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神秘印章
    林梦雅心思一转,却并未动手拆开。

    虽然小筑里,一般下人,都是不能轻易踏足的。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林梦雅还是觉得,不如等到夜半无人的时候,她再看看,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跟着白芷收拾着母亲的遗物,林梦雅有意,把这些东西,全部都带回王府。

    放在这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蛇虫鼠蚁给糟蹋了。不如好好的归拢起来,也好是个念想才是。

    外面,才刚刚擦黑,就有人提着灯笼,到了破屋的外面。

    “大小姐,该吃晚饭了。”

    一道慈和的声音传来,白芷立刻像是触电一般的弹起,小脸上带着几分笑意,蹦蹦跳跳的去开门了。

    “田妈妈!真的是你呀!您不是跟儿子回乡下去了么?白芷好想你呢!”

    门外,站着一道质朴的身影。

    一身土黄色的粗布衣裳,虽然简朴,却十分的干净。

    田妈妈不过是五十岁上下,可脸上,早就已经布满了沟壑。生活,似乎在这个坚毅的女人身上,格外的残忍。

    但是,却不能泯灭那双眼睛里,总是带着坚定神色的慈祥。

    “老奴放心不下大小姐跟少爷,月儿啊,听说你跟大小姐一起去王府了,过得怎么样?”

    田妈妈不疾不徐的说道,手臂上,挎着一个掉了漆的食盒。

    白芷看着那大大的食盒,眼睛却泛起了晶莹的泪光。

    在林家这么多年里,这只用了不知道多久的食盒里,总是会想着法子的,变出小姐跟她,急需的东西来。

    哪怕,田妈妈被打得满身是伤,也依旧会笑着,给她们俩个,拿来最好吃的红枣馒头。

    “嗯,我现在改名叫白芷了。咱们小姐,在王府里威风着呢。”

    白芷十分骄傲的说着,小手,也熟练的接过了田妈妈臂弯上的食盒。

    林梦雅站在那里,却是有些踌躇。

    如果是,在林府里,承担了她生命中,属于母亲角色的人,除了已经过世的母亲,就唯有从小,就护着她的田妈妈了。

    记忆力,依稀记得最初见到田妈妈的时候,她还是个精明能干的少妇。因为当了哥哥的奶娘,所以对他们兄妹,格外的疼惜。

    尤其,是在母亲过世后。田妈妈每每,都像是一只勇敢的母鸡,把她跟哥哥,无私的护在了身下。

    无数次,田妈妈都是因为哥哥跟她,才会受到上官晴的责难。

    她还真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嫁过去快要一年了,却从未想起,这个在她跟哥哥生命的最初,给予过他们堪比母爱一样保护的女人。

    而此时的林梦雅,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尽管,她似乎慢慢的,把林梦雅之前的情感,全部都继承到了自己的身上...

    田妈妈慈爱的看着白芷,一双略有些松弛的眼,却是有些担忧的,看向了林梦雅。

    隔着几步,可田妈妈,却上上下下的仔细看着林梦雅。

    她的心肝宝贝,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那一身的绫罗绸缎算不得上什么,可那张小脸上,却再也没有了畏畏缩缩的神情。

    “小姐,您...还好么?”

    颤抖着声音,即便是庄重如田妈妈,也不禁红了眼眶。

    一步一步,林梦雅从屋子的最深处,款步走了过来。

    肌肤赛雪,明眸皓齿,发髻翩翩欲飞,衣衫华美精致。眼前的林梦雅,还哪里有半点,林府小可怜的样子了。

    即便是这京城里的诸多小姐贵妇们,也鲜少,有能赶得上她的风采的。

    “我很好,田妈妈,多日不见,您老身体如何?”

    田氏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雍容的女子,她只是听别人说,昱王妃因为在轿子里受到了惊吓,所以才恢复了神志。

    却没想到,竟然是完全如同变了个人一般。

    可她又万分的肯定,面前的女子,肯定是她疼在心坎里的小可怜。

    “田妈妈,我知道您有许多的疑问,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白芷,我们出去吧。”

    林梦雅抢先一步说道,眼神示意田妈妈。

    田妈妈自然是晓得,用衣襟擦了擦眼睛,跟着白芷,拿起夫人旧衣,三个人出了房门,往林梦雅的闺房方向去了。

    亲人相见,总是有说不完的贴心话。

    此刻,在简单的饭桌上,田妈妈就笑意吟吟的,听着白芷叽叽喳喳的,说着林梦雅出嫁以后的多番波折。

    “您可不知道,咱们大小姐,虽然聪明,却还是九死一生。就连我啊,每次,都要被大小姐吓个半死呢。”

