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母亲遗物
    “您还有闲心笑呢,准是她们不想见您,故意冷落了您呢。不过,不见就不见,反正,咱们也不想见她们呢。”

    白芷虽然自顾自的嘟囔着,却也没有撺掇林梦雅冲进去。

    这三个丫头,虽然是林梦雅的心腹,可到底是训练有素,有些牢骚,不过是在自己心里想想而已。

    因为,主子做事,自然有她的道理。

    一路前行无阻,俩个人先是到了林牧之的书房里。

    书房还是那样干净整洁,桌子上,爹爹常用的那方砚台,早就已经干涸了。

    小时候,她跟哥哥,就是在这里,跟爹爹一起识字看书的。现在,时移世易,如今,他们早就已经长大成人了。

    可这间书房,依旧是原来的样子。

    “你在外面看着,我去里面找些东西,很快就出来。”

    林梦雅吩咐白芷在外面看着,人,耐心的看着父亲的书架。

    母亲曾经留下不少的医书,从伤寒之症,到一些绝症的治疗方法。林梦雅以前,只是粗粗的翻看了一些,现在看来,倒是比老师的医术,还要精简详实。

    林梦雅深知,现在不是潜心研究的时候,尽情的开启了神农系统内,扫描跟分类的功能,把面前的医书,尽情的扫描了进去。

    可扫了一半,林梦雅才有些失望的发现。这些医书,虽然珍贵难得,可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又细细的查找了一遍,才发现,这里面,丝毫没有任何关于净心莲的消息。

    难道,是邱羽的信息不准确么?

    林梦雅把最后一本书,也放到了书架上。

    邱羽的为人,她应该是没有看错的。而且,林梦雅隐隐觉得,这个看似潇洒的太医,背景肯定是没有那么简单的。

    既然,他能着重的强调,自己母亲遗留下的医书,肯定有提净心莲的使用方法。那应该是不会错的。

    也许,当初母亲曾经用过净心莲,救治过别人吧,所以,邱羽才会如此的肯定吧。

    只是,记载着的医书,会在哪里呢?

    林梦雅揉着眉心,坐在了宽大的椅子上,俩眼放空,想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按照邱羽所说,净心莲不是大晋所拥有的物种,而且,又因为极其难以栽植,使用方法又特殊,所以,才不能广泛的使用。

    又因为,它多用于制作解毒剂。那么,有记载的医书,应该是偏向偏方的那一类。或者是特殊的解毒方子。

    可刚刚,她并没有发现。难道,是在一部,极为难得的医书里面么?

    电视剧里,不是常常有演,会有什么绝世的医书什么的,藏在某处的么。那么,也许会是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等着她去发现也说不定。

    林梦雅立刻来了兴趣,兴致勃勃的,在林牧之的书房里敲敲打打。

    可没想到,一轮下来,她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略有些沮丧的趴在桌子上,难道,是她想得太多了么?

    看着自家主子,撸胳膊网袖子的大动干戈。白芷很想上去帮忙,可主子又要她,必须留在外面看人。

    眼看着四下没什么人,白芷也进来,准备帮她的忙。

    “主子,您在找什么呢?”

    林梦雅转过头来,有气无力的笑了笑,才说:

    “我在找一本医书,你帮我想想,除了爹爹的书房以外,娘亲的遗物,还有放在哪里的?”

    虽然,承继了这身体的记忆。

    但是,林梦雅却不敢保证,肯定是算无遗漏的是。

    到底是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她能记得许多细节,也只能说明,林梦雅从小,就是记忆力超群。

    白芷想了又想,才掰着小手指头说道:

    “老爷的书房里有,少爷的小库里也有,咱们的院子里也有来的。再就是晴夫人的院子里也有了。还有一些,被收到了中公的库里。小时候,还卖出去过不少。其他的,我也记不住了。”

    这些,林梦雅也自然是记得的。

    不过,那些都是一些古玩字画,珠宝玉器什么的。要是她一件一件的查起来,累死她,也不见得会有什么结果。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林梦雅灵敏的听觉,忽然发现书房的窗下,有人在窥探。

    白芷立刻跑了出去,却只看到了一抹,深蓝色的背影。

    懊恼的跺了跺脚,刚刚主子还叮咛她,千万不能大意的。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她们主仆二人的谈话,就被人偷听了去了。

    “真是的!都是我的错,我这就去把她给拿过来!”

