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英雄就美
    受到了惊吓?林梦雅心头升上了一抹疑惑。

    小孩子心智还不健全,受到重大刺激的情况下,可能会出现一些不良反应。

    若是因为这个,就变得疯癫痴傻,倒是也有可能。

    只是——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才能把当时还是小孩子的她,吓成那个样子呢?

    “田妈妈,您可知道,当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我受到了惊吓了么?”

    林梦雅悄声问道,田妈妈却看向了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显然,是有什么顾虑。

    “没关系,如果您不知道的话,不说也没事。”

    林梦雅不想让田妈妈为难,毕竟,她已经拖累田妈妈到此了。田妈妈不愿意说的事情,她一定也不会再问了。

    “不,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其实,我听府里下人们谈论说,说是那天,你是被夫人的鬼魂显灵了,才吓成了这个样子。因为,当时你病得很厉害,我又顾不得打听消息。所以,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梦雅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就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简直就是鬼话连篇,她的生身母亲,难道,会显灵吓自己拼了命,生下来的女儿么?

    可以肯定,造出这个谣言的人,一定是为了隐藏那一夜,林梦雅所经历的一切。

    只是可惜了,当初父亲在外征战,哥哥又只是个少年郎而已。没有家人的庇护,她这也只能惋惜的,被有心人,埋葬了真相。

    不过,以她现在的眼光看来,这其中,可是大有问题的。

    试想一下,田妈妈因为要照顾三个孩子,所以肯定不会时常能够看顾她的。但是,如果田妈妈在府内的话,定然不会让她一个孩子,半夜还在院子里游荡。

    鬼魂之说,为何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田妈妈不在府内的时候出现?即使是到了现在,她也能嗅出阴谋的味道来。

    “那您还记得,我被您抱回来以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么?我是说,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田氏的年纪虽然大了,可事情倒是记得十分的清楚。

    想必,也是因为吓坏了,所以,现在想起来,还恍若历历在目。

    “我记得,你当时好像是被人从水池里捞出来的。但是我问遍了府内的下人,没有一个人记得,你到底是被谁救上来的。还有,我记得你当时的嘴唇跟指甲,都是青紫青紫的。刚开始,我以为你是被冻的。但是后来我发现,那些青紫的颜色,是你过了半个月才消褪下去的。我问了大夫,大夫说无碍,所以,我才没有继续追问。”

    田氏的脸上,带着几分愧疚的神色。

    当初,如果她再当心一点,也许小姐,就不会出了那么大的差错。白白的,受了这么多年的罪了。

    “不怪你的田妈妈,若不是你的话,我跟哥哥也早就被上官晴给折磨死了。对了,田妈妈,我母亲去世的时候,可曾交代过你什么话?”

    在别人的口中,生养林梦雅的林夫人,是个不可多得的聪明漂亮的妙人儿。

    如果是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不会为自己的儿女,谋划前程呢?

    即使是田妈妈,都是母亲生前,为她跟哥哥找到的一个活命的保护*伞。如果,真的有什么秘密的医书典籍,相信,也会以一种极为巧妙的方式,保存起来的。

    田妈妈努力的回想,可夫人生前,真的不曾对她说过什么重要的话。

    “夫人生前,只是把你跟少爷托付给我。其他的,却不曾说过什么的。怎么了,雅儿,你可是有什么事么?”

    林梦雅笑着摇了摇头,心头却不免有些失望。

    也许,邱羽那也只是猜测而已,根本就算不得数的。

    所谓的医学典籍,也可能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没想到,她急急的回府寻找,医书没有找到不说,竟然还落入了别人的圈套里。现在,就如同待宰的羔羊,只能任由别人宰割了。

    马车摇摇晃晃的,才刚刚驶过俩条大街,却是猛地停了下来。

    林梦雅撩开了窗帘,只看到外面,那些围困她的禁军,正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她包围了起来。

    外面,阳光正盛。林梦雅却是看到了一道墨色的身影,矗立在马车的前面。

    “把她留下。”

    低沉的声音,醇厚得如同是发酵的佳酿。

    俊美的五官,散发出丝丝缕缕的逼人气魄。

    林梦雅看着那道身影,却突然笑了出来。

    容貌如话,灿烂如同朝霞的笑容,却是独独的为了那个男人而绽放。

    “我来接你回家。”

