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最强闺秀
    上官晴第一次,心头升上了强烈的冷意。

    没错,她在畏惧。

    看到那张美丽的脸上,那刺眼的笑容,简直和当初的那女人一模一样。

    上官晴攥紧了拳头,左淑晴!没错,就是因为自己的名字,跟那个女人一样,有个晴字,老爷才会接受她的吧?

    可是,即便是自己,不仅仅给老爷生下了女儿,更是相濡以沫二十多年后。老爷的心里,还是只有那个女人!

    即便是,即便是左淑晴已经死去多年了,可她的女儿,却还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要接管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

    不,不可能!

    林府是她上官晴的,林牧之,也只能是她上官晴的夫婿!

    左淑晴已经死了!尸骨已经化成了灰烬,绝对,绝对不会再让那个女人,夺走属于自己的幸福!

    看到上官晴的眼睛里,有了几分错乱的是畏惧。林梦雅并没有继续,用言语去刺激她。

    猫捉老鼠,从来都不会一击致命。

    以前,上官晴欠她的已经够多了,也许,也是该她偿还的时候了。

    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上官晴,也算得上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自己的女儿不争气,夫君也对她不闻不问。

    但是,这都是她自找的。一个人再不幸,也绝对不能成为,谋害别人的理由跟借口。

    林府中,大多数的下人们,都默认了大小姐,才是这个家里,真正的掌权人。

    虽然老爷眼看着是不在府里,但是夫人,早就已经失去了老爷的宠爱跟尊敬。这次的禁足,更是让她丢尽了颜面。

    所以,现在的镇南侯府里,林梦雅想说的想做的,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母亲还是好好的回去休息吧,女儿先退下了。”

    林梦雅抽身而退,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那就让上官晴,时刻的活在恐惧之中吧。

    原来,她还觉得,可以争取一下上官晴。现在看来,能动用禁军的,除了皇后,还会有谁。

    没想到,这姐妹俩个,还真是情深似海。

    既然如此的话,她不介意,把这一对喜欢害人的姐妹,都送入地狱。

    洗漱干净,也终于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后。林梦雅跟白芷和田妈妈,在一起闲聊。

    白芷叽叽喳喳的,说起了自从她去王府以后,她们主仆二人,所经历的许多事情。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我也是这次回府以后,才知道咱们大小姐,嫁进了王府。老天保佑,大小姐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田氏一副庆幸的样子,却没想到林梦雅跟白芷之间,那心有灵犀的眼神交流。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吓坏了田妈妈比较好。

    “可是说呢,这下子好了,白芍走了,可妈妈却回来了。以后咱们在王府里,也不至于被人欺负了呢。”

    白芷无意中提起了白芍,让林梦雅的心头有些微微的凝重。

    那丫头——

    自从被她赶走以后,真是杳无音讯,不知道,她有没有顺利的回到她的故国,见到她的朋友跟亲人呢。

    “这,我还是觉得不妥。如今,我们一回来,就弄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若是进了王府,岂不是还要给大小姐添麻烦?”

    田妈妈哪里不惦记着林梦雅,只是,即便是大小姐没说,她也知道,在府里的日子,并没有她形容的那么风平浪静。

    她是个没用的老婆子了,进府,怕是再也难以胜任看护着大小姐的工作了。

    不过,虽然是有重重顾虑,可是在林梦雅跟白芷的双重撒娇**的轰击下,田妈妈也只能点头答应。

    结束了谈话,也眼看着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有些小小的意外,刚刚进门以后,就不见人影的龙天昱,竟然是跟林南笙一起出现的。

    虽然,俩个人面色如常,但是林梦雅却有种,他们在密谋什么事情的直觉。

    “王爷,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在田妈妈的坚持下,白芷跟田氏母子,还是不能跟林梦雅他们一起用膳。

    所以,饭桌上,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俩个在外面呼风唤雨的大男人,在这个小丫头的面前,却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一阵阵的心虚。

    可女人天生的敏感雷达,早就探测出了,他们之间,可不仅仅是闲聊那么的简单。

    好,竟然敢对她不说实话。

    林梦雅冷笑一声,一双精明锐利的眼睛,不停的在哥哥和夫君之间跳跃。

    想瞒她?简直就是在做梦!

    “你,身为阵前先锋将军,竟然私自回京,那我是不是应该,学着大义灭亲一把,把你送到大牢里呢?”

