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定情信物
    略微踌躇了一番后,龙天昱才谨慎的开口,说道:

    “我想,你也应该注意到了吧。其实大晋,并不完全掌握在我父皇的手中。不,确切的说,大晋之所以,还没有乱成一锅粥,那是因为,有人,在暗中把持着大晋的内政与军队。”

    龙天昱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林梦雅的表情。

    看到她丝毫没感觉到意外的样子,龙天昱也松了一口气。

    到底是聪慧如她,怎么可能不会从已有的线索里剥丝抽茧,最后,得出这个不难的结论来。

    只是,他接下来的话,才是她更应该知道的。

    “他们,虽然平时不会露面,也不会干涉我们这些人的事情。但是,关于大位之争,或者是,关系到江山的稳固之事。那些人,就会用手段来干扰。”

    林梦雅已经听出了龙天昱的弦外之音,说来说去的,还不是那套女子,不得当政乱政的说辞么?

    怪不得,她之前能够那么顺利的进宫。

    而且,在回来的路上,那些人,能够那么配合,为她扫清障碍。

    敢情这一切,都算是自己,入宫给皇上诊治的诊金么?

    “因为前朝,已经有过这样的先例。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我希望你在做事以前,能够考虑周全,不要再身先士卒了。”

    龙天昱看着她,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的小脸,以为,林梦雅欣然接受了。自己,也在暗中,送了一口气。

    事实上,是因为他昨晚临睡以前,收到了一封信件。

    上面的内容,大概是就是说,林梦雅入宫给皇上请脉有功,但是,不可恃宠而骄。坏了女子不能乱政的规制,当然,语气跟措辞,都是无比的委婉跟客气的。但是,龙天昱也觉得,这件事,应该让林梦雅知道。

    虽说,他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问心无愧的。

    但是他敢肯定,那些朝中大臣的势力里,定然是有偏向皇后那一方的。所以,才会在打压了太子以后,又给他,送来这么一封情真意切的警告信。

    “我明白,不会叫你难做就是了。到底我是个女子,有些事情,确实是不宜沾染。”

    到底,还是她前阵子风头太劲。所以,现在有人盯上了她。

    到底是讲究封建礼数的古代,处处,都得忍受轻视女人的不平待遇。

    只可惜,她可以把皇后拉下马,却无法一个人,对抗整个封建礼教的社会。

    看着她不说话,只是垂着一双眸子。像是有些没精打采的样子,龙天昱的心里,也为她鸣不平。

    可踌躇了一会儿后,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对于哄女孩子,这种事情,他也没什么经验来的。尤其是面前的这个聪慧的女子,一般的招数,定然是不对症的。

    想来想去的,龙天昱忽然,大步匆匆的,走出了流心院。

    “嗳,你要去哪里?”

    林梦雅抬起头,只来得及看着龙天昱的背影。

    还没等她的话说完,那修长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真是的,林梦雅摇了摇头。反正,也已经习惯了龙天昱,每次都是这么突然间出现,又突然间消失的。

    刚想招呼着白芨白芍,想出去逛一逛,却看到龙天昱,又大步的走了回来。

    “给你。”

    瞪大了眼睛,林梦雅看着龙天昱,放在自己面前的檀木盒子。

    深棕细致的纹理,四角都是包着细细雕琢的金花。

    林梦雅轻轻的打开了盒子的扣锁,顿时,里面的珠光宝气,晃花了她的眼睛。

    这是——

    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不少金贵的金钗与玉石。

    最下面,依旧是一大叠厚厚的银票。即便是折叠着放置,也能看出那上面,让人有些晃眼的数字。

    林梦雅有些古怪的看着龙天昱,心里想着,这样的东西,她可是收到不止一个了。

    难道,面前的昱王爷,是打劫了国库不成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

    觉得有些可笑,以前,若是龙天昱这样待她,她总觉得对方,像是把她当成了贪图钱财的女人。

    但是,她却发现,其实龙天昱,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不然的话,为什么每一次,他都拿这么多的钱财来给自己。王府里,到底有多少家底,她这个王妃,其实比龙天昱还要清楚几分。

    这么几次下来,龙天昱可是几乎把自己大部分的现钱,都交到了她的手上了。

    “我听你说过,你最喜欢的就是钱了。如果,这些钱还不够的话,那——”

    龙天昱的脸上,认真的神色,却让林梦雅差点笑出声来。

    她算是想起来了,之前跟龙天昱斗气的时候,的确是说过自己喜欢钱来的。

    “你这——不会是在哄我开心吧?”

