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坐卧不安
    很快,白芨跟白芍,就带回了林梦雅需要的消息。

    德妃的那几匹布,真的一点都没有动过。而德妃院子里小厨房的下人们,也证实了,德妃都没有吹过血燕。所以,又是哪里来的血燕,赏给韵若吃呢?

    细锦纱的衣服,再加上血燕,总不可能,是凭空变出来的吧?

    而且,看韵若的态度,似乎,并不怎么在乎这些东西。

    一个小小侍女,又哪里来的这份见识?

    点点滴滴的信息,铺垫出了一个最终的答案。

    林梦雅的脑子里,模模糊糊的,有了一个隐约的答案。

    韵若的身份,肯定不仅仅是一个侍女那么的简单。

    假德妃做出这么多事情来,至少得有五成的原因,是受了这个韵若的挑拨吧?

    而皇后趁着自己还陷在宫中的时候,就把韵若给弄走了。看来,还真是重视这枚棋子。

    没想到,自己竟然错过了这么一条大鱼。

    “主子,您是觉得,这个韵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

    白芨心细如发,她家主子,可不是会凭空的,就对一个小侍女这么的感兴趣。

    林梦雅笑了笑,却只是摇了摇头。

    人都已经消失了,她即便是怀疑,又能怎么样呢?

    何况,如果真的是皇后有心藏起来,别说是她了,就算是龙天昱,都不一定能有办法找出来的。

    “没事,对了,以后白苏不在,你们都不要轻易的出府去了。现在,很不安稳。我不想你们,有任何的意外。”

    提起白苏,剩下的三个丫头,顿时有些失落了起来。

    林梦雅却像是没事人一样,仿佛,白苏不是永远的离开她们了,而只是,出去远游一番而已。

    关于白苏的话,几个丫头想要发问,但是最后,却都是乖巧的咽了下去。

    虽然,心里有许多许多的疑问还没有人来解答。

    可林梦雅,却还是认真的投入了解药的研制中。

    流心院里,那间被腾出来,当做临时实验室的小屋子里。林梦雅才吃过了早饭,就一门心思的扎了进去。

    穿着特质的围裙,更方便行动的衣裤。林梦雅仿佛,又变成了那个研究狂人。

    数十上百种的药材,源源不断的,运到了那间屋子里。

    “放下吧,手脚都轻快些,不要打扰了我家主子。”

    白芨跟在林梦雅的身边,给她打打下手。

    而白芍,则是站在院门口,张罗着运草药的事情。

    林梦雅早就给了白芍一个清单,上面罗列着的,都是她需要的草药。

    结果,忙乎了一个早上。白芍脚都没沾地,却还是差了一大半。

    抹了抹额头上的薄汗,一想到这么多的草药,主子都要亲自研究。顿时,对自家主子的敬佩,就像是江水一般,滔滔不绝。

    可若是她知道,这些草药,只是被林梦雅按照名字分类放好。并没有都用掉的情况下,会不会觉得,自家主子是在耍她了。

    白芨刚开始也不明白,因为有些药材,主子是碰也不碰的。

    后来,她却渐渐的领悟到主子的意思。

    即便是流心院里,可以有让那些监视者,寸步都不能进来的准备。

    但是运送药材的过程,却是不能百分百保密的。

    要是有人想要用心,自然是能获得药方的。

    所以,主子用了这个小方法,除了她,没有人能知道,药方到底是什么了。

    “还是没办法找到么?奇怪了,这净心莲,明明不难找的啊。”

    林梦雅查看了一圈新送来的药材,有些沮丧的自言自语。

    净心莲算不得什么名贵的药材,但是却是极难栽培。整个大晋,上上下下都没有栽培成功的先例。

    即便是别国贩卖过来的,也是有等级之分的。

    必须要三年份的,多一年少一年都不行。

    这可又难为了林梦雅,净心莲保存的方法有限。所以,即便是三年期的净心莲,送过来以后,怕是也不能入药了。

    三绝堂现在才刚刚发展起来,虽然在晋国上上下下的,也安插了自己的人手。但是在国外,却还是白纸一张。

    难道,她要换了这张最合适的药方,转而求其他的代替方案么?

    林梦雅却有些犹豫,因为,如果不是对症下药的话。那皇上中毒的情况,可能会愈发的严重。

    若是不换,这样耽误下去,一样没有好处的。

    正在她愁眉不展之际,一道月白色的身影,悄悄的出现在房门外。

    邱羽带着自己的小药箱,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屋子里的一切。

    他,没有走错吧?