    白芷拍了拍胸脯,这大半年里,她经历过的事情,可是比这十几年的要多得多呢。

    田妈妈虽然依旧镇定,可眼神里,担忧却是一层比一层浓厚。

    “妈妈别听她瞎说,我这不是没什么大事么。行了,你也别添油加醋了。省得吓坏了妈妈,看我怎么罚你。”

    林梦雅喝着温水,一双水眸,却有些狐疑的,落在了田妈妈的身上。

    从前她不曾注意到,这位看似有些不通世故的田妈妈,却是比白芷还要镇定上许多。听到一些诸如,王夫人诈尸之类的事情的时候,竟然也没有露出什么惊讶之情来。

    她听闻,母亲除了神医以外,性子也是一等一的古灵精怪。

    这位田妈妈,可是母亲亲自相中的。相比,也是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过人之处吧?

    思及此,林梦雅有了一个想法。

    “大小姐,不是老奴多嘴。这宫中,可不比咱们民间。行差踏错的,那都是要命的事。您一个女子,千万要小心,不能失了德行啊!”

    田妈妈语重心长的劝慰道,没想到,这话正合林梦雅的心意。

    林梦雅立刻就坡下驴,接着说道:

    “妈妈说的是,只是,我身边都是一群不懂事的小丫头。前些日子,德妃娘娘倒是赐了我一个御前伺候过的姑姑。可不久,姑姑就得了急病去世了。我也是无人可用,有些事,难免就失了分寸。若是有人,在一旁提点的话,我也好少得罪人些。”

    田妈妈并没有立刻搭茬,反而是面有难色的样子。

    其实,田妈妈对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说是亲娘也不为过了。

    若是能让田妈妈,能这么有顾虑的,那想必,一定是是她的亲生儿女了。

    “妈妈可是有难处?不妨说来听听,我如今,虽然没什么大出息。但是若是妈妈家的哥哥有困难的话,我也能帮上一把。”

    田妈妈家里,只有一个儿子。听说,也是因为要养活这个儿子,田妈妈才会到林家里当奶娘的。

    田家的大哥,林梦雅只见过一次。还是小时候,田妈妈带来府里玩的。

    只记得,那是个十分憨厚淳朴的少年。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到底有什么样的改变。

    “没事,只是老奴年岁大了,经不起折腾了。过几天,老奴就要回乡下了。大小姐,您多多保重吧。”

    田妈妈的拒绝,是在林梦雅的预料之中的。

    不过,林梦雅却根本就不打算放弃。而且,她也预料到了,田妈妈到底是在顾虑些什么。

    伏在田妈妈的耳边,林梦雅只轻轻的说了一句话。田妈妈就立刻起身,告辞离开了。

    只剩下白芷,若有所思的,看着田妈妈离开的背影,难得的,思考了起来。

    月色如洗,小筑里越发的安静了起来。

    她的小院就是有这点好处,因为相对空旷安静。再加上有王府侍卫的贴身守护,所以,晚上根本不用担心,会有人潜入偷听。

    林梦雅就着微弱的烛光,拆开了那个有问题的腰封。

    拆开了内侧有些褪色的布料,林梦雅有些惊讶的,发现了一枚小小的印章。

    印章像是白玉做的,不过,奇怪的是造型更像是一株人参。

    不过,底下的刻字,她倒是一个都不认识。只是觉得,这寸许来长的小印章,格外的精致。

    林梦雅看了又看,也没什么头绪。只能先贴身收起来,已做它用。

    她这边已经算是有了收获,可白芷却还是对着窗口,拖着香腮,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问题。

    林梦雅倒是没有打扰她,如今,连吃货都会思考了,看来,在她身边,还真是成熟了不少。

    “主子,我总觉得不对劲。”

    小丫头没头没脑的抛出了这一句,林梦雅笑了笑,却没有搭茬,任由白芷,自顾自的说出,她心头的疑问。

    “按说,咱们回府是您临时决定的。可是,为何您一回来,门口就换了门子不说,二小姐也病了。现在,就连田妈妈也回来了。我可是记得,您之前出嫁的时候,晴夫人,可是放下了话,再也不许田妈妈,靠近咱们府里一步的。您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合了么?”

    呦!林梦雅眉梢带着几分笑意,没想到,这小丫头,还真的开动起了脑筋来。

    给了对方一个继续的鼓励眼神,林梦雅洗耳恭听,看她家的吃货小侍女,到底有什么高见。

    “而且,刚刚您话里话外,都是要田妈妈留下来,跟咱们走的。我记得,之前田妈妈哭着喊着,要跟您一起到王府,去伺候您的。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她又怎么会拒绝呢?况且现在,您已经是王妃了,在府里说的又算数,我要是田妈妈,当然一百个,一千个愿意跟您走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