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虚伪示好
    白芷最熟悉的人,就是田妈妈,所以,她最先发现异常的地方,也是从田妈妈的身上。

    怎么就那么巧,已经被赶出府去大半年的人,就在这时突然出现了呢?

    林梦雅从来就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那么多的巧合。

    过去的种种,早就已经证明了,所谓的巧合,不过是人为的而已。

    不过有一点,林梦雅可以肯定。田妈妈是绝对不会害她的,不然的话,田妈妈本可借着这个机会,对她提出点什么条件来的。

    这么多年,堪比母女的情分,可不是三句话俩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可是,田妈妈到底是为什么,会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呢?主子,我觉得,田妈妈一定不会害您的,但是,她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呢?”

    白芷想必现在已经是一脑袋问号了,林梦雅其实,也并不比她明白多少。

    但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不用问,她也知道是谁。

    除了上官晴母女,谁还会有这个兴趣,做这些无聊的事情出来呢?

    “无论如何,田妈妈回来是好事。去叫邓管家进来,我有事要吩咐他。”

    白芷点了点头出去了,邓管家傍晚就从王府带了王府的口信过来,说是让林梦雅放心的住下来,他会亲自接她回去。

    想必,也是知道了那门房对她不礼貌的事情,所以,会来给她撑腰的吧?

    想到这里,林梦雅不由得露出了一个浅笑。

    邓管家虽然是王府的管家,但是在镇南侯府,也终究是个外客。

    为了避嫌,不得不住在外院的客房里。

    白芷悄悄的传了林梦雅的话过去,不消一刻钟,邓管家已经站在了林梦雅的房门外面。

    “王妃,请问有何吩咐。”

    烛光下,林梦雅好似正在思考什么问题,十分清楚这位王妃主子的性子的邓管家也知道,这林家,必定也是要掀起一场风暴了。

    “我要去你盯着一个人,无论她做什么,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你都要细无巨细的,告诉给我听。”

    邓管家点了点头,进了林府,他发现这里的下人们,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十分惧怕那位林夫人的威名。

    但是现在,王妃的身份,让这些下人们,更加的畏惧这位林家的大小姐。

    所以,王妃在这里,顶多,就是吃些闲话而已。并不会有人,胆子大到,敢对王妃下手。

    这才放心的,却执行王妃的命令。

    月上中天,邓管家才悄然离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白芷跟林梦雅主仆二人,洗漱一番后,还像是小时候那样,俩个人,共同挤在了一张床上,悄悄的说着话。

    “您让邓管家去监视的,应该是田妈妈吧?主子,您当真是不放心田妈妈么?”

    白芷垂着脑袋,有些忧伤的说道。

    当初,她还是一个刚进府中的小丫头,若不是田妈妈跟少爷护着她,恐怕,她也熬不到现在的苦尽甘来。

    林梦雅点了点头,却没有解释得更多。

    任由白芷,小小声的说着以前的事情种种,一边闭目养神。

    过年的时候,上官晴跟林梦舞,已经被父亲禁足了。

    别说是出门去了,若不是因为父亲跟哥哥要回到边关,恐怕,她们现在,还在那个小屋子里圈着呢。

    那时候,她的确是闻到了滑胎药的味道。

    但是,使用的人,如果不是林梦舞的话,那会不会是,上官晴呢?

    想到这里,林梦雅突然睁开了眼睛。

    上午她到府门口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泼皮,脖子上,似乎是带了一块玉佩。

    因为玉的成色不错,她还特意的看了一眼。但是现在想来,却是有些蹊跷。如果是他那样的人,除非是家传,不然的话,定然是不会有那么名贵的东西的。

    而且,如果真的是家传宝物的话,他那种人,一定会拿去当掉的。

    除非是——

    如果真的是她猜测的那样,那上官晴跟林梦舞,简直就是在找死!

    “主子,主子,您在想什么呢?”

