍稍欠了欠身子,算是行了礼。

    “嗯,我是听说,你马上就要回去,所以来看看,你这里还缺些什么。”

    上官晴的眼神,从刚进来开始,就像是x光线一样,不停的在扫射着,林梦雅屋子里的物件。

    眉毛微微上挑,林梦雅心里有些疑惑。上官晴可是出身大家族,她院子里的,可比自己这旧屋用的精贵多了。

    现在,竟然用这种视线看着自己的物件,难道——

    “有劳母亲费心了,我这里,什么都不缺。”

    故意向左迈了一步,林梦雅有意无意的,挡住了上官晴,正在看向母亲那堆旧衣物的视线。

    好像她心里发虚,故意不想让人看到那里的东西一样。

    可她越是这样,上官晴跟林梦舞,就越是想要看到。

    只是,林南笙冰冷的视线,也只能让她们,不敢轻举妄动。

    “哦,那是姐姐留下来的东西吧。还是我们雅儿有心,只是这些东西,都已经残破不堪了。你若是带去王府的话,实在是有些难为你了。不如,先留在这里,待我找能工巧匠修补完毕,然后,再给你送过去,你看,可好啊?”

    上官晴每次,都能找到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

    以前,能用思念女儿的名义,赖在昱王府不走。

    现在,又以要修补的名义,扣下林梦雅母亲的东西。

    可以她不利不起早的个性,怕不会是这么简单的。

    “不必了母亲,这些东西,我也只是带去做个纪念而已。虽然残破,但是也好歹保持着原状。请母亲,看在女儿思母心切的份儿上,就让我把它拿走吧。”

    林梦雅比任何人都明白,上官晴对她生母的恨意。

    按说,上官晴身为上官家的二小姐。最后,却只能给自己的父亲做填房。倒是有些委屈她了,只是,林梦雅到现在都不理解,上官晴,为何会甘心如此呢?

    “也好,你难为了你了。这些年来,府中的大小事务,都要我来亲自操劳。你们兄妹三人,我也真是疏忽照顾了。来人,把这些东西,登记造册。以待老爷回来查阅,必须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弄破了姐姐的旧物。”

    虽然,不能把这些东西都截下来,可到底是要看一遍的。

    林梦雅站在一边,不由得冷笑。

    上官晴的目的,她虽然不清楚。但是,用爹爹来堵她的嘴,倒是个好方法。

    不得不点了头,任由她们母女二人紧紧的盯着,却不能上手,也足以急坏她们了吧。

    “放心,她们拿不走母亲的一针一线。”

    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的林南笙,低声说道。

    有白芷跟田妈妈在,当然是只能看,不能摸的。

    上官晴母女,尤其是林梦舞的眼睛,看到那些做工精细,上面缀满了奇珍异宝的衣服,差点嫉妒的红了双眼。

    若不是田妈妈一直冷着脸,再加上白芷瞪视,她说不定,肯定会据为己有的。

    “一共是三十六件,夫人,二小姐,已经全部都登记好了。而且,刚刚奴婢跟田妈妈,也给您二位说明展示了。不知道,您二位,还有什么要求呢?”

    林梦舞的眼神,阴冷的嫉妒在滋长,如月那个小贱人。以前,还在她的虐打下,只能痛哭求饶呢,现在,竟然仗着林梦雅的威势,还如此对自己无力。

    登时,按耐不住的她,猛的抬起了头,想要狠狠的给白芷一个巴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