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田家母子
    俩个人相携到了低矮昏暗的屋子里,浓重的药味,里面还掺杂着焦糊跟酸臭的味道。

    曾经,田妈妈的干净跟利落,是整个镇南侯府里,都让人人称赞的。

    如今,却因为她跟哥哥的关系,竟然,落得这般田地。

    林梦雅打定了注意,无论如何,也要把田妈妈带走。

    “只要大小姐好,少爷好,我一个老婆子,还有什么可求的呢。在府里,我们说话倒是不方便,我只是听说,你的病都好了。好了自然是好的,只是以后,在王府里,又要不知道受多少磨难了。”

    田妈妈抹着泪,她命苦,先夫只留下一个儿子,就撒手人寰了。

    若不是当年夫人的帮衬,自己跟孩子,也早就成了那乱葬岗上的枯骨了。

    如今,小姐的疯病好了,又出落得这般标致。一看,在王府里的生活,就比在家里的时候好多了。

    顿时,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不少。

    老天爷还是没有瞎眼的,至少,夫人那般良善的人,最终,还是有了好报。

    “妈妈,许多事情,我这三俩句话,肯定是说不清楚的。我那个娘家,除了哥哥跟爹爹,唯有你跟田家哥哥,才是我的娘家人。如今,我已经在王府站稳了脚跟,您跟田家哥哥,也应该是享福的时候了。跟我走吧,我会找这全大晋最好的大夫,医治好田家哥哥的。”

    田妈妈却一个劲儿的摇头,那双饱经沧桑的眸子里,却带着几分坚毅。

    “使不得使不得,王爷可不比寻常人家。你带了白芷去,尚且还能算是陪嫁的丫头。我一个老婆子,又带着一个累赘,怎么能去王府给你添麻烦呢。”

    林梦雅真是又好气又心疼,她身边的人,真正关心她的,反而半点麻烦都不想带给她。若是汲汲营营,想要从她身边获取利益的,都是一些从小就不待见她的人。

    又劝了几句,见到田妈妈还是坚持,林梦雅也不好强人所难。

    只能转移话题,不过,既然她知道了,就不会让田妈妈再受苦了。

    “田家哥哥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我想去看看,毕竟,我也是个大夫,至少,不能再让田家哥哥的病,耽误下去了。”

    听到林梦雅居然学会了医术,田妈妈的脸上,划过了一丝不安。

    刚想要说些什么,屋子里,却突然传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低沉的咳嗽声,带着几分撕心裂肺的沙哑。

    林梦雅立刻循着声音走了过去,掀开了洗得发白的布帘,那股子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

    “田大哥,你还好吧?”

    林梦雅虽然还有些生疏,但是,年幼时的好印象,不会因为岁月的累积,而轻易的改变。

    灵魂的彻底变化,反而让林梦雅,在回顾身体之前的记忆的时候,更多的充当了第三者的视角。

    所以,看事情会更加的透彻。那些曾经,出现在林梦雅生命中的人,不管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实意,现在的她,都能看得更加明白了。

    田家的哥哥,其实跟他的母亲田妈妈一样,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对林梦雅这个一奶同胞,更是看似自己的亲生妹子般看待的。

    所以,如今他病了,田妈妈也落魄了,林梦雅,才不能放下不管的。

    咳嗽声勉强压了下去,林梦雅试探性的,往前走了几步。

    乌漆麻黑的药罐子,还在一个小小的火炉上翻滚。

    想必是家里的木柴很少,所以,那个火炉,也充当了取暖的功能。

    床上,堆着一床破破烂烂的棉被。一个形销骨立的青年人,剧烈的喘息着。

    一只如同骷髅般干瘦的手,无力的,从床上垂了下来。

    如果不是因为那堪比破风箱一般的喘息声,林梦雅肯定会怀疑,那床上的青年,是不是还活着。

    “你...你是...咳咳咳...是雅儿么?”

    气喘吁吁,似乎下一秒随时都会断气的声音传来。

    林梦雅紧走了几步,掀开了垂下来的纱幔。立刻,一张苍白而瘦削的脸,无力的睁开,惊讶的看着她。

    “田大哥,我是雅儿,你还记得么?”

    记忆,像是开启的闸门。瞬间,再也止不住的倾泻而出。

    田家的这个哥哥,虽然不如自家哥哥那么的英武,却是朴实而本分。

    曾经清秀的脸,因为病痛的折磨,已经快要瘦成了骷髅。曾经强壮的,可以把她托起来捕捉树上知了的身体,也变得孱弱不已。仿佛,下一秒,这个温润老实的青年,就会让病魔带走。

    “你...你跟娘说的话...我都...我都听到了...娘...娘没有白疼你...我死...也死的安心了...你...快带娘走...不要...不要再管我了!”

