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柳暗花明
    “那就多谢你了,一旦有了净心莲,那这张方子,也就算是成功了一大半了。”

    林梦雅脸上的愁容,也终于是云开雾散了。

    可刚刚放下来的心,却又被邱羽的一句话,勾了起来。

    “但是,我们家虽然会培育净心莲,可这种药的用法,我们家族,却是一无所知的。”

    什么?这药还有特殊的用法?

    在搜寻了神农系统之后,林梦雅才悲催的发现。这系统内,最大的一个bug,就是遵循了现代制药的理念。

    也就说是,神农系统里的方子,并没有给每种药物的制取方式。顶多,就会有内服外用的提示。

    林梦雅不禁,在心里苦笑。如果是在现代的话,不管是什么药物,都可以用先进的方法,萃取出最为精纯的药物精华部分来。

    可是在这里,稍微有些复杂的药性,除了用别的药物来激发跟中和以外,也只能是用特殊的方法了。

    有时候想一想,古代的人,在没有任何高新科技的帮助下,还能找到堪比现代的方式方法,足以说明,其实古代人的智慧,并没有现代人,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来想办法吧,毕竟,这方子是我提出来的。”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催用方法,但是林梦雅相信,只要试验几次,一定可以找出一些门道来的。

    至少,有方向,就会有最终结果的。

    可邱羽却低头思索了一番后,沉声的说道:

    “说不定,你母亲留给你的医术上,会有这种药的介绍。我是说,既然这本艺术上,记载着净心莲的药用,也许,会有服用的方法呢?毕竟,如果没有用过,又怎么能知道,它的药性呢?”

    看到邱羽如此严肃的表情,林梦雅却有些心虚的笑了笑。

    想起来,母亲确实是留下了不少的医书。

    当初,上官晴嫁进来的,曾经暗地里,损毁了不少母亲的遗物。

    但是唯有那些医书,是父亲早早的,就放在他的书房里保存的。

    别说是上官晴了,就连家里的仆人,不得父亲的允许,更是碰都不能碰的。

    小时候,她虽然痴痴傻傻,可却对母亲的医书分外的珍惜。

    也是因此,她才在父亲的教导下,看书识字。说来也奇怪,人情世故从来都记不住的她,却对那些医书过目不忘。

    这些年,更是因为熟悉不少药材的药性,才躲过了不少上官晴的毒手。

    奇怪?既然她疯疯癫癫的时候,都能分辨得出,那些是毒药,哪些是良药。为何,还会在轿子里,吃下那些剧毒的枣子呢?

    一丝疑惑,就像是一滴滑落在透明水中墨汁。

    翻腾间,就把水染成了深灰的颜色。

    看来,还有许多事情,是她所不了解的。不管是上官晴还是林梦舞,总之是有人想要害她不假。

    “你说的对,医书上,肯定会有记载的。这样,我明天就回林家去看看,这里的事,还要多麻烦你了。”

    爹爹留着那些医书,无非是寄托哀思,睹物思人而已。

    但是,如果那里真的有对净心莲的记载的话,说不定,也可以帮得上忙的。

    再者说,自从爹爹跟哥哥离家以后,她也有好久,没有去林家,寻寻那一对母女的晦气了。

    她这里每天鸡飞狗跳的,凭什么那那一对母女,过得平安太平?

    顿时,林梦雅心头的小恶魔,再次透出了头来。

    阴测测的笑容,看得邱羽跟白芨,都一阵阵的胆战心惊。

    看来,有人又要倒霉了!

    “什么?你明天要回娘家?那,你带邓管家一起回去吧。记得,晚上早点回来。”

    按照规矩,如果没有龙天昱的陪同,林梦雅是不能回娘家的。

    但是,他们也已经成亲这么久了。只要龙天昱同意,林梦雅自然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也许是前些日子的接触,让龙天昱对那一对惯会痴心妄想的母女,没有什么好感。

    一听到林梦雅要回娘家,虽然不好阻拦,可眉头,却是紧紧的拧了起来。

    只要跟上官家的人扯上关系,总归,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好,我尽量回来就是了。王爷还有什么,要叮嘱我的么?”

