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听者有心
    “要出去?王爷要去哪里?”

    林梦雅只是随口一问,可龙天昱的眉头,却忽然间蹙起。样子,颇有些为难。

    “眼下正是春耕时节,但是受灾的地方不少。所以,太子命我在巡视各地,以防各地,耽误了春耕。”

    林梦雅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的确,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春耕,是整个国家赖以生存的重要条件。

    如果真的耽误了,那就是国计民生的大事。可是一点,都马虎不得的。

    “王爷说的没错,这事,的确是件大事。路上,你还是要小心一些。要是太子跟皇后有心,在路上对付你的话,也是件麻烦事。”

    龙天昱在京城,相信,没有任何人敢对付他。

    但是,如果是出门在外的话,那就难说了。而且,听说去年遭灾的地方还不少。若是一个处理不好,对龙天昱,怕是也要有不良的影响的。

    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就连她,也觉得这件事,的确是棘手难办。

    “我知道,只是,我不在府里。一切,你都要小心行事,等我回来再说。”

    这一次,龙天昱也觉得,太子在此时,把他调离京城。也许,是个针对林梦雅的阴谋。

    但是,太子说的也的确是有道理。

    去年,天灾肆虐。灾民无数,好不容易,才没有出现任何的暴动。

    若是此时,因为春耕之事,那勉强维持的平和局面,可就成了泡影了。

    到时候,灾民暴动,可是会动摇整个国家基石的。

    “我知道,你什么时候走?我去吩咐邓管家,给你准备一下。”

    收起自己所有的担忧,林梦雅展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她又何尝不知道,如果龙天昱不在。她的生命,将会受到何种威胁。父亲跟哥哥,已经率领他们的部下,回到了边疆。

    如今,若是连龙天昱都走了。她的身边,看起来也就是无依无靠的。

    想要她的命的,何止是宫里的那俩位?

    不过,现在的她,至少,已经引起了朝中,那些中立大臣的注意力。如果,她能够顺利的研制出,能医好皇上的解药。相信那些人,绝对不会轻易的看着她,成为无辜亡魂的。

    “别担心,我还要过几日才走。既然是安抚灾民,我也是要做些准备才行的。”

    突然,龙天昱温柔的看着面前的林梦雅。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让她,不用再为任何事情烦忧。

    “嗯,我知道。”

    林梦雅也一样柔和的看着他,其实龙天昱不在京都里,也可以让她,顺便发展一下自己的三绝堂。

    听说,最近因为发展得力,已经成了京都周围,小有名气的组织。

    如果想要做大的话,也是该好好的费一番心思了。

    傍晚,在流心院里看书的林梦雅,一边却听着几个丫头,交流她们收集回来的情报。

    其实,也就是关于府里,关于德妃的一些八卦而已。

    虽然从回来以后,林梦雅也觉得,德妃似乎是老实了不少。既不给她找麻烦了,也没有派人来给她难堪。

    现下,她倒是有百分百的肯定。住在雅轩的那个女人,肯定不是原来德妃了。

    龙天昱也应该注意到了吧,像是他这么聪明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认不出自己的母妃来呢?

    要不是留着她,一来是为了麻痹皇后。二来,也是想要探听出真正德妃的下来。想必以龙天昱的性子,定然是把她给简单粗暴的抓起来审问了。

    “听说,雅轩里最近冷冷清清的。就连那个韵若,也是许久未见了。之前,她可是德妃娘娘身边,最最得宠的侍女了。现在德妃娘娘身体总是有些不舒服,她却不见了呢。”

    有白芷在,王府里的各种八卦,断然是不会有任何的遗漏的。

    桌子上,都是她从府外带回来的干果炒货,时兴的糕点。可爱的小脸蛋,吃得跟只仓鼠一样。

    不过,另外的俩个人,也早就习惯了她的所作所为便是了。

    “可是说呢,我看那韵若,也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年前我跟厨房的大娘们闲聊。听说这个韵若,仗着自己是德妃娘娘身边的红人,每天,都要吃一碗燕窝粥来养颜呢。还非得是血燕,又听说,咱们府里的血燕,只有咱们主子跟德妃娘娘才能吃,立刻大气的,让人从娘娘那里送来的。我看啊,德妃娘娘对她,比对王爷还要好呢!”

