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我跟你走
    百里无尘是什么样的人,林梦雅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跟百里无尘之间,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竟然还牵扯到哥哥跟田妈妈母子了。

    林梦雅紧握的拳里,有薄汗沁出。

    可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百里无尘,把田妈妈母子带走。

    “谋反?”

    林南笙的眸子中,掠过了一抹尖锐。

    冷笑,爬上了他的唇。

    “我林家在外征战数十载,几代人,都是为了大晋的江山抛洒热血。如今,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竟然说我们林家人谋反。我要让你,为你的话,付出代价!”

    瞬间,一抹雪白的银光闪过。

    林梦雅的呼吸,仿佛停滞了那么一瞬。下一秒,哥哥身上的佩剑,那尖锐的锋刃,就迫近了百里无尘的脖颈。

    “慢着!”

    没想到,林梦雅竟然拉住了林南笙的手。

    她知道,哥哥从来都不是一个鲁莽之人。可百里无尘,却胆敢侮辱哥哥最重视的林家声誉。所以,哥哥才会想要要他的命!

    “雅儿,你放开我!”

    林南笙低低的咆哮着,眼中翻腾的都是暴怒。

    但是,现在百里无尘,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见不得人的谋士了。

    以他的心计跟手段,一个小小的禁军都统,怕是,肯定不会满足的。

    不管怎么说,百里无尘跟哥哥一样,都是朝廷命官。

    若是立时三刻,死在哥哥的剑下,只怕哥哥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百里无尘,你我之间的恩怨,与他人无关。今天,我奶娘跟田宁哥哥,你是一个都带不走的。不想死的话,就快点带你的人,离开这里!”

    看着暴怒的哥哥,林梦雅厉声喝道。

    可百里无尘却缓缓的笑了,俩只修长的手指,移开了哥哥的剑锋。

    “哈哈,林家大小姐,昱亲王妃,你还真是天真!”

    恶毒的神色,从百里无尘的眼神里,迸射而出。

    仿佛想要把林梦雅,碎尸万段了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走?林梦雅,我跟你之间的事情,也须得要好好的清算一番才是。只是今天,我是来执行公务的。那田氏母子,必须得跟我走。如若不然的话,你跟你的哥哥,就是形同谋反!”

    今天的事情,林梦雅跟田氏母子,虽然都是受害者,可惜势单力薄。到底是敌不过百里无尘,冠冕堂皇的理由的。

    看着他眼中,肆意流露出的狠毒情绪。林梦雅只能咬了咬唇,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跟他们一块去。”

    林南笙跟田妈妈,同时看向了林梦雅。他们也没有料到,林梦雅居然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不行,雅儿,你不能跟他走!”

    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了,林南笙就是再傻,也明白这个毒辣的独眼男人,是跟自己的妹妹有私仇的。

    可现在,妹妹竟然要主动跟他走,那不就等于羊入虎口了么!

    不行,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允许的!

    “哥,这件事情,我也算是当事人。百里无尘,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早晚会有了解的那一天。但是田妈妈的事情,希望您能够秉公办理。若是,你滥用私刑的话。你知道,我也有办法,让你碎尸万段!”

    林梦雅已经把事情,打算到了最差的境地。

    若是她不跟着一起去,那田妈妈母子,定然是九死一生。

    可若是她跟着去了,堂堂王妃,居然因为这种事情,而被下了牢狱。对于她的声誉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可这件事情,田妈妈母子,摆明是无辜受累的。

    林梦雅绝对不会再允许,任何她身边的人,因为她,而遭受到不幸了!

    “好,昱亲王妃都是痛快。真是个懂礼之人,比你只知道舞刀弄枪的哥哥,强多了。放心,你我之间的事情,我当然不会迁怒于他人的。走吧,别磨蹭了。”

    百里无尘阴险的笑了出来,眼角眉梢,都是隐藏不住的得意。

    终于有一天,他可以把高高在上的林梦雅,踩在自己的脚下了,如此,他怎么可能不得意?

    “小姐,你不能去!”

    田妈妈死死的拽住了林梦雅的肩膀,脸上满是焦急。

    都怨她,如果不是她,执意要带宁哥来京都看病的话,也不会被人,用来要挟少爷跟小姐了。

    一想到,金枝玉叶的小姐,会跟着她一起,被投到冰冷的教育中,田妈妈的心都碎了。

    还不如,还不如让她死了的好!