    白芷的呼唤声,让林梦雅回过神来。

    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白芷一眼,却只是安慰了她一句话,再次轻轻的合上了眼睛。

    总之,不管是林梦舞还是上官晴,一旦这件事坐实了,那丢的,是林家的脸。

    现在,京都里有不少人,都盯着父亲的位置跟他手里的兵权。再加上皇上的情况危急,她还是要把这件事的影响,降低到最小的好。

    况且,也许,她也会有猜错的时候。

    反正母亲的医书还没有找到,她继续停留在镇南侯府内,上官晴母女,就一定不会那么老老实实的,龟缩在她们的院子里。

    到时候,是真是假,她一看就知道了。

    一夜好眠,经过了休息后的林梦雅,再次开始了翻箱倒柜找医书的任务。

    她的院子里是没有了,父亲的书房里也是一无所获。所以,她今天就要开始,在林南笙的院子里找寻。

    可翻了一个上午,她还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饭桌上,林梦雅却半点都吃不下,看着白花花的米饭发呆。

    “大小姐,夫人跟二小姐到了。”

    环儿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行礼问安说道。

    果真是耐不住性子了么?林梦雅一扫之前的沮丧,和颜悦色的回答:

    “快请进来吧,天冷,妹妹身子那么较弱,万一受凉了,可倒是我的罪过了。”

    环儿立刻起身去传话了,没多一会儿,那一脸假笑的母女俩个,就出现在林梦雅的视线中了。

    林梦雅先起身,迎了过去。

    虽然她是王妃,身份比上官晴还要尊贵一些。可到底是在家里,若是被有心人看到了,只会被人说是骄傲自大,目无尊长。

    比起之前的趾高气昂,这母女俩个,好像是学的精明了。

    林梦舞更是紧走几步迎了上去,一脸惭愧的,给林梦雅行礼。

    “姐姐恕罪,昨日,是小妹身子不适,才没有去迎接姐姐。还望姐姐,不要生妹妹的气。”

    这娇滴滴的语气,惭愧的表情,如果,林梦雅不是太清楚这人俩面三刀的本性的话,兴许还会觉得,林梦舞已经痛改前非了呢。

    但是,虽然林梦舞如此说道,但是那双眼睛深处所散发出来的厌恶,还是被林梦雅不小心给捕捉到了。

    看来,前阵子的事情,还真是让这个没什么大脑的林梦舞,稍微开了开窍。

    “妹妹言重了,你的身体,自然是最重要的。姐姐出嫁以后,母亲还要有你多多照顾才是了。看看你的小脸,怎么如此苍白。白芷,你去那些我平常吃的补药过来,这些都是些滋补的药,对女儿家,最是合适不过的了。”

    白芷立刻从回屋子里,拿出了一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了环儿,林梦舞心头虽然在嫉妒,可表面上,却是装出了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上官晴也做出一副慈母的样子,一脸温和的,看着正在虚伪寒暄的姐妹俩个。

    “好了,你们姐妹也别站在那里了。对了雅儿,我听说你回来,就在你父亲的书房里找了些东西。能不能告诉母亲,你到底是在找些什么?我这个当母亲的,以前真的是对不起你。所以,我想要来帮你的忙,也算是,能够补偿你一下。若是你不愿意的话,就当我没问。”

    来了!林梦雅不动声色,也没有拒绝。

    “只是一些我母亲的遗物而已,事情,虽然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但是我进来,越发的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孝。每年,母亲的祭日,我都没有去过。我也没有尽过一天女儿责任。从前,我也是活得浑浑噩噩的,自顾不暇。但是现在有了机会,我也想,在府内建一座衣冠冢,也好告慰我母亲的在天之灵。”

    林梦雅说的半真半假,再加上,她确实都是在寻找她母亲的东西。

    这些事情,上官晴,也肯定是得到了消息。

    不过现在,上官晴却装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后,用手绢轻轻的摸了摸眼角,露出了十分欣慰的笑容来。

    “说的也是,当初,姐姐拼尽了命,才把你给留下来。如今,你想要拜祭,也算是对她的安慰。我那里,还有一些姐姐的东西,一会儿,我就差人送来。”

    林梦雅立刻露出了大喜的表情,说道:

    “多谢母亲成全,女儿原本还以为,母亲会多心,这才没有禀明母亲。如今听母亲这般说,我倒是心安了不少。”

    表面上林梦雅感激的说道,可心里,她却响起了警钟。

    上官晴今天对她这么客气,还对她示好,已然就不是什么好兆头了。

    如今,竟然还主动提出,要归还母亲的遗物,就更加的可疑了。她必须小心谨慎,才能提防这对母女的明枪暗箭。

    “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你忙你的就是了。”

    想必是虚伪得够了,上官晴母女,也起身告辞。

    林梦雅把她们送到了门口,一张笑脸却渐渐的消褪。

    刚刚,她从林梦舞的身上,一点血腥味都没有嗅到。但是,那股子滑胎药的味道,却还是沾染在林梦舞身上。

    她的嗅觉,现在比狗都要灵敏。所以,出错的可能性很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