    白芍不屑的说道,可她只当是八卦来说。但是听到林梦雅的耳朵里,却像是勾起了什么回忆一般。

    如果不是白芍说的话,她也差不多该忘了。

    之前,韵若在德妃娘娘的身边,可以称得上是王府里的第一人了。

    本来她以为这位韵若姑娘,是从前德妃娘娘在宫里的旧相识。但是从龙天昱的反应里,却不难推测出,韵若其实是个生面孔。

    一个,才刚刚到德妃娘娘身边的丫头,又怎么可能,会拥有吃血燕这样名贵东西的宠爱?

    “血燕算什么,我听浣洗衣服的人说,这个韵若,穿的衣服,都是细锦纱的料子。这种布料,就连咱们主子,都只有几件而已呢。”

    白芷拧着鼻子说道,显然,是对这个韵若没什么好感。

    反正,她们流心院的上下一心。对雅轩那边的人,自然是讨厌至极的。

    “细锦纱的料子?那可是用来进贡的好东西,先前,宫里发下过年的赏赐的时候,咱们主子,才不过得了三匹而已。德妃娘娘也就是五匹,用来赏人都不够呢。居然给她穿了,对她,还真是好呢。”

    三个人笑闹成了一团,心里倒是没有什么好羡慕的。

    韵若不过是吃的好了一些,穿的好了一些。但是她们,却在主子的心里,拥有极为重要的位置。

    别的不说,就算每个月,药铺的分红,就足以让她们成为小富婆了。

    只是几匹布而已,怎么能比得上,林梦雅对她们的推心置腹?

    “白芨,你去把我那几件细锦纱的衣服取来,我想看一看。”

    林梦雅在一边淡淡的说道,书已经被她扣在了桌子上。

    一直以来,其实林梦雅都有一个疑惑。

    如果皇后挟持了德妃,那她又是如何保证,这个假德妃,不会露馅的呢?

    算起来,皇后跟德妃也算是多年的宿敌了。

    了解德妃的程度,说不定比龙天昱这个儿子还要彻底。

    如果,一个不小心的话,被龙天昱识破。也许,她想要做的事情,就会前功尽弃。

    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林梦雅自己,站在皇后的位置。那么,为了不让别人,那么早就看破这个假德妃,肯定是要找一个,十分熟悉德妃的一举一动,而且,还必须要是皇后心腹的人,常在假德妃的身边,窥探监视。

    想必,韵若就是这个人。

    但是韵若的一举一动,却不像是普通侍女那样。要么,就是卑微到骨子里,要么,就是高傲到天上去。

    她给人的感觉,恭敬里,带着一丝不屑。

    笑容虚假,却能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这样的人,在皇后的面前,到底,会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主子,一共有三件,我都给您拿来了。”

    思考间,白芨已经快手快脚的,取了那几件衣裳。

    三件都是开春穿的,一件玫瑰紫带宝相花的镶领长袍,俩件石榴红绣了桃花的裙衫。

    那料子,即便是在有些昏暗的光线下,依然灿烂夺目。

    林梦雅伸出手,摸了摸衣料。

    据说这细锦纱的原料,可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触感,丝毫没有任何的粗糙不说,水滑的感觉,竟然好像比人的皮肤,还要柔软几分。

    这样好的料子,怪不得皇室的宗亲们会喜欢。

    但是,如果韵若身上穿的,真是德妃赏给她的话。那府里的裁缝,应该是有记得的。

    “白芍,你去问下府里的裁缝。韵若身上穿的,真的是德妃娘娘赏给她的么?白芨,你去问下雅轩的下人,可曾看到,德妃娘娘,把那五匹细锦纱放在哪里了,有没有取出来。”

    林梦雅有种预感,这个韵若,肯定是不简单。

    即便真的是皇后身边的人,她也肯定,不是寻常的角色。

    试问,如果皇后在那一晚,跟自己袒露真假德妃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为了平息干戈的无奈之举的话。

    那韵若的消失,只能说明俩件事情。

    第一件,韵若是皇后身边的人,皇后如今觉得,既然林梦雅已经知道了真相。那龙天昱,早早晚晚,也会知道真相的。

    所以,韵若作为皇后那一方的人,当然会打道回府。或者是,被人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当然,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但是第二件,却让林梦雅,有些不安。

    那就是,其实,皇后搞出这些个真假德妃的事情。并不只是为了牵制住龙天昱,而是另有目的。

    比如说,想得到些什么——

    那此时此时,韵若的消失,是不是就说明,皇后已经得手了?

    想到这里,林梦雅顿时有些坐立不安。

    不过,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

    龙天昱不是傻子,如果韵若真的是冲着他来的,他肯定会有所察觉的。

    德妃在宫里那么久了,更是没什么隐秘可言的。

    也许,只是她想多了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