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剥茧抽丝
    “这是...”

    林梦雅伸手接过了那个小布包,硬邦邦的,揭开了一层一层的丝绸手绢,里面,竟然是一面金黄色的护心镜。

    “这是前朝一位常胜将军的东西,听说,是用一块天外飞石铸造的。我知道,少将军在外征战,难免会有危险。我心下想着,只要这护心镜,能保得一次少将军的平安,便也值了。”

    上官慧满脸的娇羞,可是那双水眸中,却有着少女的倔强。

    林梦雅看得分明,这位如花似玉的上官小姐,对哥哥,还真是真心实意的。

    心下,却对岳婷姐觉得,有些抱歉跟负罪感。

    终究,若不是因为她的话,岳婷姐现在,跟哥哥也是一对佳偶天成了。

    若是上官慧真的跟哥哥有缘,她不会阻拦。但是,要是没有缘分,她也不会强迫哥哥,娶上官慧的。

    看着身边,那张已经绯红了的小脸蛋。

    也许,当初让她能改变心意,帮助上官慧的原因,就是那双眼睛里的深情,实在是跟岳婷姐太像了吧。

    又安抚了上官慧好一阵子,林梦雅才把叫人,偷偷的把上官慧送走。

    手中把玩着光滑的护心镜,林梦雅翻过来看,才看到了后面,那上面一个名叫清远的名字。

    心头有些暗暗的震惊,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护心镜的前一任主人,就是前朝号称战神的张清远!

    这人,在五十年前,就是威震天下的常胜将军了。

    只是在二十年前,因为旧疾而辞官。按说,如果现在还健在的话,也该是个七十岁的老人了。

    如果,这真是张将军所用的护心镜,那是不是说明,这位传说中的老将军,其实,是被上官家供奉起来了呢?

    轻轻的合上了双眼,一些片段跟线索,瞬间在脑子里,构成了一副极其庞大而复杂的关系网。

    她把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全部都过了一边。

    细思极恐的发现,如果,所有的信息,都汇聚成一件事的话,那么——

    眼睛,在瞬间睁开。

    漆黑的眼珠,仿佛是一瞬间掠过了一抹寒光。

    若是有人此时恰好看到的话,一定会吓一跳。

    雪白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儿。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皇后,竟然可能,打得是那个主意。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不管是龙天昱还是爹爹,亦或是宫里,昏迷不醒的皇上,情势都是岌岌可危的。

    幸好,她前阵子在宫里,不断的给皇后制造事端。相信,延缓了不少的时间。

    接下来,皇后若是腾出手来,肯定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自己。

    既然是这样,那她,更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了

    虽然,不能直接冲进宫去,跟皇后真刀真*枪的干一仗。但是找些麻烦,让皇后不至于那么无聊的鬼点子,她还是有不少的。

    纤细的手指,下意识的支撑住了雪白细腻的下巴。接下来,她真是应该好好的,让皇后体会一下,疲于奔命的滋味了。

    当然,上官慧带来的消息,不仅仅是要她要被迫和亲这一项而已。

    实际上,上官慧为了逃离自己的家族,可是做足了准备的功课。

    上官家族的主支儿,也就是她的继母上官晴,跟皇后上官东珠的父亲这一支了。

    皇后是大女儿,下面有一个妹妹跟四个兄弟。

    上官家的大家长是一品世袭抚远候上官南雄,虽然年事已高,但却是整个家族里的权威。

    据爹爹他们说,在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是一个武能安邦定国,文能流芳百世的奇才。

    只可惜,上官南雄恃才傲物,眼界又高的很。导致他们上官家的子孙们,个顶个都遗传了眼高于顶的毛病。

    上官南雄的正室夫人叶氏,也是出身行伍之家。

    当年,那也是个堪比梁红玉的巾帼英雄。为人性情刚烈,皇后跟上官晴就是她所生的。至于剩下的那四个兄弟,全部都是侧室所出。

    但是从小,都是被叶氏抚养。她小时候,也曾经见过这位祖母跟几个舅舅。

    说实话,还真是看不出来,这四个人,不是她生的。想必是遗传了上官南雄的基因,四个人,各有千秋,都在皇后的影响下,成为了朝廷重臣,手握一方大权。

    说实话,林梦雅要想扳倒皇后的话,上官家,她是必须要一一铲除的。

    只有这样,她才能断了皇后的后路,然后,一点点的,蚕食皇后所有的势力。

    现在看起来,像是难如登天。但是,林梦雅却觉得,这件事情,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比如说,上官慧的事情,就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龙天昱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林梦雅转过头来,对他露出了一个迷样的微笑。

