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兵部难题
    林梦雅正跟邱羽商量药方的事情,刚刚才配好了一部分,俩个人正凑在一起讨论药效呢。龙天昱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外。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们,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龙天昱的视线有些躲闪,可还是在看到,俩个人有些过进的距离后,染上了几分的怒意。

    林梦雅是个不拘小节的人,这一点上,从清狐跟林中玉的身上,都能看出来。但是,这个邱羽,身为太医院的大夫,为何,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我们进展得很顺利,应该很快就可以把解药给研制出来了。王爷不必担心,无论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林梦雅的回答,客气而程式化。

    这是她以前的习惯,只要是正式进入工作模式,绝对的六亲不认。

    龙天昱却觉得胸口,有些闷闷的不舒服。

    想起之前,她还是那么的温柔可爱。才不过,跟这个邱羽相处了短短半日,便对他冷淡至此。

    顿时,心头,对邱羽的怒火,更加加重了几分。

    不过是,看在给父皇研制解药的事情上,又不得不忍耐下来。

    “好,你们忙。本王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们了。”

    龙天昱的语气里,明显的带着几分恼怒。

    就连邱羽这个外人,也不禁多看了他一眼。可林梦雅,却像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一般,继续埋头做事。

    邱羽顿时在心头苦笑,怕是那位原本就爱多想多思的昱王爷,定然是恨死了他了。

    唉,他怎么就这么悲哀,偏偏掺入了这俩个人之中了呢?

    想到这里,为了避免自己死无葬身之地,邱羽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提醒一下这俩个人。

    “咳,那个,王妃啊,你刚刚是不是,态度稍微冷淡了那么一点呢?”

    看着林梦雅疑惑的眼神,邱羽笑了笑,继续委婉的提点说道:

    “我是说,虽然,咱们时间十分的紧迫。但是,好好说话的时间还是有的。所以我想,不如,你跟王爷好好的解释解释,免得,有什么误会,不是么?”

    听了邱羽的话,林梦雅只是想了一分钟以后,就抛在了脑后。

    “有什么好解释的,现在,还是抓紧把解药研制出来最重要。”

    眼看着自己的劝解失败,邱羽也只能遗憾的摇了摇头。

    他早就觉得,龙天昱虽然优秀,但是,如果想要跟林梦雅白头偕老的话。俩个人之间的个性,还是要再磨合一番的。

    但愿,这次研究解药,只是让他们认识到这件事情的关键的转折吧。

    自从林梦雅每天闭门不出的研究解药开始,昱王府的气氛,就变得极其的怪异。

    第一个怪的,就是同样忙忙碌碌的昱王爷。

    自从上次,怒气冲冲的从流心院出来以后,龙天昱就一直未曾踏入流心院一次。不过,每天出来进去的,一双眼睛,还是有些恶狠狠的瞪着流心院的大门。

    这下子,别说是流心院里的下人了。

    就算是王府中,普通的杂役,都觉得自己的工作压力,倏然间,加重了几倍还不止。

    “王爷,行装已经打点妥当了,您要不要,亲自过目?”

    书房内,龙天昱正看着军情急报,林魁恭敬的问道。

    龙天昱挑起了眉毛,整理行装这件事情,本应该是女子所为。可现在,他的王妃,偏偏在做些男儿才应做的事情。

    而且,还是他一点脾气都发作不得的事情。

    顿时,向来阴冷的俊脸,又再阴沉的几分。

    不知道,是对林梦雅的态度不满,还是对自己的无能为力不满了。

    “知道了。”

