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看门泼狗
    在古代,女子回到自己的娘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首先,要告知公婆,得到同意后,再由丈夫送回,才算是礼数周全。

    若是丈夫没有陪同,就视为犯错被遣返。

    林梦雅坐在马车上,实在是觉得,古代女性的地位,跟现代还真是有天壤之别。每年一到春节,关于回娘家还是回婆家过年,总会引起民众的一阵轩然大波。

    不过,好在她是个孤儿,不用考虑这些问题。

    只是现在,她也成为古代媳妇儿的一员。还是个一举一动,都关系到性命的皇室。还真是有些,让人唏嘘呢。

    有了王爷的命令,邓管家自然是不敢大意的。

    虽然,是因为王爷没有空闲的时间,才让他去护送王妃殿下回娘家的。但是,林家的那对母女,他也算是见识过了。

    怪不得王爷,千叮咛万嘱咐的不放心。不过,王妃也不是好欺负的。说不定,吃亏的还是林家的那对母女呢。

    “快到了,快到了。主子,你看,咱们家后面的那棵大柳树,还是那么挺拔呢。”

    即便是有些不情不愿,可白芷还是有些雀跃的说道。

    到底是从小长到大的地方,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就这么丢弃了呢?

    马车很快就到了镇南侯府前面,并没有任何人出来迎接。

    邓管家皱起了眉头,本来,昨晚王府就已经派人过来传达消息了。可现在,为何还是连半个人都没有呢?

    “王妃,小心。”

    在邓管家跟白芷的搀扶下,林梦雅走到了自家门前。

    冷笑了一声,这上官晴还真是越来越没有水准了。

    按说,至少也应该看在龙天昱的面子上,多多少少的,做出一些样子来的。

    现在,得知龙天昱不过来,连做做样子也懒得做了呢。

    大门紧闭,她好歹也是林家的嫡出大小姐,居然被自己家人拒之门外了。传出去,却也是有些不好听吧。

    不过林梦雅却并未动怒,而是示意邓管家,叫人去敲门就是了。

    “来了来了,是谁啊?”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随后,露出了一张陌生的脸。

    林梦雅视线只是轻轻扫了过去,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小厮。

    以前,家里的门房都是爹爹旧部的老兵。虽然各个都已经双鬓微白,却十分的牢靠。

    所以,林家的门房,从未有过高眼看人低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今换了人,即便是不认识她这个大小姐,但是看到昱王府的马车,多多少少的,也该长些脑子吧?

    可没想到,那人只是懒懒的看了她们一眼,随后,十分不耐烦的问道:

    “你们是谁啊?没看到这里是镇南侯府么?瞎叫什么门?”

    流里流气的语气,让林梦雅眉头轻轻的一皱。

    爹爹曾经说过,真正有教养的家族,不管是门房还是下人,都不能有仗势欺人的情况出现。

    可没想到,爹爹还离开家没多久,家里,就冒出了这一个门房。

    果真,谁养的狗像谁不是么?

    邓管家自然是不肯跟这种家伙一般见识的,面色不改的说道:

    “这位小哥,我们家夫人,是林府里的大小姐,请你行个方便吧。”

    邓管家的态度算是礼貌,虽然,面前的男子,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只手就可以解决的对象。

    对方却上上下下,极为不尊重的看了一眼邓管家,十分的不屑。

    “我们府上只有一位林梦舞大小姐,没有什么旁的大小姐了。你到底是哪家的下人,莫不是认错了大门了吧!”

    听到这句话,林梦雅就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一看这门房,就是爹爹走了以后才换的。说不准,昨天才走马上任的。

    为的,不就是想给她这个大小姐,一个下马威么?

    要是她发作,最后这小厮只要说自己是个新来的,上官晴母女,就一点责任也没有。

    最后,她还落得一个苛责下人的名声,倒显得她小气了。

    不过可惜,她今天没有那么耐性,跟一个小厮,耗在大门口。

    “滚开。”

    一声淡淡的娇喝传来,小厮愣了愣神,看着对面,缓步走来一位宫装女子。

    府里的二小姐林梦雅,娇艳可爱,已经算是他们这种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了。

    可面前的这位少妇,风姿绰韵,一张粉脸已经可以算是惊为天人了。

    小厮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了半刻,眼睛却是一阵剧痛。

    “啊——”

    发出了一声哀嚎,小厮痛得在地上打滚。

    但是,在所有人的面前,不管是林梦雅还是白芷,亦或是邓管家,谁都没有有任何的剧痛。

    “走吧,我们进去。”

