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彪悍王妃
    而白芷,这可是实打实的火炭,只见瞬间,一片痛呼声,咒骂声,瞬间就充斥了这间房子里。

    统共也不过是来了那么五六个人,经过林梦雅的药罐子*跟白芷的火炭袭击,已然是放到了几个人。

    剩下的,也踌躇不前,生怕从里面,再飞出什么可怕的东西来。

    有些可惜的看着剩下的那俩个人,屋子太小,施展不开。不然的话,那些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我不管你们是谁,现在,都给我滚。”

    凌乱的小屋子里,林梦雅眼神冰冷,看着面前几个打滚的家伙。

    一瞬间,气势爆发开来,丝毫没有任何的慌乱。

    反倒是那几个还幸运的,毫发无伤的壮汉,倒是一时间,被她给震慑住了。

    “臭娘们!竟然敢拿火炭来烫我,哥几个,给我上。”

    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地上传了过来。

    林梦雅不经意的一瞥,竟然是个熟人。

    “谁敢!”

    娇喝一声,林梦雅冷眸扫过,因为她刚刚的手段,反倒是让这些人,对她生出了几分俱意来。

    毕竟,不是每一个女子,都能拿着火炭,来招呼他们这些凶神恶煞的。

    “我乃是昱亲王的正妃,当今皇上的儿媳,镇南侯府的嫡出大小姐。你们动我一根头发试试,我保证你们的九族,都会被屠戮殆尽!”

    林梦雅语气冰寒,要知道,这天子脚下,哪怕这些人是市井泼皮,也都知道这些名头的背后,都透露着大写加粗的三个字——不能惹。

    顿时,有些面面相觑。心里,却是已经打起了退堂鼓了。

    但是他们领头的老大也是不好惹,毕竟,他们已经收了人家钱的。

    所有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那个领头老大的身上。

    不过,那挣扎着站起来的‘熟人’却是一脸的蛮横。

    “哼,这不是大小姐么?嘶——大家都是一家人,你竟然下这么重的手,那就别怪我这个当妹夫的,不给你留情面了。”

    这人正是昨天,在门口为难了林梦雅的门房刘二。

    论起来,面前的这个女人,也能算得上他的妻姐。不过,这也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虽然,从见到林梦雅的第一眼,他就生出了垂涎之心。

    可林梦雅的身份在那里摆着,这可是皇家的儿媳妇。别说是碰了,就算是多看一眼,都有被杀头的危险。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同了。

    跟他相好的林梦舞,这回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即便是今天,让哥几个都尝尝这王妃的滋味,她也只能忍气吞声。

    想起以后,自己不仅能够随时都能尝到皇帝儿媳的滋味,还能坐享林家的荣华富贵。那颗蠢蠢欲动的作死之心,也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林梦雅寸步不让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刘二,现在她终于知道,为何田宁会让她带着妈妈一起走了。

    但是现在,邓管家被调虎离山引走了。

    自己的身后,都是老弱妇孺。所以,她绝对不能退!

    “你想做什么?”

    林梦雅随时警惕着这个男人,总是随身携带的锋利匕首,被她悄悄的握在了手中。

    医科出身,又经历了诸多事情后的她,已经学会了,在任何的情况下,都能处变不惊。

    而她深知,她若是镇定,对方,也就越摸不透她的底细。

    所以,也就越发的不敢轻举妄动。邓管家身经百战,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异常,然后杀一个回马枪的。

    自己,只要坚持到他来,就算是功德圆满了!

    烫伤,让刘二的脸,看起来更加的狰狞。以前还算得上是周正的相貌,因为那焦黑跟火红的伤口,破坏殆尽。

    疼痛激起了他心头的暴虐,本就不是什么善类的刘二,更是对林梦雅虎视眈眈。

    “哼,臭娘们,你们林家的女人,都是*。你以为,你妹妹打得什么主意,老子会不知道!今天,你若是乖乖听话,老子还能怜香惜玉。要是你不识抬举,老子可是翻脸不认人!”

    刘二步步逼近,那双眼睛里,除了淫*欲外,更有恶毒的算计。

    林梦雅却一点都不避让,站在门口,盘算着运用最佳的时机,把匕首,刺入这个男人的胸膛。

    除了第一个被药罐子砸到的那个人以外,其他的人,也只是痛呼了一阵子后,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所谓恶向胆边生,看到对方,也不过是个柔弱的女子。剩下的,不过是个老婆子,跟躺在床上,不明生死的药罐子。

    他们刚刚因为林梦雅的身份,而生出的一点点畏惧之心,也在**的消磨下,渐渐的消失了。

    “哈哈哈,俩个小美人。来,让大爷们,好好的疼爱疼爱你们!”