    他看着她,瞬间缓和了表情。

    如同暖春到来,那河水上的融冰,只需要一个温暖的笑容,就肆意的让冰冷衰退。

    俩个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互相望着,仿佛,那些碍眼的禁军,根本不存在一般。

    “好。”

    她坚定的回应着他,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信心。

    林梦雅相信,龙天昱答应她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

    百里无尘的妒恨的眼神,已经快要把龙天昱烧穿了一个窟窿。

    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却轻易的,就瓦解了他跟龙天昱之间,出生入死的交情不说,更加让他不能忍受的是,那个女人,不过是个仗着自己有几分小聪明而已。为何,要插手他们的军国大事!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才让龙天昱变得软弱。

    让他不辨是非黑白,做出莽夫才会做的蠢事。

    “昱王爷,别来无恙。我倒是好奇,为了一个女人,跟禁军做对,值得么?”

    话里,充斥着几分冷酷的癫狂。

    可龙天昱,却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冷冷的看着百里无尘。

    “把她留下,你们可以走。”

    强大气势,让那些禁军们,有些惧怕。

    这一天下来,先是征战杀伐的少将军林南笙,又是权势滔天的昱亲王。

    看来,这大晋的勇武男儿们,还真是让他们见了个遍了。

    可他们心里也清楚,如果说少将军林南笙,还只是让他们心存畏惧的话,那面前的昱亲王,就是宣判他们死刑的神明了。

    “想都别想,昱王爷,他们可是我重要的证人。你要是劫走他们的话,形同谋反!”

    百里无尘是咬着牙说这句话的,怒瞪着双眼,那张苍白的脸,因为激动的情绪,而染上了几分不正常的潮红。

    此刻,他也算是对这个旧主子彻彻底底的死了心。

    下一刻,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敌了!

    “谋反?”

    龙天昱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潮弄人的讽刺。

    从怀中摸出了一样东西,摆在了百里无尘的面前。

    “这是我父皇调动禁军的虎符,现在,我以禁军最高统领的身份,命令你们,放下那辆马车。违者,以军法*论处!”

    谁也没有想到,原本应该在皇帝陛下手中的调令虎符,竟然会到了龙天昱的手中。

    那些普通的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

    百里无尘冷笑了一声,可心头却是愤恨不已。

    虽然,他们这些高层,几乎都是太子的人了。但是那些士兵,却是每隔几年,都要轮换一次的。

    如果没有调令虎符的情况下,这些人,几乎可以成为太子的亲卫士兵。但是,现在调令虎符,已经在龙天昱的手中了。他们这些人,自然是认符不认人的。

    而更让百里无尘气结的是,他在龙天昱身边多年,竟然一点,都没有听他提到过虎符这件事。

    气怒攻心的百里无尘,却是喉咙一甜,一口腥热的血,就溢了出来。

    “你...原来你从来,就不曾相信过我!”

    百里无尘半睁着眼睛,可那里面的愤怒,却似乎要化成一只野兽,把面前的龙天昱撕碎了。

    可龙天昱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走过他的身边。就连一个厌恶的眼神,都吝啬于施舍给他。

    径自的,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龙天昱向她伸出了手,脸上,虽然只是带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却足以让天地失色。

    “来,我接你回家了。”

    玉色的纤纤玉手,放在了他的掌心中。

    林梦雅坚定的从马车里走出,眼神,只落在龙天昱的身上。

    “好,我们回家。”

    马车里,林梦雅在田妈妈调笑的眼神中,通红了一张俏脸。

    马儿疾驰着,却不再是禁军的大牢,而是去往林府的方向。

    “夫人要是泉下有知,也一定会高兴的。且不说,这位王爷英俊神武,就算是冲着,他对你的这份心意,夫人也能安心了。”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林梦雅也终于体会到了这一点,从刚刚英雄就美开始,田妈妈的话里话外,就都是对龙天昱的赞扬。

    脸皮那么厚的林梦雅,也禁不住绯红了一张俏脸,却还是不得不,乖乖的听着田妈妈的话。

    “雅儿,恭喜你。”

    田宁也面带笑容的说道,比起小时候,娇憨可爱的小妹妹而言。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并且还已经嫁为人妇的林梦雅,的确更加的有魅力。

    不过,唯一不变的,就是雅儿对自己母亲的依赖跟信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