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蛮不讲理
    显然,这带队的头头,不太相信,面前叫花子一样的女人,就是京都里,风头正劲的昱王妃。

    所幸,老成的邓管家,从腰间拿出了昱王府的信物令牌。才化解了这种尴尬的处境,不过,那禁军的头头,还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给林梦雅她们就是了。

    “就算你是昱王妃,也该好好的在府里谨遵妇道才是。跟暴徒有牵连,想必,这并不是昱王府的规矩吧!身为王妃,更应该恪守本分才是。”

    没想到,竟然被别人一顿抢白。

    林梦雅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人明明是个武将,可讲起话来,却像是十足的老学究。

    “还没有请教,您是哪位呢?”

    林梦雅语气倒是没有任何的不耐烦,那人的眼神中,对她总是带着几分不屑。林梦雅倒是好奇,这人她并没有见过。为何,这人竟然会对她,如此的不客气呢?

    “我是禁军副都统,叶双鹤。既然是昱王妃,那就请回吧。但若是这群暴徒,跟您有关系的话,也希望您能配合我们禁军的调查。”

    好耳熟的话,如果不是地方不对的话,她还真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港片警匪片里的警察。

    这么经典的桥段,放在这里,居然毫不违和。

    不过,她却是明白。能在这个时候,找到这里的人,必定是受了别人的安排。

    可惜了,这么一脸正气的副都统,也不过为了私利,能肆意被人驱使之人。

    正了正衣裳,林梦雅的脸上,并未因为叶双鹤的话,而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这也越发加深了叶双鹤心中,觉得这位王妃,也不过是个徒有其表的弱质女流罢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眼前的女子,只是美眸微转,那语气,却又凌厉了起来。

    “那些暴徒就是来袭击我的,禁军本是要维护京城的长治久安。请问,大人贵为禁军的副都统,进来以后,不去看看暴徒的情况,反而来责难我这个受害者,我还真是少见。若是我家王爷知道了,恐怕也是有些疑惑呢。要不要我家王爷,亲自去问问禁军都统,这到底,是哪门子的道理?”

    叶双鹤眸光一闪,刚刚的理直气壮,也不再那么笃定了。

    来之前,都统就说过,这昱王妃可是出了名的能言善辩。本以为,自己已经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却没想到,眼前的女人,短短的几句话,就让自己,置于了不利之地。

    “下官也是担心昱王妃的安危,如此小事,自然是不麻烦昱王爷亲自问询的。来人,护送昱王妃回府。”

    说不过她,所以就要赶人了么?

    这人,倒是也有几分意思。

    可林梦雅并不准备这样走,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那屋子里的,显然是上官晴母女派来的。

    这一队禁军,不用说,也是太子派来善后的。

    现在若是她走了,那岂不是死无对证了?

    “慢着,我受了诸般惊吓是不假。但是,我也是这事件的受害人跟目击者。而且,我也是一个大夫。大人,我刚刚诊治过他们,虽然受了点伤,但是还不致命。我希望,您能尽快的给我一个答复。在这之前,可别他们死了。若是你们禁军没有能治病救人的大夫,不如,就把他来给我医治吧。免得在牢里,缺衣少食的,死无对证了,可怎么办?”

    林梦雅话中带刺,寸毫不让,却让叶双鹤心里一凛。

    其实,他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斩草除根。还是为了,能够抓林梦雅一个现行。

    因为他在禁军里的风评不错,这才被委以了重任。

    那几个混混虽然没用,但是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只要他放出风去,那闲言碎语,也够林梦雅受的了。

    要知道,那些个王公大臣们,可不会任由堂堂王妃,做出这种丑事来了。

    可刚想到这里,林梦雅就仿佛有读心术一般的,又开了口。

    “我听闻禁军之所以有现在的规模,都是都统大人,治军严谨。我想,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若是你们这一队禁军大男人,像是个长舌妇一般的乱嚼舌头的话,也未免,太让我失望了。若是我家王爷知道了,一定会亲自上门,跟大人讨教一下,御下之术。”

    又是赤果果的威胁,林梦雅仿佛是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划。

    这一连串的事情,她其实心里早就如同明镜一般了。

    流言可畏,今天的事情,若是被有心人肆意传播。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虽说说脚正不怕鞋歪,但是现在,京都里,已经有不少人,因为皇上的病情而蠢蠢欲动了。

