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阴谋重重
    如果,昨天才喝下去的药,那么今天,至少也会有流血的反应的。

    可是今天,为什么一点点,血的味道都没有?

    林梦雅陷入了深思,难道,服药的人,不是林梦舞或者是上官晴么?

    “主子?主子?邓管家来给您回话了。”

    白芷有些担心的,扯了扯林梦雅的手臂。

    奇怪,自从回到府里来,主子似乎经常的发呆。而且,主子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

    “好,我们去看看。”

    林梦雅面色有些难看,她一直都是个十分自信的人。觉得自己,可以看透那些害人的招式。

    但是,这次回镇南侯府里来,她却有种不适应的感觉。

    好像什么事情,都离她的猜测,越来越远了。

    可她,分明没有出错。但是为何,事情的发展,却总是跟她所预测的,完全的不同呢?

    林梦雅回过神来,跟着白芷,一起去了小筑的偏房。

    上官晴母女刚走,邓管家就出现在这里了。

    看着林梦雅,邓管家礼貌周全的,行了个礼,然后,才把自己探听到的消息,全部都禀告给王妃知道。

    “启禀王妃,您叫属下跟踪的那名妇人,并未住在府里。而是住在一条小巷子里。那妇人,似乎还有个儿子。不过,好像是生了重病的样子。属下去的时候,正听到那人,发出了极为严重的咳嗽声。妇人自从进门以后,就一直在照顾她的儿子,并未出门。”

    听了邓管家的回禀,林梦雅心头有数。

    那人,定是田妈妈的儿子!

    听说田妈妈的儿子,一向体弱多病。想必,一定是病倒了,田妈妈一个妇人,又束手无策。才会再次回到府里来,在上官晴手下讨生活的。

    上官晴,一定是想要田妈妈做什么事情,田妈妈不肯,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既然知道田妈妈是有自己的苦衷,才会被人利用。林梦雅的心头,也就不再那么难受了。

    要知道,田妈妈也算是她的乳娘。既然有难,她没有干看着的道理。

    反正,她的寻找工作,已经陷入了死角。

    别说是蛛丝马迹了,下一步,她都想去掏耗子洞了。

    本来,她只要托邓管家带去足够的银两就好了。可毕竟,那位田家大哥重病缠身,她这个大夫,也不好干看着不是。

    叫白芷匆匆打点了一下,林梦雅跟着邓管家,一起从后门,悄悄的出去看望田家母子去了。

    奢华的房间内,兽头形状的焚香炉内,正袅娜的,升腾起一条笔直的烟雾。

    上官晴毫无表情的,听完了下人的汇报。

    “看来,我们算的没错。那贱人,还真是去看那个田妈妈了。也好,一个老贱人,配一个小贱人。省得我们,还要动手剪除后患。”

    林梦舞的语气,依旧阴毒而狠戾。

    只是比起早上去林梦雅的院子里,现在的她,脸色显得过于苍白了些。

    躺在母亲舒适的雕花大床上,那张美艳的脸蛋,已经满是癫狂了。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免得伤了身子。”

    平淡的语气,似乎,还掺杂着几分恨铁不成钢。

    林梦舞有些畏惧的看了看,一向娇惯自己的娘亲。

    一双纤纤玉手,却是在锦被上,用力的拧紧了。

    “娘——我——”

    撒娇的叫了一声娘,可上官晴凌厉的眼神,却让她瞬间,闭上了嘴。

    委委屈屈的看向了自己的娘亲,可她却知道,这一次,娘是真的生她的气了。

    “你还有脸叫我娘!那刘二是个什么东西?你竟然也甘心,委身于他?他是个泼皮,是个无赖。你可倒好,不仅仅坏了一个孽障,还差点让他登堂入室!你知不知道,现在府里的下人,已经怨声载道。就是因为这个刘二,我们多年算计的一切,差点都要落空了!”

    林梦舞也是一腔的委屈,刘二只是京都内,有名的破皮无赖而已。平常,却总是做些拐卖良家女子的营生。

    一个月前,林梦舞偷偷的跑出府去。竟然被那刘二,花言巧语的,骗到了一处旧宅子之中。

    不过,他倒是看上了林梦舞的国色天香。舍不得卖出,而是自己亲自享用了。

    林梦舞自然是不肯,就这么被一个小混混所玷污。亮出了自己的身份,那刘二竟然痴心妄想,想要当林府的二女婿。

    许是打着生米煮成熟饭的念头,也知道,这些高门宅院,最看不得的,就是女儿未婚生子。

    等到他带着林梦舞回到林家的时候,林梦舞俨然已经有了半个月的身孕。

    好不容易,找到了女儿,上官晴是又惊又怒。

    再加上刘二这么个泼皮,竟然一手毁了她最爱的珍宝,上官晴,真是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不过,刘二此人虽然为人嚣张,却是个滑头。