    “皇家的男人有什么好的,还不是都让酒色掏空了身体。这么漂亮的王妃,怕是你家的那个王爷,有心无力吧!”

    下流的话语,顺着这些人裂开的嘴,涌了出来。

    白芷气愤极了,一张小脸涨的通红的。又夹了一块火炭在手,瞄准了其中一个,就丢了过去。

    这次,有了准备的壮汉想要躲开,却还是免不了,被烫了那么一下。

    顿时激起了他的凶性,瞪着铜铃大眼,想要去抓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站住,不许你碰她!”

    林梦雅手中的匕首,飞快的插入男人的手臂。丝毫没有任何的停顿,锋利的刃口,瞬间,就切开了男人厚重的肌肉。

    “啊——臭娘们,你找死!”

    壮汉显然被这一下子,刺激得发狂了。

    一双蒲扇似的大手,瞬间就要抓向了林梦雅。

    白芷却像是发了疯般的,冲了出来。用手中烧得通红的火钳,用力的捶打在男人背后跟手臂。

    “打死你!打死你!不许碰我家主子!”

    白芷的力气虽然不大,但是那烙铁一般的火钳,却威力十足。

    几下下来,那壮汗就吃不住痛了。立刻回身来抓她,模样十足的狂暴,仿佛下一秒,就要把白芷,吞吃入腹一般。

    白芷却并不惧怕,还是用火钳跟那人周旋。

    林梦雅忙着应对别人,却没有发现,就在她们俩个奋力抗击的时候,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从她们身边绕了过去,狞笑着,向丝毫没有还击之力的田妈妈袭来。

    忙着查看田宁状况的田妈妈,丝毫没有预想到,一直如同铁臂般的胳膊,瞬间勒住了她的脖颈。

    “哼哼,不识抬举的家伙。如果你再反抗的话,你的乳娘,可就没得救了!”

    刘二阴笑着的,威胁着林梦雅。

    大手却牢牢的扣住了田氏的脖子,仿佛是掌握住了林梦雅的咽喉一般。

    可他的得意,还没有持续一分钟。胯下,就一阵剧痛袭来。

    “啊——死老太婆——你——”

    阴沉着脸的田妈妈,可远不是刘二想象中的那个孱弱的老妇。

    用力的掰开了刘二的手,田妈妈护住了自己的儿子。顺势踢倒了火炉,让刘二更是雪上加霜。

    林梦雅看到,只是笑了笑,继续用不知道什么时候抄起的破木板,砸着面前的男人。

    一下比一下狠,而且,精通人体解剖学构造的她,还专挑软肋下手。没几下子,就让那个人痛得跳脚。

    当初,田妈妈可是能护住她们三个小家伙的,在府里,又怎么能没点彪悍的手段镇宅!

    所以,当邓管家发现事情不对,拼了命的赶回到那个破败小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五六个壮汉,躺在地上哭天抢地的。

    自家的王妃主子,虽然头发跟衣服都有些凌乱,却是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冷眼看着白芷,用火钳加木板,调理着躺在地上的这些家伙。

    心头惊讶之余,也放了一颗心下来。

    但是,如果他看到自家的王妃主子,是如何制服这些个败类的。恐怕,一定会为自家王爷的前途命运所担忧了。

    悍妇有危险,嫁娶要谨慎啊!

    “请王妃恕罪,属下被缠住了。”

    邓管家立刻赶了过去,虽说他也受了一些伤。

    但是毕竟他是个功夫高手,有他在,这些只不过是有些蛮力的壮汉,也伤不到王妃分毫的。

    林梦雅只是冲着他点了点头,丝毫没有降罪他的意思。

    刚想要吩咐些什么,却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叫喊声。

    “快!有暴徒袭击,大家小心应对!”

    下一刻,破败的小院子里,就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了一队禁卫军。

    为首的,是个林梦雅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

    坚毅而深刻的五官,不苟言笑的态度,倒像是个久经沙场的武将。

    青色的铠甲,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勇武。不过,在看向林梦雅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的改变。

    “你们是谁?可是跟那暴徒是一伙的么?”

    听到对方这么不客气,刚刚打人还没打够的白芷,上前一步,瞪着眼睛叉着腰说道:

    “你说话放尊重些,这位,可是昱亲王的正妃!什么暴徒不暴徒的,我们才刚刚脱险,你们就来叽叽歪歪的。刚才那些人,对我家主子不敬的时候,你这位大人,又到哪里去了!”

    林梦雅略有些小惊讶,没想到,向来怯弱的白芷,竟然也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看来,果真是大环境影响人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