    林梦雅看都不看他一眼,径自的绕过了还在哀嚎打滚的小厮。

    既然敢挡路,就得有被她惩罚的觉悟。

    邓管家不过是用了一枚小小的石子,算是给他一个教训了。修养几天就会没事,若是父亲在这里,肯定会罚得更重的。

    进了大门,前院的下人们,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尴尬。

    不过,有了前车之鉴,后面的人,也都有样学样,过来给她行礼问安。

    “你们都起来吧,这是咱们家大小姐,赏给你们的年礼。咱们大小姐,在外面也是多有不便,你们在家里伺候老爷跟大少爷,也算是辛苦了。”

    林梦雅目光平视,不跟任何人一个对视。

    多少有些高傲的样子,却让场中的大部分下人们,有些瑟瑟发抖。

    如今,别看府里只剩下夫人跟二小姐了。但是老爷跟少爷回来的时候,也曾经说过,大小姐永远是林家的大小姐。

    这些人里,有的曾经给林梦雅吃过苦头。登时冷汗就流了下来,要知道,门房的刘二,也算是京都里,有名有姓的地痞流氓的。

    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何夫人会把这种人给招进来。但是现在,只是阻了大小姐的路,便被教训成了如此凄惨的模样,。

    顿时,对林梦雅,又多了几分恭敬。

    但愿,大小姐大人有大量,下一个倒霉的人,不会是自己吧。

    “谢谢大小姐的赏赐。”

    白芷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给所有的下人们分一些小红包。

    里面,不过是一些碎银子而已。连她平时几天的零食钱都不够,看到以往,让她羡慕不已的人,因为这几块碎银子,就兴高采烈的模样,不禁觉得,自家大小姐,还真是个好主子呢!

    “夫人跟二小姐呢?”

    前院只是一些下人们而已,林梦雅,并没有看到那对母女的踪影。

    奇怪了,按照以往的惯例来看,她们至少应该站在那里,嘲笑自己看大戏的才是。怎么如今,倒像是长了记性一般。

    “回大小姐的话,夫人正在二小姐的屋子里。听说二小姐今天早上,突然病了。”

    一个机灵的婆子,立刻眉开眼笑的,回了林梦雅的话。

    病了?怎么这么巧?

    林梦雅有些疑惑,林梦雅的身体,一向是比她还健康的。怎么会突然病了呢?

    “带我去看看。”

    她可不是为了关心林梦舞,只不过,觉得有些蹊跷而已。

    婆子立刻引着她,穿过了前院,一直到了林梦舞居住的汀兰阁。

    汀兰阁比起她的小筑来,少了几分精巧雅致。但是里面却是雍容奢华,随处都可见奇珍异宝。

    当然,如果跟她的饮水的管子,都是上等暖玉的流心院,自然是一点可比性也没有的。

    不过,也可以看出,林梦舞的生活,比当初那个傻傻的林梦雅,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林梦雅到了院子里,却看到林梦舞的贴身侍女环儿,一脸焦急的守在外面。

    看到林梦雅后,立刻迎了上来,故意大声的说道:

    “给大小姐请安,不,给王妃娘娘请安。”

    林梦雅看着面前的环儿,跟白芷差不多的年纪,却早就已经学会了狐假虎威。

    当初,牙尖嘴利的,也没少欺负自己跟白芷。。

    看这丫头慌慌张张的样子,似乎,像是故意拦住她一般。

    “起来吧,听说妹妹病了,母亲也在这里,我进去看看她们。”

    林梦雅作势要走到林梦舞的屋子里,可环儿却立刻挡在了她的面前。一双水灵眼珠儿,左顾右盼,倒是心虚不已的样子。

    “大...大小姐,还是算了吧。二小姐真的病了,夫人特地交代,若是大小姐来了,稍等片刻就好。免得,把病气,过给了您。”

    这病,来的十分突然。

    林梦雅倒是觉得,林梦舞怕是,不仅仅是病了那么简单吧。

    又往前走了一步后,林梦雅深吸了一口气,才扬声说道:

    “母亲,妹妹,我就先回我的小筑去了。妹妹还请多多将养自己的身子,万万不可操劳过甚才是。母亲若是的闲了,不妨与我叙叙旧才是。”

    看到林梦雅说了这话,环儿终于松了一口气。

    堆着笑脸,目送着林梦雅,带着白芷,离开了汀兰阁。

    “主子,您刚才干嘛那么客气呢?直接冲进去不就好了,我看啊,什么病了,准时夫人跟二小姐,想要故意为难您来的!”

    白芷有些气呼呼的说道,却看到林梦雅的唇边,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