    被她的笑容,晃得愣了愣,龙天昱脸上的表情,也瞬间松弛了不少。

    自顾自的走到了她的身边,拿过她的杯子,喝了一口里面的茶。茶香清冽,还带着一丝丝似有若无的苦味。在嘴里荡漾开来后,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回甘。

    林梦雅却是有些嗔怪的看着他,这人,还是王爷呢,怎么就没有半点矜持来的。

    “其实,我是在想。怎么给皇后好好的找一找麻烦,让她,腾不出时间来对付我们。”

    左不过是一杯茶而已,林梦雅没必要跟他生气。

    索性拾起了盘子里的一只蜜桔,小手灵巧的扒开了橘色的皮。

    龙天昱听到她的话后,嘴角有笑意,悄然的荡漾开来。

    说实话,林梦雅的计谋,的确是跟他手下的那群谋士不同。

    男人们,说来说去,都是些光明磊落的法子。即便是偶尔有阴损的,却也没有林梦雅这样,谨小慎微带着绵延不绝的后招。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来说,那就是他们的招数,就像是快刀斩乱麻。最厉害的,也就是一把把脑袋给斩落下来。

    但是林梦雅却是不同,她的法子,就像是白蚁蛀空大树。

    一点点,一滴滴,却总有让她,啃噬得干干净净的那一天。

    所以,被她盯上的猎物,只能自认倒霉。

    “若是想要皇后焦头烂额,无非是太子跟上官家的事情。但是最近,太子好像是偃旗息鼓了。每日都在他的太子府里面,无事绝对不出门。所以,如果想要打主意的话,也只能是皇后的本家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其实,她跟龙天昱之间,总是有这种本能般的默契。

    只不过,俩个人谁也没有察觉到而已。

    “说的没错,今天我这里来了一位贵客,给我们送来了不少的好消息。其中的一件事就是,上官家的三爷,也就是皇后的三弟,我名义上的三舅舅,好像是,参与了贩卖私盐的行动。”

    林梦雅聪明灵透,那三句话,是就章明了上官家三爷的身份,跟对付他的方法。

    “消息可靠么?上官家三爷上官礼,可是泉州的节度使。他若是参与了贩卖私盐的话,那可是大罪。而且,上官家好像应该,不至于这么缺钱吧。”

    龙天昱的话不无道理,从古至今,食盐就是朝廷的垄断项目。

    当然,肯定是有贩卖私盐牟取暴利的。但是,这些跟上官家的声望地位比起来,孰轻孰重,他应该分得清楚。

    林梦雅却神秘一笑,眼神里,带着十分的笃定。

    “放心,我的线人绝对可靠。而且,我敢肯定,上官礼做的偏门生意,一定不止这一项。因为,上官家,现在也许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林梦雅太清楚,上官家如果想要把持朝政的话,肯定是需要不少的银两。

    如果是她来做的话,肯定是像是三绝堂一样,找个代理人。然后,在幕后坐享其成。

    但是,这种方法虽然稳妥,来钱却是比较慢。而且,前期的投入较大,所以,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赚大钱的话,什么都不如捞偏门来的快。

    并且,上官礼可是泉州的节度使。也就是泉州最大的长官了,如果他入了股的生意,可以说是,已经没有任何的危险了。

    因此,她觉得,反正做都做了,上官礼,绝对不会只做这一样。

    只要能揪住上官礼的尾巴,断了上官家的财路。她相信,上官家,不说是阵脚大乱。却也总是会捉襟见肘的。

    而且,上官家族里,也就只有上官礼有这种商业头脑。

    没有了钱,皇后再想折腾,也得是大费周折。总不能,把国库里的银子,公然都搬到她娘家去吧?

    要知道,那些老臣们,可都盯着皇后娘娘的一举一动呢。

    “这法子倒好,但是,梦雅,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谈一谈。”

    龙天昱本不想跟林梦雅,提起这件事的。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跟皇后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从皇后三番俩次的,拿他身边的人下手,龙天昱就能感觉得出来,皇后,怕是已经按耐不住性子,想要对他们这几个,颇有势力的成年皇子们下手了。

    他可以反击,但是,在这以前,有些事情,他必须要提醒林梦雅知道。

    “你说,我听着呢。”

    既然找出了头绪,林梦雅也就略微放松了一些。一双水眸带着几分疑惑,看向了突然,有些严肃的龙天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