    白天的事情,龙天昱虽然生了一会儿的闷气。但是林梦雅,却是没什么反应。

    揉了揉眉心,一天高强度的研究下来,她也觉得头昏脑涨,有些吃不住了。

    好在,强大的神农系统,让她今天的研究成果,有了事半功倍的速度。而在净心莲的问题解决后,她也显然,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头。

    后续的工作,邱羽一个人就可以胜任了。

    现在,唯一的重要环节,就是净心莲的使用方法了。

    只要解决了这个,皇上的毒,也就指日可待了。

    “我——一切小心为上,这阵子,上官家可能会有动作。作为她们的靠山,皇后不会这么安静。上官晴,可是皇后的亲妹妹。所以,你无比要谨慎。”

    朝廷中的大事,龙天昱不方便跟林梦雅细说。但还是要细细的叮咛她,不要吃了亏才是。

    “不过,我想现在上官晴,应该不会,那么听她姐姐的话了。”

    林梦雅却幽幽的笑了出来,说起来,她也是刚刚才想到这一层的。

    既然上官家,可以让上官家来祸害离间林家,那她,为什么不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龙天昱看向了她,眼神里,带着几分疑问。

    “因为皇后,企图让林梦舞去和亲。上官晴虽然心狠手辣,虚伪狡诈。但是她对她的女儿,却是真心疼爱的。如果不是她的溺爱,林梦舞也不敢做出这许多事情来。她跟皇后不一样,林梦舞既是她的骄傲,也是她的软肋。所以,只要我稍加挑拨,上官晴,必定不会跟皇后同仇敌忾的。”

    比起阴谋,龙天昱自认,也算得上其中的佼佼者。

    但是内宅之事,他却远远不如林梦雅心思缜密。

    内宅之事,看起来左不过是女人家的事情。但是,却绝对可以影响到朝廷的事情。如今看来,他的这位王妃,才是不出世的女将。

    有她在,永远都不用担心,自己的后院会起火。

    “如果林夫人泉下有知的话,也一定会觉得欣慰的。”

    没头没脑的,龙天昱的话,脱口而出。

    林梦雅只是看了他一眼后,旋即淡淡的摇了摇头。

    对那个从未谋面的母亲,林梦雅的心头,却没有半分的陌生。

    有的,却只是感激。

    “父亲很少提起我母亲的事情,恐怕也是因为,我小时候,痴痴傻傻的,不懂事吧。但是我却觉得,如果她在的话,我就不用活得那么辛苦了。”

    没有一个母亲,会让自己的孩子,深陷那些看不到,却足以要命的漩涡中的。

    听说当初,林梦雅的母亲,是为了她而死的。那么伟大的女性,即使是没有任何的记忆,林梦雅也能猜测到,她的母亲,到底是一个多么完美的人。

    “我也曾经听老人们,提起过林夫人的事情。当初,京城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名门淑女们何其之多,却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你母亲。”

    算起来,龙天昱比林梦雅大上几岁。

    再加上他身边伺候的人,也多是宫里的老人了。自然,对当初的事情,也就比她了解得多一些。

    莫名的,林梦雅突然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娘亲,有了一丝好奇。

    不说别的,爹爹也算是人间难得的英豪。为何,都这么久了,却还是对这位亡妻,念念不忘呢?

    鲜少,龙天昱会看到林梦雅,露出这种神往的表情。

    那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渴望吧。

    虽然,在宫里的时候,他以往的生活里,也不过是阴险狡诈与计谋争斗。但是无论如何,母妃还是守在他的身边的。

    可林梦雅却没有,听白芷有时候说漏嘴提起,她们主仆俩个,当初可是在林家相依为命的。

    试想一下,俩个娇弱的女孩子。一个,还要照顾另外一个,到底是如何艰难,才能捱过那些时日的呢?

    顿时,龙天昱对林梦雅,没由来的,多了一抹,名为心疼的情绪。

    只是,从未有过这种感情的他,却还是迟钝的,没有意识到而已。

    “你想知道么?”

    理智告诉他,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可却还是不忍心,看着那双眼睛,露出失望的神色。

    林梦雅略有些急切的点了点头,一双水眸,露出了渴望的精光。

    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跟她,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女人的事情。

    或许,是内心里,跟她已经融为一体的,那个可怜女孩的愿望吧。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是,我知道,当初你的母亲,不属于京都,或者是大晋任何一个世家的千金小姐。可是,当你的父亲,在一场战役里凯旋而归的时候,整个京都的人,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容颜绝色。”

    龙天昱的声音低沉,尽管他说的,都可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可在他醇厚的嗓音的讲述下,却是让林梦雅,如同坠入了梦境一般。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