    放下了军情急报,龙天昱知道自己,不能每天,都沉浸在这些儿女私情当中。

    主管军务,这是父皇还龙体康健的时候,分给他的重任。

    龙轻寒这个七皇子虽然顽劣,但在领军做战上,还是有些他独当一面的是英才的。

    所以,父皇才会如此的放心。

    但是,自从上一次,那些中立势力的重臣们,暗中剪掉了太子,不少的暗桩力量。太子表面上看起来倒是学乖了,可实际上,却是联合了不少的势力大臣们,想要夺取兵权。

    这一次,出去巡视各地春耕的情况。看起来,虽然像是太子对他委以重任,但是实际上,却是把他推到了一个进退俩难的地步。

    若是他不去,那太子正好可以名真言顺的,说他丝毫不关心民情。肆意的损害他的名誉不说,也可能借着这个事情,对他泼尽脏水。

    若是他去了话,轻寒虽然有能力,但是因为这几年来的韬光养晦,才打消了太子的戒心。

    要是此时,启用轻寒的话,只会让轻寒这些年的忍辱负重,全部都变成过眼云烟。

    但是,如果出京巡视的话,多则三五个月,少则也要一俩个月。这样,兵部的事情,肯定是有一个人来代替他主持大局的。

    龙天昱想都不用想,都知道这个人,肯定是太子安排进来的。

    即便是不是,也肯定会跟太子的势力,有盘根错节的联系。

    偏偏,他在兵部的副手,又因为别的事情,派出去公干了。至少要半年才回来,兵部,那可是掌管整个大晋兵马的地方。

    若是真的被太子控制了,后果,不堪设想。

    即便是那些中立派的重臣们,对于此事,也不能过多的插手。

    储君,终究是储君。若是皇上真的驾崩了,那太子的登基,也就名正言顺了起来。到时候,这些重臣们,也只能向新帝效忠的。

    所以,他现在,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出一个合适的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王爷,七皇子到了。”

    书房外,邓管家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龙天昱的思绪。

    随后,龙轻寒一身湖蓝色的锦缎袍子,手中折扇轻挥,笑意吟吟的出现在龙天昱的面前。

    想起,十几年前,他跟轻寒,还都是稚童的时候。那边卑微而怯懦的少年,却变成了今天,整个大晋都闻名的风流才子。他母妃的在天之灵,也应该会得到些许的安慰吧。

    眼下,王府里除了林梦雅以外,也只有面前的七弟,跟自己是最亲近的了。

    顿时,龙天昱的眸子里,情不自禁的,掠过了一抹暖意。

    “来了,坐吧。”

    龙轻寒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哥哥。

    天啊,他没有听错吧?

    向来对他不假辞色,动不动就要弄死他的三哥,何时,变成了这般谦谦君子的温润模样了。

    不过,惊讶只是转瞬即逝。

    如果,再一想到,王妃是那个林家的大小姐的话。事情,也就变得简单多了。

    也许他的三哥,真的是让这个林家的大小姐,悄悄的改变了,也是说不定的呢?

    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龙轻寒今天,也是为了兵部的事情来的。

    三哥现在所面临的困境,他也感同身受。所以,他来这里,是试探下三哥,到底有何想法的。

    “三哥,巡视春耕之事,你可都打点好了?”

    龙轻寒小心翼翼的问道,父皇以前,曾经教导他们。春耕之事,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命脉。

    太子,也是拿捏到了这一点,才堂而皇之的,敢派三哥出去。

    而且,他也算准了,三哥推拖不得。

    可兵部的事情——

    暗中捏紧了拳头,若是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那他,暴露自己,也是无奈之举。

    “一切,都已经打点好了。你不用担心,兵部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龙天昱一句话,就堵住了龙轻寒的毛遂自荐。

    “你知道的,太子,一向对兵部的事情虎视眈眈。如果,不是之前父皇,早就看出了他的本性,也不会,把兵部,交给你来打理。”

    龙轻寒有些愤恨的说道,本朝的规矩,向来关系到国家命脉之事,都必须由皇室的直系血脉来掌控。

    双方制衡,既不会让人打起了皇位的心思,也能施展出各自的才华。

    所以,钱粮大权,虽然在太子的掌控下,但是兵权,却是在三哥的势力中。可没想到,父皇病倒得这么突然,许多事情,还未曾有细致的交代。

    所以,现在的局面,才会这么的错综复杂。

    “我早就有了合适的人选,只需要几日,就可以到京都来了。这几日,你还是要不动生色,替我看着太子那班人。看看他们,有什么举动才是。”

    龙天昱的话,瞬间,让龙轻寒眉头舒展了开来。

    潇洒的展开了纸扇,风流翩翩公子的模样,代替了之前,那个眉头紧锁的七皇子。

    “我就知道,三哥你一定会有办法的。不过太子最近,可能是无暇顾忌到你了,他啊,现在正巴巴的,每天都皎月馆里跑呢。”

    皎月馆?龙天昱想了想,才记起,那是龙轻寒,跟自己提过的一家青楼。

    也许,比起领兵作战来,龙轻寒在吃喝玩乐这方面的天赋,要更加的厉害。

    就拿这家皎月馆来说吧,听说,里面的姑娘,可都是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

    更厉害的是,就连老鸨,也不知道幕后的大老板是谁。而轻寒,已经在那里待了几个月了,也查不出,那位神秘的主人是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