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改头换面
    龙天昱站在墙头上,眉头微微收拢。

    虽然光线很暗,但是他还是能看出院子里,多了不少的铜镜。

    那些铜镜的位置很刁钻,既不是用来照人像的,也不是用来辟邪镇宅的。

    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

    此刻,林梦雅的嘴角,却是淡淡的弯起。

    “王爷既然来了,就大大方方的现身的好,干嘛躲在墙头偷窥呢?”

    林梦雅扬声说道,龙天昱却有些意外。

    说起来倒是有些可笑,每次,他来流心院的时候,都习惯爬这个墙头。

    没想到,这一次却是被人当场抓包。瞬间,就让龙天昱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黑色修长的身影,出现在林梦雅的眼前。

    一张俊脸上,带着几分古怪。

    “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

    林梦雅抢先开口,问出了龙天昱的疑惑。

    随后,纤手一指,指向了不远处的一面铜镜,轻声解释说道:

    “我是通过这里看到的,虽然流心院的视野不错,但是还是有死角的。现在这么做的话,整个院子里的情况,我都能看到。”

    龙天昱也明白她讲的话,粗略的看了一周周围的布置,发现院子里,有了很大的该表。

    尤其是以前婆子们居住的屋子,如今都已经同白芍她们安排到一处了。

    倒是空下来一间,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从宫里回来以后,我想王爷一定会问陛下的近况。老实说,很不乐观。这种毒,早就已经缠绵入骨了。想要驱逐,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所以,我想亲自为皇上配药,这也能了了你的一桩心愿。”

    见惯了她或是刁蛮,或是凶狠的模样。这样温柔而善解人意的林梦雅,倒是让龙天昱有些意外的。

    看着她带着温和笑意的脸蛋,龙天昱的心头,涌动着一股子暖意。

    在整个昱王府里,唯有面前的女子,怕才是自己真正的同伴了。

    母妃的事情,父皇的事情,军国大事,如同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心头。

    若不是有面前的女子,同他一起分担的话,恐怕,他会更加压抑了。

    随她怎样折腾都好,王府里,似乎只要有她在的话,就连空气里,都充满着无穷的活力。

    “大家今天辛苦了,凡是今天来帮忙的,都赏俩吊钱去喝些酒水。告诉厨房,晚上,给大家加菜。”

    看着院子里,已经成了她预想的那般布置。林梦雅满意的说道,环顾四周。院子里,总共有大大小小十六面铜镜。

    当然,对外林梦雅宣称是摆了风水阵辟邪的。

    其实这是她在出宫以前,于强传授给她的小小经验。

    以后,凡是有人潜入流心院,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她都能借助阳光跟月光,看清楚隐藏在院子里的敌人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要在空出来的房间里面配药。

    皇上中的毒实在是非同凡响,想要完全治愈,需要很繁琐的步骤。

    刚刚,她零零总总的计算了一下,光是方子里,涉及到的药材,就有几百种之多。而且,这些药的用量,可是一丁点都错不得的。

    只要院子里,做过诸多的布置后,每次配药的时候,她能专心是一方面。而且,就算是有人私自进过她的药房,她也能轻易的辨认出来。

    在宫里,她差点就陷入了被人陷害的圈套。

    若是再不小心的话,怕是这次给皇上配药,又要生出许多风波出来。

    再者说,林梦雅的视线,无意的落在了几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

    虽然说,她的院子有三绝堂跟龙天昱的人保护,但是,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自从她来到这里,遇到的都是一些绝世高手。

    幸好这些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不是来取她性命的。

    但是,她现在做的事情,风险可是太大了。若是传出风声去,说不定,会有人狗急跳墙的派人来取了她的命。

    所以,她可是安排了不少的小礼物,用来招待那些‘客人’呢。

    相信,一定会让他们有非凡的体验,终身难忘的那一种。

    “王爷,一起留下来用膳么?”