    此时,她更不能给龙天昱添堵就是了。

    三句俩句的,林梦雅句句都料到了他们的计划。叶双鹤虽然脸上没什么表示,可心里,却是有些震惊的。

    收起了对一个女流之辈的轻视,即便是她口口声声,都是拿着昱王爷的帽子来压自己。

    但是叶双鹤心里明白,林家的势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下官明白,但是,如果王妃真的是行得正坐得端,那流言蜚语,必定会不攻自破。还望王妃以后,能够谨言慎行。时候不早了,送王妃回府吧。”

    林梦雅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后,还是吩咐白芷跟邓管家,去把田妈妈母子也带走。

    此时,田宁已经缓了过来。

    苍白着脸,在白芷跟田妈妈的搀扶下,艰难的从屋子里挪了出来。

    刚想要走出院子,却被叶双鹤挡住了去路。

    “慢着,王妃可以走。你们,必须跟我们走。来人,把这对母子,带到禁军衙门。”

    都到这个时候了,林梦雅没想到,这个叶双鹤还不死心。

    知道田妈妈是她的软肋,所以,就想让她投鼠忌器么?

    宁哥肯定是知道什么内幕的,说不定,去了以后,就是死路一条了。

    “他们必须跟我走,我昱王府光明正大。若是大人需要盘问,我随时奉陪。只是我这位奶娘跟兄长,身体孱弱,断然是受不起你们那禁军大牢的。”

    像是只护犊子的母鸡,林梦雅牢牢的,把田妈妈母子护在了身后。

    第一次,露出了略带几分冷意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家伙。

    叶双鹤看着她身后,那一对母子。这可是上头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带回去的。反正,昱王妃的身边,之后一个不中用的管家。

    只要人到了他们的手里,即便是昱王妃再神通广大,也是投鼠忌器的。

    “昱王妃,你这是干预禁军办案!大晋有律法,女子,不得干政。即便你是昱王妃,恐怕也承担不起这个罪名!”

    叶双鹤不再客气,反正这里现在,都是他的人。即便是用抢的,他也要把人抢到手。

    林梦雅冷笑一声,现在,说不过她就要用暴力来威胁了么?

    果真是太子一派的作风,跟强盗又有何异?

    “她是我奶娘,儿子就算是我的兄长。我给他们作保,难道大人还不相信么?还是觉得,昱王府身份不够,再加上一个林家,大人觉得够了么?”

    有时候,林梦雅不得不善用自己的身份。

    特别,是面对这种官匪,有时候,这种阶级等级的身份,反而比刀枪更加的管用。

    所谓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即便他是太子的人,也不得不看在她那些虚名身份,不敢动她毫分。

    今天,即便是撒泼耍赖,田妈妈母子,她也护定了!

    “你——少用林家跟王爷压我!禁军办案,不受任何人管制。若是王妃执意如此的话,别怪下官不客气了!”

    叶双鹤是有些着急了,却还是真的不敢,对林梦雅如何。

    乳娘也好,暴徒也罢。即便是死了,也不过是烂命一条。

    但是林梦雅却是抓不得也碰不得,若是真有什么三长俩短的,她背后的势力,即使是整个禁军,也承担不起这样的怒火。

    一个执意要带人走,一个执意要抓人去。

    现在,顿时僵持了起来。就连屋子里,那些不断痛呼的所谓暴徒们,都叫苦不迭。

    叶双鹤没办法拿下昱王妃,却可以对他们动手。

    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在禁军们,堪称粗暴的手段下,只能连连哀嚎。

    就在俩个人僵持不下之际,外面,却又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林梦雅没有时间去理会外面的事情,可叶双鹤却是有些急了。不管来的是谁,场面,总是对他不利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

    低沉的声音,带着主人特有的磁性,准确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林梦雅有些惊讶的,寻找这声音的主人。果然,在看到那道青灰色的身影后,变成了惊喜。

    “哥,你怎么回来了!”

    来人正是穿着一身灰突突青灰色轻甲的林南笙,许是因为马不停蹄的,从驻地赶了回来,还没来得及进家门,就找到了这里来。

    英俊的五官,尚且还带着几分倦意。但是那双坚毅的双眼,却射出俩道阴沉的视线。

    跟这些,只是在京都里,维护治安的禁军不同。

    林南笙自从十几岁开始,就跟着父亲,一起在战场上拼杀。

    尸山血海里,趟出来的慑人气场,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这里的禁军们,都萌生退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