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夜探湖底
    嘱咐了田宁哥,一定要好好休息以后,带着那盒药,准备回房去研究。

    “雅儿,有件事,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

    田宁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匆匆的对林梦雅说道。

    “夫人以前,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过我娘,万万不可让人填了府中院子中的小湖,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夫人怕我娘忘了,也嘱咐过我。”

    田宁的话,突然让林梦雅灵光一闪。

    的确,以前上官晴才刚刚嫁进来的时候,的确是想要把花园重新休整的。但是这种大事,一向是由爹爹做主的。

    虽然,爹爹不太爱理家中女眷的实情,但是花园的后面,似乎一直都没有被人改动过。

    “多谢,我知道了。田宁哥你早些休息,如果顺利的话,明天傍晚,我们就能回到昱王府了。”

    林梦雅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记得回门的那一夜,她曾经在水下,发现了一处并不平常的所在。

    难道,母亲之所以不让任何人动后面的景观湖,就是因为,那水里的东西么?

    顿时,林梦雅起了想要夜探湖底的心思。

    夜黑风高,白芷有些害怕的跟在自家小姐的身后。

    心里虽然在埋怨着,可却是寸步都不敢离开林梦雅的身边。

    “主子,咱们还是回去吧。这里,好吓人啊。”

    以前,林梦雅就是在这个附近,被人给吓到的。当时府内人心惶惶不说,晴夫人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道士,愣是说这湖水阴气重,想要填上来的。

    后来,若不是老爷发了火,这湖水,也怕是保不住了。

    只不过,周围却是再也没有了来游玩的人。夜色中,那假山嶙峋,湖水倒映出一片惨白的月光,倒是让胆小的白芷,有些不安了。

    林梦雅看着湖水,若有所思。

    小心翼翼的到了案旁的大石头上,小手,轻轻掬起了一捧湖水。

    温柔的水流,滴滴答答的,从她的手上溜走。林梦雅看着遗留的水迹,若有所思。

    “我的好主子,咱们还是回去吧。您看看,这里...实在是太吓人了。”

    白芷的身体,因为恐惧而有些颤抖。可林梦雅却一点都没有害怕,反而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指着那水,说道:

    “你有没有发现,这水里,是有些特别?”

    特别?白芷又探出头去,看了看幽深的湖水。跟王府里的一样,能有什么特别呢?

    “咱们院子里的水,之所以到现在还能流动,是因为清狐他们,引来的是温泉水。但是咱们府里的湖水,在我的记忆里,只有三九寒天,才会偶尔结一层薄冰,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有个帮佣家的孩子,不过是三岁而已,就差点掉进这湖里的事情?”

    白芷想了想,点了点头。

    自家主子这么一说,她倒是想起来了。

    的确,以前老爷跟田妈妈,说什么也不让她跟小姐,去冰面上玩耍的。后来,那个三岁的孩子,因为大人来的及时,才没有淹死的。

    “主子,那您的意思就是——”

    林梦雅利手利脚的,脱了自己的鞋袜,又散下了瀑布一般的长发。把所有的东西,规规矩矩的送到了白芷的手里后,才开始做起了下水的准备动作。

    “难道...难道...难道您要亲自下水么?不行,绝对不行的!主子,您这是疯了么?”

    白芷已经被吓傻了,天啊,这大半夜的,又是初春时节,自家主子居然要下水!

    天啊,她一定是疯了!

    “嘘,你小点声,不要大呼小叫的。免得惊醒了别人,没事的,刚刚我试了一下,这湖里的水,也不过是十几度而已。我相信,下面肯定是有什么古怪。不然的话,温度不会这么高的。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上来。”

    已经做好了热身运动,确定自己不会在水里抽筋后,林梦雅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湖水中。

    碍事的衣裙,她都已经脱了下去。幸好,里面穿的是中衣。不然的话,她可受不了裸泳这种勇敢的运动。

    “哎呀!我的祖宗啊,您快点回来吧!”