    林梦雅的邀请,龙天昱哪里有拒绝的道理。

    龙天昱从小到大,吃过的山珍海味,也算是不计其数了。

    可今天,桌子上只是放了几样小菜,青菜白粥,却暖心暖胃。却让他,吃的安心妥帖。

    安静的吃过了晚饭,林梦雅按照惯例,在院子里溜达一番。

    龙天昱难得无事,俩个人就像是热恋的中学生一样,在王府里,一边低声聊天,一边散着步。

    “我还真是没想到,你进宫以后,竟然会遇到这么多事情。”

    虽然,有些事情,他在宫里的眼线,都已经及时的汇报给他听了。

    但是如今听她讲来,倒是别有一番惊险

    可林梦雅的语气,虽然总是这么淡淡的,但是,龙天昱却知道,她必定是九死一生。心头,有些隐隐的懊悔与不安。

    当初,若是他能想得更妥帖一些,林梦雅,也许,就不会经历这一切了。

    “这倒是小事,只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跟你说明白。其实,德妃她——”

    林梦雅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把德妃是由别人冒充的事情,跟龙天昱说个明白。

    可她刚刚张口,就看到不远处,净月姑姑扶着德妃娘娘,在月门处,刚刚进来。

    “给母妃请安。”

    小夫妻一起给德妃娘娘行了礼,虽然,皇后已经跟她明说,家里的这位德妃是别人假冒的。

    但是,皇后的话,却是不能全信的。

    到底是皇后挑拨离间,还是真有其事,林梦雅,还是要确定一番才行。

    德妃娘娘今天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

    眼眶有些浮肿,倒像是好几天都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看到林梦雅的时候,那张雍容华贵的脸蛋上,也不再是咬牙切齿的恨意与厌恶。反而却是看破红尘的样子,表情古井无波。

    这倒是让林梦雅,觉得有些怪异。

    “嗯,你回来了就好。本宫累了,就不陪你们说话了。”

    匆匆离去,林梦雅跟龙天昱,同时看向了德妃的背影。

    奇怪,今天的德妃,脚步虚浮无力。跟每天中气十足的模样,可是一点都不同的。

    “今天,怎么没有看到跟在德妃娘娘身边的韵若呢?”

    看到德妃一行人,已经消失在拐角处的时候,林梦雅才开口问道。

    龙天昱也答不上来,这几天,虽然他一直有派人去监视雅轩,但是,并没有人,回禀自己,说是雅轩有人消失不见了。

    “王爷,我还有事,想要请教一下老师,您自己请便。”

    林梦雅像是想到了什么,匆匆的离去。

    院子里,只留下了龙天昱一个人,眉头紧皱。

    本来,他以为自己已经得到了事情的真相,现在看来,一切,怕是都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林魁,立刻派人,去查韵若的底细。”

    身边,林魁立刻默然离去。

    龙天昱的心里,却划过了无数的可能。

    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这个韵若有古怪。若只是一个平凡的宫女,为何,会得到母妃如此的宠爱?

    现在,通过每天细致的观察,他已经大致得出了结论。

    现在住在雅轩的女人,并非是他的生母德妃。而是一个,十分熟悉母妃,并且,能模仿出八成母妃生活细节的人。

    若是如此的话,那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韵若,就是解开真假母妃的关键所在了!

    既然雅轩的这个是假的,那么真的母妃,到底又会在哪里呢?

    龙天昱愁眉不展,若不是怕那些人狗急跳墙,他早就扣下这个假德妃了。

    “老师,学生回来了,几日不见,您可清瘦了不少。”

    地牢石室内,林梦雅一进门,就看到原先就有些邋遢的师父,如今,更是胡子拉碴,眼窝深陷,活像个活干尸了。

    “嗯,回来就好了。你来看看,这是为师耗费了心力的杰作。再需要一小段时间,为师就能成功了!”

    林梦雅被百里睿拉着,去了石室深处的培养槽。

    才刚刚走进来,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就直冲她的鼻尖。

    可百里睿,就如同着了魔一样,浑然不觉。

    反而,是像看着自己的情人一般,满眼都是狂热的,看着面前,那一株含苞欲放的草药。

    “这是——血玉人参!老师,您不是说,这东西实在是太过邪性,所以,不再培养了么?”

    林梦雅低声叫了出来,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那三尺多高的白色玉盆。

    怪不得,她觉得血腥味太浓重了。

    因为,她面前的玉盆里。那原本肥沃黝黑的泥土,都已经被血,染成了近乎是黑色的暗红。

    直觉告诉她,那浓密得如同浆糊一般的血土,十有**,是人血!

    怎么会?老师怎么会做这么不人道的事情?

    “没办法...这东西实在是太珍贵,太吸引人了。梦雅,你可知道,这株血玉人参,对为师来说,意味着什么么?”

    干枯消瘦的脸,却因为这一株血玉人参,而散发出近乎癫狂的狂热。

    林梦雅有些警觉的看着老师,却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般。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