    他明白,只要林梦舞的孩子还在,林夫人就不能动他。所以,在府里作威作福之余,还是极力的,保住了林梦舞的胎。

    只是没想到,林家大小姐,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回门。

    要知道,林梦雅现在的名头,比她的那个少将军的哥哥,还要响亮不少。

    而深知林梦雅脾性的上官晴,也假意让刘二当个门房,避避风头。

    果真,刘二得罪了林梦雅,才让她逮到了机会。让林梦舞,喝下了她找人精心调配的打胎药。

    而之所以,林梦雅没有嗅到任何的血腥味道。是因为她的那个皇后姐姐,送来了俩样东西的缘故。

    一个,就是现在香炉里,正在焚烧的百花香。足足熏了一个晚上,才让那股子血腥味道,完全的消失。

    而小产后,能让林梦舞这么快就恢复了元气,又沐浴又是更衣,还能出去见人的。也是皇后御赐下来的补药的功劳。

    但是,林梦舞始终不再是处子之身了。以后即便是嫁人,也得要遮遮掩掩,至少,朝廷显赫之家,已然是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即便是要嫁,也只能嫁给无名之辈。对方即便是看在林家的名号上,也能容得下林梦舞了。

    这始终,成了上官晴的一块心病。

    “娘,女儿当然知道,是我,让您蒙羞了。不过,今天过后,林梦雅那个死贱人,也会身败名裂的。到时候,我们的仇,也就能报了。女儿跟您,落得今天这步田地,都是那贱人害的!如果不是她的话,女儿也不会被禁足,也就不会被——”

    “够了!”

    上官晴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脸色愈发的阴沉。

    皇后这一次,是亲自派人出宫,来教她如何做的。

    她们深知,林梦雅十分精明,又擅长医术。滑胎药的事情,不过是卖给她一个破绽而已。

    而田妈妈,也的确是她找回府邸的。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上官晴本来是用田妈妈儿子的命,却威胁田妈妈,让她在林梦雅的饮食里面下毒。

    不过,田妈妈还是拒绝了。

    但是,谁也没有预想到,其实,上官晴最后的杀招,并不是田妈妈。

    只要林梦雅前脚出府去,那么后脚,就会有人,去昱王府通报。

    一切,都在皇后的掌控之中。而林梦雅,恐怕连做梦都没有想到。她所走的每一步,都是皇后,精心为她挖掘好的,殒命陷阱!

    看着自己的女儿,即便是心里再难受,她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女儿打算。

    皇后说了,只要是能除掉林梦雅,就让梦舞,成为某个显赫官员的续弦。

    虽然有些委屈了女儿,但是总比嫁给一个无名之人,受苦一辈子来的好!

    而被算计的林梦雅,此刻,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何种的危险。

    带着一些从市面上买来的糕点跟布料,乘着马车,毫不起眼的,走到了田妈妈暂时居住的地方。

    “王妃小心些。”

    邓管家扶着俩个女子,小心翼翼的下了马车。

    看着面前,破败不堪的院落,林梦雅却有些心酸。

    田妈妈为了他们兄妹俩个,几乎奉献了一生,哪曾想到,到了现在,竟然跟自己的儿子,住在条件这么艰苦的地方。

    提着东西,林梦雅悄无声息的,走过了坑洼不平的院子,到了已经摇摇欲坠的门下,轻轻的,敲了敲门。

    “田妈妈在么?”

    里面,也传来了田妈妈回应的声音。

    “是谁啊?”

    一双粗糙而干枯的手,慢慢的打开了大门,可是在看到,那道掩映在斗篷下的身影后,却像是如同雷击一般的,愣在了那里。

    “雅儿...不,是王妃娘娘,您怎么会在这里?”

    情不自禁的,林梦雅的乳名就脱口而出。

    田妈妈立刻打开了大门,脸上带着震惊的神色,看着面前,巧笑倩兮的林梦雅。

    “这里没有王妃,只有您的雅儿。白芷,快把东西都拿进来。妈妈,我知道田家哥哥病了,所以,来这里看望您的。”

    林梦雅扶住了田妈妈,往屋子里走去。

    眼前所见,家徒四壁的场景,倒是让她的鼻头一酸。

    怪不得,田家的大哥,即便是病了,田妈妈也没有法子去看病。

    恐怕家里,早就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了。就连田妈妈身上的棉袄,也是补丁摞着补丁是,破烂得,让林梦雅有些心疼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