    看着四周墙壁,密密麻麻的药柜。浓郁的药香,简直,堪比太医院的药库。

    “你还真是大手笔,这么多药,用得着么?”

    眼神里,除了震惊以外,还带着几分垂涎。

    跟百里睿一样,邱羽在某些方面,也有痴迷地方。

    尤其是在看到这些,或是名贵,或是不常见的草药后。眼睛瞪得溜圆,却已经是情不自禁的,上手开始查看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我的私人库藏而已。”

    所谓无形装b最致命,林梦雅只不过是淡淡的交代了这么一句后,邱羽的嘴巴,就裂得比海碗还要大。

    天啊,龙天昱到底是有多财大气粗,竟然让林梦雅,拥有这么大的一个,私人药材库藏。

    要知道,即便是在整个京城里,也是极其少有的。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摇了摇头,邱羽放下了手中的药箱,挽起了袖子,一样一样的查看着面前的药材。

    “这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一共把药方分成了三个部分。如果你确定没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着手。”

    林梦雅丝毫没有藏私,桌子上,摆放着写着密密麻麻药材名称的单子。

    那上面,不仅仅标注了药效跟计量,就连对应的功能,也都写得清清楚楚。

    “好详细的方子,皇上身体的状况,我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亲自试药,把关的。”

    邱羽神色凝重,他们之间的合作,可不仅仅是医好病人那么的简单。

    而是,关系到千千万万,大晋子民的福祉。

    “王爷,邱太医已经到了。已经在王妃的院子里,待了好几个时辰了。”

    流心院的外面,邓管家恭敬的看着面前的王爷。

    虽然,知道邱太医来府里,不过是为着皇上的事情。可龙天昱,却阴沉着一张脸,这一上午,进进出出的下人们,愣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嗯,我知道了。”

    极度不爽的龙天昱,也只能努力的克制住自己。

    心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自己。他们,只是为了父皇的病,所以,才会共处一室的。

    如果自己去流心院的话,少不得,会给林梦雅和邱羽添乱。

    但是,他还是情不自禁的,站在了通往流心院必经的路上。

    而来来往往的下人们,看到自家的王爷,表情竟然这么可怕,少不得,有些浑身发抖。

    几次三番的,那些心理素质差的,差一点就把自己手上的药材,打翻在地上。

    “流心院的院门,怎么关的那么紧?”

    龙天昱眉头轻轻的皱起,仿佛那紧闭的院门,是他目前,唯一的障碍。

    不由得出声询问,却不知道自己,在这一刻,有多幼稚。

    “回王爷的话,那是王妃特意交代的。说是,给陛下配药责任重大,容不得一点闪失的。”

    邓管家想笑,却只能生生的憋着。

    自打王爷成年,被封为昱亲王,住进了王府以来。作为王府大管家的他,就不曾看到有任何一天,王爷竟然会如此的坐立不安。

    怪不得,林魁宁可字请去府外打理王爷要出门的行装,也不愿意留在府里伺候。

    闹了半天,竟然是这个原因。

    早知道,他也不会让林魁那家伙,钻了这个空子。

    “哦?是么?你说的也有道理,给父皇配药的确责任重大。我作为父皇的儿子,理应去亲自监督,你说是不是?”

    仿佛,是给自己的出现,找到了一个特别合理的借口。

    龙天昱眉头上的阴云,稍稍的驱散了不少。

    脚步轻快,差一点就是用跑的,推开了流心院的大门。

    一进门,那满院子的人,都瞬间停止了动作。

    眼睛一致垂下,没有人,敢直直的注视着龙天昱。由此可见,刚刚他在路上的瞪视,到底给这些人,留下了什么阴影。

    “咳,你们继续,不要耽误了王妃的正事。”

    轻咳嗽了一声,龙天昱也垂下了自己的眸子,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被人这样注目着,他也是有些不太习惯。

    院子里的下人们,全部都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悄无声息的,加快自己手上的活计。

    虽说,平日里王爷也是一个不太好伺候的主子。但是没有一天像是这样,能给他们,带来无尽的内心伤害。

    尽量迈着平稳的步伐,龙天昱走到了林梦雅,临时充当医馆的小屋子里。

    还没进门,一股子浓密的药味,就冲了他的鼻子。

    “阿嚏——”

    安静的屋子,突然被龙天昱那一声,不大不小的喷嚏所惊动了。

    林梦雅从邱羽的身后探出头来,颇为惊讶的,看着龙天昱。

    “王爷,您来做什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