    白芷想要去追,却被林梦雅拦住了脚步。

    看着那身影消失的方向,林梦雅却无所谓的笑了笑。

    “没事,左右她们也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再说了,母亲所有的东西,都被父亲登记造册了。若是少了那么一样俩样的,哥哥还不把她们吃了才怪。左右,不过是好奇咱们想要做什么就是了。再说了,现在,他们已然是自顾不暇了。哪里有闲工夫,管咱们的事呢。”

    林梦雅的脸上,倒是一派的轻松。

    她刚刚在林梦舞的房间外面,深深的吸了那么一口气,不是为了别的事情,而是为了,嗅闻空气里,那淡淡的药香味道。

    那里面,分明有红花,丹皮,附子,大黄,桃仁,官桂的味道。虽然,她只是吸了一口气而已,却能明白,这药,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主子的意思是——”

    看了看白芷,林梦雅伏在了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瞪大了双眼,白芷难以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看向了林梦雅,似乎,在印证她说到这件事的可能性。

    “怎么可能?二小姐还未曾出阁,怎么可能会有了...有了身孕!”

    没错,那方子,就是用来活血堕胎的。

    当然有些地方,也会用来活络女子的经血。但是,要只是如此的话,刚刚环儿,为何会如此的紧张。

    林梦舞一向作风胆大,即便是未婚先孕,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的。

    只是,传出去的话,人家只会说,林家教女不严。多年维持的良好形象,可就是要毁于一旦了。

    而一向对自己的女儿,期盼极高的上官晴,不知道又会是作何反应了。

    “**不离十吧,所以,你就不用害怕了。晴夫人之所以会派人盯着我们,无非是看我们,到底知不知情。想必,她女儿才刚出事,我们就回来了,怎么也会惹人怀疑的。”

    事情,也是有些太过凑巧了。

    别说上官晴跟林梦舞防着她,就算是林梦雅,心里也存下了几分疑惑。

    可方子却是没错的,再加上她遍寻医书而不得。

    当下,就让白芷去找邓管家,去回了王爷一声,要在林府小住上几日。

    找了一整天,直到有些饥肠辘辘了,林梦雅还是一无所获。

    现在,她正蹲在自己院子的小仓库里,一样一样的,翻看着母亲留下来的遗物。

    好东西,早就已经被上官晴和林梦舞抢光了。

    能留到现在的,无非是一些母亲用过的,十分有纪念意义的物件而已。

    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个硕大的箱子里。上面的锁头都有些锈迹斑斑了,只是里面的东西,因为保存得到,还都是簇新的。

    林梦雅也不怕脏,在白芷的帮助下,翻看着有价值的东西。

    她的母亲,一定是个懂得生活的聪慧女子。

    林梦雅看着一套,母亲曾经穿过的常服。那上面有些霉味,却让林梦雅,一点厌烦的感觉都没有。

    小手,在上面细细的摩挲着。那略有些粗糙的触感,让林梦雅,鼻头有些发酸。

    珍珠白色的衣裙,在夕阳下,呈现出微微泛黄的颜色。

    但是质地精良,即便是放在当下,也是十分难得的料子。

    领口袖口,都绣着淡紫色合欢花,绣工精致,如同活的一般。

    “这是夫人的衣服吧,真好看。但是,怎么跟咱们平时穿的,不太一样呢?”

    白芷也蹲在地上,看着林夫人曾经穿过的衣服。

    她无意识的一句话,却让林梦雅,有了一闪而过的灵感。

    又拿出了几件,母亲生前穿的衣裳,林梦雅细细的看了一遍,也绝对有些怪异。

    大晋女子的衣服款式,有些类似于唐宋时期的。

    宽大的袖子,跟曳地的长裙,已经成为了贵族女子的标配。

    但是眼前的衣衫,袖口是收紧的,裙摆也多是刚过脚踝,能掩住足面而已。腰线也是收紧的,林梦雅随便找了一件较为干净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瞬间,镜子里雍容华贵的少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英气勃发的美丽佳人。

    虽然是二三十年前的款式了,但是,也不至于相差得这么多吧?

    林梦雅有些诧异的想着,听说,她母亲的女工活计很厉害。这些,保不齐都是母亲亲手做的。

    难道,她的母亲,也不是大晋人么?

    看着镜子里的衣衫,林梦雅觉得腰间的腰封,似乎有些不一样。

    左边的,似乎比右边的,要厚一些。若是不仔细看的,也是看不出来其中的分别的。

    林梦雅立刻小心翼翼的,把腰封取了下来,用手一摸,果真是左边的,要比右边的厚上几分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