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幡然醒悟
    小脸红红的,林梦雅却大大方方的,收下了田宁的祝福。

    她也没有想到,龙天昱竟然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抢人就是了。

    原本,她也暗示了哥哥,回去以后,一定要去找龙天昱求助。可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一个人就杀了过来。

    林梦雅忽然想起,龙天昱是凭着禁军的调令虎符救了自己的。

    奇怪,她明明记得爹爹说过,禁军的虎符,一向都是由皇帝贴身收着的。为何现在,会到了龙天昱的手中呢。

    田宁倒是没有察觉到林梦雅的走神,因为,他现在一心,都是沉浸在自责当中。

    踌躇了许久,田宁才决定,要对林梦雅坦白。

    从骨子里带出的质朴,让他没有办法,再去隐瞒林梦雅了。

    “雅儿,对不起。其实,是我答应了他们,要那你拖住。然后,让那些人好得逞的。”

    说完这句话,田宁顿时觉得,心情都舒畅了不少。

    其实,在母亲回来以前,就有人找上了他。

    那人只说,林梦雅是个忘恩负义之人。自己爬到了昱王妃的位置,就把对她恩重如山的乳娘抛在了脑后。

    虽然,田宁不相信,但是对方说出的话,却极具煽动性。

    若不是因为再度见到林梦雅,并且看到她,对自己的母亲还是那般尊重信赖,恐怕,现在那些人,已经得手了。

    “你——你这孩子!她是你妹妹,你怎么能害她!”

    田氏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独子,这孩子虽然身体柔弱,可却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没想到,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娘,都是孩儿的错。要打要罚,孩儿都认了,您千万不要生气,孩儿知错了。”

    田宁悔恨的道歉,陷害林梦雅,他也是良心不安。

    所幸,并未犯下大错。不然的话,他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雅儿,我们母子,实在是对不起你。”

    田妈妈泪水涟涟,刚刚在那些坏人的面前,林梦雅是如何豁出命去维护他们母子的。这些,她都看在眼中。

    所以,现在当自己的儿子,说出事情的真相后,田妈妈更是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一心保护他们母子的林梦雅了。

    “快别说这些了,宁哥哥的性子,我最了解不过的了。他一定是受了坏人的挑唆,但是刚刚,在屋子里的时候,宁哥哥,可是拼了命的叫我带着你走呢。我猜,他们一定是威逼利诱,用您的安全,来威胁宁哥哥的。其实,这件事,若是发生在我的身上,如果有人,用我母亲的命威胁我的话,我也一定,会自乱阵脚的。妈妈,您就不要再责怪他了。”

    林梦雅真诚的说道,小手,轻轻的拉起了田氏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膝上。

    她一点都不怪田宁,如果当初,她能早一点保护起田妈妈来,那田宁,也就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被迫答应了。

    况且,在屋子里的时候,她已经看出了田宁的不对劲。

    而田宁,拼了命也要让她带着田妈妈走的举动来看,田宁并非是出于本心的想要谋害她。

    “作孽啊,夫人对我们恩重如山,没想到,我的儿子,竟然想要谋害夫人的女儿。”

    田氏心地质朴善良,恩怨分明。

    尤其是对林梦雅的母亲,更是怀揣着感激之心。再加上林家的兄妹,都是她抚养长大的,自然又多了一分慈母爱护之心。

    看着田妈妈这样的痛心疾首,田宁也自责不已。默默的靠在墙角,眼角带着泪光,想必是觉得,自己万死难辞其咎了。

    “好了,好了,妈妈,您就不要这样的伤心了。以后,你们就跟我一起住在王府里吧。左右我那边使唤的,都是一些不懂事的小丫头。妈妈婆子们,又都觉得我年少,总是不肯尽心尽力。如今您要是去了,一定能让她们知道规矩,不敢再轻视我半分了。”

    林梦雅这话,要是让府里的下人们知道了,一定会鬼哭狼嚎的大喊冤枉。

    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王爷,现在也对王妃是恭敬有加。

    就连王府库房里的钥匙,都被王妃收回手中了。

    现在,那些人宁可得罪冷面王爷,都不敢得罪她这位笑面王妃了。

    但是林梦雅却深知田妈妈的软肋,虽然,田妈妈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老妇。但是护犊心切,能在上官晴的打压中,依旧能为她跟哥哥斡旋,可见实力,的确是彪悍的。