    林梦雅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家哥哥,林南笙的性子,她可是再清楚不过的。

    今天的事情,她想想就觉得不对劲了。

    哥哥从来都不是一个鲁莽的人。可今天,却像是吃了*桶一般,差点跟百里无尘兵戎相见。

    如果,他真的是私自回京的话,那出现在百里无尘面前,不就是把刀,亲自送到了敌人的手中么?

    但是,她最近也没有听说,朝廷发出什么诏书,让哥哥跟父亲,班师回朝的消息。

    况且,他才刚刚回来,又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在那个小院子里,受到禁军的为难的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面前的这俩个男人,狼狈为奸!

    “王爷,不,我应该叫你妹婿。我们府里的木瓜炖雪蛤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林南笙的一双眼睛乱转,想必是不知道该如何逃过这一劫了。

    龙天昱不由得鄙视他的这位大舅哥,林梦雅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妹妹,身为哥哥的是,竟然被妹妹吓成这个样子,简直就是——有辱他们大晋男儿的尊严嘛!

    “咳咳,是么?味道真是不错,比我们府里的强多了。”

    龙天昱顺势就吃了一大口,一副极为赞赏的样子,却让林梦雅差点笑出声来。

    “王爷,我记得您是从来不吃木瓜炖雪蛤的,这可是给女人吃的东西,您是在哪儿吃到的呢?”

    龙天昱的咀嚼的动作,突然有了那么一瞬的停滞。

    然后,也只能埋头吃东西,来掩饰自己的异常。

    林南笙刚刚还为自己的逃避,感觉到了那么一丢丢的难为情。转眼,就见识到了家教更为严格的龙天昱的窘状。

    天啊,他家的小妹,干嘛要这么恐怖啊!

    人家可是堂堂的昱亲王,大晋的三皇子啊,就这么——就这么兵不血刃的,被小妹收服了么?

    顿时,林梦雅在林南笙心里的地位,上升了好大一截。

    不愧是他们林家的女儿,手腕就是强劲!

    “好了,我也不逼你们了。你们若是想说呢,自然会告诉我。若是不想说的话,我也问不出来什么。总之,你们俩个,给我好自为之。要是再敢,联合到一起算计我,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林梦雅的最后通牒,杀伤力忒强大。

    俩个男人立刻拼命的摇头,那副乖巧的样子,绝对能让林梦雅,笑出声来。

    看到自己的威慑,已经起到了作用,林梦雅也不至于要为难他们。

    毕竟,自己身处内宅,有些事情,还是不宜知道。

    不过嘛——

    用酒杯,掩住了她唇边,那一抹奸诈的笑容。

    身为三绝堂的堂主,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情,能瞒得住她呢?

    本来,龙天昱是要带林梦雅回王府的。可没想到,她却恳求自己,要再留一晚。

    对林梦雅的要求,像是来有求必应的龙天昱,只能默默的先骑马回府。

    虽然田氏不赞同,但是林梦雅,却有自己的理由。

    田妈妈跟哥哥,都有比自己更多的记忆。她还是没有死心,如果,田妈妈跟哥哥,都不知道母亲的医书放在哪里的话,那她,可就真的徒劳无功了。

    吃过了饭,田氏和白芷,跟着林梦雅,一起整理夫人的遗物。

    虽说,镇南侯府才是林梦雅的娘家,但是母亲的东西,她还是想要带在身边的好。

    “这些,都是当初夫人最喜欢穿的。夫人生的很美,就跟咱们小姐,一模一样。只是可惜了,后来晴夫人嫁过来的时候,拿走了不少的好东西。本来,那都是小姐的嫁妆,都是我这个老婆子没用,没能守住夫人的东西。”

    田氏珍惜的用手,一一的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

    即便是过了十多年了,那些衣服,只是稍加整理,就光亮如新。

    款式稍加修改的话,一样可以把人衬托得光彩照人。

    所幸,上官晴拿走的,都是一些首饰。

    这些衣服,因为她比林梦雅的母亲要胖一些,矮一些,所以,才得以保全。

    “有这些衣服,已经很好了。其实妈妈不用难怪,上官晴根本就不知道,我母亲最珍贵的东西,都在这些衣服上呢。”

    林梦雅说着,随手,就翻出了一条,别在衣服里面的金镶玉腰封来。

    不得不说,林梦雅的生母,绝对是个聪明人。

    她也许是预料到了,首饰跟珠宝,早晚会被人盯上。但是,她穿过的这些旧衣,可就不一定了。

    所以,她把最贵重的东西,全部都独具匠心的,镶嵌到了衣服里。

    若是不经意看,还真瞧不出,这里面,都是值钱的好东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