    本来并不长的话,田家哥哥,说起来却分外的吃力。

    看着他,着急的想要挣扎的坐起来,林梦雅立刻伸出手,想要扶住田家哥哥,却被他喝止住了。

    “走...快走...”

    看着他因为坐起身来,而涨红的脸,林梦雅却是满心的疑惑。

    从刚刚她进来,田家哥哥说的话,就有些怪怪的。

    倒像是——倒像是交代遗言一般。

    “你别动,好好的躺着。你跟妈妈,我都会带走的。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大夫,让你重新获得健康的身体。你放心,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田哥哥,你相信我!”

    可田家哥哥,却涨红了一张脸,因为剧烈的情绪,反而让他剧烈的喘息,仿佛,上不来气了一般。

    “走...雅儿...带着娘走...”

    田家哥哥用力的挤出这一句话后,却一口气没上来,人就倒了下去。

    林梦雅并没有急着上来看田家哥哥的情况,反而,人一闪,就到了田家哥哥的卧室外面。

    屋子里只剩下了白芷跟田妈妈,一直陪在她们身边的邓管家,却在此时,失去了踪影。

    “田妈妈,你们都进来,情况不对,邓管家呢?”

    正跟田妈妈叙旧的白芷,二话没说,立刻扶着田妈妈,跟着林梦雅一起到了内室。

    跟在林梦雅的身边,这点默契跟应急的反应,早就已经培养了出来。

    看到自己的儿子,一点动静都没有,田妈妈着急的走了过去。

    林梦雅却十分谨慎的,拿着抹布,把药罐子,从火炉上面,端在了手中。

    “雅儿,你这是——”

    看到儿子只是晕过去了,田妈妈揪心之余,却也松了一口气。

    可在看到林梦雅,谨慎的站在她们的面前,田妈妈又有了新的疑惑。

    那张脸蛋,虽然没有了那块吓人的标记。可是那双美眸中,所散发出来的锐利,却让她又不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最近,可曾有什么来,来见过田哥哥么?”

    林梦雅压低了声音问的,田妈妈立刻仔细的想了想,随后,坚定的摇了摇头。

    “没有人来找过宁哥儿的,再说,我们才搬来这里不久。我除了去过府里几次外,就不曾跟任何人联系过。雅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说,刚刚田宁的表现,十分的反常的话。那邓管家能追出去,不用问,肯定是看到了什么可疑的人。

    不然的话,邓管家是绝对不会把她跟白芷抛下,去追那个人的。

    不,也许不只是一个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梦雅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外面,终于响起了脚步声。

    “快一点!快一点!不然那个碍事的管家回来,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来人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是那语气里的兴奋,林梦雅却能听出来。

    随后,好像是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传了进来。

    林梦雅刚刚进来的时候,顺手插上了门。所以,外面的人,刚想要推开门,却受到了不大不小的阻碍。

    “啧,这么安静,难道,是那个病秧子想要吃独食不成?哈哈,把门踹开,好事咱们兄弟们一起上才是!”

    虽然不知道,那些人口中的独食是什么意思。

    但是林梦雅已然明白,为什么刚才田宁会那么坚决的,要她带田妈妈一起走了。

    有些紧张,可林梦雅早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瘦弱无力的少女了。

    手中的药罐子,灼热的热度逼人。

    谁第一个冲出来,只能说他倒霉了!

    不过,让林梦雅没有想到的是,白芷经过了之前诸多的磨练后,人也镇定了许多。

    有样学样,看林梦雅举着药罐子,立刻机灵的,拿了火钳,夹了一大块烧得通红的炭火出来。

    林梦雅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比起恐惧,这主仆俩个,竟然心里生出了几分兴奋的感觉来。

    不管是谁来,这份大礼,一定会让他,终身难忘的!

    终于,弱不禁风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林梦雅瞬间就打开了药罐的盖子,一下子泼洒了出去。

    “啊——”

    滚烫的药汁跟药渣,瞬间就落在了一个壮汉的身上。

    然而,这还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林梦雅用力的把药罐子给扔了出去,只听到‘咕嘟’一声,不知道落在了哪个倒霉蛋的身上。

    热度再加上陶瓷质地的药罐子,瞬间,就让那个窃喜的第二个人,知道什么叫做飞来的横祸。

    当然,这还没完。

    白芷见缝插针,手中的火炭,用了十分的力,抛了出去。

    这可是实打实的火炭,被一星半点蹦到,都会立刻起大大的水泡。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