    而且作为娘家妈妈,当然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在婆家受委屈了。

    再加上林梦雅出嫁之前,从未掌过一天的家事。王府又家大业大,在外人的眼中,她自然会有力不从心的地方。

    听到林梦雅这么说,田妈妈眼中的失望,又被深深的担忧所取代。

    “孩子,你在王府受苦了吧?我看的出来,王爷对你虽然是夫妻情深。但是,毕竟他们是那样显赫的家事,我的雅儿啊,你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林梦雅丝毫不嫌弃的,把自己的小脑袋,躺在了田妈妈的腿上。

    眸子里精光闪过,嘴里,却委委屈屈的,捡了些之前受的委屈诉说:

    “您不在我身边,都没人教我,怎么伺候夫君,跟婆家人相处。”

    所以,她就在斗智斗勇中,以高超的撩汉手段,勾住了龙天昱的心。

    “我又不动什么御下之道,刚进府里的时候,丫环婆子们,都不把我放在心上。我处处不顺意,举步维艰。”

    没错,不过现在,她*出来的丫头们,足以威震整个昱王府了。

    “后来,德妃娘娘,也就是我的婆婆也住了进来。我着实的受了不少的委屈,若不是王爷护着我,恐怕我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您了。”

    林梦雅一双眸子里包着一滴泪,摇摇欲坠的,就是不肯落下。

    那柔柔弱弱的声音,简直是一把催泪的利器,直接就戳到了田妈妈的心坎里。

    顿时搂紧了这个‘受苦’的丫头,眼泪摩挲的,心疼得不得了。

    一边赖在田妈妈的怀中撒娇,林梦雅一边偷笑。

    她就知道,田妈妈一定是舍不得自己受苦的。所以,接田妈妈回府的事情,可以说是尘埃落定了。

    独自骑着马,走在前面的龙天昱,有些好奇的,看着从马车上鱼贯而出的三个人。

    那名老妇人眼眶红红,可是却不肯撒开林梦雅的手。唯独,在看向自己的眼神,带着几分满意跟感激。

    跟着老妇人下了车的林梦雅,虽然样子还是有些狼狈,但是却总是娇憨的笑着。处处都维护着老妇人,和跟在她们身后的男子。

    那男子倒是看起来病歪歪的,不过却总是垂着头。

    偶尔看向林梦雅她们那边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几分歉意。

    虽然,他心里有些疑惑,却还是率先,翻身下马,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柔声说道:

    “你先去府里好好梳洗一番吧,一会儿,我们就回王府。”

    温柔的声音,让林梦雅的小脸蛋,不争气的红了。

    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龙天昱。难得的,升起了几抹娇羞。乖巧的点了点头,却是拉着那老妇人,一同进了林府。

    门房早就已经换成了以前的人,被挡在自家门外的事情,也再没有发生。

    清冷的眼神,扫向了正施施然,做出一副假装丝毫不知情样子的上官晴母女,林梦雅只能暗自压抑自己的愤怒。

    脸上,也做出了一副受惊不小的样子来。

    “怎么了?怎么了?我的好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你若是有个三长俩短,可让母亲怎么活啊!”

    事到如今了,上官晴在龙天昱的面前,还是摆出了一副慈母的样子来。

    林梦雅只觉得她可笑无比,别说是她了,就连龙天昱,都已经知道上官晴跟林梦舞,到底是什么货色了。

    竟然还在这里演戏,果真是想要一推二六五,撇清自己了。

    “母亲放心,我福大命大,一点儿事都没有了。对了,哥哥回来了,你们可曾见到他了?”

    林梦雅突然失去了,跟她们在这里虚假客套的兴趣。

    今天的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是跟这对母女脱不了干系的。如今,来这里不过是做戏给别人看的。

    “你哥哥已经回了他的院子了,对了,你哥哥既然回来了,那老爷呢?老爷可曾回来了?”

    上官晴被突然回来的林南笙吓了一跳,生怕自己的计划,被林南笙看穿。或者是抓到什么把柄,到时候,迎接她的,将是老爷的雷霆之怒。

    可没有想到,林南笙竟然不发一言的,就回到了他的院子里。碍于林南笙的脾气,除了林梦雅这个贱种外,没有人敢去他的房里打探消息。

    而此时,她们也突然得到了消息,林梦雅竟然被龙天昱给救了回来。胆战心惊的她们,生怕林梦雅已经掌握了证据。所以,才来这里虚伪的相迎。

    殊不知,她们的把戏,林梦雅,早就已经看穿了。

    “父亲回没回来,我倒是不清楚。但是,从今天开始,田妈妈就正式的回到我的身边了。”

    林梦雅站在上官晴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

    “就像是,我的亲生母亲,回来了一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