    就在田妈妈的心头,升上了这个决绝的想法后,林梦雅,却好像是看破了她的心思。

    “田妈妈,放心,这些人,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田氏抬头,看到的是林梦雅坚定的眼神。

    心头,没由来的,多了几分,对林梦雅的坚定与信心。

    看来,当年围绕在她膝下的孩子们,如今,都已经成长到,能够独当一面的强大了。

    “哥,你先带着白芷一起回去,回去以后,记得不要鲁莽行事。他们这些人,就是为了让我们自乱阵脚,所以才会这样无所顾忌。你出去以后,千万要记得,先回家。”

    为了大局着想,林梦雅绝对不会先自乱阵脚。

    用眼神,示意林南笙,回去以后,要去找适当的人求助。

    林南笙虽然不情愿,却也是看懂了妹妹的请求。

    现在的局面,靠他一个人,的确是难以,把妹妹跟乳娘,顺顺利利的,带回府上了。

    一想到这里,林南笙又有些不甘心。

    恶狠狠的瞪了百里无尘一眼后,才收起了自己的长剑。

    “百里无尘,你给我记住。我妹妹此时跟你前去,只是为了配合案情而已。你若是识相的,就给我毕恭毕敬的待我妹妹。不然的话,我林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敷衍的!”

    百里无尘,仿佛并不在乎林南笙的警告。随手一挥,就有人会意,直接来拿人了。

    屋子里,那已经安静下来的所谓暴徒们,被禁军们粗暴的捆绑了起来。

    在他们的哀嚎中,林梦雅跟田氏母子,被请到了禁军们,临时找来的马车上。

    “都怨我...如果不是我这副身体,母亲就不会来京都。雅...小姐,也不会被牵连。”

    在院子里,耽误了那么许久。田宁又拼命的咳了起来,苍白的脸色,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而有了些微的血色,不过,看起来却是更加的孱弱了。

    “你还是叫我雅儿吧,不是你们连累了我,而是我连累了你们。明知道,那些人的目标就是我,是我,没有及早的保护好你们。”

    林梦雅苦笑着摇了摇头,以前,锦月姑姑就曾经绕着弯的,用话警告过她。

    她不是一个人,不管是林家,还是昱王府,都有她在乎,并且不能失去的人。

    可在敌人的眼中,那些人,就是打到她的最有力的武器。

    这些软肋一样的存在,才是她真正致命的缺陷。

    不过,幸好这次发现的早,才没有让田妈妈跟田宁哥,成为岳婷姐那样,终生的遗憾。

    “雅儿,你...你不必担心我们。宁哥跟我的命,都不值钱的。可你若是被他们抓了,你的名声,可怎么办才是?”

    田妈妈一脸的忧伤,她只有田宁一个儿子。

    林梦雅对于她而言,更像是她唯一的心肝宝贝。

    当初,她能为了让晴夫人不对林梦雅下手,就带着自己的孩子远走他乡。如今,为了雅儿跟笙哥,她更是能豁出去。

    只是,苦了宁哥了。

    “我的名声?妈妈你有所不知,我林梦雅的名声,在这京都里,可大了去了。什么我没见过,即便是下了大狱,也只当是一次新奇的体验吧。”

    林梦雅并不担心,再说了,监狱这种地方,她也不是第一次去。

    当初,皇后不就曾经关押过她么?现在,不过是故地重游。没准,她还能感受一下子,禁军的大牢里,到底跟别处,有什么不同。

    “唉,你这孩子啊。从小便是这般的豁达,若不是...若不是夫人去的早。你又何苦,会受到这种磨难。”

    说起林梦雅的生母来,田氏又是伤心难过得泪水涟涟。

    林梦雅忽然想起,她想要了解以前的事情,那面前的田妈妈,不就是最好的人选么?

    登时,眼睛一亮,拉住了田妈妈的手,开始问询起,自己以前的事情来。

    “妈妈,我当初,是如何变傻的,您还记得么?”

    林梦雅十分的好奇这件事,毕竟,从爹爹跟哥哥的口中,小时候的她,都曾经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小孩子。

    但是,为何会成那般疯疯癫癫的样子,身体里,又为何会有诸般毒素,这些,却都像是一团迷雾,困扰着她的心。

    田氏摸了摸眼泪,点了点头,低声说道:

    “你是被吓的,我记得,那是你四五岁时候的事情了。那天,我因为要给去宁哥送药,所以,就安排你跟如月,哦,就是白芷先在卧房里睡下了。可是,等我回来的时候,白芷还在床上睡着,可你却跑了出去。后来,我是在假山下面找到你的。你浑身冰冷,就连嘴唇都是青紫的。我吓坏了,立刻去找大夫。等到你醒了,就变成了那个样子。我问过大夫,大夫说,你是受到了惊吓,所以,才心智不全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