    白芷在岸边急的够呛,可林梦雅那犀利的眼神,又让她不敢大喊大叫,免得惊动任何人。

    眼看着自己主子,已经走到了湖中央,白芷差点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团团转,才能稍稍的缓解她的担忧。

    湖水还是有些凉,林梦雅咬了咬牙。

    尽量的让自己的身体,适应水中的低温。

    努力的回忆起,当初看到异常的地方,一个猛子下去。努力的,想要看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上一次,也是在夜里。

    她记得,在湖中的某处,有一个发着光亮的东西。

    林梦雅左顾右盼,也越来越深。可水温,却越来越温暖。

    看来,她猜得的没错。

    府中的水,如果只是死水的话,肯定早就干涸发臭了。而且,但凡是能修的起景观湖的家族,要得,就是活水池子,图的是一个吉利。

    所以,如果不出她所料的话,其实这个景观湖,也是温泉眼。不过,因为温度不是特别的高,所以,母亲才把它修成景观湖的。

    温度有了保障,再加上林梦雅在水中的运动,下潜也变得轻松得多了。

    但是氧气是个大问题,如果她没有找到的话,也必须要在极限以前,去上面透气才行。

    ‘哗啦’一声,如同美人鱼般的女子,在湖中扬起了自己的头。

    站在岸边的白芷,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以为主子会上上来的她,却发现还没等她欢呼,主子又潜了回去。

    水面上,那涟漪也渐渐的消失了。白芷的心,不由得又提在了嗓子眼中。

    第二次下潜,林梦雅的速度已经快了好多。

    奇怪,她明明记得,是在那个地方的,可为什么,却是毫无发现呢?

    不死心的林梦雅,再次寻找,却在当初那个地方的正对面,发现了那抹,即便是在黑夜中,也无法泯灭的光亮。

    就是它!

    林梦雅加紧了游了过去,优美得如同人鱼一般。

    到了那个东西的面前,她才在心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怪不得,当初她就觉得这东西,好像是个什么锁头。但是现在,她才仔细的观察发现,那锁头连着的,不仅仅有个不大的盒子,而盒子的下面,一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大龙龟,此刻,正等着眼睛,气势汹汹的看着她!

    林梦雅有些沮丧,龙龟这种东西,脾气十分的凶猛。平常,别说是捉住它了,就算是靠近都是十分的艰难。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只原本攻击能力很强的龙龟,居然对她的靠近,不理不睬的。

    而且,当林梦雅伸出手,去摸它的头跟龟壳的时候,龙龟居然躲也不躲。

    虽晚意外,可林梦雅是探过身子,去打探龙龟的一切。

    她发现,那个盒子,是锁在龙龟身上的。之所以上次没有发现,是因为来的匆忙,更是因为龙龟可能在底下的淤泥里待着,所以她才没有发现。

    现在看起来,倒像是龙龟在背负着什么东西。

    那盒子也奇怪,似铁非铁,似木非木。即便是在水中,也依然一点破损腐蚀的迹象都没有。

    就连锁着它的锁链跟锁头,都像是新的一般。

    若不是上面布满了藻类,林梦雅还以为,这是近期放下来的。

    她用手拽了拽锁头,发现没有什么用。周围也没有什么像是钥匙一类的机关,但是当她凑近了看的时候,突然发现,那锁头上,居然有一颗类似于人参的图案!

    难道——

    福灵心至的想法,让林梦雅立刻游回了湖面。

    “快,白芷,把我衣服里的印章拿出来!”

    压低了声音,指挥着白芷。对方虽然苦着脸,却还是手脚麻利的,帮她把印章拿了出来。

    小小的人参形状,在月色下,显得尤其的普通。

    可当林梦雅无意中,把它浸入水中以后,一丝丝斑斓的光芒,竟然悄悄的,从印章里散发出来。

    林梦雅惊奇的看着手中的小玩意,又再一次潜回了湖底。

    越是到了下面,人参印章上的光,也就越亮。到了下面,竟然跟锁头所发出的光芒,是完全一致的。

    林梦雅的心头狂喜,也许,这就是她苦苦寻觅的东西了!

    小心翼翼的,把印章按进了锁眼的位置。那浑然一体的感觉,让林梦雅,有些啧啧称奇,

    龙龟背上的盒子,瞬间就弹开了。一个黑色的密封小布包,顺着水流,从里面浮了出来。

    林梦雅一把抓住了小布包,又感激的摸了摸龙龟的头后,也游了出去。

    趁着夜色,她打量着手中的东西。这重量,似乎不仅仅只是一本书那么简单的了!

    看着自家主子,在水中,看着一个黑了吧唧的小布包发傻。白芷的眼泪,都快要急出来了。

    赶紧把自家主子拖到了岸边,帮她换下了湿透了的衣服,穿上了干燥温暖的裙袍。

    “我的活祖宗啊,您可别再吓我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回去,我一定给您煮完姜汤喝。”

    心疼的看着主子湿漉漉的长发,若是再让主子着凉了,那白芨姐跟白芍姐,不得撕了她的皮才怪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