    虽然,龙天昱没有主动招认,但是那张脸上,却瞬间露出了几分,严肃认真的尴尬。

    嗯,好像,真的被她猜中了呢。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收下你的好意了。”

    笑眯眯的,接过了他手中的檀木盒子。

    难得,龙天昱会露出这种,姑且能够被她成为可爱的表情吧。林梦雅的心里,早就已经乐开花了。

    看着她露出了笑脸,龙天昱也放下了心来。

    如果,只是用钱,都可以换来她的一笑的话。那他不在意,把自己放在外面的钱财,都拿来给她。

    “我还有事,先去处理一下。”

    带着轻松的心情,龙天昱心头积聚的阴云,也都驱散开来。

    从小,就生活在皇宫中的他,对于金银财宝的认识,显然是跟一般人不同的。

    除了皇上的三皇子,朝廷的昱王爷以外,他的四圣卫,也能算得上是一方江湖势力了。

    这么庞大的组织,自然是需要钱来运转的。

    所以,他名下的产业,可以说遍布半个大晋了。

    要是林梦雅知道,她嫁的这一位,在整个皇室里,财富值也就仅次于掌管天下的皇帝公公的话,会不会觉得,自己还真是好命。

    看着龙天昱离开,林梦雅小心翼翼的,握着面前的宝贝盒子。

    心里,不知道为何,竟然有些暖暖的。

    小手,细细的抚摸着光滑的木面。她绝对不承认,自己是被钱财打动了。

    开玩笑,有了三绝堂的她,怎么着也算是一个小富婆了。

    但是,银子这东西,谁又嫌烫手呢?当然是多多益善的了。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却还是亲自,嘱咐了白芍,跟龙天昱之前的东西,都放在一处。

    而前世恋爱经验极度匮乏的林梦雅,显然没有意识到,那些精光闪闪的珠宝,跟面额能大的吓死人的银票,都算得上是,她跟龙天昱的定情信物了。

    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任性来的。

    用过了午饭,林梦雅午睡了半个时辰后,就又到了王府下面的地牢里。

    为了方便,她今天并没有穿着繁琐华丽的宫装。

    反而是穿着一身淡紫色,绣着海棠花的骑马装。收紧的领口,还有缀着碎宝石的腰围,再加上她脚下登着一**白色的羊皮小蛮靴,倒是别有几分俏丽的飒爽。

    虽然,地牢里的总管,已经换成了那个上次,对她阴阳怪气的孟君兰。

    但是,由于上一次,林梦雅算是配合孟君兰,让他在属下面前立威。所以这一次,并没有受到什么刁难的,就到了百里睿老师的石室外面。

    周围,早就没有了什么看守的人。

    那些侍卫们,也得了龙天昱的命令,无事不许来石室的周围。

    刚进石室,老师却没有痴痴的守在血玉人参前。

    那股子浓厚的血腥的味道,却是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一人多深的白玉花盆里,也只是普通的黑色土壤而已。那株半人高的血玉人参,手掌一样的翠绿叶子,也变得有些萎靡不振了。

    林梦雅,暂时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因为龙天昱不肯再给老师提供血肉,才让这血玉人参,有了渐渐枯萎的迹象。

    虽然,如此珍贵的药草,若是死了,真是有些可惜。

    但是,一想到它所意味的血腥残忍,林梦雅还是觉得,这东西还是不要存在的好。

    “堂主,你回来了。”

    一道柔媚的声音,从石室的深处,传了出来。

    随后,云竹一身雪白的裙袄,掀开了里屋深蓝色的布帘子,袅娜的身影,莲步款款的走了出来。

    “嗯,你怎么在这里?”

    关于云竹跟老师,年轻时候的一场错恋,林梦雅是抱持着乐观的态度的。

    到底,当初也是因为误会而已。这俩个人,彼此心里,都是互相惦念着的。如今,话说开了,自然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好一些。

    再加上云竹这么能干,若是能顺顺利利的成了她的师娘,也算是亲上加亲的喜事。

    “我是来照顾他的,没想到,才几天没见而已,他就憔悴成了这个样子。这么下去,我真怕他的身子,会熬不住。”

    语气里,带着情人才有的关切味道。

    林梦雅细细的瞧了她一眼,雪白的脸蛋上,如今已经恢复年轻时候,七八分的颜色。

    其实,跟她实际的年龄比起来,也算是年轻上许多的了。

    细腻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儿。看来,老师,是她扶进去休息的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